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定一:心裡得到一種說不出來的寧靜。我現在回頭看,也只能將它稱為是一種歡喜。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瀏覽數4,466
2020/01/02 · 作者 / 楊定一 · 出處 / 康健出版
放大字體

奇蹟

作者 / 楊定一

我在巴西長大,我的印象中沒有什麼東方哲學的書好讀,全是西方的典籍。從最早希臘的蘇格拉底、《聖經》,到當代法國、德國或當地的作品。

小時候讀書很快,學校或公立圖書館有什麼書,幾乎全都讓我看完了。九歲到十幾歲之間,我們住在巴西北部濱海的海西菲,學校圖書館所有的書,從第一本到最後一本,我都看過。

回想起來,我對那位圖書館員特別感激。我記得,學生最多只能同時借三本或四本書。然而,這位金髮的女士,當時應該有五十多歲,每次都讓我拿兩個大袋子,帶幾十本書回家。不到兩三天,我就回去,再重複一次。

她很好奇,認為我不可能看得完那麼多書。有一次,她忍不住拿了其中兩、三本書,一本是莎士比亞,一本是她很熟的文學作品來考我。

我記得自己不光是答出書裡的細節,還跟她討論書的意義,以及作者為什麼這麼寫或那麼寫。我看見她不可思議地搖搖頭,笑了起來。接下來,她再也沒有考過我,而讓我繼續把圖書館的書一袋又一袋地借回家。

我記得當時我自己一個人在圖書館,或者在家裡看書,有時往窗外看,別的小孩都在玩。那時,心中好像在找,但不知道自己在找什麼。眼前所看到的一切,都可以看懂,卻同時知道那不是我在找的東西。就連我所讀到的所有哲學作品,包括蘇格拉底,都不是我想找的。

唯一比較接近我心裡所追求的問題的,是《聖經》。

不光《新約》,還包括《舊約》〈創世記〉〈詩篇〉〈箴言〉。我自然被耶穌所講的話吸引,尤其欽定本的文句(詹姆士王譯本,King James version)。我認為耶穌的話特別美,每一個福音的經句,我會重複再重複去唸,甚至在心裡全都背起來了。

然而,我並不是透過讀把它背起來,而是這些話對我個人有很深的共鳴,就好像驗證了我心裡早就明白的。所以,不費力就記起來了。有一陣子,甚至哪句話出在《聖經》哪一個章節,我都知道,都說得出來。只是後來幾十年沒有用,也就不再去記了。

對,是驗證。我突然發現,其實,我在找和驗證是同一件事。就好像透過耶穌的話,可以驗證我最內心想表達的一切。而這一切,好像不符合一個小孩子在人間體會得到的現實。也就這樣子,讀到耶穌的話,讓我心裡得到一種說不出來的寧靜。我現在回頭看,也只能將它稱為是一種歡喜。

不過,耶穌在《聖經》裡所講的話,雖然我心裡都可以聽懂,但也同時讓我得到一種沒辦法解答的悖論。從邏輯的層面,我總覺得自己好像少了什麼工具,沒辦法把耶穌的話解開,也才會一再重複地讀。

有個印象相當強烈,十歲左右,我總覺得好像有一把熊熊的烈火,在我頭頂上燒。這個追尋,對我,就是有這麼急迫。好像我一直在找,但是,在找什麼?問題是什麼?連我自己都不清楚。只是,心很急。

一直在找東西,但找的內容也不清楚。只是一直覺得來不及。

我隨時隨地,不管在玩足球、講話、唸書,只要有個空檔,這種急迫感又回來,好像總有一把火在燒。

這個問題,到後來,對我已經比任何一切都更根本、更重要。

其實,就像前面所講的,這種急迫感,最多也只是想得到驗證。我老早就知道自己體會的現實和一般人都不一樣,自然不斷地希望能得到驗證。這種心情,除了我母親之外,我也不方便跟別人分享,包括我的弟弟和姊姊。我知道這些問題和其他人都不相關,只會被別人覺得奇怪、嘲笑或當作小孩子胡說。所以,最多是把這些問題藏在心底。

回頭看,我也是相當感激我的父母。他們兩位給我一個很簡單、平凡的家庭環境,又剛好在巴西一個很偏僻的地方成長,才會有這樣的條件,讓我可以追尋生命最大的一個形而上的問題。

看更多
楊定一:一個人要完全潛入心,再潛入心,再更深地潛入內心,才可以找到這一生所希望的全部解答 楊定一:透過知識,永遠沒辦法得到生命更深層面的答案 楊定一:生命會不斷來提示方向,而帶著走下去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其他疾病
非經期出血(異常出血),連醫生都皺眉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