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籍介紹
  • 作者介紹
作者 / 楊定一
出版日期 / 2019-06-26
★ 將睡眠轉成修行和意識轉變的機會 ★ 透過最輕鬆、最不費力的方式,為自己的生命做一個全面的整頓 人的一生,也許有三分之一的時間落在睡眠。倘若我們懂得把這一部分的時間作為意識轉變的工具,會為個人的生命帶來多大的作用呢?
會員價 NT$213 NT$270
作者 / 楊定一
出版日期 / 2019-06-26
楊定一

楊定一博士 著 文字作品:《真原醫》、《靜坐》、《全部的你》、《神聖的你》、《不合理的快樂》、《我是誰》、《集體的失憶》、《落在地球》、《定》、《十字路口》、《插對頭》、《時間的陷阱》、《短路》、《好睡》、《頭腦的東西》、《無事生非》 音聲作品:《等著你》、《重生:蛻變於呼吸間》、《你.在嗎?》、《光之瑜伽》、《真實瑜伽》、《呼吸瑜伽》、《四大的瑜伽》 影音作品:《螺旋舞》、《結構調整》與《蛻變.重生》、《這裡.現在》一日共修營實錄DVD 陳夢怡 編 編有《全部的你》、《神聖的你》、《不合理的快樂》、《我是誰》、《集體的失憶》、《落在地球》、《定》、《結構調整》、《十字路口》、《插對頭》、《時間的陷阱》、《短路》、《好睡》、《頭腦的東西》、《無事生非》。譯有《靜坐》、《呼吸的自癒力》、《奇蹟半生緣》、《性、金錢、暴食症:談形式與內涵》、《親子關係:世間最難修的一門課》、《心理學:適應環境的心靈》等書

會員價 NT$213 NT$270
睡眠
楊定一:透過「無夢深睡」幫助我們理解—醒覺是最不費力的狀態
我會拿「醒覺」和「無夢深睡」比較,是因為我們頭腦要運作,一定要抓、要取得一個東西或對象。然而,頭腦最多也只是透過不斷的比較,來取得差異。假如樣樣都沒有差異,其實它也起伏不了。 用另一種方式來表達:我們一定要有對立、有阻抗,而接下來有動機或動態想去克服眼前這個阻力所帶來的阻礙,才可能有念頭。我之前才會說,念頭是透過摩擦(friction)所取得的。假如沒有對立,其實我們連一個念頭都沒有。 古人早就知道人人都有一個生命場。這個生命場在物質世界要運作,是透過氣脈。是意識自然轉成氣(prāṇa),才可以帶動這個肉體,或是和肉體產生交會。 高速度螺旋的源頭,也是最原始的意識 我過去也提過,這個生命場的氣是透過一種高速度的螺旋在運作。也因為如此,全部物質,我們所看到的,從DNA、蛋白質、花蕾、葉芽、海貝、漩渦、颱風、超新星的爆發、到星系的誕生,全部離不開螺旋。就好像物質是濃縮的意識或凝結的能量,而在每一個角落隨時透露自己的源頭──也就是意識,而且是最原始的意識。(延伸閱讀:生命的螺旋場變快,五個感官也會跟著速度轉變) 從古到今,人類一直有這樣的知識,把氣在肉體進出的門戶稱為脈輪,而脈輪本身最多也只是一個慢下來的螺旋場。慢到一個地步,自然凝結成肉體。這個生命場在物質世界的運作,是透過「氣」不斷浮出來,不斷的流動,也讓我們留下萬物生生滅滅的印象。 反過來,假如我們的氣脈完全暢通,也就是肉體和環境和內心沒有任何差異,完全是平等的,那麼,也沒有「流(flow)」可談。我們也就穩穩地住在自己隨時都有的絕對而永恆的意識層面。我們不要說連一個念頭都沒有,甚至連這個人生都跟著消失,再也不被這個肉體所帶來的生死綁住。 只是因為我們透過人類文明的發展,不光物質的層面被不斷強化,也把生命的根源給顛倒了。後人反而想透過種種身心的練習來強化或集中在氣脈的層面,更誤以為只要透過姿勢或其他的練習打通氣脈,也就把真實找回來了。 