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籍介紹
  • 作者介紹
作者 / 盧蘇偉
出版日期 / 2019-07-24
★ 青春期下半場的親子轉骨祕笈 ★ 16-20歲,要的是父母的「賞識」和「信任」! 孩子不如你的期待,很正常!爸媽面對孩子以下狀況也有「成長痛」:準米蟲、熱戀同居、曖昧性向、社交自走砲;此時「親子關係」比「誰有道理」還重要,想讓孩子「聽話」,爸媽得先懂孩子的心。
會員價 NT$300 NT$380
作者 / 盧蘇偉
出版日期 / 2019-07-24
盧蘇偉

世紀領袖文教基金會創辦人、執行長 台北大學犯罪學碩士、中央警察大學犯罪防治系畢業 中央警察大學犯罪防治研究所博士班肄業 專門技術人員社工師高等考試及格,曾任板橋法院少年保護官20多年 出版著作50多本,得過全球熱愛生命獎章、金舵獎、模範公務人員獎、金鳶獎 曾歷經艱辛的成長路程,智商70,輸在起跑點上,什麼都比別人晚。 讀過國中啟智班,念高職,花了7年考了5次大學,25歲才因退伍軍人身分加分考上,50歲讀博士班,生命經歷創造了教育的奇蹟。 成長故事由大愛電視台拍成連續劇《喚醒心中的巨人》;曾帶領受觀護少年騎獨輪車環島,拍成紀錄片《飛行少年》,並改編為八點檔連續劇在華視播出。 觀護迷途孩子二十餘年,把三千餘名孩子帶離生命谷底和社會邊緣。始終相信生命會影響生命,生命更可以創造另一個生命的奇蹟,一切都在於人們的信念和習慣。 希望透過在康健出版的教養三部曲:《你管他折不折棉被幹嘛?》、《孩子和你想的不一樣又何妨?》(原:《幹嘛要他想的跟你一樣!》)、《為何我們愛得,又傷又痛?》,幫助在親職路上屢屢受挫的父母,走出困惑與擔憂。

會員價 NT$300 NT$380
家庭關係
每天待在家就是好孩子?
淑琪又擔心起來:「他每天都不回家,又交那些看起來很沒氣質的孩子,萬一吸毒或犯罪,怎麼辦?」她只期待一個聽話、能受她掌控的孩子,她從未了解和真正關心過孩子,孩子也不知如何與她溝通,親子關係就這樣疏離和封閉。  淑琪有兩個兒子,老大二十出頭,她很放心沒給她出任何亂子;老二高中就逃學逃家、在外鬼混,幾天才會回家一次,回到家也不打招呼,關在房裡不知道在幹什麼。有時為了要錢還跟她說幾句,最近因為她要脅孩子如果晚上不回家、不去上課,就不給零用錢,孩子只是狠狠瞪她一眼,叫她別後悔,從此高興回來就回來,有時一、兩星期都看不到人,電話也不接,有時回家會帶一些不三不四的朋友,身上都有股臭味,她懷疑孩子染上毒品,問我要不要報警?我也不知該如何回答她的問題,遲疑了一會,沒有回答她,她更急切地要求我到她家一趟,孩子現在正好回家在睡覺,要我到她家輔導一下她的孩子。 「我沒有能力幫妳的孩子!」 她一臉疑惑,我有那麼多輔導的經驗,又幫過那麼多迷途的孩子走向正途,為什麼沒 有能力幫她的孩子?一定要等到她的孩子犯罪或吸毒、販毒,才來救嗎? ◎每天待在家就是好孩子? 孩子不喜歡回家,背後有許多複雜的經驗,父母若以自己的期待,要求孩子一定要這樣或不要那樣,我相信任何一個孩子都會叛逆。淑琪很不認同我講的話,她的老大就很好、很聽話,每天待在家從不亂跑。細問之下才了解,老大大學畢業,服完替代役,一直以考研究所為名,偶爾上補習班,大部分時間都宅在家裡。她所謂的聽話是每天兩次帶狗到外面遛遛,買便當或拿垃圾到樓下倒,已經兩、三年了,一直都沒有工作。 