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金湯匙長大的孩子竟被媽媽稱「可憐」 當心人生勝利組的內在恐懼讓下一代喘不過氣

圖片來源 / 示意圖/shutterstock
瀏覽數11,434
2019/04/12 · 作者 / 盧蘇偉 · 出處 / 康健出版
放大字體

為何我們愛得,又傷又痛?

作者 / 盧蘇偉
父母希望孩子「比我優秀」或「跟我一樣好」的期待,很難不投射在課業、教養上,但帶有恐懼的教養,往往是扭曲而傷人的。教養專家盧蘇偉輔導、演講經驗豐富,看過不少家長用「我是為你好」愛孩子愛得又傷又痛,他提醒父母放下「好爸媽」的包袱,做陪伴孩子成長的貴人。

「我很笨,我是個世界上最笨的人!」

有次在資優班親職教育的演講會場,遠遠看著一位媽媽和老師對談,有一個孩子情緒失控地要阻擾親師對話,聲音之大讓所有人回頭看他們。

事後我才經由媽媽的敘述,知道事情原由。男孩家族裡都是高學歷的親友,爸爸、祖父和許多親友都是醫生,男孩一出生就揹負沉重的期望,從小請家教,教英文、數學和各種才藝,還透過各種管道讓孩子擠進資優班,孩子剛開始還能適應,也願意努力成為父母的驕傲;但隨著年齡漸長,父母對孩子的期待只有「第一名」和「最好」,稍有閃失,他父親就會失控責罰,媽媽則是全職主婦,為了教養孩子辭掉教師工作,目的就是專心教出榮耀家族的孩子。

「我好疲累,孩子真的很可憐;但我也是一枚棋子,榮耀家族的工具。」

媽媽在對話中落寞流淚,她會嫁入這樣的家庭,自己也沒有太多選擇。她是別人眼中的貴婦,每天打扮入時,光鮮亮麗,出門有名車可開、回家有豪宅可住。這幾年為了孩子她已心力交瘁,今天她本不想帶孩子來聽演講,但她的醫生老公希望叫孩子來聽「如何讓孩子瞬間變天才」。

學校的特教老師私下告訴我,老師壓力也很大,孩子成績只要稍稍退步,爸爸就會致電關切,他孩子這麼優秀,質疑學校教學不認真或班級環境不好,校長、老師只能默默承受這些壓力。

「學校又不是為這些特定孩子辦的,這些家長憑什麼如此自私?」老師心中也有諸多不平,但和家長很難有良性的互動。

「我能幫上什麼忙嗎?」我自忖媽媽帶著孩子老遠來聽演講,能做些什麼對他們有點幫助?

「能不能介紹當時幫你做智力測驗、讓你找到天才之門的教授,我想帶孩子去做測驗,」媽媽眼神閃爍希望之光。

不過這些年來我已給恩師帶來許多困擾,我的確因這位教授的協助,找到優勢能力,也因此讓生命更豐盛;但老師桃李滿天下,他用同樣的努力,卻沒有讓他所有學生都有天才般的表現。

「心理測驗、智力的評鑑,只能做為參考,孩子能進資優班,智力無疑都在中上,不需要再一次檢驗孩子的智力,」我說。

(示意圖,非文中個案。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真正的實力無法評量

一個被發現有音樂天賦的孩子,若對音樂沒有瘋狂的熱情,不願每天練琴和學習,再好的音樂天賦也無法展現。同理,孩子智商再高,沒有人生目標、全力以赴堅持到底的態度,再好的智力都不會有卓越的表現;但智力不高,清楚人生方向和適合自己的位置,願意主動積極努力的人,最後都會有亮眼表現。

「父母期待孩子未來成為醫生,孩子自己認為適合嗎?」我問。

大家都明白,教育不是把孩子當成實現父母期待的工具,更不是教成我們要的人或做我們期待的角色和職業,反而要以孩子為中心,做孩子生命中重要的貴人;但哪有父母不私心盼望孩子未來發光發亮,可以他為榮?

