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籍介紹
  • 作者介紹
作者 / 楊定一
出版日期 / 2017-01-03
★帶您一同重新找回最真實的自己 ★透過當下,我們才能充分活在每一個體的瞬間 活在「這裡!現在!」,臣服這個瞬間所帶來的各種變化,就是活出全部的你。讓我們從一個快節奏、忙碌而瘋狂的世界裡,自己走出來。楊定一博士希望透過這本書,可以把你一起帶回到自己的家、自己的本性,也就是──自己的心。
會員價 NT$355 NT$450
作者 / 楊定一
出版日期 / 2017-01-03
楊定一

著有《真原醫:21世紀最完整的預防醫學》、《靜坐的科學、醫學與心靈之旅》,以及《等著你》、《重生:蛻變於呼吸間》與《你,在嗎?》音聲作品專輯。

會員價 NT$355 NT$450
情緒紓解
身體的結構,就是為了呈現全部的你
[圖片來源:《靜坐的科學、醫學與心靈之旅》] 我們不是人來體驗靈性,反而是靈性來體驗人生 也許你過去也聽過這句話,它是用來強調我們每個人都有一個更高、更微細的意識層面,我們可以稱為靈性。也同時用來表達宇宙有一個更高層面的聰明,是我們人體沒辦法完全理解的。 這句話,可以讓我表達另一個不可思議的現象。也許大家過去沒想過,沒有機會去探討、去發現──我們進入第四意識的狀態,也就是全部的你,其實什麼都不需要做,只要輕輕鬆鬆存在,就體會到了。這麼說,人的腦和生理結構不光是可以配合這種意識的存在,還可以與這一意識相容,變為兩面一體。 接下來,我用另一個方法來解釋。人有一個理性的左腦,也有一個藝術、能量的右腦。左右腦均衡與自律神經系統的平衡,都和我們的身心健康有很密切的關係。過去在很多場合,我都強調過,現在的人不均衡,尤其是左右腦不均衡。偏重左腦,也就是過度的偏重理性、思考,是我們生出煩惱的第一步。左腦,假如失去功用,例如中風造成左腦大範圍損傷,人就會失掉語言、邏輯、時間和空間定位和思考連結的功能。 接下來,他看著這個世界,看到的會全是能量的互動。一切變成一個能量譜,沒有生成壓力,沒有顧慮,而減少了「我」的觀念。 從自律神經系統來看,過去我和其他科學家也強調過──只要我們懂得活躍副交感神經系統,就會得到放鬆,全面的放鬆,而讓身心各部位都感到暢通。 大中小腦老早就佈好了完整的神經線路,讓我們來體會到──全部生命的另一個層面,遠遠超過左腦和交感神經又局限、又緊張、又被時空綁住的境界。我們最基本的神經系統,在最放鬆的情況下,本身就安歇在一個愛、快樂、平靜的狀態。它本身就可以體會到瞬間,甚至可以讓我們體驗到超越。 這,其實是人類的基本配備。 講更明白一點,腦部的配線,老早就準備好在那裡。讓我們體驗上帝,體驗真正的本性,全部的本性。再說透一點,人類幾千、幾萬年來,老早就已經活出全部的你,只是因為上千年的文明發展,把它給蓋住了。 從這個角度來說,《舊約》所說的「神就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一點都不為過。同時,《壇經》也提到,六祖初見五祖時說了「弟子自心,常生智慧,不離自性,即是福田。」 也就是般若智慧隨時從內心浮現出來。這也是來表達──人的結構,本來就是為了我們達到人生最高的目的。這個目的,就是活出全部的你,活出全部的生命。 我借用《靜坐》的左右腦圖,來表達兩個腦的功能。左腦,是理性、邏輯、分別、概念,離不開時空、語言和念頭的對立和整合。右腦,是能量腦,對時空的細節比較不專注,而對整體同時存在的觀念比較能掌控。這兩個腦,造出的邏輯完全不一樣。人要放鬆,兩邊一定要達到均衡。再進一步,要超越,就是要同時從這兩個腦走出來。在這張圖裡,我們用一個螺旋場來表達「超越」或是「醒覺」的觀念。這個螺旋場,是我們每一個人隨時都可以採用的。透過這個螺旋場,一個人才可以進入「這裡!現在!」的瞬間。 想了解更多, 請看《全部的你》(增訂版) 書名:《全部的你》(增訂版) 作者:楊定一 編者:陳夢怡 出版日期:2017/01
人氣 2031
情緒紓解
我讀《全部的你》,全面的醒覺
