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籍介紹
  • 作者介紹
作者 / 陳維恭
出版日期 / 2016-12-01
★守護中部醫學中心近30年的急診醫師,為你獻上57篇應該知道的生命脈動 急診室就像被拉緊的弦,當急救結束後,留下的是鬆口氣的喜悅?還是更深的無力感?本書呈現最真實的第一現場,揭開最緊張的急診醫師視角。不論是醫師,還是病患,在生死交關之際,都不禁思索,什麼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事?
會員價 NT$253 NT$320
作者 / 陳維恭
出版日期 / 2016-12-01
陳維恭

這不是別人的故事,也可能是你我的故事 守護中部醫學中心近30年的急診醫師,為你獻上57篇應該知道的生命脈動 急診室就像天天爆炸的災難現場,醫師要在雜亂無章的空間裡,找到救人的秩序。這裡是最接近死神的地方,也是最真情流露的地方。不論是醫師,還是病患,在生死交關之際,都不禁思索,什麼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事?

會員價 NT$253 NT$320
治療歷程與心得
那兩雙緊握父親的小手
吸毒者通常沒有家屬來探望,但這兩個孩子卻緊緊握住了爸爸的手…… 吸毒的病人會被送到醫院急診室,最常見的原因是毒品使用過量後,造成重度意識不清或呼吸抑制導致死亡等情形。此外,部份毒品因為用靜脈注射,往往由於注射器消毒不完全而引發血管發炎,甚至進一步產生感染性心內膜炎或敗血症等,全身性的併發症而來就醫。 這天我值班時,救護車就送來了一位因使用毒品過量造成呼吸停止的病人,年紀約四十歲上下,因為到院前已經沒有生命跡象,因此除了常規的急救步驟外,剩下最大的問題就是聯絡家屬,並且告知急救無效的消息。 過去處理吸毒致死的個案時,常常不是聯絡不上家屬,就是家屬拒絕出面,有時還會聽到「早就不認這個人了!」「卡早死死好啦!」「我不認識他!」「我早就跟他沒有關係了!」等等的回覆,醫護人員往往只能分別在病歷上記錄下「依照急救程序急救無效。無家屬到院接受病情說明……」等等字句,完成這個程序後就可以聯絡往生室的工作人員將遺體帶走。 坦白說,處理這種病人的急救反而一點壓力都沒有,因為從沒有任何一位家屬會對這類病人的死亡原因,或急救過程提出質疑。這個病人似乎也不例外,同樣沒有家屬願意出面處理,因此相關的作業程序完成後,就等候往生室的人員把大體接走。 誰會為吸毒者流淚? 但是沒多久,急救室的門打開了,出現在眼前的是一位穿著國中制服的男生及一位小學女生,他們不發一語,緩緩走向死者,眼神露出對陌生環境與即將面對親人亡故的不安。原來兩個小朋友來探望死者——他們的父親,已經死亡的吸毒者。 兩個小孩都還穿著制服,顯然是剛剛才在學校接獲警察的通知緊急趕過來的,沒有媽媽陪同,意味著父母可能已經離異。吸毒者的情緒通常都不穩定,當藥癮發作時,有時還會出現言語或肢體暴力傾向,加上購買毒品所費不貲,經濟拮据、窮困潦倒在所難免。試想有誰願意接近這些開口就要借錢,或動不動就暴力相向的人呢? 可是,這兩個小孩紅著眼睛走到死者身旁,雖然沉默不語,但也沒有對屍體露出半點害怕的樣子,反而十分哀傷地緊握著病人冰冷的手,接著眼眶的淚水才慢慢地一滴滴滲出、落下,伴著低微的啜泣聲,四隻小手分別緊緊地握者死者的雙手,而且愈握愈緊,不捨之情表露無遺。