「醫生是社會不可缺少的職業,在過去只要是醫生,都集名利於一身;現在當醫生,在大台北地區要買像樣的房子,一樣要辛苦1、20年才有可能。」

醫生朋友羨慕我作息正常,想去旅遊就可以去旅遊。目前整體的社會所得,醫生的薪資已非最高,且工時長、工作環境充滿各種危險性,若非有著救死扶傷的使命感,「醫生」只是一份工作或職業,並非最佳選擇;上一代認為好的,不一定就適合孩子。

「我曾是老師,當然知道,但我無奈……唉!」

一個大家族的價值觀,尤其三代同堂,祖父的權威和期待,父親能違逆嗎?更何況當初娶教師來當妻子,心中的為難和無奈是可以理解的。

十餘年前我到美國演講,對加州大學一件自殺案件記憶猶新。一個揹負父母期待的台灣醫學生,在取得博士學位前夕跳樓自殺了,遺書中寫道自己從小都如父母期待拿第一名、當模範生、讀第一志願的學校和科系,最後父母仍要他讀博士學位;他都做到了,卻希望父母讓他自由。

蘇東坡〈臨江仙〉的詞「長恨此身非我有,何時忘卻營營」經常縈繞我的腦海,一生的努力和辛苦,經歷種種考驗和達成,最終,人生的期待是什麼?

有錢有閒能無拘無束地做自己,有什麼理由非要經歷這麼多努力和波折,為何要在晚年餘命,才有一點機會和空間,選擇做自己?

「我給孩子最大的空間和資源,他可以毫無顧慮選擇人生。」

「這是孩子的人生,給他自己選擇和決定。」

「父母只是陪他走一段路的人,和他共有一段學習成長經驗的貴人。」

「孩子有權、也有能力決定自己。」

我無法協助任何父母做選擇,眼前的媽媽和孩子,我能幫上什麼忙?我清楚幫不上。

「孩子很可憐,」住在豪華地段、出身顯赫家族、含金湯匙長大,這樣的孩子竟然被媽媽稱「可憐」!

「的確,妳的孩子真的很可憐,不過他很幸運有個能懂他的媽媽。」

媽媽斗大淚水滾落。「我很無能,也很無奈,」媽媽說,她在孩子小時候,就想帶他離家出走,但她不敢。她還有父母,帶孩子走出鳥籠,能飛去哪?整個社會就是一個大籠子,從小籠飛出來,還是在大籠子裡,這社會有幾人能不為生活汲汲營營?有幾人能擁有自己、選擇所要的一切?就像她年輕時由父母決定了婚姻,她也沒太多反對,當初她想至少此生不必被房貸壓迫,為生活所需而奔波,羨慕貴婦能不必工作而有悠閒的生活,但誰知這只是另一個華麗的鳥籠。

「妳的先生和公婆幸福、快樂嗎?」

媽媽搖搖頭。

「他們知道自己對孩子的努力和期待,真正要得到的是什麼嗎?」

媽媽看我一眼,欲言又止,她想說的是「虛榮」;但我看出那些不只是人生勝利組的光環,更是家族內在的恐懼。

有成就和富有的人,害怕的是失去佔有,他們不僅希望資產能夠延續至「下一代」,更希望坐在富裕人生的寶座上,享有社會的禮遇和敬重。

「我們很難說服他們放棄既得利益者的思維,但可以藉著理解他們的過程,讓自己好過些。」

愛孩子,卻讓孩子滿身是痛

父母為孩子做了不少努力和付出,但愛孩子的過程中,往往把原本能夠擁有快樂、自信的孩子,愛得滿身是傷和痛。生命是學習的歷程,有些人覺察自己的堅持沒有必要,有些人卻很難改變。這沒有對錯,因生命是不斷選擇的過程,我許多醫生朋友向父母和社會的期待妥協,放棄夢想,最後他們也都調適得很好,在工作之餘選擇做自己的主人。

「無法改變環境或制度,或改變的過程會兩敗俱傷,我選擇妥協,放棄抗爭,順勢逐流,等待機會。」

我無法明確告知什麼選擇最好,因為很難有完美無憾的選擇。教養孩子常會有兩難,要給孩子絕對的自由選擇,還是依父母的經驗,指導孩子走對的路,其結果如何,都不得而知。堅持或許會得到自己要的結果,也可能一無所獲。

「但我確信,任何選擇和遭遇的事件,都是最好的安排,都有上帝的恩典和禮物。」

《康健》提醒您,給自己一個機會: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為何我們愛得,又傷又痛?新書分享會】

5/19(日) 10:00~12:00
台北市立圖書館10樓會議室  (臺北市建國南路二段125號)
報名網址>>http://bit.ly/2YvK8sL

6/8(六) 14:00~16:00
何嘉仁書店8樓展演廳  (中山區民權東路二段107號)
報名網址>>http://bit.ly/2YvK8sL

※免費活動,請預先報名,當日憑活動簡訊入場。

看更多
第三者不介入 親職教養最好的「三角關係」 「我是為你好!」-強勢父母,孩子命苦? 看重學業!看重才藝!EQ要不要也補習一下呢?【親子新樂園08】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保健
痠痛用筋膜槍按摩 3地方別亂打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