當健保向醫生唸緊箍咒

瀏覽數2,487
2006/09/01 · 作者 / 吳佳璇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94期
放大字體

學生時代的我,總覺得談錢或是法條是很俗氣的事情。所以,一向是當紅炸子雞的財經科系,或是政界當紅的法律系,從不曾成為我的志願。

想不到,成為主治醫師的我,現在每個月都會收到一張以服務量為導向的績效報表。說得白一些,這張報表是告訴我:過去一個月,我在門診、住院與會診等部門,為醫院創造了多少「業績」。

還有一些報表,我也從不敢怠慢。像是健保局將要抽審的案件,核刪申覆的案件等,還有一張相當抽象的報表,叫做「同儕間醫療申報費用比較」。

這又是「啥麼碗糕」?打一個比較容易了解的比方,就像是「台北市五星級飯店餐飲消費比較」。如果你的每人每次醫療費用申報金額在75%的同儕申報水準以上,表示四分之三以上和你在同一等級醫院(分為醫學中心,區域醫院,地區醫院以及診所)工作的同事,比你會幫健保局省錢。

不同於民間企業對業績好的員工獎勵有加。聽說業績好(看的病人多,或是醫療費用申報多)的醫生,是健保局「嚴加審核」的對象。

不只健保局積極防弊,很多醫生,甚至是醫院管理部門,為了避免遭到核刪,或是看太多病人用罄醫院的總額,無不絞盡腦汁樽節費用。像我收到那張「同儕間醫療申報費用比較」的報表,就是一種「柔性勸導」,要醫師自我檢討,設法降低費用;而減少處方高價藥,是很多醫生常用的手法。

但另一方面,我們又從國內外不可勝數的訴訟案例中,看到病人與家屬對於醫療品質的高水準要求。例如病人服用抗精神病藥物,若發生不可逆(停藥也無恢復)的副作用,且未事先告知,醫生就可能挨告。因為醫生符合刑法中的「應注意而未注意」。

傳統的抗精神病藥,雖然療效與新一代的藥相仿,但最讓人無法接受的副作用,就是部份病人服用後動作會變得僵硬遲緩,甚至少部份會出現一種「不自主運動」,後者嚴重時,就是一種「不可逆副作用」。所以,歐美國家的病人服藥前,都要先簽署一張「同意書」,承擔這項可能發生的風險。

我還不曾從執行面學到要如何落實簽署類似的同意書。很多精神病患者處在急性期時,常對外界充滿了不信任與敵視,能勸他願意服藥,醫護人員與家屬若不「阿彌陀佛」,也要「哈利路亞」;怎麼還有辦法叫他簽署一張願意承擔服藥可能發生風險(遠在1%的機率以下)的同意書!

原本以為,新一代的抗精神病藥物上市,將是病人與醫師的救星。因為與舊藥相較,新藥最明顯的不同就是動作僵硬遲緩的副作用幾乎不見了!不過,醫生也別高興得太快,如果你遵循歐美國家的處方原則,每個病人一來就開給他新藥,那保證你每個月都會收到「同儕間醫療申報費用比較」的報表,因為新藥的價錢幾乎是舊藥的10倍。健保局、還有醫院管理部門的專員,一定會對你「另眼相看」。處方高貴藥也有麻煩

但話又說回來,我私下問過一些醫療專業與非專業的朋友,大家對於治療精神疾病藥物無法接受的第一個原因,都是「有病不吃藥還不一定會被識破,吃了藥變得呆呆笨笨,反而藏不住!」

我相信若是自己的親友必須吃藥,絕大部份的人都會選健保價「昂貴」的新藥,因為「外觀與尊嚴」雖然沒有健保價,卻是「無價」。

或許有些醫生另有盤算,只要不上法院,被健保局核刪還在可以忍受範圍;不然開拓「自費市場」,標榜處方高貴藥,也是一條可行的路。但開處方價格不菲的新一代抗精神病藥時,也別掉以輕心──最近美國有一群病人向法院求償,理由是服藥讓他們的體重過重,導致糖尿病等代謝疾病,而醫生沒有事先告知……。

我有一位老師曾做過估算:這群病人若勝訴,每個人將獲得新台幣近一億的民事補償──大約是台灣一期大樂透頭彩的彩金。再算算「中獎」機率:罹病的機會乘以吃藥發生肥胖的機會,如果還把自己好吃懶做的「貢獻」混水摸魚加進去,應該比中樂透頭彩還容易吧!

經過這些年的歷練,現在的我對當年以為「俗氣」的學問,懷著無比的敬畏,有時忍不住懷疑是不是該去念個EMBA?本文作者為和信醫院身心科主治醫師

什麼是糖尿病?

糖尿病是一種人體內胰島素供應不足或是身體細胞對於胰島素的利用能力降低而產生的一種代謝疾病,糖尿病最重要的特徵即為患者血糖高於正常人,糖尿病可細分為三種類型,一型糖尿病、二型糖尿病以及其他類型糖尿病,其...

看更多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