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醫

惡醫 部落格

久坂部羊

當醫師告知自己 只剩三個月的生命...

作者:惡醫(久坂部羊)2018-05-30 00:00:00.0

病人是五十二歲的男性。兩年前他接受了初期胃癌的開刀手術, 十一個月後發現癌症復發,且已經轉移到肝臟。

醫師是三十五歲的外科醫生。兩年前他執刀的初期胃癌病人十一個月後癌症復發,且已轉移至肝臟。

癌症復發後, 醫師通常是用抗癌藥物幫病人治療。目前,用來治療胃癌的藥物有十幾種。治療時,有時只用單獨一種藥物,有時也會併用兩、三種藥進行治療。

只是, 沒有一種抗癌藥可以百分百有效治療癌症, 只能先試看看, 若不見起色,再換別種;不得不說,即使治療有效,萬一副作用太強,也無法繼續使用。

至於有沒有藥效, 則需使用電腦斷層掃描、腫瘤標記來檢查。所謂腫瘤標記,是指腫瘤出現後, 身體產生特有的蛋白質和荷爾蒙, 其隨著癌細胞的增加而濃度上升。

然而,就算醫師交替試用不同藥物與療法,病情還是可能逐漸惡化。如果副作用的症狀超過治療效果,此時,不做治療反而可以延長性命。這位病人嘗試過各種療法後, 癌細胞仍從肝臟轉移到腹膜, 最後能用的藥物都用完了。

醫師一臉沉重,對病人說:病人不可置信地仰起臉, 眼睛眨了又眨, 心想:「 無法再做更多的治療? 這不是醫生應該對病人說的話吧!」

「你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您的病已經沒有方法可以醫治了。」

醫師心裡十分納悶;在這段時間做了各種診療, 我不都告知你病情不樂觀了嗎?比起治療的效果, 副作用的症狀更危險, 這部分我也做了詳細的說明, 怎麼你還不清楚呢?

一來一往的答覆間, 病人不禁流露出捉住最後一絲希望的神情:「總該還有其他辦法吧!譬如換藥或打打點滴什麼的。如果必須住院,我隨時都可以配合!」

「我認為不太有意義。」

「那、那……我的治療接下來要怎麼辨?!」

「我的意思是,您可以選擇不必再承受痛苦的治療了。的確很遺憾。不過您大概只有三個月左右的生命。我建議剩下的日子, 就做些您喜歡的事, 把時間用在有意義的事物上。」

醫師的出發點,完全不帶惡意。與其讓病人因副作用而縮減餘命,不如讓他無悔地度過餘生,醫師就是為了病人著想,才告知真相的。

此時病人詫異地望著醫師。心想: 你這菜鳥醫生, 說什麼啊! 什麼只有三個月的生命? 什麼做你喜歡的事? 什麼好好利用時間? 我一路咬牙忍受痛苦的治療,噁心想吐、全身虛脫, 靠的就是這份堅忍的求生意志, 覺得再怎麼痛苦也總比死掉好。可到如今你竟告訴我:束手無策?!

病人倏地湧起一股怒火。「醫生,你的意思就是叫我去死?」

「我沒有這樣說啊!」醫師表情緊繃。心想:事情怎會演變成這樣?饒了我吧!

病人的臉因恐懼而發青,身體顫抖。他望著一臉困惑的醫師,怒氣衝口而出:「你說無藥可醫,對我來說,跟叫我去死沒兩樣啊!」

醫師臉色蒼白, 回過頭看著病人。心想: 我該辯白? 還是道歉? 我是認為對他好才說的,而且我說的沒有錯啊!

他瞄了一下儲存電子病歷的裝置, 螢幕上顯示今天的看診名單。看這情形, 今天也別想能正常吃午飯了。他不禁輕嘆一口氣。

醫師細小的舉動,病人全看在眼裡。

「我再也不要找你治療了!」

一股無處發洩的怒氣, 令他激動地起身離座。沒料到站起來一陣昏眩, 頭竟撞到診間的牆壁,發出巨響,但他絲毫感覺不到疼痛。

「您沒事吧?」醫師關心地問,但也僅只於挺腰坐直的程度,因為他還掛念著長長的看診名單。心想: 真希望他不要惹出麻煩才好, 我已盡了最大可能了啊, 但願他能記得, 但願他能想起, 我曾為了治療他, 連續好幾天以醫院為家, 為他使盡了全力。

病人因絕望奔出了診間大門。

而醫師,則望著輕晃不止的窗簾,獨自呢喃:——這工作真令人厭世……

更多內容詳見《惡醫》


 

最新主題New Topic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迴響列表

我要分享

留言字數需大於25字
我同意留言規範
  • 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或與本主題無關的發佈文章,將直接予以刪除,不另行通知。
  • 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 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康健雜誌》立場。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關閉 RSS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