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籍介紹
  • 作者介紹
作者 / 蕭彤雯
出版日期 / 2016-11-02
★活潑俏皮的插畫,生動呈現安胎過程的種種酸甜苦辣~ ★告訴你想懷孕的女性同胞,不能不知道的事 前壹電視主播笑中帶淚的安胎筆記,生動的筆觸讓人彷彿一起參與兒子小西瓜從無到有,以及努力保住的所有過程。本書結合專業醫囑,要為所有期待新生命的爸爸媽媽,做一場最深入的報導。
會員價 NT$253 NT$320
作者 / 蕭彤雯
出版日期 / 2016-11-02
蕭彤雯

政治大學新聞系畢業,不僅是台灣知名電視新聞主播,也是資深醫藥記者,投身新聞工作長達二十年。從廣播到電視,從記者到主播,她以感性的人文情懷與理性的精闢分析,忠實記錄下每一個新聞時刻。 不論是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1998年華航大園空難、1999年九二一大地震、2005年英國倫敦地鐵爆炸、2011年日本三一一地震海嘯⋯⋯舉凡國內外重大新聞事件,她幾乎都在現場。2002年更以「北城醫院打錯針」報導,榮獲第二屆「卓越新聞獎-電視新聞即時採訪獎」殊榮。 主播台上的她,深受觀眾喜愛,沒想到欣喜懷上第二胎,卻讓她必須住院安胎,而且一躺就是113天;不僅被迫從正值巔峰的工作舞台退下,更面臨人生的巨大轉變。 即便臥床無法動彈,有著新聞魂的她卻沒忘記自己的天職:「用心記錄下一切真實。」她以自己的安胎故事為引,結合專業醫囑,要為所有期待新生命的爸爸媽媽,做一場最深入的報導。

會員價 NT$253 NT$320
迷思破解
我的寶寶有問題?先別自己嚇自己,做對檢查保心安!
你已經為人母、或是個準媽媽了嗎?還記得領到媽媽手冊時、那一刻的心情嗎?不過在拿到媽媽手冊的同一時間,也會同時拿到一大堆檢查單和建議檢查項目,有些是必做的檢驗,有些則不一定要做。   因為部分媽咪在懷孕中後期,需要針對某些項目做更高階的檢查,所以初階檢查,其實是可以省略的。但若沒人告訴我們,通常準爸爸媽媽都會抱著『寧可錯殺三千,不可放過一個』的心態,全做就對了!說真的,這樣有點浪費錢⋯⋯ 以下就是我發揮記者去蕪存菁的本事、認真整理出來的資料,跟大家分享。 A.唐氏症篩檢 一、初唐:懷孕初期(約11~13週)所做的篩檢,準確率約達85%。 ●以超音波測量胎兒的頸部透明帶寬度 ●抽驗母血中的兩種指標-母血游離型乙型人類絨毛性腺激素(Free β-hCG),及妊娠相關血漿蛋白-A (PAPPA)。  二、中唐:懷孕中期(約16~20週)所做的篩檢,準確率約達83%。 ●抽驗母血,主要看以下兩種指標-母血乙型人類絨毛性腺激素(β-hCG),及胎兒甲型蛋白(AFP) ●近年來研究顯示,懷有唐氏兒的孕婦,血液中甲型胎兒蛋白值偏低,而人類絨毛性腺激素值偏高。所以若綜合各項指標結果,生出唐氏症寶寶的風險≧1/270,就會建議孕婦於16~18週做羊膜穿刺(準確率高於99%),進一步確認寶寶的染色體是否真的異常。  一般來說,若34歲以下孕婦,初唐篩檢結果是正常的,不會特別建議再做後續檢查。不過因為初唐準確率約85%,有些準爸媽還是不放心,就會在中期再做一次中唐篩檢。其實年輕的準媽媽們,一開始就可以想好,要不要做中期篩檢。如果覺得中期做比較安心,初唐篩檢就可以省略。(目前有關唐氏症的所有檢查,健保都不給付、都要自費。初唐因為有超音波,費用又會稍微高一些。)不過如果你考慮的點是:寶寶若真有狀況,早點檢查出來、也能早些有心理準備,那建議你初唐就做。   至於34歲以上的孕婦,我的主治醫師建議:既然要做羊膜穿刺,初唐、中唐其實都可以免了! B.羊膜穿刺檢查&NIPTY非侵入性胎兒染色體基因檢測&羊水晶片篩檢 C.脊髓肌肉萎縮症篩檢 這是一種遺傳疾病,俗稱「漸凍人」,發病者可分輕度、中度、重度。嚴重的患者,出生六個月就會發病,全身肌肉逐漸萎縮、軟弱無力,走路、爬行、吞嚥、甚至呼吸等動作都會困難,甚至有兩歲前就因為呼吸衰竭導致死亡的嚴重個案。這種疾病的發病率約為萬分之一,在台灣,僅次於海洋性貧血,是孩童發生率第二高的染色體隱性遺傳疾病。它的帶因率約為三十五分之一,也就是每三十五人就有一人帶因。帶因者雖然帶有發病因子,但不會發病,然而若父母雙方都是帶因者,生下的寶寶就有四分之一的機會是肌肉萎縮症患者。