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籍介紹
  • 作者介紹
作者 / 盧蘇偉
出版日期 / 2019-07-24
給爸媽「前青春期」的安心帖 ,當小心肝已成往事:拖延/頂嘴/脾氣暴 孩子進入青春期自我意識高漲,不給「管」「教」,天天暴走暴衝,是因父母仍把「管」「教」當成愛, 心裡又期待孩子能從「他律」轉成「自律」,在兒少輔導領域逾30年的盧蘇偉,邀請你放下幼年期教養方式,傾聽孩子想對你說什麼!
會員價 NT$284 NT$360
作者 / 盧蘇偉
出版日期 / 2019-07-24
盧蘇偉

世紀領袖文教基金會創辦人、執行長 台北大學犯罪學碩士、中央警察大學犯罪防治系畢業 中央警察大學犯罪防治研究所博士班肄業 專門技術人員社工師高等考試及格,曾任板橋法院少年保護官20多年 出版著作50多本,得過全球熱愛生命獎章、金舵獎、模範公務人員獎、金鳶獎 曾歷經艱辛的成長路程,智商70,輸在起跑點上,什麼都比別人晚。 讀過國中啟智班,念高職,花了7年考了5次大學,25歲才因退伍軍人身分加分考上,50歲讀博士班,生命經歷創造了教育的奇蹟。 成長故事由大愛電視台拍成連續劇《喚醒心中的巨人》;曾帶領受觀護少年騎獨輪車環島,拍成紀錄片《飛行少年》,並改編為八點檔連續劇在華視播出。 觀護迷途孩子二十餘年,把三千餘名孩子帶離生命谷底和社會邊緣。始終相信生命會影響生命,生命更可以創造另一個生命的奇蹟,一切都在於人們的信念和習慣。 希望透過在康健出版的教養三部曲:《你管他折不折棉被幹嘛?》、《孩子和你想的不一樣又何妨?》(原:《幹嘛要他想的跟你一樣!》)、《為何我們愛得,又傷又痛?》,幫助在親職路上屢屢受挫的父母,走出困惑與擔憂。

會員價 NT$284 NT$360
親子教養
孩子什麼樣,看父母就知道
揚修、揚德兩兄弟聰明且異常叛逆,常為了父母和他們的需求不同而抗爭到底。最近為了暑期活動的安排,聯合起來和父母抗爭,兄弟倆堅持每天睡覺要睡到自然醒,上網要無限制開放,拒絕任何妥協和溝通。爸媽十分頭痛,經由朋友介紹來找我協助。 父母認為難得的假期,就應該多讀些書和參與活動,但兩個孩子都拒絕參加暑期課業輔導和活動,認為平日上課已經夠辛苦了,暑假那麼熱,到學校上一些枯燥無聊的課有什麼意思。孩子的想法也沒什麼錯,如果是我們大人在大熱天到一個沒有冷氣的學校坐上一整天,真的是很折磨。 「我給他們安排補習班和夏令營,他們都拒絕。」媽媽氣急敗壞,她願意花錢讓孩子參加活動,有人幫忙照顧兩個孩子,只要他們出門,家裡就會安靜,她的情緒就會穩定下來。 兩兄弟在家幾乎都窩在房間的電腦和客廳的電視機前,累了就到冰箱找東西吃,兩個體重都超重(和他們的爸爸一樣)。 我一時不知該從何著手。孩子的生活習性絕非一天養成的,我認識的親友,如果爸媽習慣窩在家看電視或上網,孩子也不會例外;如果父母一有空就整理家裡或運動,假日都安排各種活動,孩子絕對不喜歡待在家裡。 我所了解的揚修和揚德的爸媽屬於前者,夫妻都在工作,假日幾乎都在家補眠,他們的休閒大部分都和電視、電腦為伍,孩子從小已經習慣窩在家裡,用電視和電腦佔滿自己的時間,一時要他們改變確實不易。 當然,爸媽有自己的需求,別人的父母週休二日,但他們幾乎每週要工作六天以上,平日都睡眠不足,難得假日,實在沒什麼勁再帶孩子出去活動,何況難得有幾次外出都留下很不好的經驗,要不就是天候不佳,要不就是人擠人、車塞車。   ◎孩子出生使我重新成長一次 和上一代我們的父母比,我們真的很辛苦,以前父母只要斥責和棍子,就可以搞定孩子所有問題,現在卻不行了,父母要隨著孩子年齡學習和成長。孩子九歲以後,就不再唯父母命是從,他們會有自己的想法和感受,而且常用直接和粗暴的方式,來對父母表達不同的意見,讓父母不知如何應對。 與其說是不幸,不如感恩這樣的時代給予父母許多學習和成長的空間。如果我們想像自己現在是個孩子,一切會比較容易。我們和孩子一樣都不想給別人管束和教導,我們也會認為父母根本就不了解自己,只是依照自己的想法去要求孩子,從未感受孩子的感受。 現代的孩子也很不快樂。父母假日可以補眠,卻期待孩子要早起,父母的生活領域如此有限,每天的活動就只是住家和工作地點來來去去,卻希望孩子活躍、有衝勁。 孩子和我們一樣受原生家庭影響甚大,我們期待孩子成為什麼樣的人,父母如果什麼都不是,我們就應該有所調整。 爸媽並沒認為揚修和揚德有什麼大問題,就是很懶和被動。我認為這是人性,沒有人願意做個勤奮的人,除非他有明確目標,知道自己要什麼,所以知道要付出什麼給自己。 「孩子的習慣和態度,取決於父母。」揚修和揚德父母聽在耳裡很不舒服,他們為了孩子的問題來找我,結果我卻希望他們從自己開始改善。 我分享自己陪孩子成長的經驗。因孩子有感覺統合觸覺敏感的問題,所以我們在草地上打球和打滾,也就是說,因為孩子的出生,我才走進體育場。為了使孩子能有多一些的生活經驗,我們帶孩子四處露營、騎車、溜直排輪,孩子長大了,陪他騎車環島、游泳橫渡日月潭和打網球。 每一階段孩子都有他的需求,父母因應他的需要,而重新成長一次。我很感恩我的孩子,因為他,我彌補了童年時父母無法陪伴的缺憾。   ◎謹慎選擇我們的生活,因為孩子正在複製我們 「這是你們這些生活無虞的人才做得到的!」揚修和揚德的爸爸回應我,他覺得在都會生活並不容易,他們無法過這樣活躍的生活。 但我也認識一些在市場上做生意的朋友,每天只限時和限量的工作,他告訴我,錢永遠賺不夠,但健康失去了花錢買不到,孩子長大了也不能重來一次。 我並非得意我跟市場朋友多麼懂生活,而只是想讓兩兄弟的爸媽了解,「在價值的天平上,當父母把孩子看得很重要,孩子也才會重視和父母的關係。」 我在法院工作二十餘年,有時看到許多很好的孩子卻從未被父母看重和賞識,父母眼裡只有工作、錢和搞不定的兩性關係,我覺得很難過。 如果我們知道孩子正在複製我們的一切,就會很謹慎地選擇我們的生活和互動關係,孩子每天看到、聽到、感受到的一切,都將在他未來的家庭劇院重演。 有一次,太太問我為什麼會選擇做這樣的爸爸,每天刻意騰出許多時間陪伴孩子,看孩子書讀累了就搞笑讓他開心,假日就安排親子活動。我的想法跟原生家庭的經驗有關,父親很愛我,但陪伴我們的機會不多,我自己結婚生子時,就想像自己是「孩子的大玩偶」,現在,孩子和我一樣高了,我們很自然地會把時間和精力留給我們想要做的,繼續和孩子鬥牛,我也是他的朋友之一。 我認為有良好的夫妻關係和親子關係,才是真正富有的人。我很慶幸,自己沒有豪宅、名車和存款,但我與另一半和孩子一直都是最好的朋友! 揚修和揚德的媽媽,聽了我講一堆道理,似乎沒有太大的意願要改變或調整自己,她沒有忘記找我的真正目的:「這兩個孩子都不聽話怎麼辦?」   ◎為什麼一定要孩子聽話、懂事? 