這種誤解,和事實是完全顛倒的。我們竟然會忘記氣脈打通或不打通,最多只是一個果,或是更嚴格講,跟真實不真實一點關係都沒有。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徹底領悟,把樣樣都看成平等 雖然這麼說,前面所講的理解(有些人會稱為領悟),是可以活出來的。而且,「把樣樣都看成平等」這句話絕對不是一個理論,而是我們可以徹底領悟,隨時停留的。這種平等心──沒有摩擦,沒有對立,沒有動的平等心──本來就是我們的本質。我們最多是把頭腦挪開,祂也就浮出來了。(延伸閱讀:發自內心的平等,走出煩惱) 這種平等心,我在過去也稱為大定。 雖然這麼講,頭腦還是要抓一點東西才可以懂。就像前面所解釋的,因為抓、動、想,本身就是它運作的機制。如果把這些機制放下,頭腦的作用也就消失了。為了頭腦自己的存續,它當然還是要隨時抓一點東西。無論眼前單純的認知,為各種現象加上一個標籤、一個評價,或對未來加上一個投射,這些全都是頭腦的運作。 我們沒想到自己就有一個無夢深睡的狀態,剛剛好不費力,又沒有念頭。這樣的狀態,跟我們的認知與抓取是一點都不相關的。只是,要談最根本、最不費力的本質,這一點反而又是頭腦最難理解的。我才需要用無夢深睡來做比喻。 頭腦的運作本身一定費力,不可能不費力。頭腦的運作,要有個動機,一個起伏,一個動態,一個對立,一點摩擦,一種阻礙,一種差異,一種流才可以作用。要讓頭腦理解什麼是最輕鬆、最不費力的狀態,是絕對不可能。光是「最輕鬆、最不費力」這幾個字,就已經違反頭腦運作的原則,打破支持它自己的機制。(延伸閱讀:頭腦本身,也是我們最終的門檻,耽誤我們徹底醒覺) 無論我透過「全部生命系列」再怎麼解說,對頭腦而言,這些話一點都不理性。頭腦聽不懂,自然產生數不完的悖論。而且,因為頭腦不懂,最多只能把它擱到旁邊,等著以後或下個瞬間再說。這一來,我們自然對「全部生命系列」所談的觀念有很深的保留和質疑,認為不可能。 透過頭腦,我們一般人也就自己得出結論,認為絕對或無限是這一生活不出來的。如果這是一件連邊都沾不到的事,又何必花時間去談?還不如就拿剩下的幾十年人生好好在人間告一個段落──取得一點地位,交代什麼事情,提供什麼貢獻,執行什麼理想,得到人生種種的意義。我們還是會認為這一切比較重要,也就自然把「全部生命系列」歸類到「宗教」「靈性」「虛無飄渺」或是「清談閒聊」。   真正要體會什麼是醒覺,就要把全部念頭挪開   我們有一個無夢深睡的狀態,從意識層面來看,並不是落在人間的軌道,而是接近絕對和無限。是這樣的狀態,才沒有夢、沒有念頭。我才會用無夢深睡當作比喻,說它比較接近醒覺。 我們一般人只有睡得好或休息過來了,事後才知道有這個狀態,倒不是可以隨時體會到它。也就是站在我們的角度,並沒有一個主體在體會無夢深睡。所以,我們還沒有醒覺。 直到有一天,我們只剩下主體。甚至,連這麼說都不正確,最後只剩下自己——真正的自己。而這真正的自己,是沒辦法用「主體」兩個字來描述或表達的。我們最多可以說是一體,是心,是自己。無論在白天清醒的狀態或夜裡無夢的睡眠,祂隨時都體會到自己。徹底知道,除了自己,沒有其他任何體。這個時候,我們在任何狀態,包括無夢深睡,也都是醒覺的。 值得注意的是,就連這些話也最多還是比喻,是讓我們的頭腦可以抓點什麼來比較不同的意識狀態。我才會拿無夢深睡這個主題,來做一個說明。 但是,這種比喻,一樣還是站在我們白天清醒或相對的層面在說話,還是透過「有」看著「在」,從「相對」想要體會到「絕對」,想經由「動」去進入「在」。這嚴格來說,是不可能的。它本身還是費力,還是想透過「動」去取得。 我們真正要體會什麼是醒覺(或我透過無夢深睡的比喻想帶出來的理解),反而是要把全部念頭挪開。一切的觀念,都放下。最後剩下的,也就是祂。 假如要用無夢深睡來做個比喻,最多只能說,不是透過追加什麼,真要勉強講,是減少什麼。 但是,我擔心,這些話最多又只可能為你帶來矛盾。     延伸閱讀 ►【影片】楊定一博士線上導讀《清醒地睡》-醒覺,是沒有路的路 才是最快的路  