粗略估計全國每900 對夫婦就有一對會生下病童,每年新增40到50名病患。   令人遺憾的是,這項疾病目前並無有效治癒的方法,所以會建議孕婦,在懷孕初期,就利用抽血方式來檢測自己是否帶因。若發現媽媽是帶因者,爸爸就要進一步抽血檢查。假使先生也是帶因者,到懷孕中期就要再透過絨毛膜採樣或羊膜穿刺,以確定胎兒是否為脊髓性肌肉萎縮症患者。   這項自費檢查費用也不低,不過每個人一生只要做一次。例如準媽咪第一胎做過,確認自己不是帶因者,之後不管生幾胎、都不必再做。或是第一胎發現自己是帶因者,爸爸進一步抽血後、確認沒有帶因,那麼之後再生老二老三,也都不必再做。但若夫妻倆人在第一胎都發現自己是帶因者,就必須非常小心了,每一胎寶寶都必須做染色體檢測。   以我為例,我在九年前生大女兒時,就做了這項檢查,結果發現自己是帶因者。還好後來女兒的父親抽血,確認沒有帶因。但事隔九年再懷弟弟,根本忘記當年做過這項檢查,做了之後、看到報告,才赫然想起早就知道自己帶因,等於是多花了一次冤枉錢。所以提醒兩胎隔很久的媽媽們,去翻一下『歷史資料』,回憶一下。 D.海洋性貧血篩檢 這是台灣孩童最常見的遺傳性疾病,大約有6%的人是帶因者。與剛剛提到的脊髓肌肉萎縮症一樣,帶因者不會發病。但若夫妻同為同型帶因者(此疾病分為甲型與乙型兩種),則每次懷孕,寶寶就有四分之一機會、罹患重度海洋性貧血。其中罹患甲型海洋性貧血的重症寶寶,大部分在出生後不久就會死亡,少數會胎死腹中。不止胎兒,這也會導致準媽媽在懷孕過程中,出現高血壓、子癇前症、產前或產後出血等嚴重合併症。也就是不論寶寶還是媽媽,都有生命危險。而乙型重症患者則必須終生輸血、施打排鐵劑,以維持生命。   所以準媽媽在第一次產檢時,就要進行抽血檢驗。若確認為帶因者,爸爸就要抽血檢查,整個篩檢流程,就與脊髓肌肉萎縮症一樣。 E.妊娠糖尿病篩檢 這是在所有產前檢查中,我個人覺得最痛苦的一項檢查!(真的比羊膜穿刺還痛苦。)因為要喝濃度非常高的糖水。喝糖水?聽起來是享受、怎麼會痛苦?如果你跟我一樣、也這麼想,就大錯特錯了。我生平第一次吃甜吃到吐,就是九年前懷大女兒、做這項檢測的時候。   這項檢測是在懷孕24~28週時進行,方式是到醫院喝50克糖水(不需空腹),一小時後抽驗血糖,過關就不用再測。若沒過關,改天要再來做第二次測試,這次就要先空腹八小時,到院後先抽一次血,然後喝100克糖水,每隔一小時抽一次寫,總共要抽三次。如果這四次抽血中有兩次超標,就被判定有妊娠糖尿病。   我記得在喝糖水前,護理師還特別提醒我:「要忍住噢!不要吐出來。不然得再喝一次,等於痛苦兩次。」   當時我心想,喝糖水有什麼痛苦的?沒想到濃度超高的糖水才剛吞下一口,我幾乎是反射性的要吐出來!實在難以下嚥!硬著頭皮喝完一杯,不到15秒,那種噁心反胃的感覺再也忍不住,一口反出來、全部吐光光,眼淚鼻涕也跟著一起飆出來。聽到護理師說:「一杯擱再來!」,我都快哭了。第二次說什麼也要把這噁心的感覺吞下去,因為再叫我喝第三次,我一定會發瘋。   這項檢查是不是非做不可?到現在仍無定論。有些醫院的做法是只針對高危險群,例如:有糖尿病家族史、肥胖、或尿糖呈陽性的孕婦來做檢測,若非高危險群,其實準媽咪可以自己決定要不要測。 F.乙型鏈球菌篩檢 這應該整個孕程,最後一個必做的篩檢。約在35~37週,最後一次產檢時做。陰道內帶有這種常態菌的女性約占1/4,新生兒抵抗力低,在自然產過程中,很可能會因為經過產道被感染,造成寶寶肺炎及腦膜炎。所以在生產前的最後一次產檢,若發現孕婦有感染,就要接受抗生素治療,降低寶寶感染風險。   好!問題來了!既然是經過產道才會感染,是不是剖腹產的媽咪,就不用做這項檢查呢?答案是:還是做比較好喲!因為除非你的寶寶乖乖的,在你要剖腹的那一刻前、都沒有想要蹦出來的跡象,否則即使你要剖腹產,若先破水或落紅了,陰道內的細菌,就有機會往上走、跑到下腸道,讓在子宮裡的寶寶,依舊有被感染的機率。這也是為什麼美國疾病管制局,早已建議『所有的』孕婦,在懷孕35-37週間,接受陰道跟肛門直腸的乙型鏈球菌篩檢。   重點是:這項檢查是政府有補助的,就算自費也不貴,才幾百塊,所以建議不論你是打算自然產還是剖腹,還是做一下。因為這是生產前,為寶寶買的最後一道保險囉! 書名:安胎順產教戰手冊-蕭彤雯勇敢再當媽,笑中帶淚全紀錄 作者:蕭彤雯 出版日期:2016/11/02 更多內容>>  
人氣 1 萬
迷思破解
什麼症狀需要安胎?