我不知道要孩子「聽話」或「懂事」有什麼意義,孩子在學習成長,父母也是一樣,有什麼理由要操控另一個生命! 我們不會是孩子生命的舵手,我們只是陪他們走一段路的重要他人,我沒有任何答案可以給爸媽帶回去。孩子的生命是他們自己的,他們的出現,成就和豐富了我的生命,我該有的只是珍惜和感恩。孩子一轉眼就長大了,今天種種,都會在五年、十年後成為笑談,何必太在乎孩子現在是什麼? 美好的一切來自現在的經營,用心投資夫妻和親子共有的生命存摺吧! 揚修和揚德的爸媽,臨走之前要求我,可不可以和這兩個孩子談談,輔導他們一下。 「我沒有能力幫他們,除非他們願意改變。」 如果父母只希望孩子改變,而不肯學習和改變,我真的幫不上什麼忙。我希望爸媽能了解,輔導不是把孩子改變成我們要的樣子,而是了解孩子的想法和需求,給予孩子一些協助,讓他們能好過一些,也能改善人際互動的模式,讓周遭的人也好過一些。 我說多了!從父母失望的表情可以知道,這不是他們要的答案。但我唯一能做的也只有這些,我衷心祝福這一家人,有一天能找到改變的動力。    
人氣 368
親子教養
是誰教出霸凌的孩子?
國二的建鑫因涉及傷害案,由父母陪同來法院接受個案調查。我問他犯了什麼錯要來法院,他未回答我的問題,卻大聲告訴我他才是被害人,在學校已經不知被打過N次了,他只不過打別人一次就要被告,那些打他的人為什麼都不用被罰。 媽媽順著建鑫的氣勢也提高聲調聲援孩子:「我們比較窮,沒權沒勢,做工仔的就註定要被欺負嗎?」 我解釋,建鑫被打,他是被害人有權依法提出告訴,這是一件事;被傷害一次,他們就有權提出告訴,要打他的人負起民刑事責任,這和建鑫打人是兩件事。   ◎媽媽罵小孩,爸爸打小孩,然後爸爸罵媽媽 建鑫一副很不以為然地說「自己表現都不錯」,我問他有什麼比較好的表現,他想了又想說,他每天都有到學校。 我再詳細的了解,才知道他幾乎每天都會遲到。講到上課媽媽火氣就來了,等不及我把話問完,就指著建鑫破口大罵:「每天叫他起床,比請神還難!」為了建鑫不肯起床,全家每天早上像打仗,有時氣到很想拿桶冷水直接潑建鑫,爸爸有時還氣到拳打腳踢,他才不情願地起床,每天會遲到,就是因為這樣。 「哪有每天?我有時候還不是會自己起來!」 建鑫的抗議,也惹惱了媽媽,把建鑫在學校作業不寫、和老師頂撞、在學校天天都惹事,老師幾乎每天都要連絡家長……全講出來。「我快要煩死了,我們怎麼會這麼不幸,生到這種小孩!」媽媽講著,眼淚就流了出來。 建鑫也很不服氣,斜眼看他媽媽,很直接且不客氣地指責媽媽:「從小就只會打和罵,除了會碎碎唸,什麼都不會!」 建鑫的話還沒說完,沉默在一旁的爸爸,站了起來,突然朝建鑫的臉打了過去:「死囝仔,來到法院還這麼頑劣,法院沒法度管你,你爸今天要好好教訓你!」 爸爸要打第二拳時,建鑫就站起來要反抗,父子幾乎要打起來。爸爸要我評理、把建鑫關起來。 媽媽也加入戰局,剛開始是護著建鑫,當爸爸對她罵髒話,她大聲咆哮,揚言要告家暴,她先生只要一喝酒就要打人,她已經忍很久了,她再也受不了!   ◎孩子的兇惡眼神和父親一模一樣 談話室的衝突引來志工和其他同事的關心,我請志工先把爸媽帶離談話室,並請他們分開坐,不准爸媽再交談。 我做家訪時常見到這樣的場景,但在法院,夫妻和親子當場火爆對嗆,卻不常發生。建鑫一臉無辜地低頭坐著,雙手用力交握,不時還摸著自己被打紅的臉。 「大人就可以隨便打人嗎?