這一幕,讓人既感動又震驚,因為過去從來未曾在吸毒病人的身上看到這樣的一幕,有家屬願意出面處理就已經非常難得了,如今卻看到了最珍貴的親情。 社會邊緣人也有善良的一面 我不由得再一次回頭看了看病人。他除了身軀憔悴,好像看不到在其他吸毒者身上常見的紋身刺青,安詳的臉孔也不像好勇鬥狠之徒。心中不免要問:為什麼有人願意為吸毒的人落下眼淚?為什麼兒女沒有憎恨他的爸爸吸毒? 這只是短暫的親情流露嗎?還是雖然父親吸了毒,但並沒有忘掉身為爸爸應對兒女的付出,所以小孩感受到了他的愛!他會不會只是不小心誤入歧途,正在努力想遠離毒品,兒女們都願意支持他遠離魔鬼?或許使用毒品並不會腐化人善良的一面,過去我們對吸毒的人都只注意及強調他罪惡的一面,而忘了其實他們還保有一些良知。 相信這兩個孩子落下來的眼淚是真心對父親的不捨,只是在他還沒有戰勝毒品這個惡魔前,就不支倒地了;兒女緊握的手是對他們心中無助的戰士的不捨及哀悼。 當這些孩子以赤子之心支撐著這個社會對吸毒者的冷漠及遺棄時,我們是否也應回頭想想,如果他們願意回到正常的生活,多一些支持的力量可能就是他們戰勝毒癮的關鍵。 更多精采內容請見 陳維恭醫師 最新作品​《救回來才叫人生-急診醫師與死神拚搏近30年的行醫手札 》 書名:救回來才叫人生-急診醫師與死神拚搏近30年的行醫手札 作者:陳維恭 出版日期:2016/12/01 更多內容>>  
人氣 3036
治療歷程與心得
急診室春節大作戰
許多無名英雄犧牲假期,堅守工作崗位,急診室才能打贏這場仗…… 每個醫療單位都有辛苦不為人知的一面,然而,急診室卻是最特殊也最重要的單位,它不僅是全天候,而且是第一線處理緊急傷病的醫療服務單位。每逢佳節,當其他單位隨著節慶減少或停止門診、住院服務,好讓病患及醫護人員都能享受闔家團圓的快樂時光時,急診室反而成了全醫院最忙碌的單位。 農曆春節是一年中最重要的節日,急診室自然成了醫院最主要的「戰場」,大家必須提早準備,像極了一場反登陸大作戰,只是「作戰」的對象是節慶引發的大量病患。 每年春節前夕,我們都得開好幾次會,確認各單位人力的調度,以及各種狀況的應變機制,例如電腦當機、儀器設備故障時的應變等等,雖然年年都要過年,但每年還是必須重新確認演練。 急診室也要辦「年貨」 春節期間所有醫療衛材或藥品都會停止常規補給,因此過年前,急診室的庫房就要先儲存四到五天的使用量,就像在辦年貨一般。 過年時,急診室經常人潮擁擠,所以要特別製作一些更清楚的動線指標方便大家就醫,特別是有許多外縣市的民眾,是因為旅遊或拜年才來本地,一旦到急診通常都有一種人生地不熟的感覺,因此總希望看完病或探完病後能馬上離開。設計醒目的指標,可以加快流程,降低急診室擁塞的窘況。 除夕當天,所有的「防禦工事」都要上場,包括指標、衛藥材、電腦系統、值班人員呼叫系統都要在這天開始運作,因為要是發現有問題,還有機會可以馬上調整及解決,否則愈接近吃年夜飯的時候要再找人,就掃了大家團圓的興。 這場大作戰中,最令人敬佩的就是志工。這群有老有少、熱心公益的朋友們,全都是主動犧牲假期自願和急診同甘共苦的夥伴。有了他們的協助,很多流程就變得更順暢,就像是整個作戰機器的潤滑劑,他們的愛心直接滋潤了病人,同時也撫慰了醫護人員疲憊的心。 