「她得立刻住院!」聽到這句話,我真傻了。住院?我只是來急診而已啊! 美寶還在等著我去接她回家耶!一陣慌亂中,先生被叫去辦住院手續,我則被移到產房的走道上(因為那晚太多產婦待產,產房裡已經沒有空床),護理師拿著產房的粗針,要為我打安胎點滴。當時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打的是什麼藥,當然也沒想到這個藥、在往後的一百多天裏,是每分每秒、不間斷地注入我體內。 「這針有點粗,妳忍耐一下噢!」 「嗯,麻煩你了。我的血管比較細,不是很好打。」   抽血、打點滴,對我來說一向是困難的。因為我的血管很沉,又細,除非高手,很難一次就中。印象中有次抽血,捱了六、七針,還沒打到血管。我痛得冒汗,護理師也緊張得冒汗。那天晚上一如以往,也是打了兩針才打上,而且還是打在最好打、但卻最痛的手腕關節處。但當時我並沒注意到自己有多痛,因為在我附近的一位媽媽的啜泣聲,吸引了我全部的注意。 「怎麼辦?剛剛醫師說這個藥,可能會讓她有肺水腫的副作用⋯⋯她一聽到肺水腫三個字,馬上就哭了出來。醫師說如果這個藥不行,就要打第二線的安胎藥物硫酸鎂⋯⋯」 除了準媽媽的啜泣聲,還有準爸爸焦急的講電話聲。我心想:『這個藥不行,就要打第二線的藥』,這句話代表的應該是她現在打的是第一線安胎藥物。(我不得不說,十多年的記者訓練,確實能讓我即便再慌亂,也能保持頭腦冷靜。) 「請問我現在打的是什麼?」我問護理師。 「這是安胎藥,叫Yutopar,是第一線的安胎用藥。因為剛剛的舌下含錠沒辦法讓你的子宮收縮穩定下來,所以必須打這種針劑,作用也是在放鬆子宮的平滑肌。」 跟我想的一樣!所以我打的這個,就是第一線安胎用藥,也就是讓旁邊那位媽媽擔心到哭出來的藥。那⋯⋯怎麼都沒人告訴我可能有這個問題哩?就在滿腦子問號時,我的主治大夫到了。我立刻問了他這藥物是否會有肺水腫的副作用。 「這個藥歷史悠久,是很安全的安胎用藥。但是對某些特殊的孕婦,例如有子癲前症的孕婦,就可能發生肺水腫的副作用。你不用擔心,這個藥對你來說很安全。」 嗯,暫時放心了。然而醫師只告訴我不會肺水腫,卻沒說這藥會讓我接下來一百個小時、經歷其他慘到不行的痛苦副作用。當然,他可能也沒想到我會待那麼久吧! 在產房的走道上躺了幾小時,天漸漸亮了,該生的產婦也都生完了,所以我被移進待產室騰出來的空床。是空床,不是空房,因為真的是一床捱著一床,兩床之間只有一條布簾相隔。我先生拉把椅子想坐在我床邊,他臉對著我、後腦勺就在隔壁媽媽那兒了。不誇張,就是這麼擠。所以先生乾脆離開待產室,留下我一個人。好在我已經生過一個,有經驗,所以沒被左鄰右舍、兩位即將臨盆的準媽咪的淒厲哭喊聲嚇到,還很想出聲安慰他們,教她們怎麼度過陣痛。(是說我自身難保還想幫別人,這雞婆個性真的很適合做記者⋯⋯) 就這樣,在沒有窗戶、日夜不分的產房裡,忍著渾身的不適,我度過了安胎的第一天與第一夜,也想起九年前生美寶時,那場長達18小時、我卻一滴眼淚也沒掉的催生過程。其實,之前真的沒想過,自己會願意在40歲時,重新經歷這些。即使起了這念頭,也沒料到過程真的比大家所說的還要艱辛。為什麼願意放棄已經邁入輕鬆階段的生活、以及努力多年的工作成就?除了愛,也沒別的理由了。在產房裡,我感謝上天讓我順利到近乎是驚喜的、擁有了新生命,至於過程的艱難,是我該經歷的考驗。因為我知道,不僅僅是為母則強,而是我原本就堅韌的個性,一定過得去。 除了感謝上天,我也對著肚子裡的小西瓜喊話: 「你也要跟媽媽一樣堅強噢!讓我們一起撐過接下來這五個月。爸爸和姊姊都很期待看到健健康康的你。當然,媽媽更期待!」 【請問蘇聰賢醫師:住院安胎的孕婦,大多會出現哪些症狀?】 1.早期子宮收縮,有流產早產之虞。(若每10分鐘或更短時間內有一次子宮,持續在10秒上,維持1小時,即為有規則的子宮收縮) 2.母體有高血壓或子癲前症。 3.產前出血。 4.前置胎盤合併宮縮或出血。 6.多胞胎合併有併發症,例如出血或早產。 7.早期破水。 更多精采內容請見《 安胎順產教戰手冊-蕭彤雯勇敢再當媽,笑中帶淚全紀錄 》 書名:安胎順產教戰手冊-蕭彤雯勇敢再當媽,笑中帶淚全紀錄 作者:蕭彤雯 出版日期:2016/11/02 更多內容>>  
人氣 2784
迷思破解
大齡懷孕該做羊膜穿刺嗎?
