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籍介紹
  • 作者介紹
作者 / 洪惠風 醫師
出版日期 / 2016-08-31
★吸引380萬網友點閱分享 ★醫界傳說「洪老大」以洪荒之力,完成的首部醫學人文療癒作品 從天龍國醫學中心到紅龍果園裡的醫院,洪惠風醫師縱貫南北346公里的心跳之旅。一篇篇感人肺腑交織幽默風趣的小故事,深入靈魂的感同身受,診間百態幻化成人間最美風景。。
會員價 NT$260 NT$330
作者 / 洪惠風 醫師
出版日期 / 2016-08-31
洪惠風 醫師

台灣冠心病介入治療權威,現任新光醫院教學研究部副部主任,兼一般醫學科及心臟內科主治醫師。 榮獲新光醫院3次全院票選「優良主治醫師」 出版暢銷書《為什麼心臟病總是突然發作》 Youtube衛教影片《為什麼心臟病總是突然發作》,超過三百八十萬人次點閱 2008年商周推薦好醫師 蘋果日報名采「惠風和暢」專欄作家

會員價 NT$260 NT$330
其他疾病
下輩子妳還願意嫁給我嗎?
看門診一半空檔時,病人的先生進了診間,我趕快站了起來,他遞給我一袋藥,把她吃剩下一半、價值不斐的藥物拿給我。 「這是還沒吃完的藥物,你先拿去,要是有哪個病人得了同樣的病,健保又不給付的話,就把這些藥給他,頂著用,希望能對他有幫忙。」 說著說著,先生的眼眶就紅了,眼淚留了下來,又問,「我們的決定是對的嗎?應該再拼一下嗎?」 我看著先生憔悴的臉,不知道如何回答,行醫那麼多年,我很少會再被感動了,可是這一次,我只能望著先生的臉龐,久久無法說一句話。 在他們結婚三週年紀念日的前一天,她走了。那天下午醫院安排了溫馨之旅,讓她從病房最後一次回家。回家後,她打開了家中的冷氣,東摸摸,西看看,翻了翻結婚時的照片, 抱了抱她的絨毛玩具,看了看一樣芭樂的電視節目,選好了離開時要穿的衣服, 跟每一個家人做最後的道別,全家哭成一團,終於,她下定決心說:「好啦好啦,不要哭了,我要走了。」回到了醫院的病房,幾個小時以後,她就過去了,糾纏了她十八年的病痛,也終於離開了身體。 病歷上面社工記錄著:「病房訪視,案主,案夫,案弟於病房陪伴。案主想喝冰水,案弟協助購買,案夫餵案主喝,案主喝到冰水時眼睛睜大,並說了一聲『爽』,顯示出非常開心。陪著案夫與案主一同生命回顧,回顧認識這19年來的經過,雖然婚後兩年發病,但案夫依然不離不棄,還結了婚。案夫表示案主一直很想生個小孩陪自己,但是案主身體不適合懷孕,案主一直很內疚。」 十九年前,他跟她都是十九歲,女生青春洋溢,是活潑美麗的啦啦隊隊員,男生呢,是同校同學,兩個人一見鍾情,很快就熱戀起來。 一年以後,女孩開始皮膚起疹子,發燒,得了不知名的怪病,經過幾番波折,才檢查出得的病是紅斑性狼瘡,這種疾病是一種免疫疾病,非常麻煩,自己身體裡面的抗體(軍隊)會攻擊自己的器官,自己人打自己人,久了會產生多重器官病變,必須使用如類固醇之類的免疫抑制劑,才能抑制疾病的惡化,可是呢,這些抑制免疫的藥物用久了,容貌會跟著改變——月亮臉、水牛肩、青春痘、紙皮膚等等,對於愛美的女生來說,簡直是不可承受的痛。 女孩治療下去,容貌開始有些變化,但是病情倒也控制得還好,男孩也並沒有變心,一直陪著女孩。 沒有幾年,女孩開始會喘,輾轉到了我的門診,安排了一系列的檢查,發現女孩肺動脈壓力幾乎跟血壓一樣高,大約是正常人的四倍,這是一種非常罕見的疾病——肺動脈高壓症。這種疾病非常的棘手,一旦發病,平均只能再活兩三年。有的人可以試試肺臟移植,可是成功的機率也不是很高。 女孩知道了自己的預後不好,知道了自己大概活不了多少時候,決定要跟男孩分手,讓男孩去追求自己的人生,可是男孩說什麼也不願意。 在那時,一種治療肺動脈高壓,一個月十幾萬的新藥Bosentan剛剛得到了健保的給付,這個藥雖然對肺動脈高壓的病人有些幫助,但是還是不能根治這個疾病。經過一番折騰,我們終於把這個藥申請下來了,她開始使用這種藥物,喘的症狀有些好轉,肺動脈壓力也下降了一些,大家都感覺有些希望。 每個月,女孩都來我的門診拿藥,每一兩年,就申請一次健保,每次也都能獲得批准,可以繼續用藥。可是呢,紅斑性狼瘡的病情起起伏伏,血管炎、雷諾氏徵象也出現了,四肢到了冬天都會變成紫白色,冰冰涼涼的,之後皮膚出現了潰瘍破洞,傷口一直都好不了,開了好多次的刀,一次又一次的補皮,女孩也沒有對我喊過痛。 