也要感謝保全人員,他們平日就是急診環境安全的守護神,既年輕又有熱忱,在急診室外要協助指揮交通,讓救護車或就醫的車輛順利到達門口;車輛到達門口後,他們還要協助就醫民眾及老弱婦孺上下車,並隨時注意保持門口交通順暢。 在急診室內,保全人員則要隨時保持警戒,注意有無異常人士影響病人或工作人員的安全,若有狀況,還要立即調動後線支援的人。新年期間病患數量大,保全人員要服務及注意的事也變多了,在急診室內外跑進跑出、揮汗如雨地工作,十分令人敬佩。 向前線的無名英雄致敬 清潔人員是另一群必須向他們致敬的無名英雄。新年期間除了就醫病人多以外,探視的親朋好友也特別多,親人生病了沒辦法在家圍爐,把團聚的場景搬到急診,陣容之浩大可想而知。 急診室是公共場所,春節期間人潮眾多,清潔工作就變得更加繁忙;而急救室裡每上演一場急救大戰後,清理戰場既要快速又要清潔,以便能隨時展開下一場戰役,病人的血液、體液、嘔吐物等等都必須仰賴清潔人員清理乾淨。有時急診會出現一些缺乏公德心的人,無形中增加他們的工作量。他們是急診團隊中最沉默的一群,但他們敏銳的眼睛監視著地上的任何動靜,讓垃圾無處可藏。 病患轉送人員負責打通急診的「任督二脈」,舉凡住院、做檢查、照X光等等,都由他們負責推送。過年期間病人量大增,加上家屬都希望流程能更快速,所以他們的工作負荷大增,通常一天忙下來,手也痠了、腿也軟了。 藥師、檢驗師、放射師、批價人員在春節也都必須加派人手,才能應付大量湧入的病人潮,雖然他們不必在急診室穿梭,但往往也都忙到無法正常用餐。 急診醫護人員是最直接面對病人的一群戰士,平均每日要處理的病人量比平常多出快兩倍,雖然醫院會增加支援人力,但面對不斷湧入的病患,有時還是會捉襟見肘。然而在繁忙的工作中,大家還是必須處處小心翼翼、保持腦筋清楚,以做出最正確、最快速的判斷和處置。這過程中的壓力,和其他人以愉快輕鬆的心情迎接新年假期相比,絕對是天壤之別。 每過一個年下來,急診室總是傷兵累累,因為平均每一位急診醫護人員都只能休息二至三天,而一過完年,緊接著就要面對至少兩個月的急診就醫高峰期。新的一年對急診而言,只不過是另一個忙碌循環的開始。 這些人犧牲與家人團聚的機會,才能讓醫療照護系統的第一道防線在春節間不至於出現漏洞,我們應該向這群無名英雄致上最崇高的敬意。 更多精采內容請見 陳維恭醫師 最新作品《救回來才叫人生-急診醫師與死神拚搏近30年的行醫手札 》 書名:救回來才叫人生-急診醫師與死神拚搏近30年的行醫手札 作者:陳維恭 出版日期:2016/12/01 更多內容>>  
人氣 1291
治療歷程與心得
快!救救林醫師
我跑進急救室,眼前是一張再熟悉不過的臉孔,卻已經沒有生命跡象了。  雖然醫生擁有許多醫療專業知識、能為病患治病,但醫生也是人,不可能不生病。守候在急診室的二十年間,我目睹了許多平日照顧病人健康卻疏忽自己健康的醫生。許多醫生在病人面前都能侃侃而談一些保健方式,或教導病人注意身體的種種變化等等,然而一旦自己生病,卻往往比一般人更嚴重。 和往常一樣,上班時我會先到急診室各區域了解線上作業的情況,有時是為辛苦的工作夥伴們打氣加油;有時問候一下病人,教教年輕的醫師及護理師如何關懷病人;有時則了解一下作業流程是否流暢。急診是二十四小時在運作,因此經常會出現一些不可預期的狀況,若需要行政協助時,就可以立即協調或找時間開會討論解決,以便線上的流程能更順暢。 