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籍介紹
  • 作者介紹
作者 / 楊定一
出版日期 / 2020-01-08
★ 首次揭露個人內心歷程,邀你一起活出生命的奇蹟! ★ 《奇蹟》讀者搶先試聽《生命的醒覺之旅》7分鐘 親身踏上這一趟潛入心的生命旅程,恢復個人對生命的記憶,鬆脫這一生遭遇和成見的制約,活出原本不敢想像的圓滿、快樂、自由、美、勇氣和愛──你我自己的奇蹟。
會員價 NT$550 NT$435
作者 / 楊定一
出版日期 / 2020-01-08
楊定一

楊定一 文字作品:《真原醫》、《靜坐》、《全部的你》、《神聖的你》、《不合理的快樂》、《我是誰》、《集體的失憶》、《落在地球》、《定》、《奇蹟》、《十字路口》、《插對頭》、《時間的陷阱》、《短路》、《好睡》、《頭腦的東西》、《無事生非》、《清醒地睡》、《我:弄錯身分的個案》、《豐盛》 音聲作品:《等著你》、《重生:蛻變於呼吸間》、《你.在嗎?》、《光之瑜伽》、《真實瑜伽》、《呼吸瑜伽》、《四大的瑜伽》、《最終的真相》、《瀑布跟水滴的靜坐》、《岩漿的靜坐》、《森林的靜坐》 影音作品:《螺旋舞》、《結構調整》、《蛻變.重生》與《這裡.現在》一日共修營實錄DVD、《真原醫運動新觀念》

會員價 NT$550 NT$435
情緒紓解
楊定一:生命會不斷來提示方向,而帶著走下去
要完成「真原醫」,有數不完的巧合或奇蹟,讓我建立一個完整的系統。 比如說,光是元素的知識,其實當時根本沒有這個領域。從西醫的角度,元素只是飲食中最小的成分。醫學界的注意力都放在元素所造出來的蛋白質、醣類、核酸和其它有效的成分,而最多把元素當作一個基本的組成單位。 我自然知道不是如此。元素,尤其微量元素,在某些狀況下跟有機分子結合後(我們通常稱為螯合),本身反而產生一種觸媒的功能,是身體任何化學反應都需要的。特別是微量元素在飲食裡本來就稀少,它的角色更是加倍重要。 我記得當時自己也突然體會到這個重要性。有趣的是,在很短的時間內,宇宙也就帶給我相關的答案。 比如說,有時候我在翻書,沒有透過思考,一翻開,就看到一個關鍵字,或一個關鍵的化學結構,正是我在那個時點需要的答案。也有些時候,無論在美國或台灣,有些人,也許在走道或大廳遇上,或者從外頭特地走進來要見我。他們好像體會到一個靈感,感覺到要來跟我轉達幾句話。而這幾句話也剛好就是我需要的,讓我組合出一個配方,或是補足一個知識。 有一次,在台北,一個陌生人到辦公室來找我。他不認得我,只知道名字。當然,我們同事會客氣地擋住。然而,我剛好聽到外面的聲響,也就走出來接待他。有趣的是,這個人說,他在樓下騎腳踏車,聽到一個聲音要他到某個地點轉達某句話。想不到,這剛好是我早上遇到的一個難關,針對某一種元素的螯合反應所需要的答案。 我再舉一個實例,真原醫的體系有一種療法叫做結構調整,是透過運動和徒手矯正為我們的身體和脊椎做一個徹底的調整,不光可以調理結構上的受傷,就連西醫認為不相關的許多慢性病都有一個整頓的作用。這個原理,經過了幾十年,透過上千人的實例得到驗證。然而,就連結構調整的靈感,也是這麼來的。 有一天,在跑步時,我眼前出現一個人影。這是幾十年前的事了,但對我就好像昨天一樣。我現在回頭想,不太確定是不是實際的存在。應該是一個畫面。但當時對我非常真實。我的腦海就想到地藏王菩薩──業力轉變的菩薩。當場,祂把結構調整的整個系統交給我。我一體會到這個系統的重要性,也就愣住了,眼淚流不完,只能向眼前這位大菩薩頂禮。 接下來,多年後,上千的病人不斷驗證它的正確性。接下來,我又遇到相當多的結構調整的大師,透過他們個人療癒的經驗,也帶給我一個驗證。 這些數不完的巧合或奇蹟,自然變成我生命一個主要的部分。讓我充分體會、不斷驗證過去想不到的一個現象──一個人沒有念頭,自然可以感應到生命的根源。不去擔心,反而也就自然可以走出自己的一條路。 走到哪裡,也無所謂。 最多一路上,生命會不斷來提示方向,而帶著走下去。