(★早鳥優惠85折!楊定一博士一日共修 找回最單純的生命本質>>>) 中性地看待每個人與事,沒有好,也沒有不好,沒惋惜過去,也不擔憂未來。 如果說《賽斯書》某種程度上,啟蒙了上世紀末西方世界「新紀元運動」(New  Age movement) 的出現,那麼楊博士的這本新書《全部的你》,或許也將會是一把開啟華文讀者「全面醒覺」的鑰匙。 人生,機緣殊勝。幾周前略讀《全部的你》時覺得:「按書中理論,這是一本不該太刻意認真讀的書」。幾天後,朋友邀請參加楊博士的一日工作坊活動。做為一個不想太「認真」的讀者,我想,也許去了工作坊,可以省下讀這厚厚十四萬字的「鉅著」的時間吧?! 然而,「事與願違」。參加工作坊後,反而興沖沖地把它快速讀了一遍。之後,更是會時不時拿起書來,隨機地、沒有目的地翻閱不同的段落。 因為在那淺白的文字背後,所傳達的哲學或靈性啟發,對每日在俗事中打滾、認不清「虛境」、「實相」的我,不僅是個警醒、更是一個超脫煩惱的持續修鍊,而也所幸,這個修鍊無需苦行,只是單純地回到、接納最初始的自己。 「知識障」:我們都是頭腦的「囚犯」 身、心、靈整合,是這幾年來的流行口號。其中,身、心的調合,已是大家普遍接受的概念,然而一談及「靈性」,卻往往被冠上談玄弄虛的帽子:因為它不「科學」,也因為我們早已習慣,從「我」出發、透過感官及經驗,所謂的「具體真實」來理解這個世界、來為身邊的人、事貼上標簽。 套句書中所說的,這是試圖「用侷限的腦、來找到無限的心」,過多的知識,無法使人心自由,反而形成了超越及頓悟的障礙。我很喜歡工作坊中,楊博士的提問:「倒底是看到才能相信,還是,相信才能看到?」。 人的感官有其侷限,我們的眼,可見波長只在430THz~770 THz物理頻段之間;我們的耳,能聽到的頻率也只在20~20,000赫茲左右。但那些看不見的光波、聽不到的高低頻,確是真實存在的。 同樣地,我們也是用過去的經驗、別人的告誡,來構建這整個世界的「故事」。 做為一個NLP(Neuro-Linguistic Programming,神經程式語言學)的認證執行師,我所學到的第一個信條即是:「地圖不等於真實的彊域」,我們都是活在自己的想法和經驗所構築的世界。正如楊博士書中寫下的,「我們都是念相和情緒的組合」,若硬要從腦神經科學的角度來看,我們短暫的快樂、無盡的苦痛,其實不過都是來自於一個念頭的開始(不論是好、是壞),而又被情緒放大(大腦杏仁核的作用)的結果。 但,我們能怎麼辦? 自在、無為:臣服於當下 工作坊中,楊博士也多次提到兩個英文字:”being as” 及” undoing”。我把它理解成「自在」及「無為」。 自在(being as),不只是指我們每個人自然、最初的存在,它也是一個超越主體、客體的存在,而是與宇宙合一的意識體(關於這部份,就還真的蠻建議書本多看幾遍,相信每個人在不同時刻都會有不同的領會),當我們體悟了這點,就是人生「自在」的第一步。 無為(undoing),也不是種消極或犬儒,它正是點出人們往往不向內觀、太多外求,一直透過「動」(doing something)來試圖追求快樂、解脫苦痛。我們訂下一個個所謂的「目標」、然後卯盡全力去追求,但如果,這個「目標」本身就是虛幻念相的產物,那真的是所謂的人生目標嗎? 例如我們為了找回初心,而逼著自己打禪七、練太極,追求特定的法門、功法,一心要到達一定的境界,一邊掛恙自己的姿勢不對、練功不勤,而這一切的「動」,會不會是適得其反? 其實,如果我們了解、肯定自己最真實、初始的「自在」(being as)早就存在,我們會了解,「無為」(undoing) 而非「作為」(doing something)才是幫助我們靜下來、回到最初的方法。 而也因為這樣的自在與無為,我們才能臣服於(surrender to)每個當下的如是,也才能中性地看待每個人、事,沒有好、也沒有不好:它,該怎麼辦就怎麼辦,無需在意毀譽、不必算計得失;不會惋惜過去、不會擔心未來,就踏實地過每一個當下,才能獲致真正的平和。 大道至簡:就在一呼一吸之間 參加工作坊的好處,是有更多實作的體驗。即便我們了解上面的道理,但在每日的無明中,我們又該如何自處?又有什麼簡單的方法,能夠幫助我們,透過「無為」回到「自在」? 大道至簡,愈是能夠簡單執行的方法,往往才是指向本質的正解。 在工作坊中,楊博士運用的方法,即是透過每個人片刻都離不開的呼吸來進行(或也可參考他策劃的另一本書《呼吸的自癒力》),藉由不同規律的一吸一吐,搭配能量或光源的觀想(mediation),甚至結合自己特殊的發聲,在體腔發出的共振頻率,試著與宇宙的能量、意識合一。 這看似玄妙的方法,其實和古老的宗教智慧相當類似,甚至和近代物理科學的最新發展也毫不抵觸。在藏傳佛教中,結合手勢、持咒及觀想的「身口意」的修行其來有自;而以音頻共振來安定身心的順勢療法,在歐洲也開始為人們接受;近代量子科學的研究,也持續探索意念對於物質粒子的可能影響。 生命,可以是複雜難度的,如果我們用太多的腦、太少的心去看待它。 生命,可以是純粹簡單的,如果我們就能回到這一呼一吸之間醒覺吧! 更多內容請見《全部的你》 書名:全部的你 作者:楊定一 出版日期:2016/06/01 更多內容>>  