走到診療區,正準備瀏覽觀察室病人的清單時,突然有一位女士跑到我面前,十分驚慌地說:醫生!我是林醫師的太太,他正在急救室急救,請你快點去幫他!」雖然從未見過這位女士,也不知道他指的林醫師是誰,但從她顫抖的語調及慘白的面容,心裡直覺一定是有什麼大事發生了。於是我快速跑入急救室,並立即往床頭望去,一張再熟悉不過卻已無任何生命跡象的臉,猛然出現在眼前,那種內心的驚撼難以形容。 遇上急診醫師最怕的對手 「怎麼回事?」我一邊幫忙急救,一邊問急救室的醫師。為什麼這位昔日的同事會躺在這裡?「他昨天游泳時突然感覺到後背部痠痛,因為過去曾有椎間盤突出的病史,所以剛開始以為是舊疾復發。但服用了止痛劑後,整晚還是持續疼痛沒有緩解,所以就來掛急診。一開始X光、心電圖、抽血化驗都沒有發現任何不正常,打了止痛劑觀察約兩小時後,他覺得好一點就回家休息了,沒想到回去不到一個多鐘頭,突然休克,被一一九送過來!」聽到這樣的病史,加上眼前病人休克的情形,心裡猜測是急診醫師最害怕碰到的急症——主動脈剝離症。 「超音波拿過來!」我抓起探頭往胸壁上一放,便脫口叫道:「有心包膜填塞!快找心臟外科!開胸包拿過來!先用針抽吸!」另一位主治醫師從護理師手中接過針頭,從劍突軟骨下方往心臟方向直接插入,抽出一些積血後血壓仍然沒有變化。我急忙喊道:「刀片拿過來直接打開心包膜!快心臟按壓!」在嚴肅驚慌中所有的對話都充滿戰慄。 在劍突下劃開一刀,猛力撐開皮下脂肪及一些肌肉後,直接將心包膜打開,希望能讓填塞在心包膜內壓迫心臟的血液迅速流出,讓心臟減壓後恢復正常的收縮功能,這樣的處置通常是在十分緊急的情況下才會在急診室進行。 搶救心跳,分秒必爭 外科醫師此時聞風趕來,一進急救室,二話不說就衝上來協助。不到幾分鐘心臟外科醫師也趕到,立即要求進行開心手術的步驟,因為所有的搶救動作在瞬間就一步接一步地進行下去,沒有絲毫停頓,更沒有時間思考在急診動開心手術是十分艱難的事。「快去拿胸骨切開器、準備人工心肺機!」所有人員跑進跑出,忙成一團,早已分不清誰是急診的護理師、誰又是開刀房來支援的護理師,但大家一致的目的是盡力搶救這垂危的生命。 心臟外科醫師站上主刀的位置,快速將胸骨鋸開,並用胸骨撐開器撐開胸骨,好讓心臟暴露出來,而打開後果然證實是最令醫師措手不及的胸主動脈剝離。 心臟外科醫師一看到心臟不跳,一把就抓住心臟直接按壓,並問:「真的要在這裡處理嗎?」「有辦法到開刀房處理嗎?」我反問。「送到開刀房至少十幾分鐘,一路上還要一直壓著心臟,所有儀器也都只能跟著病人跑,這樣行嗎?」事實上,以病人當時的狀況絕對承受不起任何移動。 短暫的沉思後,心臟外科醫師決定直接在急救室處理,於是開始接上人工心肺機的步驟,這大概是從事急診工作這麼久,第一次在急診室進行這麼大的手術。心臟外科主任及幾位總醫師陸續趕到,我便將助手的位置讓給他們。 走出急救室,跟守候在外的林太太說明病情,看到她那已經流乾眼淚的雙眼,除了簡單說明目前搶救的情形外,也不知道還有什麼安慰的話可以說。 心臟外科醫師將破掉的那一段主動脈用人造血管取代後,最關鍵的一刻就是讓暫時停止跳動的心臟重新跳動,因為如果心臟沒有回復自發性的跳動,一切的搶救都將付諸流水。 隨著心臟外科醫師一個接一個地下達讓心臟回復心跳的步驟,所有人都屏息凝視著那顆讓大家忐忑不安的心臟。所幸大家的努力沒有白費,心臟緩慢不規則地恢復跳動,雖然不時出現跳動不正常以及收縮無力的現象,但相較於剛開始時完全停止,似乎重新燃起了一絲希望。 