高齡懷孕最辛苦的,其實不是生理,而是心上的包袱。當然,每一胎你都會擔心孩子健不健康。照超音波時明明還小不嚨咚一點點,就是會忍不住問醫師:「可以數一下他有幾隻手指頭(腳趾)嗎?」「他的嘴唇看起來是正常的嗎?」但對於高齡媽咪來說,『唐氏症』這三個字的迴音,似乎從一確定懷孕時就開始在腦中揮之不去。   何謂唐氏症? 它是人類最常見的染色體異常,每600到800個新生兒,就有一個可能會發生。原因是受精卵開始分裂時,細胞中染色體的數目沒有均衡分配,造成人體23對染色體中的第21對、多了一條。 外觀上最容易分辨的共同特徵就是臉比較扁、鼻樑比較細。但比起外貌,最令父母擔憂的,是唐氏症常併發智能障礙與多重先天性疾病與缺陷,包括:智能不足、先天性心臟病、腸胃道異常、免疫機能低下、視力與聽力的缺陷、以及骨骼發育異常等等。 雖說生下唐氏兒不是高齡產婦的專利、年紀輕的媽咪也是有機會生下染色體異常的小孩,但唐氏症發生機率,確實會隨著母親的年齡增高而增加。所以行政院衛生署從民國74年優生保健法實施後,就開始大力推行高齡孕婦(指滿34歲以上的準媽媽)接受『羊膜穿刺術』。 羊膜穿刺一定要做? 在懷大女兒時,覺得『高齡孕婦』這四個字離自己好遠(雖然當時也已經31了,但不必做羊膜穿刺就覺得自己很年輕⋯)。所以從來沒去認真研究、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檢查,只膚淺地知道,要插一根很大的針進肚皮裡、很恐怖。直到這次懷孕,自知逃不掉,所以上網做了些功課。發現似乎可以不必插針,抽個血就行了。 不止省了挨一針的痛,最重要的是避免可能流產的副作用。(羊膜穿刺屬於侵入性檢查,依目前文獻報告,有千分之一至千分之三的流產率,也就是每三百多個受檢孕婦,最多就有一個可能會因此流產。我個人覺得這機率很高。)四十歲高齡懷孕,真的不容易,當然不希望有任何閃失,所以在第一孕期產檢時,就跟醫師詢問了羊膜穿刺是否一定要做?不過得到了這樣的答案: 「只靠母血唐氏症篩檢的檢出率,大約83%,也就是即使結果正常,這報告還是有高達近兩成的機率是錯的。而羊膜穿刺的唐氏症檢出率,高於99%。依照你的年齡,我認為應該直接做羊膜穿刺,最能確保孩子是否健康。更何況,如果母血驗出來的風險機率值高於1/270,你還是得做羊膜穿刺術才能確認,乾脆一次到位。少抽一次血,也少花冤枉錢。」 「不過現在不是有些非侵入性的檢測,也號稱準確率高達99%?」因為在網路上看到不少人討論『非侵入性產前染色體唐氏症篩檢-NIFTY』,身邊同事也有人做過(但極少數),所以我順口問了醫師。 沒有標準答案 如果你也曾在這個決定上糾結過,一定跟我一樣試圖在網路上尋求答案,然後也跟我一樣看得眼花繚亂。因為每個人的狀況都不同,有人擔心錢的問題,有人為了那一趴、兩趴的準確率猶豫;有的醫師建議做羊膜穿刺、有的醫師建議做NIFTY⋯⋯看到最後,會愈看愈混亂。直到經歷過後來這一切,我終於確定這個問題的標準答案,就是——『沒有標準答案』。 為什麼這麼說?因為所有的機率都是統計學,你沒有辦法確定那一點點可能出問題的機率,會不會就是你。不同的醫師,會有不同的建議,但最終還是要由你自己來決定。 【請問蘇聰賢醫師:羊膜穿刺與NIPTY的差別?什麼樣的人適合做NIFTY?】 NIFTY是一種非侵入性的胎兒染色體檢測技術。僅需抽取孕婦的靜脈血,即可檢測胎兒是否患有唐氏症等染色體疾病。與羊膜穿刺最大差異,在於它取的是母血(嬰兒的游離染色體會透過胎盤進入母體血液),但羊膜穿刺取的是羊水(胎兒的完整染色體)。 這也是為什麼NIFTY目前仍無法完全取代羊膜穿刺染色體檢查。因為它能檢測出的是染色體「數量」的異常,比方說唐氏症是21號染色體多一條,愛德華氏症是第18號染色體多一條等等,準確率高達99%,但就僅限於第13、18、21對染色體。但對於染色體結構的異常,並無法檢驗出來,所以國際間共識還是將NIFTY視為一種篩檢技術,這也是為什麼如果做了NIFTY結果為異常,會建議再做羊膜穿刺染來確認。 對於不適合抽羊水,例如有流產跡象、有子宮肌瘤的孕婦,可以考慮做NIFTY。 更多精采內容請見《 安胎順產教戰手冊-蕭彤雯勇敢再當媽,笑中帶淚全紀錄 》 書名:安胎順產教戰手冊-蕭彤雯勇敢再當媽,笑中帶淚全紀錄 作者:蕭彤雯 出版日期:2016/11/02 更多內容>>  
人氣 3375
迷思破解
天底下最累的工作,就是「全職媽媽」!
