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籍介紹
  • 作者介紹
作者 / 史蒂芬•林
出版日期 / 2020-01-15
牙齒是健康的守門員,它的健康比你想像的更重要 天生沒有蛀牙、毋需拔智齒或齒顎矯正的人,往往只是一時好運。我們的牙齒內部是生機盎然的:礦物質、維生素、蛋白質,與口腔菌叢需維持特定平衡狀態,整顆牙齒才會健壯。別等到問題浮現再來修補!現在就開始重拾真食物,「吃」出強健的牙齒,以及解救你的腸道與慢性病。
會員價 NT$332 NT$420
作者 / 史蒂芬•林
出版日期 / 2020-01-15
史蒂芬•林

史蒂芬•林是名專業的牙醫師,同時也是演說者和作者。 有感於牙科治療的局限性,無法真正解決問題,林醫師結合人類學、生理學、營養科學與口腔健康,試圖找出有效的預防措施,並應用於他的病患上。作為一名滿腹熱情的健康教育家,林醫師參與各式社區與機構舉辦的活動計畫,以期提升大眾的健康意識,改變生活型態以達到預防保健的目的。

會員價 NT$332 NT$420
牙齒
「牙齒歪斜」完全是現代毛病?下顎小更容易潛藏危機?
有人認為,阻生的智齒多少是容納增大的腦部而縮小上下顎的副作用,這是因為我們祖先的上下顎空間被壓縮,而智齒受到擠壓--於是在我們身上,智齒持續被擠壓--以便讓出更多空間給更多的神經元。換句話說,阻生智齒是我們自身演化的連帶損害。但化石紀錄顯示並非如此。   頭骨的考古紀錄指出,人類歷史上記錄了三個上下顎骨與牙齒變化的時間點: 約莫距今 200 萬年前,我們從靈長類動物分離出來,上下顎 縮小到現代人類的大小 約莫距今 1 萬∼1 萬 4 千年前的農業改革期間,我們開始出現 蛀牙問題。 約莫 200∼300 年前的工業革命期間,我們開始出現咬合不正 與阻生智齒。   普萊斯形容,這些轉變都來得很突然。「這很值得關注,」他在書中寫道,「如果我們將演化進程畫成一英里那麼長,1 英寸代表 10 年,我們會明顯看到最後這幾英寸退化的速度,遠遠超過之前的1英里。」 早在我們出現智齒問題以前,人類就已經擁有又大又新的大腦,所以我們似乎並不需要擠壓智齒以獲得演化的優勢。智齒與下顎不相容所發生阻生狀況是在工業革命期間,我們開始吃大量製造、加工的食品之後才開始的。從那時起,人們研磨、精製、漂白並包裝我們的食物,變化大到我們的採獵者祖先都快認不出來了。也就是從那時起,智齒問題愈來愈嚴重。 人類學家羅伯特‧克盧契尼(Robert Corruccini)檢視了數以千計的人類上下顎骨與牙齒,包括現代的與遠古的;同時,他還研究了 肯塔基州當代城市和農村的人口結構,發現「齒列擁擠」多半跟現代飲食有關,採用傳統飲食的居民較少出現這個問題。克盧契尼也將 「咬合不正」直接歸因於偏軟的加工食品,這類食品在現代飲食中非常普遍。他甚至指稱咬合不正為一種「文明病(malady of civilization)」。 現代飲食給我們帶來的只有阻生智齒及咬合不正就夠糟了;它甚 至改變了我們的骨骼姿勢、呼吸、代謝氧氣的能力,甚至是臉型。   磨牙症 在我執業這麼長時間裡,我發現很多二十幾歲的女性病患有消化系統的困擾,如便秘、脹氣、腸躁症等,同時也伴隨手腳冰冷,焦慮或憂鬱。