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睡的粉紅色祕密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瀏覽數3,631
2019/05/21 · 作者 / 黃軒 · 出處 / 康健出版
放大字體

還有心跳怎會死?

作者 / 黃軒

沉睡的粉紅色祕密

那年急救室忽然推進來一名二十三歲的車禍女患者。

據說是雨夜和男友一起出門,在暗巷被機車撞倒,男友沒事,她卻失去意識。到院時,她已無心跳、血壓;在醫護人員進行急救的同時,我必須找出她的出血點。

緊急醫療救護的經驗告訴我:要先排除外在出血因素,得先剪開病患的衣物、揭開所有遮蔽物,例如頭髮沒撥開,就不知頭皮有撕裂傷(頭皮撕裂傷出血也是會流到休克的);沒剪開褲子檢查肛門口,怎知肛門口會有一道又深又長的撕裂傷導致糞血直流?有次當我急救時,病人血壓愈來愈低,後來發現地板上有血滴,長背板下的白床單都是血,原來子彈孔就在脊椎附近。

 

為何一直找不到出血點?

所以在幫這名女性急救時,我也依例剪開衣褲,詳查她潛在的出血點,發現她除了手腳一點皮膚擦傷,似乎找不到任何傷口或撕裂傷。

我擔心會不會是內出血,便趕緊推了一台超音波檢查。因為任何器官在體腔破裂大出血,尤其是胸腔和腹腔,體內的血容量會超過幾千毫升,而超音波就是診斷內出血的最佳工具。

我馬上要檢查她有無心包膜積血導致心跳停止,有無威脅生命的氣胸或血胸;我排除胸腔內沒有威脅性的出血,便繼續往下尋找更複雜的腹部出血。

如果病患生命徵象不穩定,或腹腔內出血造成死亡的話,出血量愈多,愈容易用超音波掃到腹腔內的游離液體;但我在她的腹部掃描半天,什麼也沒有。讓我納悶的是,一般腹部大出血,肚子會呈現硬邦邦突起狀,這個病人腹部卻軟軟扁扁的,沒有鼓脹起來。

我愈來愈疑惑。對於生命徵象愈不穩定的病人,超音波如果掃不到肚子的游離液體,那或許出血點不在前面腹腔器官內,我得往後腹找找。

我請護理人員翻轉病人側躺,一方面是要再確認背後沒有任何傷口,或做腎臟超音波掃描有無血腫或出血,以及確認尿液顏色。倘若運氣好,有時幫病人放置尿管,就會發現汩汩而出的血尿,那醫師就能判斷可能是腎臟大出血了。

無奈護理人員告訴我,她目前無尿;我一邊掃描,眼角瞥向那根乾淨的尿管和空空的尿袋,心裡持續狐疑著各種可能。

我想起還有一種腹部出血,叫「骨盆腔出血性休克」,那是容易被忽略且高度致命的出血症狀。若外傷病人有骨盆骨折合併休克,就要考慮骨盆腔出血的可能,超音波掃描無法診斷,反而只需要一張移動式骨盆X光片,就能診斷骨盆有無骨折。憶起學生時代,前輩師長教我們按壓骨盆,看看有無位移和病人是否有疼痛反應,但這已不管用,不只因這種方法的敏感性只有五九%,特異性也僅有七九%,況且特地去弄疼病患,實在違反人道,更何況我眼前的女病患,到院前心肺功能停止(OHCA),陷入昏迷;她似乎睡得很沉,怎會對按壓有感?!

倏地,我警醒過來,停止超音波掃描,眼前的年輕女孩,身體開始呈現變化;她不像一般大量出血臉色蒼白的病人,雙眼似乎很舒適的輕輕閉上,也不像長期重病患者眼窩凹陷或皮膚變黑,反而擁有紅潤臉色和身軀,讓人以為她只是睡著;但她永遠不會醒了。

在她背後,我看到剛剛在她的臉、腹部、四肢看不到的狀況;我請護理師趕緊用拍立得記錄──這時候竟然出現了「屍斑」。

人死後,血液循環會停止,血管內的血液,由於重力作用向屍體的低下部位移動,墜積於毛細血管和小靜脈內開始擴張,透過皮膚顯出紫色斑,這就是「屍斑」。

我推測車禍應該是假的──有人沒說實話。

 

《還有心跳怎會死?》新書分享會

。主題:還有心跳怎會死?重症醫師揭開死前N種徵兆 
。主講人:黃軒醫師 
。第一場活動時間:6/22(六) 19:30~20:30 台中誠品園道店3F藝術書區 (6/22不需報名,直接到現場即可)
。活動地點:台中市西區公益路68號

。第二場活動時間:7/14(日)14:00~16:00 台北何嘉仁書店(民權店)8樓展演廳
。活動地點:台北市民權東路二段107號 

。立即報名>>http://bit.ly/2YlY4oh

看更多
文章關鍵字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飲食新知
即溶咖啡評比:三合一熱量是研磨咖啡的20倍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