生大女兒時,我正處於事業衝刺期,兩個月產假休完、立刻回到工作崗位,所以嚴格說起來,我沒有真正親自照顧小寶寶的經驗,絕大多數時間都有人代勞。沒想到年過四十、體力衰退之際,才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必須真正體會照顧孩子的辛苦。 還記得離開月子中心、回到家的第一天,我只睡了一小時;第二天,多了一點、睡了二個半小時;第三天,瓜瓜狂吐奶,姐姐也來湊熱鬧、又吐又發燒,我整夜一個人穿梭在兩姐弟之間:餵小的吃奶、直著抱在身上一整夜(一放下就吐);餵大的喝水、弄冰枕讓她舒服些,外加不斷叫她起床上廁所、以加速退燒⋯⋯ 第三天睡幾小時?咦?我有睡嗎⋯⋯至此我真正體會到,原來天底下最累、最不人道的工作,就是全職媽媽。 但,天底下最快樂、最幸福的工作,也是全職媽媽。   謝謝小西瓜,讓我懂得什麼叫做磨娘精。但不能怪他,早產兒確實特別難帶。出生後他無法被人抱在懷裡,整整半個多月、最需要安全感的時候,他獨自躺在保溫箱,沒人能緊緊摟著他。所以之後他格外沒有安全感,(出院前醫師就特別叮嚀,早產兒特別需要安全感,建議媽咪多抱。) 很長一段時間,瓜瓜幾乎放不下來,我連在家裡煮飯、洗衣服,都得用抱嬰袋把他背在身上。而吐奶,同樣也是早產兒較容易出現的問題。因為早產,賁門、幽門可能尚未完全閉合,所以很容易吐奶。當時瓜瓜真的整天都在吐奶,我不停地擦地、洗澡、洗衣服、換床單、洗床單⋯⋯如此忙碌操勞的生活,讓我生完不到兩個月,身材不但完全恢復,更來到史上新低~僅有41.3公斤。 原本產假結束就該復工,但一方面自己的腿尚未恢復、站立行走都很吃力,另一方面,面對這個本來應該才出生14天(以預產期來算),總是不斷吐奶、需要直著抱、才覺得比較舒服的北鼻,我實在放不下。所以雖然我肯定穿得下昔日訂製的超合身播報套裝(甚至可能還會覺得鬆),但我毅然決然、提出了育嬰留停的申請,決定自己好好照顧這個早產的孩子,希望幫他把底子打好一點。 然而真正的考驗,其實是一打二的生活。我很幸運,大女兒已經九歲,生活上不但不需要我太多照顧、甚至可以反過來當我的小幫手。只是即便大多數事情可以自理,她畢竟還是個孩子。我記得美寶新學期開學的前一晚,我緊張到睡不著。因為隔天早上,我得背著才兩個月大的瓜瓜,送美寶去搭校車。我把鬧鐘設定改了又改,拿不準究竟該預留多少兵荒馬亂的時間。 考驗體力、也考驗著意志力 接下來一天的生活,除了繼續跟吐奶黏黏瓜搏鬥之外,還得趁空檔買菜、洗衣服曬衣服,把晚飯料備好、把瓜瓜澡洗好,這樣晚上六點半、背著瓜瓜接了美寶回來後,她才有晚飯吃,我也才有時間陪她看功課。那段期間美寶很喜歡聽一首歌,是大陸當紅少年團體TFBoys的『青春修煉手冊』,很奇怪,每次瓜瓜哭,我只要放這首歌、抱著他唱唱跳跳,他就不哭了,而且會笑笑。每當我在家裡抱著小少爺又唱又跳時,都不禁覺得,這果真是『修煉』無誤啊! 不同的是,我不再『青春』。年過四十才來當新生兒的雙寶全職媽咪,不但考驗體力、也考驗著意志力。尤其是面對兩個年齡差距較大的孩子,有時真的很難取得平衡。即便大的已經懂事、不會爭風吃醋,但兩個孩子的需求卻大不相同,想獨自一個人兼顧,真的好難。 相信許多媽咪,都是為了讓孩子有個伴、所以生了二寶。我隔了九年再生,重要原因之一,也是希望能給美寶添個手足。尤其當懷孕之初,就私心希望肚子裡是個男孩⋯⋯絕非重男輕女,而是希望有朝一日,當我無法再陪著她時,至少有個男人能代替我、保護她,保護這個我一直最放心不下的小女孩。 只是為了生這顆瓜,付出的代價真的不小。 有人說媽媽是全世界最健忘的人種。生產時有多痛,生完沒多久就都忘了。真的是如此。那一百多天的安胎歲月,現在好像已經離我好遠好遠了。 得到的多?還是失去的多? 我失去的,是大家認為正值巔峰的絕佳工作舞台、及自我成就,當然還有金錢。得到的,除了那值得用生命守護的小生命、全心陪伴大小孩子的苦與樂、還有與另一半共同走過人生難題的相知相惜。當然,還有就此不同的人生風景。 在美寶抱著瓜瓜、把他當成娃娃一樣扮家家酒的快樂語氣中;在瓜瓜一看到姊姊就伸手討抱,第一個會叫的不是爸也不是媽、而是姊姊的開心笑容中;還有,在兩姐弟那總是帶著笑的對望眼神裡⋯⋯我想,我得到了我的答案。 你覺得呢? 更多精采內容請見《 安胎順產教戰手冊-蕭彤雯勇敢再當媽,笑中帶淚全紀錄 》   書名:安胎順產教戰手冊-蕭彤雯勇敢再當媽,笑中帶淚全紀錄 作者:蕭彤雯 出版日期:2016/11/02 更多內容>>  