而她們的牙齒多半扁平且嚴重磨損,這代表她們晚上睡覺時 容易磨牙。這些患者還有一個共通點,她們的下顎很小,以致無法支 撐呼吸道。 許多年來,牙醫師們會讓這類患者配戴咬合板,防止牙齒繼續受損,然而大家卻忽略了一點,其實這些女性有比磨損的牙齒更嚴重的問題--睡眠呼吸障礙。 我們過去總認為,睡眠呼吸中止症的高風險族群是體重過重的年長男性,但現在發現還有個姊妹症,稱作「上呼吸道狹窄症候群(upper airway resistance syndrome, UARS)」,影響的族群範圍更廣。這是一個相對較新的呼吸障礙分類,直到1993年才被史丹佛大學的研究人員發現。 罹患上呼吸道狹窄症候群的患者,他們的嘴巴與下顎多半較小, 使得呼吸道較容易塌陷,因此大腦會不斷發出訊號、要打開呼吸道(很像窒息的反應),於是患者們便不斷處於被中斷的睡眠狀態。交感神經系統--即身體的生存模式--也會隨之啟動,因而釋放出腎上腺素,使身體一直處於壓力狀態。這會造成下顎往前推導致磨牙。 交感神經系統啟動時,同時會關閉消化系統,讓血流往身體其他 部位;這便可以解釋為何上呼吸道狹窄症候群的患者常伴隨消化困擾--正與我在診間遇到的那些女性患者的症狀相符。 紐約耳鼻喉科外科醫師、《睡不安穩(Sleep Interrupted)》的作者史蒂芬‧帕克醫師(Steven Y. Park, M.D.)將這類病人描述得很傳神: 「所有上呼吸道狹窄症候群的病人都會感覺疲勞。幾乎所有病人都表示自己很『淺眠』,並且不喜歡仰睡。對某些病人來說,他們是真的無法仰睡。有些病人將睡不安穩歸因於失眠、壓力,或工作做不完。也因為半夜會反覆醒轉,尤其是在深睡期,身體無法獲得適度的深度修復,以致早上醒來時仍常常處於精神不濟的狀態。若從解剖學來看,這類病人大多是因舌頭塌陷,阻礙了呼吸道所致。當然很多原因會造成舌頭塌陷,包括體重過重等。只是一旦這個情形發生,你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從睡夢中驚醒。」 有很長一段時間,我會協助治療典型的上呼吸道狹窄症候群病人,但我最終領悟到,這些病人們都有個共通點:無論先前做過牙齒矯正與否,他們的嘴巴與下顎都很小。 上呼吸道狹窄症候群的症狀包括: 消化問題如腸躁症(IBD)、克隆氏症(Crohn’s disease)、長期腹瀉、便秘、消化不良、胃酸逆流或脹氣。 手腳冰冷。(有些人會出現雷諾氏症候群,一種四肢末端如 手指、腳趾血管狹窄的病症,血液循環變慢,因此有些病人得長年戴手套保暖。) 低血壓、眩暈、頭昏等直立不耐(orthostatic intolerance)症狀(約 23%有低血壓)。 常流鼻水或鼻塞。 鼻竇疼痛、竇性頭痛、偏頭痛、緊張性頭痛。 壓力、咬緊牙關、憂鬱、焦慮。(孩童可能的表現是注意力不足過動症。) 磨牙。   這些症狀已經夠糟了,但更大的問題是,這些病人在20幾歲時出現上呼吸道狹窄症候群,可能到了40歲會開始打鼾,罹患睡眠呼吸中止症,或是大腦、心臟問題的風險也高。 我們現在已經在診所重新訓練患有呼吸障礙的病人如何正確呼吸。在這章結尾時我也會簡單介紹一些呼吸訓練;不過在你閱讀完整本書後,你將能學到如何重新訓練你的呼吸,以獲得更多氧氣。
人氣 2477
牙齒
牙齒的古老智慧-智齒發出的警訊,你讀懂了嗎?