「他不需要工作,現在能找到什麼好工作?他只要每個月幫我去收房租就行了!」 淑琪投資買了幾家店面,租給別人做生意,光租金每個月都有幾十萬,她覺得孩子一個月賺兩、三萬,能做什麼?她一直不肯讓大兒子找工作,她每個月給他三萬元薪水,雇用他讀書,有沒有考上研究所也沒那麼重要,只要乖乖待在家裡,別給她惹麻煩,她就很滿意了。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 非當事人) 淑琪對老二的要求很簡單、很傳統,把大學讀完,他要怎樣,她都無所謂了。 「為什麼一定要讀大學?」淑琪一時也講不上真正的理由,最後她講出了癥結,她先生大學畢業,她只讀完職校,她最恨她前夫動不動就對她說:「閉嘴!這個妳不懂。」 更重要的是,前夫後來外遇,她覺得自己什麼都沒輸給那女人,唯一只輸在她沒讀過大學。還好,親友相聚,談到大兒子,即使是三流的大學,好歹也會誇一誇;但老二高中沒畢業,她講都不敢講。老二天生反骨,她每天給他一千元做為上學的報酬,但老二竟然學校一換再換,最後換到一所早中晚只要到校晃一下就有畢業證書的學校,他還是讀不下去。「我真的氣炸了!天下哪有這麼好的父母,打工一小時一百元,一天要做十小時才有一千元的工資,他每天只去晃三、四個小時,就有一千元,他竟然不肯聽話。」淑琪其實不確定二兒子在做什麼,只知道他和朋友在餐廳做服務生,既不接她的電話,也不告知他在做什麼。她很生氣,看能不能報警把他抓起來,關他幾天讓他學乖。我仔細看著淑琪,外表真是光鮮亮麗,脖子和手指掛著幾十萬元的寶石,身上都是名牌。不用工作,每個月靠租金就有幾十萬收入,她真的很「有錢」。除了婚姻和孩子,她應該算是這個社會定義的成功人士,但一個人如果不知道人生要的成功和幸福是什麼?就算擁有再多,都不應是富足。 「就是這個老二,只要搞定他,花再多錢我都願意。」 「妳期待他怎樣呢?要妳的二兒子像什麼妳才會覺得他是個好孩子?」 是要像大兒子一直蹲在家裡準備考研究所嗎?淑琪認為,這些店面夠這兩個孩子一輩子的花費,生活絕對無虞,而且,老大比那些駕著豪華名車四處玩女人的富二代好多了。淑琪也一直在幫大兒子相親,期待他能早日結婚生子,完成做一個父母應盡的責任。然後呢?生命和青春就只是這樣?我暗暗思考著,一個沒有工作,生活富裕無虞,連結婚生子、所有經濟上的煩惱都沒有的人,就算幸福了?我倒比較認同淑琪的二兒子,就算媽媽用重利誘惑,他仍選擇自己要的一切,選擇自己要的人生,也許他會過得很辛苦,要花很多時間與體力來維持自己的基本生活,但他付出所有,自己養活自己。她求助於我,我卻一點忙也幫不上,又不能真誠告訴她我的想法。 「我欣賞妳家老二,很有自己的想法,他未來是不是有幸福的日子,我無法預料;但我相信他的生命是精采和豐富的。」 錢在這個社會的確很重要;但除了錢還有許多我們不能少的,我們對生命的堅持和挑戰,有勇氣選擇我們要的,物質雖少,心靈卻富足。我周遭許多朋友也和淑琪一樣,都用金錢在衡量孩子的前途和發展。我的孩子在和我討論他的未來時總會問我,如何取得人生夢想和現實之間的平衡?沒有足夠的收入無法立足於社會,但唯利是圖而放棄人生的夢想,人不過是個賺錢的工具而已。我也很難給孩子完全明確的方向,只是把年輕時老師教的複誦出來:「理想要現實化,現實要理想化,一定要有份工作,為社會付出和服務,才能得到我們要的所有,但別讓生命只活在別人的期待和操作裡,應該勇於做自己生命的主人!」 ◎孩子要的不是你的錢,而是賞識 淑琪又擔心起來:「他每天都不回家,又交那些看起來很沒氣質的孩子,萬一吸毒或犯罪,怎麼辦?」她只期待一個聽話、能受她掌控的孩子,她從未了解和真正關心過孩子,孩子也不知如何與她溝通,親子關係就這樣疏離和封閉。淑琪看重的是她的財富,想用她的財富控制孩子,我相信她的老二在乎的不是她的錢,而是了解和支持。「學習去賞識妳的孩子,他一直很棒、很好,沒有讀大學一樣會出人頭地,一樣會有自己的一片天。」我知道我說服不了淑琪,但我祝福她和孩子。父母要的成功不一定是孩子要的,但當我們懂得賞識孩子時,孩子才有空間認同父母。
人氣 1810
家庭關係
父母別誤闖成年兒女的私領域
孩子已經是大學生、成年人,不再需要父母的照顧和協助,父母要識相一點,站離他遠一點,免得彼此不舒服而有磨擦。並且為孩子要獨立生活預做準備,孩子接下來要結婚、要另組家庭,父母不再是他的親密家人。   淑琴的孩子考上南部一所知名大學,她擔心孩子住學校宿舍會受到室友作息不正常的影響,特別在學校附近為孩子買了一層三房一廳的房子,客房保留給常到南部出差的 丈夫,孩子住主臥室,另一間可以租給同學。裝潢時,她特別南下好幾次,搞定了房事,正好也開學了。一切似乎都很美好,孩子每天都會和媽媽通電話,報告學校和生活的情況。有一天,淑琴的先生要到南部出差,淑琴想給孩子一個驚喜,未告知孩子就和先生入住。夫妻倆等著孩子回來,可是一等再等,都沒有等到孩子,電話也關機,他們有些焦慮,孩子會不會出事了。十二點多聽到孩子開門回來,原本想起床招呼孩子,聽見孩子帶朋友回家,應該是孩子的女朋友,他們就不便作聲;只聽到孩子與陌生女孩彼此用非常粗野不堪的內容在對話,在客廳停留一下,就一起進套房。 「孩子是跟女朋友同居?」淑琴驚訝。 但先生很不以為然,覺得這也沒什麼好大驚小怪,要她快睡覺,明天再了解狀況。夜裡他們聽到孩子和他女朋友洗澡、調情做愛的聲音,一直到孩子入睡完全平靜,她都煩躁難安。她的孩子怎麼會變成這樣?交到這是什麼樣的女朋友,會不會是風塵女子,還是什麼樣的壞女人?先生因有公事,一早就獨自出門,她一直等到快要中午,孩子才起床。 「凱緯你死定了!早上的課都被你殺了。」 「別緊張,教授不會點名。現在快去!還來得及給教授請安,他心情好,還會饒妳一次。」淑琴在房裡聽見孩子的女友抱怨,然後匆匆摔門出去,這時淑琴才走出來,孩子看到她一臉慘白,連忙緊張地拿著書要躲出去。淑琴很生氣,孩子並沒有如他電話陳述的認真上課。孩子解釋,這是營養學分,只是混成績,並不重要。她更生氣,孩子騙她把房間租給了一個家境困難的男同學,免費讓他住,卻不料是和女朋友同居一室,萬一懷孕怎麼辦? 孩子解釋,這不是他的女朋友,只是同學。 「男女同學住在同一房間,晚上還做些不該做的事?」 淑琴氣急敗壞的教訓孩子不上進、不懂事,孩子也不高興,反駁自己已二十歲了,有能力和權利決定自己的事。淑琴一生氣,就要孩子把房子的鑰匙交出來,既然已經成年,就該獨立自主,不該再依靠父母吃住,做個寄生蟲。孩子也不高興摔了鑰匙,要淑琴別哭著求他回來。母子就這樣賭氣,不見面、不接電話,孩子課也不上,人也不知道去了哪裡。 ◎站離孩子遠一點,為他要獨立生活預做準備 「我錯了嗎?」淑琴來找我,一臉的失望和委屈,哭訴著孩子的不是。 「別難過,我也正在學習怎樣做一個大學生的父母。」 我的孩子剛進大學,雖住在家裡,但生活作息有很大的變化,幾乎每天都晚睡晚起,假日幾乎都有活動,親子難得有完整的見面聊天機會;且因彼此作息不同,造成相互干擾。