人氣 1.3 萬
迷思破解
「完全絕對臥床」比坐牢還痛苦
在親身經歷這一切之前,從來不知道住院安胎是怎麼一回事。印象中身邊有人曾住院安胎一、兩週,我們的安慰詞通常是:「就當度假去! 好好休息一下喔!」   真正輪到自己才知道……什麼度假? 這根本比坐牢還痛苦! 因為坐牢還可以起來走動、還可以出去放風,但絕對臥床的住院安胎,真的是「絕對」臥床,吃喝拉撒睡,都得「躺」在床上解決。     我的第一個室友,在我入院時,懷孕剛滿三十三週,已經在醫院躺了兩個月。算算她應該是二十五週進來的,安胎原因是妊娠糖尿。其實我入院時,她的宮縮狀況已經穩定,安胎點滴都拔掉了,醫生說她隨時可以出院,但因為躺太久,雙腳肌肉無力,可能需要復健。   醫師要她下床練習走路。那天下午,她在先生的攙扶下,只不過從病房走到護理站再走回來(正常人大約四十秒可以來回的距離),晚上她就覺得肚子不舒服,到了半夜子宮頸口竟然就開了一指半!   不止她嚇壞了,隔壁床的我也快被嚇死! 雖然醫師告訴她,其實寶寶滿三十四週就很安全,可以生了,叫她不用擔心,但從第二天起她就不敢下床。之後,我每天都會聽到這樣的對話:   醫師:「妳要不要回家啦? 要的話隨時可以出院喔!」 室友:「嗯……不要好了,我想再住一個禮拜……」 醫師:「那妳要不要提早點,三十四週就生? 我們可以安排一下手術時間。」 室友:「不要好了……我還想撐一下……」   對於剛入院,正被藥物副作用折磨得死去活來、整天想著哪天可以出院的我來說,這樣的對話簡直不可思議!   醫師都說要放妳回家了,妳竟然不想回家! 怎麼會這樣? 當時的我,是恨不得隔天就能出院回家。因為「完全絕對臥床」,這六個字的痛苦,沒經歷過真的難以想像。 ★吃喝 首先,就從「吃喝」說起吧!   常有人這樣形容懶人:「能坐著絕對不站,能躺著絕對不坐。」但再怎麼愛躺著的懶人,吃飯喝水也一定會坐起來,因為躺著會反胃啊! 然而安胎時的絕對臥床,就是要妳連吃飯喝水都躺著。 剛開始幾天,我真的是如此。妳可以感覺到食物、滑過妳的食道,但對於它們究竟有沒有往下到達妳的胃裡,妳真的無法確定! 更別說喝水了,基本上就是喝一口嗆半口(另外半口則從嘴角流出來⋯⋯)。 連一般腸胃狀況好的人,對於這種違反人體工學跟地心引力的進食方式,都會覺得難受,更何況是我這種有胃食道逆流加胃潰瘍及十二指腸潰瘍舊疾的病患。住院初期,安胎針的副作用,以及躺著進食的痛苦,讓我根本不想吃東西。 跟醫師們討論後,我被「特赦」可以坐起來吃飯,但角度不能超過四十五度,時間不能超過十五分鐘。每次的進食,都像趕火車。一吃完就得馬上躺下,感覺剛吃下去的固體液體一起在胃裡流動,彷彿還聽得到聲音,真的很痛苦。 但我也不敢不聽話。因為曾有幾次朋友帶美食來探望我,聊得太開心,坐著超過半小時,子宮受到壓迫,宮縮指數立刻飈高! 胃食道逆流的問題,不但沒有因為躺久了而習慣,到了安胎後期,隨著腹中胎兒的逐漸茁壯,反胃的情況比一開始更嚴重。我完全沒有辦法喝湯湯水水的東西,尤其是果汁類,一喝下去馬上吐出來。 當時食量已經小到跟鳥差不多了:早餐就是鮪魚或豬排三明治、配上半杯加了高蛋白粉的鮮奶(很多安胎媽媽到了後期也都是靠高蛋白飲品在補充營養);午餐則是吃幾塊家人一週送來一次的紅燒牛肉或滷牛肉、再請看護幫忙在醫院附近買份燙青菜,晚餐就繼續吃幾塊牛肉,加上中午沒吃完的燙青菜……(是的,我一份燙青菜必須分兩餐才吃得完。) ★拉撒 講完「吃喝」,再講「拉撒」吧。我只能說,這部份的痛苦,遠遠超越吃喝。 臥床安胎,依照每位媽咪的狀況,會分成不同等級。大部份媽咪都不會被允許洗澡(沒錯,安胎多久,就多久不能洗澡。例如我安胎一百多天,就一百多天沒洗澡⋯⋯),但有些可以到浴室上廁所。而我,既然是「絕對臥床」,就是完全不准下床。住院期間我最常被親友問到的問題就是: 「那怎麼上廁所?」答案一樣:躺著上。一住院,護理站就會配個便盆給妳,然後它就此成為妳最親密的夥伴。 上小號還好,只要習慣把臀部抬高,輕輕用力(但力道要控制好,不然上一次廁所就要換一次床單∼)。但躺著上大號,真的非常需要練習! 因為實在不知道躺著要怎麼施力啊! 