人氣 1.1 萬
情緒紓解
楊定一:透過知識,永遠沒辦法得到生命更深層面的答案
我相信每個人只要回想,都有過意識擴大的經驗。有些人是登山、搭飛機、潛水、滑翔翼的廣闊感,有些人是賽車、開船、跑步的速度感。有過這種經驗。就好像意識從身體擴大到更大的範圍,而讓我們心中有一種解開,或放下的體驗。 我很小就發現,有時候注意力集中,或睡前特別誠懇地禱告,自然就有這種擴大的經驗。最有意思的是,我常常體驗到自己是一隻老鷹,從天空看這個世界。好像透過老鷹的眼睛,我也跟著一起欣賞這個世界。 讓我最難解釋的是,在這種經驗中,所看到的世界很具體,而且經得起查證。例如從住家往下看,全部的細節都吻合,只是看的角度和平常的角度不同。我會發現,有時候就連在玩足球或走路,也會突然跳到老鷹的角度看著自己、看這個世界,而所看到的細節,和走路的體會完全符合。 好幾次,在柔道或足球比賽最精彩、最緊張的時候,我發現自己只要集中注意力,這種全觀的現象自然浮出來,讓我可以用每一個角度看著整個比賽和對手。同時,它會把這種狀態凍結。例如踢球入門的瞬間,或在柔道比賽中不光擋住對方的攻擊,還可以把他摔倒,對我而言,自己的反應就像慢動作畫面一樣發生,但發生的速度其實一點都不慢,而是相當快。 當然,站在小孩子的角度,我會發現這個能力很好用。讓我爭取到很多金牌,踢進許多分數。尤其,在大家最緊張的時候,我反而感覺最放鬆。最多是把注意力帶到自己的心中,而可以看著、體會到的,比一般肉眼體會的廣度更大,甚至是無限大。 在更深的層面,我體會到一種過去沒有想到的可能。平常,我們都靠講話來交流。就連小孩子都知道,要用說話和人連結。但是,透過這些很安靜的片刻,我自然發現,瞬間和瞬間要連結的倒不是話、不是念頭、不是思考,反而是沉默。一個人在沉默中,心自然是流動的。從一個瞬間,不費力,流到另一個瞬間。 而沉默,對我個人是一種「活」的狀態。是要透過沉默,才可以找到我這一生想找到的全部。我當時也充分理解,其實沉默和「做」和「動」,一點都沒有矛盾。在「動」和「做」的當中,只要可以體會到沉默,自然讓我活出「心」──一種無思的狀態。而讓人印象深刻的是,它本身會讓我達到人間認為最顛峰的表現。 這麼一來,我發現自己安靜下來,從外向轉為內向,話也就跟著變少了。 後來我體會到,科學的發現、文學的創作,或公開演講的表達,都很自然可以進入這種現象。成年後,才懂得這其實是無思無想的狀態。這一點,假如不是親自體驗,我過去會認為是根本不可能。 一個人注意力集中,突然跳出思考的範圍,也就沒有一個作為者的存在。身體自然會做,最多是把馬達啟動的鑰匙交給內心或一個更大的力量,跟我們個人再也不相關了。把這個鑰匙交出來,最多是透過信仰,相信生命有更大的力量帶著我們走。 好像這麼一來,不是「我」或任何人在踢球;也不是「我」做一個完美的過肩摔;就連演講也沒有擬稿,該講什麼,就講什麼;做實驗時,每個動作好像會找到它自己,跟我一點都不相關。 成年後才知道,運動和其他領域的所有突破,只要去問當事人,都會用類似的方法來表達。