試著想像一下:你到醫院做健康檢查一切正常,但門診結束時醫 師卻說,你必須手術切除小腳趾。「這並不嚴重,」醫師解釋,你腳的成長根本不足以完全支撐小腳趾,兩者之間大小不匹配。醫師擔心未來可能會衍生出一些問題,為了你的足部健康著想,必須將小腳趾切除。 不見得是小腳趾,也可能是耳垂,或是肚臍,甚至是鼻尖。   聽起來很可笑,對吧?這就像是一部科幻驚悚小說,以恐怖的災難或世界末日作為故事開端。實際上,這個想像是真真切切發生在我們的「智齒」。 拔智齒成為 20 世紀西方世界最普遍的外科手術之一。今日,約 1 千萬名美國人因為阻生智齒,每年得拔除一顆,甚至更多。雖然目前針對智齒是否真該拔除仍有爭議,但無法否認地,大多數人的智齒並沒有長在應當的位置。有趣的是,我們也不認為這有什麼不對,反正拔掉就好。   根據美國口腔頷面外科醫師協會智齒研究小組領導人路易斯‧拉費度醫師(Dr. Louis K. Rafetto)的說法,將近75%到80%的人,其口腔條件無法成功維持智齒;其他專家的預測更低。而在我執業的那幾年,用我的一隻手就可以數出智齒生長良好且功能健全的病人。   因此,現今的我們多半將阻生智齒以及拔除智齒視為「長智慧」的一部分。但如果你認真思考會發現,這真是件很詭異的事;因為在我們全身上下裡,沒有任一個部位像智齒般如此頻繁地被移除。   試想,這個情況若是換成:美國每年有1千萬人必須把有缺陷的小腳趾或耳垂切除,在尚未被切除前,我們肯定會試圖找尋解決方法,以避免腳趾或耳垂得動手術的命運。但是,為什麼回到智齒的脈絡時,我們就完全不聞不問了呢?   事實上,拔智齒並非一項簡單的手術。通常在手術前,外科醫師必須鑽開部分下顎,讓埋住的智齒裸露出來;為了方便將深埋在骨頭 之下的智齒拽出,醫師還得先將牙齒鋸成一半。當這一切結束之後,病人的嘴巴、臉頰多半嚴重腫脹,挖開智齒的大洞塞著棉花、痛苦不堪。曾經歷過這項手術的人一定頻頻點頭,或是你身邊的親友肯定有 過類似經驗。 你以為拔智齒的手術如此困難,病人又得承受如此痛苦,我們會因此好好思考智齒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正好相反。我們很少花時間探究為什麼智齒會被深埋在下顎骨裡。   當然,就算我們沒有智齒,日子還是能過著健康、正常。但實情是,嘴巴最後面的那些臼齒正在發出警告:我們的臉部及身體都出現 了極大問題。
人氣 2287
牙齒
「他的肩膀上有顆好腦袋」牙齒試圖告訴我們的事
「他的肩膀上有顆好腦袋」這句古老諺語,是在形容一個人聰明、務實、很有邏輯。這個說法主要是來自一個很簡單的觀察:一個人要神智清楚,他的頭腦一定得要擁有很好的支持與支柱,也就是連 接頭骨的脖子、肩膀。牙齒的作用也是如此。它是身體健康的絕佳指標,顯示出頭骨、大腦、呼吸道的基礎。正因如此,人們才會如此在 意擁有一口漂亮的牙齒。一個迷人的笑容通常來自一個典型且略顯正方的臉型、突出的顴骨,及可以讓牙齒排列整齊的下顎骨,還有高聳的頭骨、良好的呼吸道、直立的骨骼姿態。許多有名的演員正是因為有著這些臉部特徵,才能不斷吸引觀眾們的目光。   但撇開我們對「完美牙齒」的執念,多數人的口腔卻是一場災難。當牙齒無法正常生長,通常這個人的臉部骨架也是歪斜的。齒列不整代表了上顎骨與下顎骨發育不良,因為顎骨不僅是牙齒生長的根基,影響層面也包含其他重要的身體結構,例如呼吸道、血管及保護大腦的顱骨。看看現在的小孩,臉型多半瘦長,並且還有點駝背。擁擠的牙齒代表孩子們的顎骨很窄,擠壓到鼻咽呼吸道,便導致了彎腰 駝背,所以更容易用嘴巴來呼吸。   口腔是身體的大門,我們用來打造健康身體的營養素,都得從這個入口進入體內。直到最近,口腔與身體的連結才開始變得清楚,並逐漸拼湊出一個完整的圖像。最新研究顯示,這兩者間的關聯非常緊密。過去十數年間,我們應用菌種基因序列的技術發現,口腔內因為蛀牙導致菌叢不平衡,會反映在全身的健康與消化系統。 