「洪醫師,我要結婚了!」 又過了幾年之後,有一天門診時,女孩平平順順地跟我說,聲音沒有什麼起伏。 我有從電腦螢幕後,驚訝的抬起頭來看著女孩,腦筋不停地轉動:三十五歲了吧?這樣的病情,絕對沒有辦法生小孩傳宗接代的,日後的道路崎嶇不平,許多時間都在醫院度過的人生,到底是那一個癡情男子呢?我沒有說什麼,只是給他們最大的祝福,希望一切順利。 為了結婚時能夠更美麗,她接受了高壓氧的治療,希望傷口能改善,為了讓體力能捱得過婚禮,她接受了類固醇的脈衝療法。終於,婚禮順順利利地舉行了,婚後回我門診時,她看起來心情很好,容光煥發,跟我開著玩笑,好像病完全好了一般。 之後她每個月規律回診,三不五時就去另一家醫院住院,補皮、清創、打類固醇,可是逐漸地,她的病情一天一天加重。傷口越來越差,開刀的傷口癒合不了,從傷口就可以看到裡面深層的筋,血小板愈來愈低,腹水也出來了,類固醇的副作用讓臉也愈來愈圓,雖然另一家醫院加上了威而剛試圖降壓,但肺動脈的壓力卻升得更高了。 有一天,她又來了我的門診,這次體力差到需要人攙扶著進來,她在另一家醫院住了十七天的院剛剛出院,除了原來的疾病以外,又出現了急性腎衰竭、肺炎、腹水,她的血小板剩下兩萬,是正常人的大約十分之一。我跟另一家醫院她的主治醫師通了電話,感覺真的很不好。 隔了幾天,她先生打電話給我,說她更喘了。我安排她住進內科加護病房,聯絡了神經內科,希望試著藉由洗血將她血液中的抗體洗掉,讓病情有所改善,同時加上其他的治療。 洗血需要洗三到五次才能見效,洗了第一次,狀況並沒有改善,她跟家人決定放棄治療。醫院幫她安排回家一趟,做道謝、道別、道愛的溫馨之旅,從家中回到醫院沒多久,她就走了。 加護病房值班的住院醫師江醫師寫了這一段:「前一天晚上, 我壓著傷口止血時, 男生跟女生說:『對不起,我沒有好好照顧妳,妳願意原諒我嗎?』女生輕輕地點頭。 男生又說:『下輩子妳還願意嫁給我嗎?』女孩又點點頭。男生說:『那你要等我唷!』在旁邊的我都快哭了啦!當晚,男生摟著女生哄著她睡覺,這時是我看過她最平穩的呼吸與心跳。」 更多內容請見《拿我的心聽懂你的心》 醫界傳說「洪老大」以洪荒之力完成的首部醫學人文療癒作品《拿我的心聽懂你的心-心臟科權威沒有寫在病歷上的悄悄話》  
人氣 2.5 萬
其他疾病
病人教會我的世間情
來義大沒有多久,雖然看的病人還不多,但是很快地,就發現這裡的病人跟台北的大不相同。   義大的病人非常可愛,有許多務農退休,好些種荔枝,有些種稻,有些上屋頂幫人看琉璃瓦,也有人專門送瓦斯桶,有人幫醫院洗衣服,有人包檳榔(早上自己會試吃一顆,看看好不好吃,晚上賣不完的時候就自己吃掉)……有人是布農族、先生卻是鄒族,有人17歲就生小孩,也有人8歲就開始抽煙、吃檳榔、喝高粱酒……藍領階級佔了大部分,相同的是,病人們都憨厚可愛,不會拐彎抹角,對醫生沒有防範之心,也沒有人抗議為什麼住進了一般醫學科病房,不能住專科病房。也就因為他們的信任,我可以盡情發揮所長。   至於運動,也許是平常體力活動已經很多了,不需要像台北人一般刻意運動,通常在聽到我問運動習慣時,這裡的病人們都會楞了一下才回答,有的人帶著狗狗在外面趴趴走,有的皮膚都晒成健康的古銅色了,肌肉壯的像天天上健身房一般,卻說沒有運動。   他們的病情,更是五花八門,考驗醫師的能力。許多病人都是由附近大大小小的醫院轉診過來的,我才開始收三天的病人而已,就有之前黴菌性心內膜炎之後蜂窩組織炎感染、酒精戒斷症、腦下垂體病變影響多重器官、感染性下痢(懷疑是志賀氏菌Shigella感染)、肝腎症候群……感覺上似乎病人的困難度非常高,需要全力以赴,使出全身解數才能脫困。   這是一個完全不一樣的行醫經驗,感覺上貼著土地,貼著基層,非常累人,也非常滿足。   在一般醫學科四月六日開始收病人,我們這個團隊也不過七床住院病人,到四月十六日第十天,每次門診也不過三到八個病人,卻已經看到許多怪病,有兩個可以寫病例報告,這是代表這邊的各式各樣疑難雜症特別多嗎?   病人以蜂窩組織炎入院,最後查出背後的疾病是腦下垂體囊腫合併庫欣氏症候群(Pituitary Rathke’s cleft cyst with Cushing’s disease (ACTH>1000 with elevated cortisol and panhypopituitarism))。   