人氣 6598
情緒紓解
圖解楊定一《全部的你》
(★楊定一歷年作品全集(共12冊),與您一起活出生命最簡單、最根本的寧靜!>>>) 或許你和我一樣,很常聽到人們說,要「活在當下」。但「當下」是什麼?又該如何「活」?而「活在當下」又有什麼好處呢? 《全部的你》真的是一本很特別的書,因為作者楊定一博士把他博覽古今中外各式書籍所領略到的道理,用淺白的詞彙向讀者訴說;而為了讓讀者更容易領略箇中真義,也不斷運用各種插圖(多達70餘幅)來輔助說明,讓讀者除了思考字面上的意義,還能透過圖像進一步領略那好像不那麼簡單、但其實卻是很簡單的道理。 所以,如果閱讀時偶爾看不懂《全部的你》書中文字想表達的意思,不妨靜下心來欣賞插圖及其圖說,或許腦筋轉個彎,一切都能理解了。 舉例來說,楊定一把抽象的「當下」,轉譯為更白話的「這裡!現在!」。在書中運用了各種插圖來表達什麼是「這裡!現在!」: 當下,就是「這裡!現在!」 。人生就像樓梯,當下是唯一真實的一步: 人生就像樓梯,當下是接自過去的每一步;而未來,得從當下出發,踏出唯一真實的一步──「這裡!現在!」。換句話說,好好的專注在當下,踏出這唯一真實的一步,才可以創造出你想要的未來。   。只有當下這一瞬間的「我」,才是唯一真實的存在。 過去的事情已經發生了,無論它們是快樂或悲傷,再怎麼回想都只剩下是虛幻的念頭;而未來的一切,並還沒發生,對未來的想法也只能說是此時此刻的假設與想像。換句話說,只有當下的瞬間,才是唯一的真實,當下的「我」,才是唯一真實的存在。   。以電影影格來比喻,只有透過當下這一刻,畫面才會呈現出來。 以電影的影格來類比,當下這一刻,是唯一真實的切面,能夠直接影響我們的生命。所以無論正在吃飯、喝水、做事、說話、開會……只要專心地完全投入每一個當下瞬間,接受每一個瞬間所帶來的變化,若不加以抵抗,也就不會產生對立與摩擦,這時候所有的念頭自然就會消失,而與生命合而為一。 活在當下的關鍵,就是找到生命中的種種「空檔」 呼吸跟呼吸之間,有空檔;它是生命存續的證明。話語跟話語之間,有空檔;它蘊含著一切的聲音。動作跟動作之間,有空檔;它含括了所有變化的可能……如果我們可以把注意力停留在生命中的種種空檔,就可以很輕鬆、自然地看穿這個世界,讓所有的煩惱都消失。   楊定一說:「過去,有許多朋友不斷地問我各種靜坐、修行的方法,我也只能回答『每一個都好』。因為重點不在這裡。不在任何方法,甚至不在任何用功上面。只要我們把注意力落在每一個身體的部位、功能,無論是呼吸、腳趾頭、念頭,或是外頭的一朵花,一片葉子,一顆石頭,一點星光,都可以達到一個無思無想的境界,把自己找回來,把真正的我找回來。這才是真正的『靜坐』。 懂了這些,你自然就在靜坐中,跟姿勢、功夫、作為、期待、成為都不相干了。一天在活的當中,都體會到人生的空檔。而且,就讓這空檔反射出一切無形無色的層面。就是那麼簡單。」 看似不簡單、但卻又很簡單的道理,在《全部的你》裡俯拾皆是,等著你一起來逐頁尋找、一起在生活中實踐,活出全部的你、找到全部的我。 更多內容請見《全部的你》 書名:全部的你 作者:楊定一 出版日期:2016/06/01 更多內容>>  
人氣 1.4 萬
情緒紓解
在糾紛、冤枉、委屈的瞬間,找到我的回家路-讀楊定一《全部的你》尋找靈性健康