我再次站上助手的位置,協助心臟外科醫師完成胸部傷口處理,內心卻十分沉痛地望著那顆在血泊中跳動的心臟,一顆善良又充滿愛的心,如今卻要和死神搏鬥。 接上葉克膜後,我們小心翼翼地將他轉送到加護病房,一路上醫護人員都不發一言地陪著這位人人稱道的好醫師,而陪伴隨行的家屬有人合掌默念,也有人一路輕聲向他呼喚著「加油!你要加油!」而每聽到一次家屬的呼喊,所有人的心都同感哀慟,心如刀割…… 隔日,家屬在百般不捨下,放棄繼續搶救,一位日夜不辭辛勞、維護病人健康的醫師,在自己生病時,竟在沒有任何道別的情況下走了。 延伸閱讀>> 「胸痛」如撕裂痛感 當心主動脈剝離 小心!這4種胸痛攸關生死 更多精采內容請見 陳維恭醫師 最新作品​《救回來才叫人生-急診醫師與死神拚搏近30年的行醫手札 》 書名:救回來才叫人生-急診醫師與死神拚搏近30年的行醫手札 作者:陳維恭 出版日期:2016/12/01 更多內容>>  
人氣 2.9 萬
治療歷程與心得
受虐女孩說:「真的不痛啊!」 瞬間我們的心都碎了!
「真的不痛啊!」全身是傷,卻面無表情的小女孩如此說著。聽著我們心都痛了……身體的傷痛終會痊癒,但心靈若受傷了,一輩子都可能無法復原。 一個病人不算太多的下午,我利用空檔時間指導學生如何看一位股骨頸骨折病人的X光片。坦白說,現代放射技術進步得非常迅速,解析度比起傳統洗片之影像也是不可同日而語。加上目前數位影像可立即上傳醫療影像儲傳系統(PACS),所以大大地提升了醫師判讀的精確性。然而,即便我們擁有許多高科技的產品,提升了我們的生活品質,但有些事情我們仍舊無法用科技來解決。 外傷診區的門被打開了,原來是社工師帶了一位小朋友進來。急診工作久了,一眼就看出這是怎麼回事——兒虐個案。小朋友是就讀於小學二年級的女生,瘦小的身材背上還背著一個不算太輕的書包。小朋友走進來時,臉上並沒有任何害怕的表情,黝黑的臉頰甚至還微微帶著一絲成熟的笑容。這種穩重的表現,不太容易在一般的小朋友身上見到。 同樣這個年紀的小朋友,通常都是由爸爸或媽媽帶來急診室,有時甚至出現三代同堂的溫馨景象。而且這年齡的小朋友,經常都是在被半推半就下才肯靠近醫師,接受醫師的問診。很多小朋友經常還沒開始問診,就依著父母掉下眼淚來。真不知是因害怕而哭,還是因疼痛而哭。不過根據我的經驗,幾乎大部份都是前者。可是眼前這小女孩沒有表現出任何的恐懼,略帶堅強的模樣完全不像是她這個年紀應該有的冷靜。 社工師告訴我,這是由學校老師轉介過來醫院檢查的個案。小朋友已經有兩天沒去上學了,今天來上課時老師發現她四肢及身上有一些瘀傷,所以才帶來醫院驗傷。我害怕小朋友會因看到醫師而心生恐懼,所以會習慣性地先建立一下信賴關係。 「妳的書包好重喔,阿伯秤看看有幾公斤?」她微笑地看著我,並點了點頭。於是,我慢慢地從她身上卸下那沉重的書包,同時假裝一副快要抬不起書包的樣子來。 「好重喔!裡面一定裝很多書。」我說道,她看到我這副蠢樣子,一時之間又咧嘴微笑。看來這第一關是輕易的達陣了。 「阿伯幫妳檢查看看,如果有哪裡痛,要跟阿伯說喔。」她點了點頭。於是我開始做一些基本的理學檢查。 「頭這樣摸,有沒有哪裡痛痛?」「沒有啊。」 「胸部呢?有沒有哪裡痛痛?」「沒有啊。」 「阿伯壓壓肚子,有沒有哪裡痛痛?」「沒有啊。」 這一連串的「沒有啊」讓我既放心又擔心。