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是多面向的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瀏覽數1,277
2019/11/07 · 作者 / 巴努瑪蒂.那拉辛漢 · 出處 / 康健出版
放大字體

高峰之巔的聖者

作者 / 巴努瑪蒂.那拉辛漢

古巴國際大酒店(Hotel National de Cube)舉行的記者招待會現場,空氣中瀰漫著風雨欲來風滿樓的氣氛和許多沒有解答的問題。坐在前排的我,像風暴裡寧靜的孤島。大廳裡,上百人操著西班牙語唧唧喳喳地交談。幾十部攝影機的電纜錯亂地交纏在地上,攝影師不停地在場裡穿梭,想尋找最好的角度。多數人都對這個突發的狀況毫無準備。伊凡.馬奎斯(Ivan Marquez)——哥倫比亞革命武裝部隊(FARC)首領走進大廳,坐了下來。古儒德夫(Gurudev,印度文上師、開悟聖者之意)隨後出現,也走進會場。古儒德夫穿著一身潔白亮眼的白色長袍,蓄著長髮和大鬍子,其聖潔的外表,與在場人士的衣著顯然不同,特別醒目。

霎時間,所有的注意力都聚焦在講台上。「我們贊同香卡(Sri Sri Ravi Shankar,詩麗.詩麗.諾威香卡)大師的說法,」伊凡‧馬奎斯說:「在內心深處,我們都是受害者。如果從這樣的了解開始,我們就能拋下過去的傷痛,悲慘的暴力事件不能再度重演。在他的協助下,我們願意與良善的政府妥協,彼此和平共存。戰爭不是這個國家的宿命,我們可以用嶄新的非暴力視野,達到想要追求的政治目標。」

在50年的戰亂期間,奪走了將近25萬條人命的哥倫比亞革命武裝部隊,理所當然地被視為這場災難的罪魁禍首。但是看在古儒德夫的眼裡,他們也是在求助中哭喊的受害者。這些革命分子的內心深處,也想為後代子孫尋求一個更美好的未來。這不是古儒德夫第一次擔任和平大使。他曾經勇闖聯合國和平顧問團都卻步的伊拉克戰區;徒步走進斯里蘭卡泰米爾伊拉姆猛虎解放組織(LTTE)占領的「無人之境」;前往被戰火蹂躪的烏克蘭,重新點燃當地人民的希望。為了促進世界的和平,有哪一件事是我的哥哥不敢做的?這是我第一次參與他的和平任務之旅。

2015年6月25日,我們應哥倫比亞總統璜.曼紐爾.桑托斯(Juan Manuel Santos)的邀請,來波哥大(Bogota)主持一場和平會談。原本預計10分鐘的會談,變成了長達一個小時的討論。古儒德夫承諾桑托斯總統,他會盡一切所能地促成雙方的和平協議。會談結束後,在前往哈瓦那的途中,我以為接下來會停留在像印度西姆拉一樣的五星級旅館,有幾天的禁言和休息,恍然不知隨後即將發生的重大事件。飛機落地後,我們坐上一輛老爺車,我以為這是特別為古儒德夫安排的車子。事後才明白,古巴人的汽車都是同一種類型。

裝飾繁複、潔白乾淨的旅館,是一棟維多莉亞式的建築。我的房間寬敞雅緻,角落有一間書房,床頭擺了一盞漂亮的手繪檯燈。一股強烈的愉悅感從內在生起。入睡前,我觀想著一個美好的黎明。第二天,大夥忙著準備會談事宜。雖然一句西班牙語也不會說,但我還是告訴他們:「我也要去!」他們要我先做好心理準備,因為我們要見的是凶神惡煞、且意識型態偏激的游擊隊首領。但是讓我驚喜的是,我看到的卻是一個有高度教養——雖然略嫌緊張,但卻散發著溫暖與柔和的人。雖然事前有默契,約定不准攜帶武器,但直覺告訴我:武器就近在呎尺。

會談牽涉的主題相當複雜。翻譯員試著表達首領們的感受,但卻難掩顯而易見的疲態和挫折感。雙方都因為戰爭失去了許多親朋好友,對這場永無止境的戰爭早已感到心力交瘁。與會代表中還有幾位是女性成員,聽說哥倫比亞革命武裝部隊有40%的女游擊隊員。許多指揮官都是五、六十歲的老人,態度中明顯地流露著對和平的迫切感。由於游擊隊擁有自己的報社和電視台,哥倫比亞幾乎變成一個雙頭馬車的政府。雖然他們擁有強大的軍事力量,但卻想尋求改變的契機。古儒德夫傾聽雙方的說辭和憂慮,與他們共同研商可行之道。

會談的每一刻都籠罩著強烈的氣氛。第一天,他們與古儒德夫建立了聯繫。第二天,他們一致認可他為上師。「我看過許多泥塑木雕的聖者像,今天第一次站在一位活生生的聖者面前。」游擊隊長帕斯托爾.阿拉帕(Pastor Alape)這麼說。他送了兩顆石頭給古儒德夫。一顆請古儒德夫能量加持後交給他的人民,讓他們感受到他的臨在。另一顆是送給古儒德夫的紀念品。第三天,他們拉著古儒徳夫的手說:「我們向上師保證,一定會效法聖雄甘地的非暴力原則。」我聽了深受感動,這種事怎麼可能發生?這些終其一生都活在僵固制度下的人,居然在短短的三天內融化得如此柔軟。古儒德夫啟發了他們非暴力的勇氣,有位記者想知道他到底憑著什麼本事,能讓哥倫比亞革命武裝部隊的態度發生如此激烈的變化。然而,真的是「說了什麼」發揮了功效,還是「誰說了什麼」產生所有的變化呢?

我們都活在自己構築的小泡泡裡。與古儒德夫一起旅行,讓我打破了這些泡泡,親眼見證世界各地的人正等待著他的來臨。舉例來說,我們在升降梯裡遇見幾個墨西哥國會的代表,當他們得知他是來主持和談時,開心地邀請他到國會發表演說。無論哥倫比亞、南非或北極的機場、火車站或人行道,都可以碰到那些等待他的人。我陪他走訪過九十個國家。所到之處都能聽到人們發自內心的哭喊,也能感受到那些真誠求道者的渴望,以及在理性上與高層存在連接的終極尋求。我親眼看見這種自然的聯繫,在太多人身上發生。

媒體盛讚這是歷史性的一刻,我有幸能親眼見證這一切的發生。小時候,我常去海邊散步,收集細緻、漂亮的貝殼,感覺每個貝殼都是稀世的珍寶。如今走在時光的海灘上,覺得自己正在收藏生命中一些寶貴的時刻。記者會結束後,我們一起去海灘漫步。我在靜默中,享受著撫慰人心的海浪聲。此生許多事件就像眼前的波浪一樣,在我的心海中起伏生滅。然而,海洋的深底還有一個靜默的領域。周遭的每一個人、事、物都改變了,唯獨我依然不變。古儒德夫也沒有改變!我又掐了自己一下,想確認這一切都是真的。他是我的哥哥、我的上師。但是,真正的他又是誰呢?

看更多
愛不是一種情緒
文章關鍵字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家庭關係
盧蘇偉:爸爸再婚,孩子在家像房客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