後來,心理學家把它稱為心流。 這一來,我才發現這是人類最普遍的現象。但是,我們因為信不過,好像非要用頭腦去主導眼前的動作,反而帶來一層阻礙,達不到最完美或理想的狀態。 這種理解,也自然讓我在很年輕的時候就知道,頭腦其實是帶來一個限制,倒不是一種解答。 頭腦本身是人類所面對的一層阻礙,讓我們沒辦法活出最高的潛能。 甚至,我也同時體會到,透過知識,永遠沒辦法得到生命更深層面的答案。以我個人為例,累積愈多知識,好像限制愈多。最多是在不同的層面堵住,帶給自己多一層制約。 我讀西方的希臘哲學,也就帶來希臘古老的制約。轉向文學,就帶來文學的制約。後來,讀了醫學,也就帶來醫學的制約。任何人為創出來的知識,本身還只是限制,還是制約。 這種領悟,對我的衝擊比海嘯還劇烈。讓我很年輕就發現,這一生是要從知識脫離,倒不是一再地投入知識。 我自己可以讀很快,比別人吸收得多。我知道這是自己最大的一個挑戰,是我今生最大的一個陷阱。 懂了這些,好像肩膀上一個很重的負擔消失了。 後來幾十年,我看的書其實不多。甚至,這二十年來很少有機會讀書。即使工作上需要,我通常都口頭交代幾句就處理了,倒不會去特別講究文字。 我過去常聽到一句話「真理帶來自由」,後來演變成「知識讓人自由」。這個演變,從我的角度來看,是錯的。其實,知識從來沒讓任何人自由過。 正是因為我們每個人累積那麼多知識,才給我們帶來那麼大的束縛。 回到前面意識擴大的經驗,我想不起來是什麼時候,也許是幾歲或二十幾歲,它就自己慢慢消失。我同時體會到,沒有一個知識我會想抓,也沒有一個角落我想停留。自然發現,我隨時可以在每一個角落觀察,在這個身體的內或外,甚至在天空,但是同時又懶得停留在任何角落。 也就這樣子,在很年輕的時候,就覺得我隨時哪裡都在,又哪裡都不在。這種自由,很難跟別人去分享。但是,我發現它跟了我一生。後來,我聽到「無所不在」(omnipresence)這個詞,才發現完全可以代表我隨時的體驗。
人氣 1 萬
情緒紓解
楊定一:心裡得到一種說不出來的寧靜。我現在回頭看,也只能將它稱為是一種歡喜。
我在巴西長大,我的印象中沒有什麼東方哲學的書好讀,全是西方的典籍。從最早希臘的蘇格拉底、《聖經》,到當代法國、德國或當地的作品。 小時候讀書很快,學校或公立圖書館有什麼書,幾乎全都讓我看完了。九歲到十幾歲之間,我們住在巴西北部濱海的海西菲,學校圖書館所有的書,從第一本到最後一本,我都看過。 回想起來,我對那位圖書館員特別感激。我記得,學生最多只能同時借三本或四本書。然而,這位金髮的女士,當時應該有五十多歲,每次都讓我拿兩個大袋子,帶幾十本書回家。不到兩三天,我就回去,再重複一次。 她很好奇,認為我不可能看得完那麼多書。有一次,她忍不住拿了其中兩、三本書,一本是莎士比亞,一本是她很熟的文學作品來考我。 我記得自己不光是答出書裡的細節,還跟她討論書的意義,以及作者為什麼這麼寫或那麼寫。我看見她不可思議地搖搖頭,笑了起來。接下來,她再也沒有考過我,而讓我繼續把圖書館的書一袋又一袋地借回家。 我記得當時我自己一個人在圖書館,或者在家裡看書,有時往窗外看,別的小孩都在玩。那時,心中好像在找,但不知道自己在找什麼。眼前所看到的一切,都可以看懂,卻同時知道那不是我在找的東西。就連我所讀到的所有哲學作品,包括蘇格拉底,都不是我想找的。 唯一比較接近我心裡所追求的問題的,是《聖經》。 不光《新約》,還包括《舊約》〈創世記〉〈詩篇〉〈箴言〉。