我後來想想,孩子長大了,我們也要學習做成年孩子的父母。「什麼事都往好處想,孩子會好過,我們也才不會抓狂。」孩子已經是大學生、成年人,不再需要父母的照顧和協助,父母要識相一點,站離他遠一點,免得彼此不舒服而有磨擦。並且為孩子要獨立生活預做準備,孩子接下來要結婚、要另組家庭,父母不再是他的親密家人。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 非當事人) ◎法律都不管成年人的性行為了,父母能管什麼? 「孩子輕率地與異性同居或發生性關係,該管吧!」 我哈哈大笑。孩子已經長大了,法律都不管成年人兩情相悅的性行為,父母能管什麼呢?即使他交往的對象是同性朋友,我也只能祝福他。 「我還是無法接受!孩子的兩性交往如此輕率。」 可是「他」和「她」已經不是孩子了,他們是適婚的成年人,婚前是否該有性行為,我無法做評論;但孩子身心已成熟,他有需求,也有能力去選擇和承擔自己的行為後果,要擔心什麼呢? 「懷孕怎麼辦?」 孩子的性知識可能比我們想像的豐富多了,如果不小心懷孕,他們自己會想辦法處理,這是他們要學習的功課,如果沒有求助,我會裝著不知道。 「真的這樣嗎?我做不到!」 孩子長大了,請爸媽也要跟著長大,孩子在探索和選擇自己的生命,父母長不大還賴著孩子,只會讓孩子延緩成熟和幼齡化,未來更離不開父母。淑琴很難接受我的想法,孩子從小一直到高中畢業,都是父母掌控的乖乖牌。誰知一離開父母,什麼都變了樣。 「孩子長大的過程,父母要跟著長大。」我跟妻子在孩子國小三年級就逐步放手,到他國中畢業,幾乎完全放手,他可以在外面過夜、和三五同學去遠地旅遊,也可以過十二點回家;但他從小就學會如何讓我們放心,晚歸會先打電話預告,避免爸媽電話連環扣。 「父母只是孩子的提款機?」 我很不喜歡用錢管束孩子,父母供應孩子所需是應該的責任;孩子學會用珍惜和感恩的心,善用這份資源,是孩子應有的責任。只要孩子適度的需要,我們都會全力支應,不想讓孩子因為經濟因素,而限制生命中的種種學習和體驗。以我的標準,我只會供應孩子住學校宿舍,或在外租房子,和一群同齡的室友一起生活作息,這也是種學習,現在的孩子愈來愈少有這樣的經驗。至於作息不正常,似乎已經是當今社會的主流生活型態,晚上十點就準備入睡如我們家,大概是這個社會的稀有動物。但這是我們的生活型態,孩子上了大學,他有權利選擇適合自己的生活方式;前提是不可以影響到我們。 「可是親子間鬧僵了,怎麼辦?」 我說,讓爸爸把鑰匙還給孩子,繼續供應他把書讀完,再找個機會請他和他的朋友吃飯。淑琴一臉為難,自覺當父母很沒尊嚴,最後竟還是如孩子嗆聲內容,要她別哭著求他回來?淑琴心裡嚥不下這口氣。「我們是成年人的父母,要成熟一點,別像孩子一樣鬧情緒。」 ◎別誤闖成年孩子的領域 淑琴後來沒有哭著求孩子回來,而用一種很成熟的方式,陪孩子走這段學習之路,也讓孩子了解,沒有誰對誰錯,只是兩個不同世代,不一樣的觀念,父母在學習,孩子也要學習做真正為自己負責的成年人。我們要小心,別誤闖成年孩子的領域。
人氣 1947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家庭關係
在傷痛中看見家庭的支持,如何帶給犯錯的孩子重新回歸社會的勇氣

推薦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