另一位病人以泌尿道感染住院,最後發現背後的診斷是急性尿酸腎病變(Acute uric acid nephropathy),而引發之原因有可能是中藥過量(病人自己吃了六倍劑量的中藥)。   一位病人住院診斷是心臟衰竭,最後發現心臟瓣膜邊漏合併溶血性貧血(Microangiopathic hemolytic anemia, due to paravalvular leakage)。   另一位感染性腹瀉住院,病情為少見典型的志賀氏菌腸炎(Shigella dysentery)。   九十七歲耳聰目明的心肌梗塞阿嬤,人卻看起來像70+歲,所以照一般處理方式。   被家暴80+歲的阿嬤……   左心室射出率只剩12%的心臟衰竭(約剩下正常人的五分之一)。   還有見到了心房中隔缺損合併艾森曼格氏症候群(ASD with Eisenmenger syndrome)(這就不是我的病人了)。 醫師,我要出院了! 「醫生,哇哪沒出院,乃姬(荔枝)攏A乾乾去。」   義大的一般醫學科病房中,醫師們有自己的房間,裡面有五台電腦,每個電腦上面都貼著一個主治醫師的名字,這個電腦就由一組人馬所專用。這個團隊,是由主治醫師跟他的PGY住院醫師、還有實習醫師所組成。對我來說這可是滿新鮮的經驗,在新光醫院時是醫護一起搶電腦,常常需要排隊。   因為電腦前面掛著主治醫師的名字,在上班時間,PGY們都會乖乖地坐在電腦前面,不敢隨便離開,因為只要一摸魚,他的位子就會空下來,看起來非常的顯眼,所有人都會知道是誰翹班了。主治醫師查房時,也都會先在電腦前面,整個團隊一起看一遍所有病人的資料,一邊討論著病情,一點也不會擔心挨排著等用電腦同仁的白眼。   今天查房時,我的PGY住院醫師跟我說某某床的病人想要出院了,我眉頭不禁皺了起來,這個病人剛剛才脫離險境,抗生素的療程還沒打完,提早出院對病情可是不利的。   到了病床邊,我正打算好好訓一下病人,卻看見病人滿臉堆著笑容,用著前幾天都聽不到的洪亮而爽朗的聲音跟我說,「醫師,我要出院了!」   「不行咧,消炎藥注到一半,愛擱兩三天才行咧,你昨天還那麼嚴重,現在剛剛好……」 我看著他好不容易才消腫的傷口跟他說。   「我哪是沒回去,我的荔枝都會乾去了。」他迫不及待地打斷我。   我看著病人的臉,想起了剛住院我問他職業時,他所說的話,那時他還十分虛弱,但是臉上依舊充滿著非常得意的神情……   「我的荔枝尚好吃,你們病院許多護士小姐每年都跟我買一大堆。」   接著,我又想到這幾天的新聞「超豪大雨來襲…小心雨炸彈…提防暴雨成災…」   忽然我了解了,這裡的情形跟在台北時大不相同,有更多不同的考量。對這位農民來說,在這幾天的大雨之下,如果不趕快出院急救他的荔枝的話,這一年的心血可能就全泡湯了。但是抗生素還沒打完,療程還差了一兩天該怎麼辦呢?   想了一下,我決定把點滴的抗生素換成口服(住院最重要的目的之一,就是可以保證病人的抗生素藥物,一定能照著時間給予,一劑都不會漏掉)。在兒子的見證之下,我和看來非常樸實的病人勾勾蓋印章,答應讓他回家救他的荔枝,但是要求他答應回家後口服藥一定要八小時吃一次,有狀況隨時回醫院急診。   在台北我敢這樣做嗎?我不知道!   義大醫院的位置非常的鄉下,許多病人都是農民、工人、賣檳榔等,絕大多數的人住的都是健保的床位,住兩人一間的就已經不多了,更不要說是單人房。放支架時,連願意放塗藥支架都不多,更不要說放自己會崩解的一隻十幾萬的支架了。醫院的員工許多都是在地人,在這裡拿著不高的薪水,照顧著自己的鄉親。   許多人問我,日子過得好好的,為什麼要到義大來呢?錢少事多離家又遠……我也常常問自己同樣的問題,也許在心底,我是為了找尋那個醫病相互信任,醫療的烏托邦吧? 更多內容請見《拿我的心聽懂你的心》 書名:拿我的心聽懂你的心 作者:洪惠風 出版日期:2016/08/31 更多內容>>  
人氣 1215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治療歷程與心得
54歲女主播走過乳癌、不孕 領養兩個女兒展開熟年新生

推薦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