我自然被耶穌所講的話吸引,尤其欽定本的文句(詹姆士王譯本,King James version)。我認為耶穌的話特別美,每一個福音的經句,我會重複再重複去唸,甚至在心裡全都背起來了。 然而,我並不是透過讀把它背起來,而是這些話對我個人有很深的共鳴,就好像驗證了我心裡早就明白的。所以,不費力就記起來了。有一陣子,甚至哪句話出在《聖經》哪一個章節,我都知道,都說得出來。只是後來幾十年沒有用,也就不再去記了。 對,是驗證。我突然發現,其實,我在找和驗證是同一件事。就好像透過耶穌的話,可以驗證我最內心想表達的一切。而這一切,好像不符合一個小孩子在人間體會得到的現實。也就這樣子,讀到耶穌的話,讓我心裡得到一種說不出來的寧靜。我現在回頭看,也只能將它稱為是一種歡喜。 不過,耶穌在《聖經》裡所講的話,雖然我心裡都可以聽懂,但也同時讓我得到一種沒辦法解答的悖論。從邏輯的層面,我總覺得自己好像少了什麼工具,沒辦法把耶穌的話解開,也才會一再重複地讀。 有個印象相當強烈,十歲左右,我總覺得好像有一把熊熊的烈火,在我頭頂上燒。這個追尋,對我,就是有這麼急迫。好像我一直在找,但是,在找什麼?問題是什麼?連我自己都不清楚。只是,心很急。 一直在找東西,但找的內容也不清楚。只是一直覺得來不及。 我隨時隨地,不管在玩足球、講話、唸書,只要有個空檔,這種急迫感又回來,好像總有一把火在燒。 這個問題,到後來,對我已經比任何一切都更根本、更重要。 其實,就像前面所講的,這種急迫感,最多也只是想得到驗證。我老早就知道自己體會的現實和一般人都不一樣,自然不斷地希望能得到驗證。這種心情,除了我母親之外,我也不方便跟別人分享,包括我的弟弟和姊姊。我知道這些問題和其他人都不相關,只會被別人覺得奇怪、嘲笑或當作小孩子胡說。所以,最多是把這些問題藏在心底。 回頭看,我也是相當感激我的父母。他們兩位給我一個很簡單、平凡的家庭環境,又剛好在巴西一個很偏僻的地方成長,才會有這樣的條件,讓我可以追尋生命最大的一個形而上的問題。
人氣 6346
情緒紓解
楊定一:一個人要完全潛入心,再潛入心,再更深地潛入內心,才可以找到這一生所希望的全部解答
我會寫這本書,是希望引發你我每一個人回想——自己這一生,從出生到現在,有多少次,遇到不可思議的現象。 無論是巧合,或是一些沒辦法以邏輯、理性解釋的發生,雖然我在這裡稱為奇蹟,但其實是每一個人都經歷過的。 可惜的是,我們每一個人都會把它過濾掉,不光是認為不可能,還覺得需要做種種解釋,來把它「理性化」。我們不光對自己是如此,對小孩子、其他的人也同樣做這種嚴謹的過濾,需要把人生最不可思議、最美的部分做一個分析、理性化,而把這個美消失掉。 透過這種過濾,我們最多也只是不斷強化眼前的「真實」, 而這種「真實」最多也只是反映自己的限制和質疑,以及我們對自己與別人種種負面的看法。 這是我認為最可惜的。 我們從出生到現在為止,不斷洗腦自己,洗腦別人,認為全部都應該符合我們的理解與期待。面對任何出乎意料的現象,更往往透過我們自己建立的理解和期待帶來一個反彈——不光認為不可能、不應該是這樣子或那樣子,甚至希望做一個變更,好帶回到我們所認為的「正常」,來符合我們的「期待」。 這幾十年來,我認為這種反應反而是最不理性,對我個人是最不可思議的。 我這一生全部的觀念,可以說都跟一般人顛倒。幾十年來,也就好像在一個沙漠或孤島上,看著這世界。 有時候會掉眼淚,會為了人的痛苦和無明而著急,希望用種種個人的方法做個推翻。 但是,有時候,又充滿了笑容,看著人的傻勁多麼可愛。