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女人搶捐腎

瀏覽數1,682
2017/01/09 · 作者 / 吳佳璇 · 出處 / 康健出版
放大字體

為什麼開藥簡單,開心難?

作者 / 吳佳璇



偉峰為了失眠,幾年來定期來門診拿藥。一天一粒,不多不少,且不曾討價還價,多討幾粒安眠藥。可當我鼓勵減藥,他總回應,「壓力無法排解,理當失眠。一天一粒換我一夜好眠,感激不盡,」要我別苦苦相逼。

遇上如此自制、認命的病人,我反而無計可施,只能照離職同事處方繼續給藥。直到某次回診,他主動提及遇上一個「棘手的問題」,請多給他一點兒時間。

「母親和妻子,誰適合捐腎臟?」

「你在說什麼?」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我微微提高語氣。原來,公司為剛升副總的偉峰安排高階健檢,意外發現兩顆腎臟各有不同程度的萎縮。轉診醫學中心,東查西查依舊病因不明,問醫師如何是好?

「腎功能再壞就得洗腎。」看見陪聽報告的妻子面色如土,醫師放緩語氣,「如果有適合捐腎的家屬,移植也是選項。」妻子馬上追問,自己和丈夫同血型,但沒血緣關係可不可以捐?

「有人和她競爭?」我忍不住打斷。「沒錯,是我媽。」偉峰苦笑。當天看完診,在家苦候結果的母親一聽腎萎縮沒藥醫,反應和妻子一模一樣。

得知媳婦也想捐,年過六十的她先說媳婦還年輕,兩個孫女年紀小,不能沒有健康的媽媽;接著強調自己「身體勇健,糖尿病與高血壓不但輕微且控制良好,醫生護士都稱讚,」毫不認輸。

我趁隙翻回初診病歷,瞄了家族圖一眼,發現偉峰是遺腹獨子,以及「婆媳不睦」的註腳……剎時,對長年夾在兩個女人間的他,添了一分理解與同情。

「如果檢查出來兩人都能捐,才真棘手……」我明白偉峰不是來請教器官移植知識,卻一時語塞。

多虧老天作決定。母親的交叉配對(crossmatch)呈陽性反應,第一關就被刷掉。老人家很不開心,當著醫師的面咕噥:「真是胳臂往外彎,孩子是我生的,竟然和外人合。」(更多內容請見《為什麼開藥簡單,開心難?》

►吳佳璇新書分享會:3/8(三) 內湖三軍總醫院 金石堂露天廣場、3/25(六) 金石堂城中店 3樓生活學堂,立即免費報名》

►超過二十載精神科診療資歷,吳佳璇醫師改編真實案例,用劇場式敘事法,串起一幕幕既寫實又充滿故事張力的診間奇談《為什麼開藥簡單,開心難?-精神科診間的人情絆》

►更多閱讀樂趣》晨讀30分鐘!邀你加入《閱讀好生活-康健出版FB》

 

看更多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性福生活
美玉醫師,為什麼男友射精時,「噴」不出東西?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