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定一:透過知識,永遠沒辦法得到生命更深層面的答案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瀏覽數4,916
2020/01/02 · 作者 / 楊定一 · 出處 / 康健出版
放大字體

奇蹟

作者 / 楊定一

我相信每個人只要回想,都有過意識擴大的經驗。有些人是登山、搭飛機、潛水、滑翔翼的廣闊感,有些人是賽車、開船、跑步的速度感。有過這種經驗。就好像意識從身體擴大到更大的範圍,而讓我們心中有一種解開,或放下的體驗。

我很小就發現,有時候注意力集中,或睡前特別誠懇地禱告,自然就有這種擴大的經驗。最有意思的是,我常常體驗到自己是一隻老鷹,從天空看這個世界。好像透過老鷹的眼睛,我也跟著一起欣賞這個世界。

讓我最難解釋的是,在這種經驗中,所看到的世界很具體,而且經得起查證。例如從住家往下看,全部的細節都吻合,只是看的角度和平常的角度不同。我會發現,有時候就連在玩足球或走路,也會突然跳到老鷹的角度看著自己、看這個世界,而所看到的細節,和走路的體會完全符合。

好幾次,在柔道或足球比賽最精彩、最緊張的時候,我發現自己只要集中注意力,這種全觀的現象自然浮出來,讓我可以用每一個角度看著整個比賽和對手。同時,它會把這種狀態凍結。例如踢球入門的瞬間,或在柔道比賽中不光擋住對方的攻擊,還可以把他摔倒,對我而言,自己的反應就像慢動作畫面一樣發生,但發生的速度其實一點都不慢,而是相當快。

當然,站在小孩子的角度,我會發現這個能力很好用。讓我爭取到很多金牌,踢進許多分數。尤其,在大家最緊張的時候,我反而感覺最放鬆。最多是把注意力帶到自己的心中,而可以看著、體會到的,比一般肉眼體會的廣度更大,甚至是無限大。

在更深的層面,我體會到一種過去沒有想到的可能。平常,我們都靠講話來交流。就連小孩子都知道,要用說話和人連結。但是,透過這些很安靜的片刻,我自然發現,瞬間和瞬間要連結的倒不是話、不是念頭、不是思考,反而是沉默。一個人在沉默中,心自然是流動的。從一個瞬間,不費力,流到另一個瞬間。

而沉默,對我個人是一種「活」的狀態。是要透過沉默,才可以找到我這一生想找到的全部。我當時也充分理解,其實沉默和「做」和「動」,一點都沒有矛盾。在「動」和「做」的當中,只要可以體會到沉默,自然讓我活出「心」──一種無思的狀態。而讓人印象深刻的是,它本身會讓我達到人間認為最顛峰的表現。

這麼一來,我發現自己安靜下來,從外向轉為內向,話也就跟著變少了。

後來我體會到,科學的發現、文學的創作,或公開演講的表達,都很自然可以進入這種現象。成年後,才懂得這其實是無思無想的狀態。這一點,假如不是親自體驗,我過去會認為是根本不可能。

一個人注意力集中,突然跳出思考的範圍,也就沒有一個作為者的存在。身體自然會做,最多是把馬達啟動的鑰匙交給內心或一個更大的力量,跟我們個人再也不相關了。把這個鑰匙交出來,最多是透過信仰,相信生命有更大的力量帶著我們走。

好像這麼一來,不是「我」或任何人在踢球;也不是「我」做一個完美的過肩摔;就連演講也沒有擬稿,該講什麼,就講什麼;做實驗時,每個動作好像會找到它自己,跟我一點都不相關。

成年後才知道,運動和其他領域的所有突破,只要去問當事人,都會用類似的方法來表達。後來,心理學家把它稱為心流。

這一來,我才發現這是人類最普遍的現象。但是,我們因為信不過,好像非要用頭腦去主導眼前的動作,反而帶來一層阻礙,達不到最完美或理想的狀態。

這種理解,也自然讓我在很年輕的時候就知道,頭腦其實是帶來一個限制,倒不是一種解答。

頭腦本身是人類所面對的一層阻礙,讓我們沒辦法活出最高的潛能。

甚至,我也同時體會到,透過知識,永遠沒辦法得到生命更深層面的答案。以我個人為例,累積愈多知識,好像限制愈多。最多是在不同的層面堵住,帶給自己多一層制約。

我讀西方的希臘哲學,也就帶來希臘古老的制約。轉向文學,就帶來文學的制約。後來,讀了醫學,也就帶來醫學的制約。任何人為創出來的知識,本身還只是限制,還是制約。

這種領悟,對我的衝擊比海嘯還劇烈。讓我很年輕就發現,這一生是要從知識脫離,倒不是一再地投入知識。

我自己可以讀很快,比別人吸收得多。我知道這是自己最大的一個挑戰,是我今生最大的一個陷阱。

懂了這些,好像肩膀上一個很重的負擔消失了。

後來幾十年,我看的書其實不多。甚至,這二十年來很少有機會讀書。即使工作上需要,我通常都口頭交代幾句就處理了,倒不會去特別講究文字。

我過去常聽到一句話「真理帶來自由」,後來演變成「知識讓人自由」。這個演變,從我的角度來看,是錯的。其實,知識從來沒讓任何人自由過。

正是因為我們每個人累積那麼多知識,才給我們帶來那麼大的束縛。

回到前面意識擴大的經驗,我想不起來是什麼時候,也許是幾歲或二十幾歲,它就自己慢慢消失。我同時體會到,沒有一個知識我會想抓,也沒有一個角落我想停留。自然發現,我隨時可以在每一個角落觀察,在這個身體的內或外,甚至在天空,但是同時又懶得停留在任何角落。

也就這樣子,在很年輕的時候,就覺得我隨時哪裡都在,又哪裡都不在。這種自由,很難跟別人去分享。但是,我發現它跟了我一生。後來,我聽到「無所不在」(omnipresence)這個詞,才發現完全可以代表我隨時的體驗。

看更多
楊定一:一個人要完全潛入心,再潛入心,再更深地潛入內心,才可以找到這一生所希望的全部解答 楊定一:心裡得到一種說不出來的寧靜。我現在回頭看,也只能將它稱為是一種歡喜。 楊定一:生命會不斷來提示方向,而帶著走下去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運動新知
3式瑜伽 通腸解毒除壞菌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