放心的是看來沒有什麼重要器官出現損傷,卻也擔心會不會是太勇敢而不想說出哪裡痛。 「來,我請阿姨幫妳看看其他地方有沒有受傷。」雖然是一位小女孩,但現在學校教育很早就教導小朋友身體的自主權,所以即便是在醫院,我們也很注意這方面的尊重。於是,社工師與護理師一起陪同小女孩到較隱密的地方。除了檢查身體有沒有其他瘀傷之外,還要拍照存檔供相關單位的參考。 不是不痛,是忘記什麼叫痛? 為什麼小女孩還是一派輕鬆的樣子?明明身上的瘀青就是這裡一塊、那裡一塊,怎麼會不痛呢?看到這些傷痕,任何人都可以想像出當時遭到毒打的情境,一時之間都不約而同地直搖頭,根本就沒辦法理解小女孩為何可以這般輕鬆。我越看越覺得不捨,於是問道「妳這些地方痛不痛啊」,小女孩還是回答「不痛啊」,「真的不痛嗎?」「真的不痛啊!」小朋友這句話一出,瞬間我們的心都碎了!哪有不痛的道理!但我也馬上就想通了。 這些痛楚對小女孩來說早就習以為常,早就已經不是真正的痛了。在稚弱的內心裡,真正最害怕、真正最痛的是失去家與愛,為了保有這個家與愛,即便必須付出皮肉上的疼痛,她也願意,或只能被迫地接受。 這個年齡的小孩,如果失去一個能給她愛跟棲身之地的人,那她就會變得更恐懼、更害怕。所以儘管受到虐待,只要還保有一絲絲被愛的機會,她就會強忍這些皮肉痛,直到有一天她長大了,不再害怕失去這個原生家庭為止。只不過到了那時候,這些皮肉傷以及現在內心所受的恐懼,都可能慢慢地轉化成恨,而這個恨,最終甚至可能會擴及到整個社會,或繼續轉移給下一代。 日漸疏離的社會都是共犯! 至於我們呢?即使在醫療層面上很想幫上忙,卻沒有任何可以著力的地方。不需要醫療協助對小朋友而言,當然是件好事,因為這代表所受的身體損傷沒太嚴重。但想到我們對眼前這位受虐的小孩毫無用處時,內心仍感到有些虧欠。 我們納稅的目的是希望政府能代替我們維護社會的正義,只可惜一般民眾認為鋪橋造路,蓋高樓大廈才是好政府。至於這些社會問題,只要媒體不關心,就會被當作沒這件事;只要不打死人,就絕不會上新聞。更令人心寒的是即便上了報,官員們忍耐個幾天後就又風平浪靜,一如往常地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事實上,社會存在著許多根本的問題,並不需要靠高科技或高文明來解決。絢麗豪華的建築、玲瑯滿目的電子產品……這些都是我們引以為傲的進步象徵。但對很多人而言,這往往不如一顆溫暖的心來得重要。當我們花費更多資源想要去創造更美好的未來時,我們有沒有想過,類似兒虐或兒疏的案件卻一天比一天多。 我不知道最終這小孩是否有獲得妥善的照顧,也不曉得她會不會又回到施暴者的身邊,繼續忍受以疼痛換取親情的日子。會不會下次我再看見她時,她已經無法面帶微笑地跟我說「不痛」了,而是成為媒體報導的題材?我深深的祈禱,希望有一天她慢慢懂事時,還能記得曾有一群人努力地想幫助她。我更深深的體會到,身體的傷痛終會痊癒,但心靈如果受了傷,或許一輩子都無法復原! ◎本文為陳維恭醫師作品​《 救回來才叫人生-急診醫師與死神拚搏近30年的行醫手札 》書摘 推薦閱讀: 關心孩子健康?台灣不及格 制止悲劇發生 減少兒虐 怎樣才能留住社工,救更多孩子
人氣 2844
治療歷程與心得
「我還不想死!」 生命禁不起一時衝動