(★早鳥優惠85折!楊定一博士一日共修 找回最單純的生命本質>>>) 楊定一的《真原醫》把健康全方位講了個清楚,甚至前所未見地提出「慈悲是最大的療癒力量」,直捶人心。2012年甫出版就造成華人世界的轟動,不斷加印仍難以平息奔走詢問「哪裡還能買到書」的嘈雜聲音,迄今未歇…… 相隔四年多,這位當年以14歲考入巴西醫學院被喻為神童的科學家,終於在2016年下了慎重、嚴肅的決心,寫出《全部的你》,完全揭露他二三十歲時如痴若狂奔走東、西方請教,橫跨各種宗教以迄各種另類醫學,尋道至今的的所得,以及心路歷程。 坦白講,《全部的你》已從身體的健康,進而進入了靈性的健康,想要追求生命的答案,甚至用上了「希望透過這本書可以把讀者一起帶回到自己的家,自己的本性,也就是自己的心」的字句。 二十多年前,楊定一與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的一群頂尖科學家對人為什麼活著、科學的無邊無涯究竟能否解決活著的諸多問題,各處奔走請教與做各種實驗。他形容「雖然外表沒打扮成嬉皮,可是心態上如同嬉皮般追尋答案,不管別人看我們很怪。」 書很厚,我前面翻翻,後面讀讀,奇怪,這樣不是從頭到尾的閱讀,卻在每個翻到的小節中都能讀到打中我心思的資訊、故事或練習,還真適合有空就讀一下,彷彿自己隨時逮了個時間聽楊博士在跟你說話。 輕輕問自己:「問題到底是什麼?」 比如我們每個人都曾被冤枉過,跟親人失和過,遭遇過不甘心,經歷過危機需處理……,但楊定一說,即使如此,任何重大的事也就是那一個剎那發生,生命其實就是一個瞬間接著一個瞬間,再怎麼大的災難或困境,過了這個瞬間,也只是如此。在每一個這樣的瞬間,提醒自己──問題到底是什麼? 你會聽到自己的回答,問題是──糾紛、侮辱、冤枉、委屈。 楊定一說,那,你再進一步問──現在這個瞬間,問題到底是什麼?可能答案是憂鬱、恐懼,不舒服。 你再問一次──現在,問題到底是什麼? 「我還是不舒服。心痛。絕望。」 再輕輕的問一次──我想知道,現在!這裡!問題到底是什麼? 「你再這麼問下去,可能答案很單純──我正坐在這裡,呼吸。我正在歎氣。或,我什麼念頭都沒有。」 楊定一指出,我們之所以把問題搞得很複雜,是因為我們連串了過去,投射到未來。但是,在那一瞬間,是相當單純的。只要守住這一點,會發現宇宙突然打開,把我們包容起來,引導我們每一個瞬間勇敢地走下去,走出最好、最周到的一條路。 所以,我們也只能歡迎每個瞬間,歡迎它來,歡迎它走。有多快樂,我歡迎。有多壞,我也歡迎。隨時,我在歡迎它來,隨時,我在歡迎它走。我充分知道我的本家跟這些變化不相關,我可以放過一切,放過每一個人、每一個東西。這麼一來,念頭本身達到一個寧靜,進入最放鬆、最穩定、最歡喜的境界。 活在世界上,我們漸漸忘了一個簡單的真理 楊定一認為我們每個人生來都是完美、圓滿、永恆的,但是很不幸,活在這個世界上,讓我們把那麼簡單的真理都忘記了。把自己找回來,醒覺,就是人生最大的目的,其它的事相對就都不重要了。 誠哉楊博士,想要幫大家找回原本圓滿的自己,他提出多種方法,且都簡單到令我吃驚。例如「對一切都說『好』」。 我滿激動的,因為的確活在世上難免碰到被冤枉,或有時覺得悲涼不甘心,人生,很苦……,我把書放在床頭,決定每晚讀一些,企盼得到寧靜,一步一步,回到本我的家。 更多內容請見《全部的你》  書名:全部的你  作者:楊定一  出版日期:2016/06/01  更多內容>>  
人氣 6934
情緒紓解
楊定一:找回全部的你,活出生命的全部
人生,離不開身分跟「我」。我接下來,想用另一個角度來探討人生的問題,而人生最大的問題,就是不快樂。找到全部的你,也就是找到全部的生命,也就是找到快樂。接下來,我想進一步分析人為什麼那麼不快樂,這個根源是怎麼來的。有了這些知識,面對人生,我們才可以進一步找出解答的方式。 到處都不愉快 人間,本身就不快樂。 我到今天,很少看到任何人真正快樂。我倒是見過很多人認為自己成功,或是在社會眼光下算成功──有財富、有名氣、有地位。但是,這些人總讓人感覺「有了愈多,愈不快樂」。 一個小孩子,從小生出來,開始懂事,進入教育,就開始不快樂。等到長大,更不快樂。成人,反而更沒有安全感。為人生的安排規劃,不斷地追求。追求更好的生命、更好的未來、更好的婚姻、更好的事業、更好的種種安排,這都是我們每一個人期待的更好結果。 但是,這個最好的結果,是永遠得不到的。我們仔細看一下,一個人是永遠不會滿足的。我們只要有名財地位,就想要更多,永遠會想要更多。有了愈多,煩惱 這個不快樂的現象,透過科技的發達,也只會愈演愈烈。我們現在的人,每一個人同時都被多重的觀念和任務給綁住。因為資訊來源的方便,我們可以快速轉變念頭。認為可以同時兼顧不同的責任與角色,以為自己可以在同一個瞬間扮演不同的角色。 這個快,可以說是不可思議的快的步調,同時帶來過去想像不到的危機。