人氣 6772
睡眠
楊定一:肯定「心的力量」,樣樣交回給心
睡眠是身心蛻變最重要的門戶 睡眠本身是重要的修行工具。我們進入睡眠的狀況,也就在準備自己每天隨時體會到一體。有些朋友透過觀想,可以把練習更標準化或具體化。在這裡,我為這些朋友另外帶出一個很有效的方法,不光結合臣服與參的練習,而且,對於失眠的朋友可能會有直接的幫助。 繩子的練習: 把念頭或感受,不斷拉個繩子,回到心 這個練習相當簡單。 我們躺在床上,看著任何東西或念頭,把每個東西、每個念頭接上一個很細的繩子,再接到自己的心。比如說,眼前看到天花板,把天花板拉個繩子連到心。想上洗手間,把「上洗手間」這件事拉個繩子連到心。想到明天的事,把明天的事拉個繩子連到心。有恐懼的念頭或感受,把這個恐懼拉個繩子,連到心。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有任何念頭,倒不需要踩剎車,最多只是不斷拉個繩子,回到心。 一切,只是透過這個繩子,拉回到心,也就清清楚楚知道──全部,還是「我」投射出來的。這個繩子,還是停留在「我」。透過這個「我」的繩子,自然讓我們體會到它的來源,也就是心。 只要提醒自己或領悟到這一點,其實,我們也發現,眼前的東西,透過這個繩子已經融化到心,而本身也消失了。 當然,念頭還是會繼續來。但是,不管什麼念頭,我們透過這種方法,不光可以把念頭連結到心,還可以讓它自然解散。 重複幾次,我們自然會發現,念頭愈來愈少,而我們的注意力會愈來愈微細。甚至,幾乎可以逮住每一個念頭。(延伸閱讀:頭腦,本身就是全部人生問題和煩惱的根源!) 接下來,什麼事、什麼功課都不需要做。 最多是把每個念頭,拉個繩子,回到心,化到心。 這個心,不是心臟的心,是內心的心。假如一定要勉強指個位置,也可以把它當作胸腔的中心。 只要有恆心,無論是不是失眠,每天隨時做,我們自然會發現──對每一個念頭,自己愈來愈可以清楚地看到。這一來,在情緒上可以踩一個很大的剎車。 這種練習,相當重要。我希望大家在睡眠前後,可能體會到什麼是念頭和念頭之間的空檔。這個空檔,也就是覺。 把所有問題交回到心:活出最單純、最不費力的覺 覺,是我們還沒有覺察到任何東西前就存在。祂本身是最原始、最根本的意識狀態。是透過沒有念頭、沒有觀念、沒有覺察到任何東西,我們才突然體會到。 我們也會自然發現,其實我們就是祂。是這個祂,才跟心、神、佛性、主沒有分手過。祂本身是我們生命的本質,是你我這一生非要體會才可以完成的最大的功課,也是我們今生最重要的目的。 睡前做這個練習,也就好像我們到了睡眠中還在繼續進行。醒過來,也一樣。把睡覺和清醒都連起來,我們比較容易體會到什麼是覺。 我們透過這種觀想,把所有問題交回到心,自然發現沒有一個東西可以獨立存在。一切好像存在的,最多是反映一個頭腦帶來而本來不存在的制約。說到底,不光連念頭都沒有,連心也沒有。接下來,最多又只是一片寧靜。 還有念頭,我們又最多把它交回到心。直到我們徹底體會到一切都是虛的,也就不再需要做一個虛的動作。