我要提告,告我爸傷害。」 我看著建鑫臉上露出兇惡的眼神和他父親剛剛的眼神無異,在法院工作多年,類似的家庭不勝枚舉。建鑫的父母也來自類似的原生家庭,都是用粗暴的方式在彼此傷害,把一個完整的家,弄到無法發揮教養功能。 我可能幫不了建鑫的爸媽什麼,但眼前的建鑫,我或許可以做些努力,讓他有機會脫離暴力家庭代代相傳的宿命。 「還痛嗎?我需要弄個冰毛巾,讓你敷一下嗎?」 建鑫看我一眼,又低下頭來,感覺到他似乎在流淚。我走出談話室,找了乾淨的毛巾,用飲水機的冰水泡濕擰乾,拿進談話室。他爸爸這次並沒有打得很用力,會痛但沒有紅腫,冰毛巾不只敷建鑫的臉,更想治療他因粗暴關係而受的傷。   ◎總有一天,我要老爸好看! 建鑫情緒稍微緩和,可是他很激動地想從我身上找到支持「他」的力量。 「我爸會老,我會長大,總有一天,我一定要讓他好看!」 我看著建鑫,問他是要毒打他爸爸,還是殺了他呢?還是虐待他,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呢? 「建鑫,我第一眼見到你,就知道你是個有智慧,又懂得給自己最好選擇的人,別人讓你不舒服,除了罵回來、打回來,就沒有其他更好的選擇?」 建鑫沉默了一下看著我,想了解我期待他給我什麼樣的答案。 「別人讓我們不舒服、侵犯我們,我們就要讓對方更不舒服,讓他知道下次別再用這種方式對待我們?我們一定要拿對方的不夠好和錯誤,懲罰我們自己嗎?」 建鑫沒有給我答案,因為在他的生命經驗中,除了做一個又「強」又「狠」的人,才不會被侵犯,他沒有學習過其他的選擇和答案。   ◎怎樣讓霸凌事件為未來帶來幸運和友誼? 我問建鑫,整個傷害事件你學到了什麼?怎樣可以讓這件傷害事件,為你的未來帶來幸運和友誼呢? 建鑫不講話;但可以感覺得出來,他很認真地在思考。 「我被打,自己也有錯,就像被我打的人,之前做了些冒犯我的事,我才會打他!」建鑫知道打人不能解決事情,就像爸爸一生只會打人但也把事情弄得更糟。 我反問他,別人做了我們不喜歡的事,我們生氣,然後該怎麼辦呢? 建鑫毫不考慮地告訴我:「忍耐!吞下去!」 忍字是心頭上一把刀,忍是很辛苦的。我覺得不需要忍,而是要學習保護自己的情緒和化解衝突,做些什麼或說些什麼,讓自己和對方好過一些。 建鑫想了很久,他告訴我的答案,我很滿意:「對不起我冒犯了你!謝謝您的關心,願意給我學習的機會。」 「還有嗎?」 我很清楚青春期的孩子是不給別人管教的,只有他自己有能力教導他自己,只要我問對了好的問題,他就有能力找到「對」的答案。 「離開現場。不要理睬他。」建鑫之後講了許多方法,都比用粗暴方式回應來得好,這就是重新選擇和自我提升。 我問建鑫,剛剛爸爸打他,他還生氣嗎?怎樣做會讓爸爸和自己好過一點呢? 建鑫想了想,他告訴我自己知道該怎麼做:「爸媽對不起!謝謝您們對我的關心,陪我來法院,還為我操心,真的很謝謝您們!」   ◎孩子的粗暴來自父母和師長的示範,大人要先改變自己 爸爸原本還想訓建鑫一頓,我提醒他,孩子在學習,父母也要跟著學習和成長,孩子的所有行為都來自父母的對待關係,如果我們不滿意孩子的態度和想法,要孩子改變之前,父母一定要先做改變。 能從一個錯誤事件中學習,是教育和輔導的中心目標,懲罰的效果是有限的。 孩子的粗暴來自父母和師長的示範,與其責怪孩子,不如我們先改善自己。
人氣 151
親子教養
你管他折不折棉被幹嘛?