我們總是在這個世界認為不適應,隨時在一個高壓力的狀況下活著。因為人跟人之間的關係繃得很緊,總是會讓我們認為不順。不管是家庭、朋友,或是一般的工作環境,都讓我們受到創傷。 我們每一個人都認為過去受到委屈,別人對我們不理解、不諒解,還帶給我們加倍的傷害。 痛苦的,流淚的,失望的,對一切絕望的種種經過,我們每一個人都體驗過。我們也往往認為,這就是生命所帶來最普遍、最平常的境界。 不快樂,我們可以稱「不快樂」是文明帶來的疾病。是我們大家共同所面對的最平常不過的境界。也可以說,不快樂是我們人類演化所面臨的最大危機。 把自己找回來,就是把快樂找回來。那又要怎麼做?怎麼得到快樂?就讓我繼續講下去吧。 建立身分 身分,是一切「不快樂」的來源。 我們人一生出來,就已經離不開社會、家庭所帶來的制約和約束(conditioning)。光是一個名字,從父母給我們的名字,我們就被這張文字標籤鎖定了一個身分。 我們很早,甚至還是嬰兒的時候,我們就學到分別和區隔,學到了孩子是和父母不同的角色。父母會給我們帶來安全、生命的自主與滿足。我們做孩子的,就可以期待得到飲食、飽暖,得到保護。 有了兄弟姊妹,我們又理解了,原來手足的身分和我這個人的身分不同。而且,在父母的眼中,他們的身分和我個人的身分又有許多地方不同。透過玩耍,我們自然會認出某個玩具是「我」的,還會跟別人的比較。透過玩具的大小、顏色、功能、好不好玩,我們就學會了建立自己獨立的身分,和兄弟姊妹、鄰居的孩子區隔開來。也透過比較,自然也會跟父母要求比較「好」、比較「好玩」的玩具,在一群小孩子中,確立自己的身分。無形當中,把這個玩具當成很重要的一部份,把這個身分當作自己。再懂事點,自然就會分辨出什麼是父母期待的表現、態度,為了滿足父母的期望,自然就鎖定一些行為來展現。透過這些種種互動的分別,我們很小就認識了自己在這個世界的身分,和在家庭中的角色。 再進一步,上學後,我們的身分認同就更鞏固、更堅實了。我們變成了一個班裡的一個同學,一個要表現得比別人好的學生。我們學會了要努力用功,在老師和其他同學面前要表現出可以得到認可、贊許的一個樣子。這種身分,是最受大家歡迎的。 那時候,我們也已經懂了,懂得了快樂和不快樂。很自然的,我們發現在家裡,有些行為會受到周邊人的歡迎或排斥。受到歡迎,會強化我們的身分,會讓我們更趨向那個樣子。反過來,也有許多互動讓別人不滿,甚至排斥。這些都會讓我們覺得不愉快,反而強化了個人對自己、對別人的負面認同。 等到我們進入青少年期,其他人的身分已經愈來愈堅固,而「我」這個人也只是社會林林總總身分的一部份。這個身分的定位,和「我」未來在社會要扮演的角色也分不開。「我」未來想要扮演的社會角色,已經被自己指定的身分綁住了,也就是反映「我」對我自己的認同。 這個認同,是在個人的特質和環境互動中逐漸定型的。如果我剛好擅長體育,在別人眼中是運動明星,我也會想往體育競爭去發展,覺得自己應該可以成為好球員或是優秀的運動員。假如我個性內向,寧願安靜讀書,逐漸也就成為大家眼中學習好的孩子,自認為日後就應該成為學者。倘若我外貌或身材出色,得到了同輩的關注,我也就更注重打扮和外表的修飾,好繼續得到外界的肯定和特殊待遇。甚至,如果我個頭比較瘦小,玩耍總是爭不贏,或許我會變得退縮,避開需要跟人競爭的情況。 從特質,經過與外界的互動,一個人在無意間得到了鼓勵或否定,而指派給自己一個未來的角色和身分。所以,很多年輕人會想做醫生、護士、老師、家長、企業家、歌手、明星、學者、工程師、技師……都離不開他自己所指定的身分,也反映了他對自己的認同。 很有意思的是,我們華人對身分特別重視。也許這就是儒家思想的影響,認為每個人在社會上都要有他的角色,他的身分。但是,這個角色和身分似乎已經合而為一。這一來,我們每一個人都離不開社會上所扮演的角色,而個人在社會上扮演的角色,又自然變成身分很重要的一部份。我們很常見到──人與人之間的稱呼,都要掛上一個身分來鑑別。而且這個身分多半離不開角色,例如:王教授、李老闆、邱董事長、林副總、盧總、張指揮官、陳工程師、楊老師、王同學、李小姐、林哥哥、陳小妹……也可以說,從這個稱謂,已經定出了這個人在社會所扮演的角色。 有趣的是,別人這麼叫,自己也很理所當然,自己都被別人口中的身分和角色給迷住了。好像不這麼稱呼,就看不到這個人。然而,人被這麼稱呼習慣了,如果沒聽到,還會渾身不對勁。人家叫我楊老師、李老師,我就是老師的身分。