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寵物

逝去的寵物
  • 作者 : 鄭淑敏
  • 圖片來源 : 林麗芳

對我們家附近一間熟悉的寵物店來說,我們家沒名沒姓,地址記起來很長很麻煩,因此店裡只要接到我們家任何人打電話去找他們,上上下下都會自動說:「哦!就是那三隻小貓的家。」久了,換我們對他們說:「就是那三隻小貓的家。」

來過我家的人,除了天生怕貓之外,沒有不愛我的三隻貓。我有點像王麻子,除了覺得自己的小孩好之外,連我的貓,在自己眼中,也好像真的比別人的貓可愛。所謂「親情」的盲目,不過如此。

其實在我心中,這三隻貓來自於我要取代失去前面兩隻貓的哀痛,我想找回曾經見證到一段非凡的動物的感情,但是我的期望有點落空,畢竟不凡的感情。背後必然有其非常相異的背景,而現在我家這三隻貓的來歷都相差無幾。

愛貓情結,從小開始

我從小愛貓,每次撿流浪貓回家,偷偷的藏在被子裡都會被母親發現。除了一定把我的貓送人之外,她還依台灣人習俗,另加賠一斤糖當做一隻貓的嫁妝。母親的怒氣,使得我很久不敢興起養貓的念頭。

直到約15年前,到一個好友的家裡,竟然對她的愛貓一見鍾情,那是一隻很神氣的暹邏貓。我明知道友人一家把牠當寶貝,竟還是無法克制自己的邪念,想著「如果這隻貓是我的多好!」哪曉得圍桌吃飯時,友人突然宣布,她媳婦懷孕,家裡的寵物都得送人,這下我像中了頭彩一樣,她家的「阿福」從此變成我家的。

暹邏貓霸道我了解,但阿福除了霸道之外,還非常堅持,牠不准我們關任何房門,而且晚上由牠決定要陪誰睡覺。記得有個晚上我半夜醒來,突然發現阿福就睡在我的臂彎裡,趕都趕不走。

阿福這種耀武揚威的日子在一隻剛出生就被遺棄的流浪貓來到我們家之後,有了重大的改變。

阿福是成貓,又是尊貴的暹邏貓,自然對那隻不起眼的台灣小土貓不假辭色,雖不至於動手打牠,但「嘶吼」是家常便飯。

我和小孩為這隻倖存的街貓取名「吉利」。吉利出生和地位都不能和阿福相比,只要阿福對牠嘶吼時,不管是在吃飯或玩耍,牠都立刻停止。

我原以為阿福欺人太甚,直到有一天我帶吉利去台大動物醫院檢查身體,獸醫立刻指出我們家一定有一隻很棒的成貓,因為從吉利的所有行為表現觀察,牠的家教非常好!這一點我和家人無從知道,貓世界的「教育」方式竟是如此特別!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12期 2008-03-01 00:00:00.0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