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定一:你他它都從「我」延伸出來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瀏覽數3,455
2019/09/05 · 作者 / 楊定一 · 出處 / 康健出版
放大字體

我:弄錯身分的個案

作者 / 楊定一

 

我們不僅認為這個「個體性的假設」(presumption of individuality)是真的,還相信這個身體是真的,而且認為這個身體本身就是局限,是有限制的。也就這樣子,我們把自己也跟著限制了,就算想要自由,一樣還是在這個身體的範圍內強化這種個體性和限制。我過去才會不斷提醒大家,其實沒有什麼自由意志。這種自由,本身最多只是一種錯覺,無謂地在這個虛的架構上做一個更深的隔離,讓這個虛構的體好像顯得更真實。

我同時也強調,人類唯一的自由,是從這個錯覺的世界回轉到心,而同時體會只有心存在。然而,就連這幾句話其實還只是比喻。畢竟,並不是「我」想自由就自由。想自由的這個「我」根本不存在,「自由」作為一個客體也不存在,之間的過程也是虛構的。事實是:我們本來就是自由。只是我們認為自己不自由,而還有一個「想要自由」可以表達。

到頭來,這個世界終究是念頭在我們腦海裡產生的,本身是虛構,並沒有一個獨立存在或自主的本質。一切,全是從我們主觀的意識延伸出來。我在前面也提過,就連世人認定客觀存在的現實,最多只是反映我們或「我」主觀的意識。在這樣的世界,要講自由,不光是多餘,本身更是不可能。

反過來,只有真實或心,才是真的,才存在。選擇祂,回到祂,才是通往真實唯一一條不費力的路。

借用我在《神聖的你》曾經用過的比喻,小溪,早晚會流到河,而河一樣地,自然會流向大海──就好像我們落回到意識海。對小溪與河,流向大海是唯一一個不費力的發生。甚至,不費力到一個地步,連稱它是一種「選擇」或「自由的選擇」都是多餘的。

我們每一個人,也只是如此。

假如「我」消失了,其他的一切,包括你、他、全世界,也就跟著從腦海裡消失。剩下的,不是一般人所認為的「沒有」或「空」,反而是含著一切──包括「有」、包括「空」──的整體(我們在這裡最多是勉強稱它為一體)。回到一體,就像小溪流向大海,遠遠不費力,而這是真正的自由。

這些話,已經足以代表全部主要宗教和靈性追求的體會。其實,每一個法門走到最後,都離不開這幾句話。

再講得更透徹,真正的關鍵是個體性回到整體。但是,這並不是透過動(想、追求、理解、得到)可以完成的。這些「動」,本身還是帶來某一個層面的阻礙,或最多不斷強化「我」延伸出來的個體性,讓我們把一種虛幻的狀態或虛構的體(「我體」)當作真的,而同時還讓我們產生一種誤解,認為要把這個虛的體處理掉,我們才可以回到意識海。

再進一步深入,個體性回到整體,倒不是個體性會失去作用。其實它該做什麼,還是會繼續做、繼續想、繼續動。只是,已經沒有一個主體「我」在領導、掌控或體會這一切的動。這是唯一的差別。

是這樣,我才會說「我」含著解開人間的鑰匙,也可以說「我」是全部煩惱的根源。這些話不是理論,而是讓我們在生活中可以著手的切入點。

過去,我常常聽到有人說修行是為了要領悟到「無我」和「無法」。但我必須坦白說,從我個人的角度來看,其實只需要領悟到「無我」,談「無法」是多餘的。

一旦沒有「我」、消失「我」,任何法的理解,也自然跟著消失。既然如此,我們要回到心,回到真實,活出一體,倒不是從「法」或「理解」去著手。法和觀念、理解,其實已經在「我」作用的下游;是透過「我」,才有它們。這一來,透過消失「法」,想去得到什麼理解來進一步消失「我」,是不可能的。

「我」一消失(而這個消失,比任何人想的都更簡單),一個人不需要再去追求觀念的轉變或是消失其他的道理(包括法)。畢竟任何觀念和道理,全是透過「我」建立的──透過虛構的「我」,建立虛構的「法」。沒有「我」的支持,「法」自然會消失。

為什麼我要強調這一點?因為一般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在「我」的下游,想要透過理解什麼、得到什麼、練習什麼、架構什麼、教什麼、學什麼……來進行。也就這樣子,一切的修行還是頭腦的作業,非但耽誤許多時間,還不必要地費力。

透過「全部生命系列」和這本書,我要強調的是,唯一的一個「體」值得我們去著手的,反而也只是「我」。「我」是全部相對意識的根源,可以說是我們通往解脫或真實的門戶。

怎麼去追求「無我」?這是我接下來想談的。然而,我還是要一再地提醒──消失「我」,比大家想的更簡單,甚至是不費力的簡單。這一切,正因為它本身是虛的,我們才敢這麼地肯定。

看更多
Netti Netti 不是這個,不是這個 楊定一:臣服和愛有什麼關係? 楊定一:一般人理解的參,最多還只是頭腦理性的追求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泌尿道感染,吃3天藥就會好?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