彥文是十幾年前我輔導的孩子,當時他是國中生,因不滿爸媽和老師的管教,用叛逆表達自己的不滿:曠課、逃家、抽菸、吃檳榔、吸毒……舉凡父母老師擔心和害怕的事,他都故意做給他們看。 他多次涉案,讓父母一再失望,最後堅持要放棄彥文,不想再管他了,想叫法院把他關起來,能關多久就關多久。 我認為,父母親的難過可以理解,但父母沒有權利放棄孩子。彥文一直都是很棒的孩子,他需要一些時間和不一樣的互動管教方式。 爸媽十分不以為然:「該做的都做了,軟硬都無效,還能怎麼樣管教呢!」 爸媽幫彥文轉學,為他找安置機構,為了討好彥文,明知他無照還買機車給他,彥文要什麼他們就給什麼,爸媽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些什麼。 我覺得:「青春期的孩子,需要的是父母的了解和賞識,不是給孩子很多物質上的滿足。」   ◎從小三起,讓孩子學習自主管理 孩子從小三開始萌發自我意識,不再接受安排和擺布,他想當自己的操盤手,如果父母再用低年級的管教模式,會造成親子雙方都很辛苦。父母要很謹慎地給孩子建議或提醒;若要管教,也要用些技巧,讓孩子覺得這件事是他的選擇和決定。 「養孩子像在供奉神明嗎?」彥文的爸爸對我的意見十分不滿。自小他爸媽對他就是鞭子伺候,如有不從就打罵;這樣嚴格的要求造就他今天的成就。 他認為,儘管時代變了,孩子也不能沒家教。要父母低聲下氣,還要委曲求全,他不想再玩了,孩子要怎樣隨便他。 我說,我們無法沿用父母對我們的方法教下一代,並不表示我們就是無奈的父母。我們雖是辛苦的一代,但也是幸運的,我們有機會因孩子出現的問題,重新學習與成長,經由了解,知道自己的需求,進一步了解一名青春期少年的期待。 對於我兒子,我們從他小學時就開始做好準備,在他小學三年級時,我們多次詢問和了解孩子對於他進入國中時,期待父母如何扮演角色。兒子很明白告訴我們:「要做一個管得少、教得少的父母,我想學習自己管理自己、提升自己的生活能力。」 我們問孩子,如果他的行為明顯和父母期待不同時,怎麼辦?兒子希望我們能用他可以接受的方式和他溝通。 但什麼是孩子可以接受的方式呢?他告訴我們,要管他、教他或提醒他、建議他時,請讓他有心理準備。   ◎從國中起,儘量不打擾他 我們知道國中階段的孩子情緒很敏感,所以,我們儘量不打擾他,只注意重點,給孩子更寬鬆的行為標準,只要他不太妨礙家人生活的細節,我們都寬容他有自己做決定的空間。 早上起床棉被不折?「可。」 他的桌子堆得像垃圾山?「可。」 衣服穿了亂擺?「可。」這些都是小事! 「那什麼是大事呢?」彥文的媽媽急著問,她每天像超級台傭,從早做到晚,已經很厭煩住在一群不僅懶、脾氣又大的男生宿舍裡。 我回答:「是不是家裡每個人都很快樂。」孩子回到家,第一件事,我一定會問他今天快樂嗎?過得好嗎?這個階段的孩子,心情好了,什麼事都會變得簡單。 「如果一再闖禍呢?」爸爸實在按捺不住我慢條斯理的陳述。他的期待很簡單,把該做的事做好,大家都平安。該做的事都不做好,講什麼都沒有用! 爸爸他看重點,按規定去上學,在課堂上認真學習,是孩子的本分! 爸爸的想法沒錯。關鍵是如何讓孩子自動自發,把自己本分的事做好呢?