我很想告訴他:「早知如此,又何必當初?」但實在不忍心開口,因為對一個只剩下幾小時生命的人而言,說這些又有什麼用?   這個故事是我在當實習醫學生時發生的,事隔近二十年了還歷歷在目。把它從腦海裡挖出並寫下來,是因為它可以讓人更了解生命的可貴。   病人是位年約二十幾歲的年輕人,因為喝了將近半瓶的巴拉刈(一種很強的除草劑,用在除草非常安全,但如果進入人體,很快就會造成多發性器官衰竭,死亡率非常高)。至於為什麼要喝農藥自殺,答案是感情受挫。我很想知道他在喝之前到底知不知道它的毒性,但當時又怎麼忍心問這樣的問題呢!   剛開始接觸到病人時,病人的意識清楚、生命徵象正常,完全看不出他哪裡不對勁,雖然農藥很快就會被身體吸收,但是洗胃減量,及使用活性碳吸附毒素,仍是初步處理唯一能做的事。   值班住院醫師交代我洗胃的工作,他們簡短地對我說:「很毒喔!口罩手套都要戴好!」坦白說,事後我知道這農藥這麼可怕,也覺得這住院醫師很「毒」。由此可知急診是個潛在許多執業風險的地方,但任何拯救病人的工作,只要有需要,再危險也必須有人做,只是這次輪到我罷了,做好自我保護是唯一的策略。   就在我執行洗胃時,病人似乎已經知道自己喝下的是必死的劇毒,他的命運只剩唯一的一條路——面對死亡!對意識完全清醒的人而言,這是何等恐怖的事,就像犯人即將被送到刑場一般,一直喊著:「我還不要死!我還不要死!」可是有用嗎?   十毫升未稀釋的巴拉刈,就可能造成無法復原的傷害,他一喝就是半瓶,少說也有幾十毫升,誰能救得了他?我洗胃足足洗了近二十分鐘,近身聽到及感受到他那後悔卻又無法回頭的恐懼。   當他的父母親來探視,年輕人哭泣著說:「媽!我還不想死!」可是一切似乎都太晚了,眼前這位看過去幾乎完全沒有異樣的人,沒多久就要慢慢進行到呼吸衰竭、腎臟衰竭等等,然後急救無效死去。一條生命就這麼輕易地消失,難道不可怕、不可惜嗎?   生命禁不起「一時衝動」   我內心不由得想告訴他:「早知如此,又何必當初?」但實在不忍心開口,因為對一個只剩下幾小時生命的人而言,說這些又有什麼用?病人沒多久被送去洗腎室洗腎,做最後的搶救,但如先前預測的,這年輕人晚上就在加護病房病逝了。   事隔多年,每當我看到自殺的病人,就會想起這位年輕人。大部份自殺的人都沒想到後果,也許只是負氣,卻要帶著害怕及恐懼後悔地死去。   其實生命的價值不會因富貴或貧賤而有所不同,也不會因為人生旅途是一帆風順或驚濤駭浪而改變。沒有人能擁有絕對完美或不完美的人生,生命的價值應該是要活在希望中,任意終止生命會失去這份價值。人要勇敢面對挫折,雖然不是不可以自己選擇結束的時間及方式,但是一定要三思。   急診是不得已才去的地方,千萬別誤以為有人搶救就一定可能再活回來。不要忘了,自殺的人往往連醫生也束手無策。很多時候,生命禁不起「一時衝動」。生命不可能讓你再來一次。   更多精采內容請見 陳維恭醫師 最新作品​《 救回來才叫人生-急診醫師與死神拚搏近30年的行醫手札 》 書名:救回來才叫人生-急診醫師與死神拚搏近30年的行醫手札 作者:陳維恭 出版日期:2016/12/01 更多內容>>  
人氣 9683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財經
股市大跌 我要怎麼知道下一次經濟大衰退什麼時候會來?

推薦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