那麼,就要有個當老師的樣子。更有趣的是,換了一個角色,還要讓周邊的人跟著調整稱謂,來確立這個新角色。有時候,這麼確立還不夠,還要昭告天下。 反過來,我們對別人也是一樣。用一個稱謂「框住」我們對他的看法,而這個看法其實是過去以來種種印象的積累。最可憐的是,我們每一個人對別人一點都不客觀,都是從過去的制約來投射出這個人的角色,並限制了我們對這個人的期待。在東方社會,這個情況特別明顯,人就是會對有身分的人另眼看待。 接下來,我要繼續談的是,為什麼一切的不快樂,全都和身分的認定有關。 任何身分,包括「我」,也都只是念相 個人的身分,包括「我」,是人類演化出來的念相,也是一切痛苦的根源。 我們每一個人都曾經是嬰兒,也都會同意,嬰兒時期是我們一生最快樂的時點。不光如此,我們每一個人都喜歡接觸嬰兒,嬰兒反映出我們思考發展最直接、最原始的階段。嬰兒沒有思考的能力,也可以說,沒有念頭時,一個人反而自然有了快樂,而這個快樂不需要透過觀念的思考才能帶來。 一隻動物,狗、貓,其實跟嬰兒很像,它的思考流程很直接,不是經過複雜的念頭來決定行為。一朵花,任何其他有生命的萬物,也都是如此。有知覺,而這知覺帶來很直接的反應。 只有人,透過上千年、上萬年,甚至更長的時間,才懂得用思考來作分別,衍生出更高層面的邏輯,來面對這個世界。上萬年的演化所帶來的這一轉變,確實是人類這個物種的特色,讓我們脫離「無思無想」無能思考的狀態。由思考推動出的進步與發達,也就是我們的文明。 所以,我們人跟動物、植物……遠遠不同,我們透過思考可以規劃、可以累積知識和經驗,可以從經驗中學習,進一步組出新的觀念,還可以規劃、安排、左右未來。 可惜的是,這些種種的念頭、思考,到頭來,搖身一變成了我們的現實。從一個不存在的念,我們進入了一個虛擬實境。它本身會活起來,成了另一個生命。我們人,有本事在一個簡單的狀況上,再加上很多層次的考量。不光是參考過去所經歷的狀態和經驗,還想預測未來的後果,也就把原本簡單的狀況複雜化了。 這些種種的考慮與投射和預測,讓我們不斷地過不去、反感、憂鬱、恐懼,好像俄羅斯娃娃一樣,在身體上又加了一個身體,在頭上再加了一個頭,到最後根本忘了原本只是很小、很簡單的一個狀況。這個額外的頭和身體,好像變得跟真的一樣。我們可以說,一切煩惱,都是過度思考所帶來的。 回到身分,這也只是念相所創出來的。身分,任何身分,也只是念相組合的。我們透過念頭,自然產生種種區隔、分別、喜惡。於是把原本不存在的一切給凝固了,變成我們大家每一個人的身分。身分,又離不開「我」。「我」的存在,是要跟別人、跟環境區隔開來,才可以成立,進而存續下去。沒有跟別人、跟身邊的環境區隔,「我」自然就消失了。有意思的是,連這個區隔或隔離都離不開思考,甚至就是念頭創造出來的。 「我」其實就是個人的身分。這觀念是從很小、很早就建立起來的。 就連我們前面提過的嬰兒,在跟環境的互動中,也已經開始慢慢建立一個獨立的「我」的概念。從一開始,只是追求生理的滿足,要食物、要飽暖、要喝水、要休息。漸漸地,從身體的滿足感,逐漸導向情緒和思考的滿足。母親的一個動作、父親的一個聲音,主要照顧者的一個反應,自然會落入嬰兒的思考範圍,影響到他對自己、對他人的看法。「我」的觀念,就是在這些互動中自然產生的。透過多年的成長,「我」的身分就這麼卓然成形了。 沒有思考,是不可能有「我」的。可惜的是,我們大家都以為──一定要有「我」,才有生命。或者說,必須要有「我」,生命才有意義。這一點,是錯的觀念。 其實,我們再怎麼努力去找「我」,是找不到的。我們指稱「我」時,通常會用食指往胸口比著,也就是心的位置。這是表達「我存在」很直觀的方式。 但是,假如我們繼續觀察這個存在的「我」,會發現它不只是這個身體。我想表達的是,全部的我,包括我印象當中的「我」、念頭的「我」,遠遠超過這個「體」。也就是說,這個印象的「我」遠遠超過肉體的我。一般來說,「我」,還包括一切的經驗、情緒所帶來的滿足、傷害、傷疤,以及別人所稱讚、所看到的我的形象。 這些,還是離不開念頭所帶來的虛擬實境。說它不存在,它又存在。說它存在,卻又找不到。這個虛擬實境,卻有決定一切的能力,決定了我快樂不快樂、滿足不滿足、有成就沒有成就,讓我們不斷地對人生有追求、有期待。隨時都讓我們認為人生就是要追求比較完整的我,比較完美的我。這完美的我通常是透過物質,以及財富、名氣、地位可以找到的。 