過去我們總認為DNA是所有生命健康的解答,但事實上DNA深受環境影響。新興的表觀遺傳學領域揭示了,去氧核糖核酸 (DNA)的分子會受到環境變化而改變了遺傳表現,但並不會改變 序列編碼。最主要的因素來自我們所吃的食物。所以有關人類的健康狀態、壽命長短,其實取決於十分複雜的遺傳基因條件,包括了食物 中的表觀遺傳訊息、微生物菌叢的生長基因,以及基因編碼之間的交互作用。 身體精心地透過牙科疾病傳達;明顯的訊息,告訴你有些地方出了錯。你的口腔是健康的根基,你如何對待它,身體就會如何回饋你。但多數人都不喜歡去看牙,而且我們多半專注於牙齒疾病的治療,以致容易忽略伴隨而來的健康警訊。 我們一直以來都被訓練成將口腔視為整體健康的一個邊陲地帶,並且認為口腔對我們的健康不致有任何巨大的影響力。這樣的認知導致的結果就是:醫學專業與牙醫專業成為兩個分開且迥異的個體,整個健康體系都被區分為不同的部位;牙醫治療口腔,腸胃科醫師治療腹部,神經科醫師治療大腦等。其實,我們也是用同樣的方式,對待我們的身體。   我們面對與日俱增的慢性疾病(或稱生活習慣病),例如第二型糖尿病、肥胖、心臟疾病等,只是不斷使用藥物與手術控制。一般內科醫師只曉得開藥治療第二型糖尿病患者,容易忽略糖尿病實際上是與現代飲食密切相關,就像牙科疾病也與飲食有關一樣。如今,將近10%的美國人,也就是大約2千9百萬人罹患糖尿病。在醫師與藥廠爭先推出新治療方式的同時,1965 年大規模進入食品供應產業的加工食品,如今已占了美國60萬種食品中的70%。 最令人擔憂的是,受這些慢性疾病影響的年齡層逐年下降。我們深受消化系統失調(例如克隆氏症及腸躁症)、自體免疫狀況(例如乳糜瀉、多發性硬化症及類風溼性關節炎),或是其他中樞神經系統的問題(例如自閉症、過動症及失智症)所苦。而我們現在已經知道了,這些疾病都與飲食習慣密切相關。在面對這些狀況,現代醫學的治療方式大多是在診斷之後,便轉介相關科別醫師;這些醫師大多數的做法就是開藥,可是這僅僅只能控制症狀,並無法完全從根本剷除病因。
人氣 2440
牙齒
食物如何幫你「整型」?
透過人類化石紀錄,我們或許能對現代的蛀牙與牙齒歪斜等齒科疾病有更深刻的認知。對人類學家而言,「顎骨」與「牙齒」就像是 帶領我們探索人類歷史的時光膠囊,質地緻密的下顎骨與牙齒是我們人體最堅硬的部位,最有可能在化石中保存得完整無缺;因此,我們對人類祖先的認識,很多都是建構自死後的牙齒紀錄。透過對古代人類口腔的研究,科學家可以很精準地重現祖先們的生活細節,包括當時的飲食方式。 這些化石紀錄告訴我們,雖然古埃及人也有牙齒疾病,但卻非常罕見,而且他們大多擁有漂亮的齒列;石器時代的採獵者們幾乎沒 什麼蛀牙或牙周病。時序再往近代推移,於人類學家的紀錄中,生活在狩獵採集時代的澳洲土著們,並沒有什麼嚴重的牙齒疾病;不只澳洲土著,世界各地的狀況皆然,包括北美洲的原住民、南美洲的 印地安人以及非洲的遊牧部落。 這些人類學家觀察到,人類的顎骨其實是個柔軟的結構,它會根 據你的飲食狀態而有所變化。然而有鑑於現代飲食的情狀,可以看出 全人類的顎骨健康惡化得相當快速。這實在太令人震驚了。 正如我們現在已知,牙科疾病是在工業革命開始出現的,大概是在加工食品進入現代化社會後。 我們的口腔幾千年來都非常健康,直到發展出工業化食品系統,牙科疾病才產生劇烈的轉變。   在自然界裡的動物們鮮少發生牙齒問題。因此,現在我們所見的爛牙、牙弓歪斜、齒列不整齊,其實是物種退化的徵兆;這個退化來得快速且不自然,而且在不過一瞬間的時間便蔓延開來。現代化飲食出現後,僅僅過了一個世代,蛀牙與齒列不整的問題就開始浮現。當我們吃進去的食物改變了,我們的口腔也隨之產生了變化。      
人氣 2618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腦血管疾病
哪種人容易發生小中風?

推薦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