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廢的老樂園,有某種生命體要出現了

圖片來源 / 林保寶
瀏覽數1,846
2019/12/02 · 作者 / 林保寶 · 出處 / 康健出版
放大字體

找出路

作者 / 林保寶

後來呢?第一千零一夜的夜晚說了什麼故事呢?

 

說來也是極其平淡。秋夜的草叢裡,蟲聲唧唧,山谷盆地中,幾頂帳篷昏暗的光線伴著綿延的情天幕。樹梢上的天空掛著月亮,遠遠地傳來人走動的聲音。

 

白日裡,來自各地的幾十個人情緒激昂,不分大人小孩高喊加油!加油!不在現場的人可能以為是在看賽馬或鬥牛,其實是在看山那村三隻小雞吃飯。那三隻雞因為將來「只下蛋不被吃」,所以被慎重命名為:歐姆蛋、茄子蛋、炒蛋。

 

十五盤精心準備的山珍海味,擺在牠們眼前,任憑挑選。所有人情緒激昂正是希望那三隻小雞選中自己精心準備的餐食。但是「雞不從人命」,因此產生「挑戰性」,勾起大家的吶喊。最後小雞們,搞不清楚情況下東啄西啄,逗得每個人都開開心心,歡喜送牠們入厝住進新家。

 

牠們的新家來頭不小,大熱天下,眾人齊力與「情天幕」的創作者王文志,及兩位竹編老師傅一同為牠們編織打造。雞舍名為「禽天幕」。就這樣山那村的一千零一夜結束,迎來關於食農的新階段。「大家會喜歡這裡是有原因的,」跟著大家在一起的王文志說。

 

來自新北市石碇的羅瑞恬,特別選山那村一千零一夜這天而來,她帶著媽媽與兩個小孩。「三年前我在坐月子中心,無意間從網路上看到一篇介紹山那村的文章,吸引了我,」羅瑞恬從此被山那村圈粉,追蹤山那村的一舉一動,甚至愛屋及烏關心起好夢里與森大。

 

「希望剛出生的小孩長大些,也能帶他來,」三年過去,羅瑞恬如願以償。大家一起用竹子編織雞舍,讓她有種一起為這塊土地做點什麼的感動。當那三隻小雞被大家的吶喊聲驚嚇,微微咯咯一聲時,小孩說:「牠說話了!」第二天早餐,小孩看到雞蛋對媽媽說:「不能吃,有小雞。」

 

早餐後,小孩又直奔雞舍要去看小雞好不好。羅媽媽最喜歡晚餐後,蒐SoulDays Studio的天鼓與白油Bio的水油交融光影。「我染出你的音階,你敲出我的色階,」白油說。這句話把在場萍水相逢的每個人兜在一起,偶然相逢,共在一輪明月下的情天幕,度過難忘的一天。

 

「荒廢的老樂園,有某種生命體要出現了,」當天也在的藝術家陳建智說。「我被召喚來這邊。」

 

三年來,山那村一千零一夜,經過三個春夏秋冬,三萬多人參與,八百項生活體驗的課程,感受苗栗在地的風土人情。每個人都是被勤美學召喚而來。

 

勤美學可以解讀成「勤美‧學」或「勤‧美學」;找出路可以是「找出‧路」、「找‧出路」或「找‧出‧路」。在這本書裡我問了許多人同樣一個問題:「什麼是勤美學?」大家給了我許多很棒的解讀,對我來說「勤美學是找出路」──有某種生命要出現了,這是每個人被召喚來勤美學的原因。

看更多
森林是個奧秘 大自然的呼喚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跑步不再累又喘 「超慢跑」輕鬆燃脂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