如果孩子心情不好,以上一切都免談,非但本分事不做好,還會四處使壞讓父母收拾。 我安撫彥文的爸爸:「我們第一次見面時,我就知道您是一個很用心教養的爸爸,口裡雖然說不再管孩子,可是您從未放棄努力,我很有信心,只要我們用心陪彥文走過這段波折,他未來一定會有傑出和優異的表現。」   ◎用正向的態度面對孩子 最重要的是,我們不可以因為一再受挫折,就對孩子口出惡言、粗暴相向。我們對孩子所說的每一句話和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會存在孩子生命的存摺裡。我們存下什麼,未來就得到什麼。 所以當我難過生氣時,我不是破口大罵孩子,而是先讓自己好過,不讓惡言出口,先告訴自己這是我們和孩子共同的學習,讓孩子知道我了解他、賞識他、愛他的機會,提醒自己正向面對和回饋孩子。 我常對兒子說:「爸媽在你出生那一刻,就知道你是獨特而有潛力的孩子,永遠不放棄自己,永遠給自己機會投資自己。我很有信心,十年、二十年之後,你一定是我們認識的人當中,最優秀和傑出的一個。」 彥文的爸爸很疑惑,面對態度欠佳、到處闖禍的孩子,這些話叫做父母的如何講得出口?剛開始真的會不習慣,人性使然,別人惹惱我們,讓我們不舒服,我們一定不會讓別人好過。 但父母是個專業,我們要有專業的表現,不管孩子表現如何,都要有「最佳」狀況和表現面對孩子,因為孩子只給我們一次機會陪他成長,每一天、每一刻和孩子相遇,存下的都是正向和積極的存款,孩子未來會用完整的存款回饋給我們。 爸爸接受了我的意見,每天和彥文見面不再談他學校的負面行為,不再管他交的朋友,不再為他的行為抓狂,而是關切彥文是否快樂,過得好不好,只有彥文自己願意做好,才會有好的結果。 結果親子關係改善了,彥文闖禍的頻率也下降了,彥文留在家裡的時間變長了,媽媽不再用抱怨和指責的方式做家事,而是向父子求助,然後大力感謝賞識他們的參與,夫妻關係也有明顯改變。 彥文國中畢業,沒有考上知名的高中職,讀了一家私立高職,是他最有興趣的汽車修護,沒想到高職二年級時他有很明顯的轉變,因他的興趣和努力,他不僅通過檢定考試,還受學校的重用,擔任學校技能競賽的選手,他幾乎每天都和隊友窩在學校的汽修工廠苦練技術。 在全國競賽中,他們學校得到有史以來的最好成績第三名,他則獲得了獎牌和獎狀。高職畢業他因技能競賽加分,讓他讀了一所不錯的技職大學。大學畢業隨著舅舅的汽修零件加工廠工作,隨後遷廠到大陸,他們的工廠被一家汽車零件廠併購,彥文成了該廠的廠長也是重要股東。 今年教師節,他來信告訴我因股價飛漲,他成為億元戶(擁有人民幣一億以上),他在卡片裡感謝我陪他走過青春期,因父母態度的轉變,讓他有機會和空間去思考和決定自己的未來。父母的改變給他很大的啟示,現在他用心地陪自己的孩子一起成長,孩子一點都不叛逆,父子感情好得很。 我想,用對方法是很重要的。  
人氣 257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情緒紓解
夫妻若沒共識,三代同堂就會變成戰場

推薦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