比如說,當學生的人,就要透過學習,完成「我」的教育。受完教育了,「我」又希望找到一個好工作,完成美好生涯的第一步。進一步,又希望找到一個好伴侶,把「我」變成更完整的「我」。有了家庭,「我」又延伸到孩子身上,希望他們能夠完成「我」對他們的期待。這一切,可以再進一步完整「我」。一直到人生的最後一口氣,「我」始終只是種種過去所累積的念相,不能講它是真的有。因為人生的這一切經驗,已經過去了,我們只是透過念相把它找回來。所以,「我」是個大妄想,是我們無形當中,被這個念相綁住,看不出來它的真實。 但是,千萬不要小看「我」的力量。為了生存,「我」一定要取勝,要在人生中得到我的地位,佔領生存的地盤,還要跟別人區隔。透過區隔,「我」才可以生存,而區隔的方法不見得友善、不見得和諧。拿人類歷史來看,幾乎都是抗爭對立的。「我」的生存,是需要磨擦,甚至衝突的。進一步觀察,連一個念頭都是透過比較、磨擦才可以產生的。更不用講「我」也是靠種種的對立──跟生命對立、跟別人對立、跟自己對立,才能維持下去。而且年紀愈大,愈堅固。愈可能忘記一切的「我」都還只是一個虛擬實境。 這麼說,我永遠不可能滿足的。有了財富,就要更多財富。有了名,就要更多名。有了利,就要更多利。掌了權,還要更多權。我是永遠不可能滿足的,最多只可能滿足一時。得到了,接下來又自然會期待更多,還要期待不一樣的。因為它本身就是從人間的變化中取得的,而任何變化所帶來的境界,都是短暫的。 「我」永遠需要更多 我,永遠需要更多。再多,也不會滿足的。 「我」其實是一個沒有任何實體的觀念。「我」完全是虛的。然而,光是這麼樣一個無常而相對的念頭,就把我們一生都給「騙」了。「我」會讓我們以為是個單獨的體。也就是說──我們一生,都以為真的有一個「我」,而「我」可以透過一個體,不光是跟周邊,還可以跟自己互動。這個體,又有一個物質的肉體和心理的念頭層面,彼此交錯,而相互強化。要養活這個「我」,不光從物質層面伺候,也少不了心理的滋養。講白一點,「我」永遠需要更多,多了還要更多,更多還要更更多,是不可能滿足的。 站在肉體的物質層面來說,我們可能認為自己年輕、年老、高、矮、男、女、漂不漂亮、帥不帥、健康還是沒有元氣……這些都會建立一個「我」的觀念。我們大多數人通常不會認為自己完美,所以要花時間養生、治療、健身、打扮,才可以打造出一個理想的身體。 而這個更理想的身體,本身也加強了心理層面的「我」,建立一個更完美的自我形相。換個角度來說,一個小嬰兒,懂事之後,就開始作比較。他可能跟其他小朋友炫耀「我家比你家大」、「我的玩具比你的貴」、「我比你更高、更壯」……再長大一點,這些比較,上升到更複雜層面的思考「我比你聰明」、「我比你活潑可愛」、「我的朋友比你的多」、「我比你理性」、「我比你更感性」、「我比你有天分」、「我比你賺的多」、「我比你更有名氣」、「我比你地位高」…… 好玩的是,雖然一個房子、一個車子,在物質世界上是存在的。但是,這個物質世界的房子、車子,還會轉成一個心理層面的念相,從外在世界進入內在世界。透過這個念相,一棟好房、一輛好車,又變成我們身分──「我」的一部份。從一個外在的客體,透過腦的運作,轉化成一個心理的客體。接下來,我們的「身分」也就離不開它了。這是很有趣的。 同樣的道理,連飲食都可以成為「身分」的一部份。比如說北方人愛吃麵食、台北人喜歡小吃。無形之中,連飲食都成了我們很重要的一部份,也同時影響到我們心理的狀況。我相信,每個人都認同,飲食在某種層面有心理療癒的效果。不光是滿足肉體的需求,還能在短時間滿足某個心理需求。舉例來說,有些人怎麼吃都吃不飽,其實是心理的需要,不見得是身體還在餓。好像是,透過飲食,我們都在某個層面滿足自己。其他任何身體的需要,包括性,也都離不開心理層面的需求。 從下一個層面,也就是心理的層面,那更有趣了。我們自然會重視別人對我們的看法。透過別人的看法,進一步建立自己的身分,也就自然產生了地位排序的觀念。一般是透過物質,比如更多錢、更多財富,來達到某個地位。就好像透過別人的看法、或自己所認為的地位,才有生存的價值。荒謬的是,我們每一個人都在物質上追求,想達到個人的目標。透過種種的物質,確實會造出一個「我」的幻相,並在短期內得到滿足。但是,最可憐的是,這個滿足感很快就過去了。然後,我們還要再找更多,才能滿足。再多不了了,就換個新的目標。一樣的,這還只是不斷地在強化「我」的觀念。 