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教出霸凌的孩子?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瀏覽數5,460
2019/07/17 · 作者 / 盧蘇偉 · 出處 / 康健出版
放大字體

你管他折不折棉被幹嘛?

作者 / 盧蘇偉

國二的建鑫因涉及傷害案,由父母陪同來法院接受個案調查。我問他犯了什麼錯要來法院,他未回答我的問題,卻大聲告訴我他才是被害人,在學校已經不知被打過N次了,他只不過打別人一次就要被告,那些打他的人為什麼都不用被罰。

媽媽順著建鑫的氣勢也提高聲調聲援孩子:「我們比較窮,沒權沒勢,做工仔的就註定要被欺負嗎?」

我解釋,建鑫被打,他是被害人有權依法提出告訴,這是一件事;被傷害一次,他們就有權提出告訴,要打他的人負起民刑事責任,這和建鑫打人是兩件事。

 

◎媽媽罵小孩,爸爸打小孩,然後爸爸罵媽媽

建鑫一副很不以為然地說「自己表現都不錯」,我問他有什麼比較好的表現,他想了又想說,他每天都有到學校。

我再詳細的了解,才知道他幾乎每天都會遲到。講到上課媽媽火氣就來了,等不及我把話問完,就指著建鑫破口大罵:「每天叫他起床,比請神還難!」為了建鑫不肯起床,全家每天早上像打仗,有時氣到很想拿桶冷水直接潑建鑫,爸爸有時還氣到拳打腳踢,他才不情願地起床,每天會遲到,就是因為這樣。

「哪有每天?我有時候還不是會自己起來!」

建鑫的抗議,也惹惱了媽媽,把建鑫在學校作業不寫、和老師頂撞、在學校天天都惹事,老師幾乎每天都要連絡家長……全講出來。「我快要煩死了,我們怎麼會這麼不幸,生到這種小孩!」媽媽講著,眼淚就流了出來。

建鑫也很不服氣,斜眼看他媽媽,很直接且不客氣地指責媽媽:「從小就只會打和罵,除了會碎碎唸,什麼都不會!」

建鑫的話還沒說完,沉默在一旁的爸爸,站了起來,突然朝建鑫的臉打了過去:「死囝仔,來到法院還這麼頑劣,法院沒法度管你,你爸今天要好好教訓你!」

爸爸要打第二拳時,建鑫就站起來要反抗,父子幾乎要打起來。爸爸要我評理、把建鑫關起來。

媽媽也加入戰局,剛開始是護著建鑫,當爸爸對她罵髒話,她大聲咆哮,揚言要告家暴,她先生只要一喝酒就要打人,她已經忍很久了,她再也受不了!

 

◎孩子的兇惡眼神和父親一模一樣

談話室的衝突引來志工和其他同事的關心,我請志工先把爸媽帶離談話室,並請他們分開坐,不准爸媽再交談。

我做家訪時常見到這樣的場景,但在法院,夫妻和親子當場火爆對嗆,卻不常發生。建鑫一臉無辜地低頭坐著,雙手用力交握,不時還摸著自己被打紅的臉。

「大人就可以隨便打人嗎?我要提告,告我爸傷害。」

我看著建鑫臉上露出兇惡的眼神和他父親剛剛的眼神無異,在法院工作多年,類似的家庭不勝枚舉。建鑫的父母也來自類似的原生家庭,都是用粗暴的方式在彼此傷害,把一個完整的家,弄到無法發揮教養功能。

我可能幫不了建鑫的爸媽什麼,但眼前的建鑫,我或許可以做些努力,讓他有機會脫離暴力家庭代代相傳的宿命。

「還痛嗎?我需要弄個冰毛巾,讓你敷一下嗎?」

建鑫看我一眼,又低下頭來,感覺到他似乎在流淚。我走出談話室,找了乾淨的毛巾,用飲水機的冰水泡濕擰乾,拿進談話室。他爸爸這次並沒有打得很用力,會痛但沒有紅腫,冰毛巾不只敷建鑫的臉,更想治療他因粗暴關係而受的傷。

 

◎總有一天,我要老爸好看!

建鑫情緒稍微緩和,可是他很激動地想從我身上找到支持「他」的力量。

「我爸會老,我會長大,總有一天,我一定要讓他好看!」

我看著建鑫,問他是要毒打他爸爸,還是殺了他呢?還是虐待他,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呢?

「建鑫,我第一眼見到你,就知道你是個有智慧,又懂得給自己最好選擇的人,別人讓你不舒服,除了罵回來、打回來,就沒有其他更好的選擇?」

建鑫沉默了一下看著我,想了解我期待他給我什麼樣的答案。

「別人讓我們不舒服、侵犯我們,我們就要讓對方更不舒服,讓他知道下次別再用這種方式對待我們?我們一定要拿對方的不夠好和錯誤,懲罰我們自己嗎?」

建鑫沒有給我答案,因為在他的生命經驗中,除了做一個又「強」又「狠」的人,才不會被侵犯,他沒有學習過其他的選擇和答案。

 

◎怎樣讓霸凌事件為未來帶來幸運和友誼?

我問建鑫,整個傷害事件你學到了什麼?怎樣可以讓這件傷害事件,為你的未來帶來幸運和友誼呢?

建鑫不講話;但可以感覺得出來,他很認真地在思考。

「我被打,自己也有錯,就像被我打的人,之前做了些冒犯我的事,我才會打他!」建鑫知道打人不能解決事情,就像爸爸一生只會打人但也把事情弄得更糟。

我反問他,別人做了我們不喜歡的事,我們生氣,然後該怎麼辦呢?

建鑫毫不考慮地告訴我:「忍耐!吞下去!」

忍字是心頭上一把刀,忍是很辛苦的。我覺得不需要忍,而是要學習保護自己的情緒和化解衝突,做些什麼或說些什麼,讓自己和對方好過一些。

建鑫想了很久,他告訴我的答案,我很滿意:「對不起我冒犯了你!謝謝您的關心,願意給我學習的機會。」

「還有嗎?」

我很清楚青春期的孩子是不給別人管教的,只有他自己有能力教導他自己,只要我問對了好的問題,他就有能力找到「對」的答案。

「離開現場。不要理睬他。」建鑫之後講了許多方法,都比用粗暴方式回應來得好,這就是重新選擇和自我提升。

我問建鑫,剛剛爸爸打他,他還生氣嗎?怎樣做會讓爸爸和自己好過一點呢?

建鑫想了想,他告訴我自己知道該怎麼做:「爸媽對不起!謝謝您們對我的關心,陪我來法院,還為我操心,真的很謝謝您們!」

 

◎孩子的粗暴來自父母和師長的示範,大人要先改變自己

爸爸原本還想訓建鑫一頓,我提醒他,孩子在學習,父母也要跟著學習和成長,孩子的所有行為都來自父母的對待關係如果我們不滿意孩子的態度和想法,要孩子改變之前,父母一定要先做改變。

能從一個錯誤事件中學習,是教育和輔導的中心目標,懲罰的效果是有限的。

孩子的粗暴來自父母和師長的示範,與其責怪孩子,不如我們先改善自己。

看更多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名人
22歲血癌女神:別對我說加油,不如說個笑話吧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