一直以來,在工作上,我被定義為女強人。在生活中,永遠扮演照顧者的角色。突然間,我不但什麼都不能做、哪裡都去不了,甚至連大小便都要人家幫忙。幾乎完全失能,這對我的衝擊實在太大。 雖然我的適應力很強,安胎久了之後,也漸漸地不知羞恥心為何物⋯⋯但到了後期醫師衡量狀況,恩准我可以下床上廁所後,我真是開心到想撒花轉圈圈! 即使所謂的下床上廁所,也不是走去廁所,而是由旁人架著妳下床,挪到床邊的坐式便盆椅上(因為躺久了,腿完全無法站立,一定要人架著),但至少可以坐著上大號,而且可以把自己處理乾淨,對我來說已經開心到要流淚了。 ★睡 報告完「吃喝拉撒」,最後來聊聊「睡」。可能有人會問:前四者要躺在床上處理,確實很難。但「睡」?本來不就是得躺著?哪會有什麼問題? 唉! 真是這樣也就好了,我已經是睡相非常好的人了,基本上我晚上躺下去,早上醒來通常都還是維持同樣的姿勢。但媽媽們都知道,懷孕到中後期,那個肚子啊,真是怎麼擺都不對! 總是腰痠背痛。所以睡覺時,一定要左挪挪、右移移,還要墊個枕頭之類的。就算有了輔助工具,有時睡眠品質還是很糟。而住院安胎,活動空間就僅限於那張比單人床還小的病床。放個彎月枕下去,就動彈不得了。 若像我一樣,只要側身就會宮縮,就更慘! 我安胎一百多天,真的完全沒有側身過,一直保持著躺姿。想像一下:你被人綁在床上,一綁就是一百多天,身體有多僵硬及多痠痛!大概就是那個感覺。 除了身體本身的不適,日夜顛倒更是個大問題。因為臥床安胎,真的是一天二十四小時,每分每秒都在躺。不只沒有運動,是根本沒有任何活動! 在體能完全零消耗的情況下,失眠,是安胎媽媽們常見的困擾。而且兩人或三人一間的安胎病房,只有一個能被安排在窗邊,另一個則是不見天日。久了,真的搞不清楚外面到底是白天還是黑夜。 不只難入睡,睡眠品質也很差。因為宮縮是沒有日夜之分的,有時隔壁媽媽突然有狀況、按了緊急通知鈴,接下來就是一陣兵荒馬亂。所以安胎室友們是生命共同體,只要其中一個有狀況,另一個一定也不好受:你會替她擔心、同時也擔心自己。 好了。看完「吃喝拉撒睡」都得在病床上度過的「絕對臥床」人生,你還會覺得住院安胎像度假嗎? 【請問蘇聰賢醫師:什麼狀況需要絕對臥床?】 臥床久了所出現的胃食道逆流、便秘、失眠問題,可以用藥嗎?為何不能憋尿憋便?(有種說法:安胎就是安大小便) 答:當懷孕狀況不穩定時,建議要絕對臥床,不能起身,連大小便都要在床上。大部份臥床久了的孕婦,尤其加上使用安胎藥,都會出現腸胃方面的不適,包括胃食道逆流、便秘等問題,可使用制酸劑、軟便劑;若因為臥床沒胃口、吃得太少,也可以適量給予一些纖維質,幫助排便順暢。 至於失眠則可用短效的抗組織胺(一般來說安胎若進入懷孕第三階段,胎兒器官發育大致已成熟,可以用一點較安全藥物)。除了臥床之外,孕婦最重要的還是要放鬆心情,不要緊張。 根據觀察,孕婦在睡覺時,因為身體、心情放鬆,子宮的收縮會較醒著時明顯減少,因此「放鬆心情」是最好的安胎方法。 更多精采內容請見《 安胎順產教戰手冊-蕭彤雯勇敢再當媽,笑中帶淚全紀錄 》 書名:安胎順產教戰手冊-蕭彤雯勇敢再當媽,笑中帶淚全紀錄 作者:蕭彤雯 出版日期:2016/11/02 更多內容>>  
人氣 2.6 萬
迷思破解
不只是安「胎」,更要安「心」
絕對臥床、基本上就是處於一種失能的狀態。沒辦法自己弄吃的、弄喝的;不能自己上廁所,要別人『把屎把尿』和擦澡。所以,一定要有人幫忙。若家裡後援強大,由自己家人照顧當然是最好的。我住院安胎一百多天,換了十位室友,只有一位請看護,其他都是由家人親自照顧。通常白天是媽媽或婆婆來顧,先生晚上下班、再來接手。家人照顧除了做得仔細,更重要的是能穩定安胎媽咪們的心情,讓我們覺得自己並非一個人在孤軍奮戰。而且二十四小時只能躺著,實在太無聊,有家人陪著說說話,至少能讓時間感覺過得快些。   可惜,不是每個家庭都能有這樣的後援。尤其是家裡還有大寶的媽咪們,一旦住院安胎,家裡絕對陷入一片混亂。   我先生在對岸工作。婚前,三個月回台一次。婚後,盡量每個月都回來。突然間老婆住院了!頭幾天他跟公司請假,因為當時我們都以為頂多一周就可以回家。不料住了幾天後,主治醫師要我們有心理準備:「可能得一路安到生。」當下真的呆住!第一個想到的是:家裡的老大怎麼辦?