更有趣的是,就連放下一切去修行了,類似的念頭也忍不住會冒出來。「我修的更好」、「我懂的更多、更高深」、「我慈悲心愈來愈大」、「我好像境界愈空靈了」、「我也許更開悟了」……這些隨時爆發出來的念頭,也一樣不斷地強化「我」。 不僅如此,這個「多,還要更多」的觀念,不完全是友善和諧的。並不是只帶來正向的滋養,大多數時間都是負面的。大部份情況,養活「我」,就要不斷讓它抵抗,讓它反對。反對愈大,「我」的觀念愈強化,可以成就一個很特殊的「我」,甚至一個不愉快的「我」。 千萬不要小看「我」的反彈力量。有些「我」一輩子都在抱怨、孤獨、悲傷,認為自己是受害者。其實,這種「我」是更有機會存在的,而且很難轉變。我相信,我們每一個人進一步反省,會發現自己都符合這些狀況。 為了生存,這個「我」要不斷地強化自己。抵抗、甚至反對,也只是強化「我」的一個方法,也通常是相當有效的一個方法。進一步說,不光「我」是對現象的一種抵抗。任何念頭──不管多輕鬆、多深刻的觀念和看法──也只是一種阻抗和抵制。假如沒有這個抵制,也沒有念頭好談的;就算有了念頭,它也留不住,沒有任何後果。 「我」還不止於個人的範圍,還可以有一個家庭的「我」。一個族群的「我」、單位的「我」、機構的「我」。還有文化的「我」。社會的「我」。民族的「我」。國家的「我」。人類的「我」。這各式各樣的「我」,也只是把「我」鞏固,從個人擴大到一群人,甚至是一個架構嚴密的組織。這些「我」包含再多人,也都是在追求一個更大、更完整的身分,不光為了眼前的生存,還希望可以永續,可以繁榮興盛。 這樣子說,為了能獨立生存,不可能跟其他的單位、機構、國家沒有對立。總是想證明自己對,別人不對。或是自己做的好,別人做的不好。站在國家的角度,這些衝突也可能造出戰爭,或其他的暴力。進一步說,國與國之間的糾紛、衝突,甚或是戰爭,都是從主張「我」的角度引出來的。 站在旁觀者的角度來看,這一切根本不可理喻,用瘋狂形容也不為過。可悲的是,我們有史以來,到今天所發生的一切悲慘,和人類的全部痛苦,都是來自「我」所造出的瘋狂。 進一步,我想談,為什麼「我」其實是靠不住的。 「我」跟念頭都是無常的 「我」跟任何念相一樣,都是無常的。任何有色有形的東西,包括念頭,都是無常的。 這句話離不開物理最基本的定律:只要「有」,早晚一定消失掉。我們同時觀察身邊的大自然,也只是如此。有形狀的東西都會變形,不是生長,就是退化,甚或消失,差別只在於時間長短。我們仔細觀察念頭,也只是如此。會生,也會滅。 回到「我」,我們也可以說──連「我」的觀念也是無常。我們所得到的任何東西,沒有一項可以讓我們得到一個永遠滿足的「我」。有了名氣,自然會想要更多。就連財富,也是一樣的無常,早晚也是要消失的。我們想要的東西消失了,我們一定會傷心。一份關係,不管再親,也只是帶來短期的滿足感。但是接下來,它就落入了無常,同樣要跟著無常的定律走:會結束、會變更、會轉變、會消失。人生的全部經歷,一樣的,都是無常。所以,任何處境、經驗、想法、情緒、念頭,都一樣靠不住的,不可能為你帶來永久的滿足,永久的成就。 我們進一步想──我們想找到的人生答案,是永久的,甚至是無條件而永恆存在的。站在意識的層面,它不受任何條件的約束,本身就可以成立的。然而,任何形相所帶來的,一定是透過條件組合而成,從因果衍生出來,也會生,也會死,也會消滅掉的。所以,一個有條件的意識,不可能衍生出一個無限大的、永恆的意識。因此,在形相上追求永恆,是不可能靠得住的。 假如任何經驗,或是任何處境、生活狀況都沒辦法為我們帶來人生的答案,那麼,到底有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靠得住?有沒有一個真理是可以追求的? 我想,這是我們每個人這一生來,都要面對的難題。 其實,只是看穿這個「我」,看出它怎麼運作,怎麼壯大,就已經把部份人生的答案找回來了。也就是說,輕輕鬆鬆地看到「我」,它就已經開始消退了。 更多內容請見《全部的你》 書名:全部的你 作者:楊定一 出版日期:2016/06/01 更多內容>>  
人氣 1.2 萬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其他疾病
妥瑞兒合併鼻過敏比例高 中藥+針灸可緩解

推薦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