剩下來的,只有沉默。 這個練習,本身也是含著臣服。 臣服──肯定「心的力量」,樣樣交回給心 臣服,本來就是把樣樣交回給心,也就是在肯定除了心之外,什麼都沒有。一樣地,我們透過觀想,不斷地用繩子把樣樣交回給心,也就是肯定──心的力量,遠遠比我們個人或頭腦可以投射出來的更大。 我們最多是承認這一點,把自己交回給心,讓心帶著我們走下去。 長期做,到最後也一樣的,我們想臣服的東西和念頭,其實不存在。既然不存在,也沒有臣服的必要。甚至,也沒有一個心來接受這個臣服。接下來,一樣的,只有一片寧靜。(延伸閱讀:楊定一/透過臣服的練習,把快樂找回來) 這種練習,我發現,只要做就會帶來不可思議的效果。透過不斷觀想這個繩子,我們已經在建立一個新的迴路,讓我們從任何角落,都可以找回從頭腦到心的一條路。 就連白天,遇到事情都可以做一個觀想,很容易讓頭腦踩一個剎車,讓我們從人間的框架跳出來,到一個更大或更深的層面,來面對眼前所體會的現象。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讓心在處理事,事情自然處理的更好,更圓滿 前面提到,這個練習結合了臣服與參,其實道理是相當簡單。我們透過一個虛的繩子(本身是念頭),把虛擬的頭腦產生的一切觀念,全部交給或臣服到一個虛擬的心。同時,在進行的過程,這種重複本身會對我們所有的念頭踩一個剎車,而突然讓我們去追察──為誰,有這個虛擬的繩子?而誰還知道有一個虛擬的心?既然一切都是虛擬的,這個虛擬的繩子又可以交給哪一個虛擬的心? 在這種可說是翻天覆地、卻又理所當然的啟示中,我們自然進入沉默,講不出任何話,提不出任何觀念。我們也自然體會,其實我們老早就是祂──我們這一生想找的全部答案。 再講個透徹,愛、喜樂、寧靜、涅槃、在.覺.樂,我們倒不需要特別去找,因為我們就是。 這種領悟,是隨時都可能有。我們最多是需要在念頭踩個剎車,讓自己回轉。 假如我們很認真做這種練習,自然會發現,人間帶來的一切,無論什麼經驗、什麼人、什麼東西,不知不覺變得像一個影子,跟我們自己重疊。透過這種練習,我們自然可以輕鬆不費力,讓眼前的現象完成它自己。 我們可以想像,假如在處理事情,還可以隨時對自己做這種提醒,其實我們已經老早把一切交給心,也就等於讓心在處理事。我們會發現事情自然處理的更好,更圓滿,更妥當。(延伸閱讀: 楊定一:內在寧靜,外在一定會平安) 回到睡眠,假如我們每天晚上可以做這種練習,我們自然會發現自己是透過寧靜或沉默進入睡眠,夜裡的夢也會減少。就是還有夢,我們也很容易記得。無夢深睡的時間和頻率都會增加,自然讓我們可以得到「好睡」。 延伸閱讀 ►【影片】楊定一博士線上導讀《清醒地睡》-繩子的練習
人氣 7972
情緒紓解
楊定一《清醒地睡》—是為追求生命轉變的朋友而寫
人一生最終的目標:把真正的自己找回來 我想,你看到這個書名《清醒地睡》,可能會認為作者糊塗了──睡眠本來就應該好好地睡,如果清醒了,不是反而睡不著嗎?而且,之前寫《好睡》完全在幫助我們好好地睡、深沉地睡,怎麼一下子又要轉成清醒地睡? 其實,我一向把睡眠當作修行最寶貴的工具,也把握各式各樣的場合不斷強調這個觀念。然而,是怎樣的工具?──是做為理解的橋梁,同時也可以做為練習(sādhanā)。 相信你還記得,我從《真原醫》開始,希望你我得到身心的健康,可以透過各式各樣的措施和練習,回復身心的平衡。同時,我又不斷地強調,恢復身心健康,最多只是幫我們自己「買」一點時間,去投入意識更高的層面。最終的目標,其實是把真正的自己找回來,這才是真正的身心健康。 