小學二年級,雖然大多數事情已經能自己處理,但總要有人接她上下學,幫她看功課,照顧她的飲食起居。我的父母親,幫忙接手。從住院到我月子做完,長達半年期間,美寶都住在外公外婆家。我爸爸七十六歲了,媽媽也七十歲,兩位老人家幫我照顧老大,真的很辛苦,期間爸爸一度因為太累,頭部、臉部還長了俗稱『皮蛇』的帶狀皰疹,痛到連覺都沒法睡。當時在醫院臥床的我,急得到處打電話找熟識的醫師咨詢,對於自己住院、加重了年邁父母的負擔,除了愧疚的掉眼淚,似乎也什麼都不能做。   安頓好大寶,接著才想到自己。我的工作被迫暫停,但先生可不能跟著不上班。一個人已經沒收入,總得要有人繼續維持家計。(尤其住院的開銷真的不小,等等算給你看。)先生得上班,公婆不住台北、且婆婆自己也還有工作。請看護,是我們唯一的選擇。住院四個月,我前後換了五位看護。過來人的經驗,濃縮成一句話,就是:   『好的看護讓你上天堂,不好的看護讓你住牢房!』   我住院二十五天,就換了四個看護。還好同事朋友知道我的看護血淚史後,紛紛替我奔走想辦法。最後來了一位印尼的年輕看護,扣除掉從早到晚都在跟男友講電話談情說愛這個部分,她其餘都很好,也陪著我度過了接下來的一百天,直到我生下寶寶。   經歷了這麼多看護,我必須說:安胎的情緒真的很重要!有家人陪伴是最好,若沒有,起碼也要找個比較熟悉、或讓人比較安心的人陪伴。否則遇上不適合的看護,我真的寧可自己一個人。事實上,在頻頻更換看護的那個階段、我就自己一個人撐過很多天。   安胎絕對不只是安『胎』,更要安『心』。 【護理長許碧鳳叮嚀:如何找個適合的看護?】 最好的看護是「家人的陪伴與支持!」住院期間最好有家人的陪伴,家人對於孕婦本身有較多的關心、了解與體諒,自然會帶給安胎孕婦無比的勇氣及鼓勵。若家人不克前來陪伴照顧,建議可洽醫院特約的看護公司,若有糾紛或不適任,院方可幫忙協調與處理。若為自行聘請,要選擇合法立案的看護機構,注意看護員的合法性,千萬不要聘請非法外籍看護員,以免損及了自己的權益或觸法。 【請問陳怡潔經理:目前國內各家保險公司對於安胎理賠如何處理?建議如何規劃?】 Q1 目前國內各家保險公司對於安胎理賠如何處理? 國內保險公司對於安胎的理賠有不同的標準,有些保險公司是以醫療行為認定,所以和購 買的醫療保險給付條件一起計算理賠,而大部份的公司,只賠償由意外造成的安胎,其他部份則是除外責任,這些規定通常註明在醫療險的條款內,所以建議女性在規劃保險時,要特別問清楚「一般安胎是否有給付」。   Q2 建議如何規劃這部份的保險? 建議準備懷孕的女性朋友先想想:病房費規劃的額度要多少才足夠? 我們常說:單人或雙人病房費+照護費+日薪=安心安胎的醫療品質。因為現在多半是小家庭和雙薪家庭,很難請家人不上班來照護幾個月;再者請假太久,也領不到薪資。所以安胎一日的來回成本就將近六千元(病房費二千五百元+看護費二千元+日薪一千五百元)   接下要注意﹁醫療險的雜費限額﹂,因為這是最難掌握的部份,前面有提到的第三線安胎用藥的費用就是由此項目給付,目前二代健保體制下,醫療自費的項目愈來愈多,當醫生建議比較沒有副作用的用藥,通常家人會選擇使用,但是所產生的醫療費就會很可觀,所以在準備懷孕前三個月,建議檢視醫療保單,將雜費額度提高至二十五∼三十萬,可以等生產完再來調降,以備不時之需。   Q3 是否有看護險? 現在坊間的看護或殘扶保單,是以殘廢等級表來認定,安胎條件並不符合給付標準,所以只能從多的病房費來支付看護費用。   Q4何謂母嬰險? 母嬰險是保障未出生嬰兒的先天性疾病,在懷孕二十八週以內可以規劃,例如規劃一百萬的保額,給付項目包含嬰兒先天性疾病和特定疾病理賠一百萬,主被保險人(孕婦)的壽險保障一百萬,但此項內容在安胎的情況是不會理賠的。 更多精采內容請見《 安胎順產教戰手冊-蕭彤雯勇敢再當媽,笑中帶淚全紀錄 》 書名:安胎順產教戰手冊-蕭彤雯勇敢再當媽,笑中帶淚全紀錄 作者:蕭彤雯 出版日期:2016/11/02 更多內容>>  
人氣 1556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保健
簡單3招乳癌術後運動,幫助傷口不沾黏,胸廓打開不駝背|康健陪你練

推薦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