清楚看到是一個幻覺,而同時知道——活在這個人生幻覺裡的人,從來不知道這是幻覺。這種天真的嚴肅,是多麼珍貴。 看著人間這樣的劇情,我也只好跟著笑。我想表達,這種「神聖的鬧劇(divine comedy)」,才是最大的奇蹟。但我相信,你我可能從來沒有體會到。 一個人年紀大了,心境成熟了,反而可能鼓起勇氣,做一些其他人認為不可思議的事。我有勇氣寫這本書,也只是如此。 我當然知道提出與自己相關的實例,也可能造出爭議乃至於辯論。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我又相信——如果我自己不把個人生命的奇蹟拿出來分享,又怎麼有資格談這個題目。 所以,我在這裡把一些個人經驗到的簡單的奇蹟,透過插畫家 Simon 的創意帶出來。最多,只是給你我做一個參考。 首先,這些奇蹟的紀錄,不見得符合實際時間的先後。畢竟,許多經過已經是幾十年前的事。而這些經過,最多是從我個人的角度在看,在表達上不能說是真正客觀。 此外,這些奇蹟,對我個人有多少代表性?坦白講,沒有太大的代表性。還有許多奇蹟,可能比這裡談的實例更大,但是我決定暫時不提。我心裡知道,那些例子對一般人而言,可能玄到一個地步,而不能完全理解。我寧可暫時保留。 我這裡提出的一些實例,是比較容易透過藝術表達的,才先把它們拿出來。 我會談這些實例,是因為捨不得看到那麼多小孩、年輕人甚至成年人,一天下來隨時都有數不完的奇蹟——人生點點滴滴,其實都是奇蹟——卻因為人類集體的文化和觀念的洗腦,而讓我們否決它們。 我相信,假如你可以接受這些實例,也自然可能有一樣多或更精彩的實例可以分享。這一來,我很有把握,人生對你我就不會那麼堅實,也不會只是充滿絕望、痛心而沒有安全感。 更重要的是,我希望透過這本書和「全部生命系列」的作品,讓你我充分體會:一個人,往外在世界去找,絕對找不到人生最後的答案。 相反的是,一個人要完全潛入心,再潛入心,再更深地潛入內心,才可以找到這一生所希望的全部解答。 更不可思議的是,你我會發現,追求到最後,你我自己就是我們想得到的答案。 也就是說——你我其實不是這短短的生命,不是眼前所見的衝突、心中的難受、感情上的失落、眼淚流不完的悲傷、一個失望、再一個失望。 都不是,你我是——完整,圓滿,神聖,永恆,大愛,大喜樂,大平靜。 答案,從早到晚都在我們自己。 但因為我們非要探出頭往外尋,才一生生耽誤過去。不光永遠找不到答案,反而投入因–果的世界。 愈走,陷得愈深。 把我們的原本完全忘記了。 然而,一個人只要往內完全反轉,而且是徹底、一百八十度地反轉。讓內心完全超過外在的喜事、財富、名譽帶來的注意,也就自然重生。「奇蹟」這兩個字,也不用再去追求或分析。 每一個瞬間、每一天、每一個禮拜、每個月、每一年、這一生、還沒有到來的一生、數不完的生生世世,你早已活出奇蹟——大的奇蹟、小的奇蹟、不可思議的奇蹟、人間想不到的奇蹟——全部,你都可以活出來。 假如我講的這幾句話,你不光是不驚訝,而可以完全接受,認為是再明白不過。那麼,我認為這本書,包括前面的作品,也就達到它的目的。 你我也就一起活出生命的奇蹟吧。
人氣 1.2 萬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歐美各國接連崩倒 韓國疫情憑什麼能夠迅速收斂?

推薦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