幾十年來,我不斷地強調「真原醫」的精神,更鼓勵生病的朋友要做一個「最好的真原病人」──無論什麼疾病,即使到了末期,仍然要做一個感恩、友善、正向的病人,將身心的痛苦當作生命轉變最大的機會。(延伸閱讀:楊定一:痛,是生命的禮物)   把睡眠作為意識轉變的工具,為生命做全面的整頓 從我的角度來看,也是一樣的。 首先,我在《好睡》透過各式各樣的領域,包括最先進的科學、心理學與醫學,來幫助你我了解睡眠。我也分享了各種調整睡眠的工具,希望能幫助你我調理失眠的問題,減輕身心的負擔。透過這樣的準備,讓我們有機會掌握《清醒地睡》這本書的重點──進一步把握人生僅剩的光陰,將睡眠的障礙轉成修行的大機會,而把它當作我們最寶貴、最有效率的練習。(延伸閱讀:楊定一:讓睡眠成為良藥 睡眠,本身就是你我最好的療癒)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清醒地睡》這本書所談的,包括許多練習,我相信會是你在別的地方找不到的。儘管這些分享最多也只是反映我個人這幾十年的一點體驗,然而,我敢保證,它絕對不離古今聖人在各種經典裡的分享。而且,我在這本書所談的一切,你完全可以拿自己做實驗,踏踏實實而點點滴滴去親自驗證。 我們這一生,也許有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時間(有些人甚至是一半的時間)會落在睡眠。假如我們能懂得把這一部分的時間作為意識轉變的工具,可以想見,對個人的生命可能產生多麼大的作用。 接下來,但願我們一同以最誠懇、謙虛、開放的心,面對這本書透過睡眠這個主題想傳達的一些觀念,而能徹底在這一生完成一個段落。 假如可以達到這個目標,我也只能衷心為你我感到喜悅。 透過「全部生命系列」的作品,打破全部觀念 ──轉變生命的機會 最後,要補充一點。我寫《清醒地睡》這本書時,是假設讀者已經接觸過「全部生命系列」所有的書籍、音聲作品和讀書會視頻。這樣的讀者,除了理論上的探討,還做了妥當的練習,也就是我過去稱為「比較成熟的修行者」。 會做這樣的假設,是因為我在這部作品要非常直接、相當犀利地切入,而不再將篇幅耗費在詞彙的解釋和定義上。 這一本《清醒地睡》,正因為是「全部生命系列」走到這裡才寫的,深度和角度會完全不同。即使表面看來,你會覺得有些字眼相當熟悉,但只要讀下去,自然會發現內容和深度完全不一樣,已經是在一個整合的層面。 我指的整合,最多是把過去一點一滴建立起來的觀念基礎擴大,甚至推翻。希望你我能透過這些觀念,真正一步一步走到──沒有、在、心、一體,而最終還要打破這些觀念。到最後,一點觀念都留不下來。只有這樣子,一個人沒有任何觀念,才可以自由,而可以真正解脫。 假如還留下一點點觀念,那麼,你我還是在人間打轉。我才希望透過「全部生命系列」的作品,準備你走到最後把全部觀念都打破。 說到這裡,相信你已經可以體會到這一層用意。至於沒有接觸過「全部生命系列」作品的朋友,我還是建議你回頭從前面的作品開始。否則,可能不只是讀不懂這本書真正想表達的,甚至,也許就這麼錯失了從睡眠──人生一堂重大的功課──轉變生命的機會。 這一點,從我個人的看法,是再可惜不過了。 延伸閱讀 ►【影片】楊定一博士線上導讀《清醒地睡》  
人氣 4017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保健
慈悲是宇宙最大的療癒力量

推薦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