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官過度的刺激,反而加強了限制,甚至可能落入絕望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瀏覽數2,036
2019/03/26 · 作者 / 楊定一 · 出處 / 康健出版
放大字體

頭腦的東西

作者 / 楊定一

未來有一天,大家會突然體會到,再怎麼快、再怎麼精彩、投入更多感官,其實得不到滿足感,只是短暫的刺激。長期下來反而會讓人遲鈍,需要更多刺激,而且要更快得到。到最後,人麻木了也就不再反應。

我們一般也很難想到,不光是靜態的空間會不斷透過神經迴路的建立而落在注意力的背景,成為我們習以為常的狀態。就連一個東西不斷地在動,我們也會透過神經迴路的運作,把一個不停的「動」落到注意力的背景。這樣,才可以把注意力釋放出來。要等到動的速度變快或慢,才會引起我們的注意。然而,連「動」的快慢,一樣是比較而來,全部都是頭腦的產物、頭腦的區隔。

同樣地,時間,透過神經迴路的建立,也變成注意力的背景。我們隨時不會注意到它,而會把它當作本來就存在,也就自然認為時間是真實的。我也在《時間的陷阱》特別強調過時間是怎麼來的。長期下來,我們自然會認為時-空是真的,眼前所看到的快步調的情節和畫面都是真的,而讓自己不斷投入其中。

即使我們已經知道全部人生所看到的,其實都是數據和資訊所帶來的體驗(換句話說,我們可以體驗的,最多只是資訊)。但是,只要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幾十年來,人類始終在不斷追求更快步調的資訊轉達,來刺激我們的感官。就好像透過快速的轉變,可以得到一種滿足感。

我們現在的世界速度愈來愈快,就連快的步調,也一樣落入神經的迴路,而隨時在注意力的背景運作,讓我們習以為常。過去幾十年來,有了收音機還不夠,要有電視。電視的步調還要不斷加快,也就有了即時直播和二十四小時播放的新聞。有了電腦網路,資訊傳遞的速度更是愈來愈快,方便到了一個地步,隨時可以透過網路調出來數不完的資訊。這些,都是因為我們認為透過感官刺激頭腦的速度愈快,可以帶來更大的滿足,才造就的現象。

而且,不光是透過單一個感官,現在的技術還可以透過多個感官,建立更逼真的虛擬實境。我們在這個虛擬的現實裡,非要用各式各樣的方法,再投射出更多的虛擬現實,認為透過這種方法才可以取到足夠多的資訊,而得到夠大的刺激。

我們很少想到,步調愈快,其實是在二元對立的虛擬現實裡,陷進一種愈對立、愈虛擬的狀態。從這裡頭,很難爬出來。因為樣樣都像真的,我們看不到虛擬的邊。

反過來,我認為,未來有一天,大家會突然體會到,再怎麼快、再怎麼精彩、投入更多感官,其實得不到滿足感,只是短暫的刺激。長期下來反而會讓人遲鈍,需要更多刺激,而且要更快得到。就像嗑藥,第一次用,會帶來很大的快感。多用幾次,就會發現劑量必須更重,而快感持續的時間會縮短。到最後,人麻木了也就不再反應。

這個道理,也就是我在《不合理的快樂》講的享樂適應的機制(hedonic adaptation)。我們不斷地刺激感官,後果會相當嚴重。人類全都在不斷地動,而且還要動得特別快,來得到刺激。到最後,非但無法再反應,甚至可能會落入絕望。

我個人認為,將來的人會發現所要追求的,剛剛好又是相反──不再是透過「動」來刺激感官,反而是收攝甚至剝奪感官(sense withdrawal or deprivation)。等於說把感官的刺激去掉,無論是眼根的看、耳根的聽、鼻和舌所嗅嘗的味道、身體的觸感都不再給予刺激。一個人在完全沒有刺激的狀況下,反而可以突然發現,有一個東西或有一個意識可以浮出來,讓我們稍微可以體會到「絕對」所帶來的安定。

透過這種體驗,我們知道外在無論怎麼變化、多麼刺激,不光是讓人躁動,還會讓人感覺缺乏安全感,帶來各式各樣的煩惱。未來的人會發現,人類的發展必須踩一個剎車──要一百八十度回轉,進入內心的狀態。

這裡所談的現象,我相信,我們在幾年內都會親眼看到。

我們到這裡,會突然發現,人類倒是沒有自己想像的那麼聰明。其他的東西或生命,也沒有人類想的那麼「傻」。聰明或傻,本身是二元對立的分別,只有人才會這麼區隔。站在整體,全部是平等。花朵、雲霧、石頭、動物,全部都是平等,最多是在活出一體。除了一體,沒有任何東西有獨立的存有。

活出全部的生命,最多也是領悟到這一點。

 

本文摘自《頭腦的東西》作者:楊定一 
 

►《頭腦的東西》+《無事生非》75折優惠套組>>了解更多
►更多閱讀樂趣》邀你加入FB《閱讀好生活-康健出版》  

 

看更多
楊定一:你就是自己最好的老師 「在明明沒有事中,卻生出許多事來」最多用這句話來表達一切 內在先轉,外在才跟著轉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其他疾病
妥瑞兒合併鼻過敏比例高 中藥+針灸可緩解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