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定一:一般人理解的參,最多還只是頭腦理性的追求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瀏覽數3,922
2019/09/05 · 作者 / 楊定一 · 出處 / 康健出版
放大字體

我:弄錯身分的個案

作者 / 楊定一

 

到這裡,我想再一次強調,我們每一個人的頭腦的根,離不開「我」。而「我」和個體性也分不開。個體性,本身就含著「我」。兩者都是頭腦最基本的運作機制。

這一點,是過去所有大聖人都親自體會到的。但是,這麼重要的觀念,已經被後人模糊化了。畢竟我們再努力或費力去理解這些話,其實還是透過「我」站在個體的角色,想取得它的意思。這一來,我們可以得到的任何意思或解釋,還是離不開「我」。

相對地,過去所有大聖人也不斷強調──真實,倒不是透過頭腦,更不是「我」站在「個體」就足以體會。我們要驗證真實,反而只是透過不費力的體驗,而且是一種「不透過頭腦」的直接體驗。

這幾句話,對我們一般人而言,一樣也是最難懂的。而且,和參又有什麼關係?

參(Self inquiry),是從佛陀的年代就有的方法,而且透過後來的禪代代相傳到現在。之後,在印度,由「不二論(Advaita Vedanta)」重新復興起來。我會把整個「全部生命」的觀念透過各種作品帶出來,原因之一是,多年來我發現,那麼簡單又那麼重要的方法(而且,從我的角度,是一個人走到最後,唯一可以依靠的方法)已經讓後人扭曲成另一種樣子。

參,對後來的人,已經變成一種尋、一種找。透過修行,後人把參所用的「我是誰?」變成了一種純粹智性的追求、一種頭腦的遊戲──用頭腦不斷地找一個答案。後來的禪宗,除了「我是誰?」更是留下許多話頭(例如:念佛是誰?本來面目?拖死屍的是什麼人?)讓人去追求一個解答。

我遇過相當多修行的朋友,他們都希望在這方面可以得到一個答案。這些朋友經過多年的努力,從理論上可以明白這個答案應該不是理性的,並不是頭腦可以得到的。但是,他們明知「做不到」,卻還是離不開追求的觀念,一樣採用了完全透過頭腦在運作的機制,還是想透過理性的頭腦,去找到一個解釋不來、甚至可以說是不理性的「心」或「道」。

同時,也有朋友可以明白,知道自己在找的答案和這一生過去所體驗的全部都不同,而自然會採用前面提過的netti netti「不是這個,不是那個,不是任何可以知覺、可以想像的」來面對任何眼前的現象。雖然我也在「全部生命系列」帶出這個練習,希望幫助大家讓頭腦安靜下來,甚至達到同步。但是,我必須提醒,光是透過否定一切netti netti,走到最後,也走不到整體,回不到心。

別忘了,這個否定一切的體,還是離不開小我──是小我,在否定這個,否定那個。在否定的過程,小我還是在活躍地作用。走到最後,還是「我」的一部分。當然,這個netti netti 還可能帶著其他的作用。然而,這個作用也許和我們想像的不一樣。我在後面,也會進一步說明。

講這些,我想表達的是,我們這一生全部的理解,就連我們心目中最高的領悟,還是離不開「我」的範圍。然而,我也要再一次強調,要解開人間這些表面上的矛盾,其實是比我們想像的更簡單。

 

看更多
Netti Netti 不是這個,不是這個 楊定一:臣服和愛有什麼關係? 楊定一:你他它都從「我」延伸出來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最近有點累,你量過血壓了嗎?正常值該是多少?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