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籍介紹
  • 作者介紹
作者 / 楊定一
出版日期 / 2019-03-27
楊定一博士由意識的科學切入,從頭腦、感官、神經迴路的邊界條件、以及這種運作必然產生的錯覺,一步步答覆人生的大哉問──因果業力、人生的意義、責任、自由、人類的價值、真實。看穿人間的一切都是虛構,而隨時可以臣服到真實(語言跟念頭沒辦法表達的一切)才是你我這一生的目的。 本書從各種層面幫助讀者沉澱這一領悟,並將「全部生命系列」所談的反復工程、醒覺、臣服與參做全面的整合。
會員價 NT$265 NT$335
作者 / 楊定一
出版日期 / 2019-03-27
楊定一

文字作品:《真原醫:21世紀最完整的預防醫學》、《靜坐的科學、醫學與心靈之旅》、《全部的你》、《神聖的你》、《不合理的快樂》、《我是誰》、《集體的失憶》、《落在地球》、《定》、《十字路口》、《插對頭……還是接對頭?》、《時間的陷阱》、《短路:心靈的科學》、《好睡:新的睡眠科學與醫學》、《頭腦的東西:一個真實的新科學》 、《無事生非:不同,甚至顛倒的生命與靈性觀》

會員價 NT$265 NT$335
楊定一書房
楊定一:神經迴路的把戲,不光是騙過我們一生,還製造一個虛擬的世界
雖然前面我這麼解釋我們的認知,是任何專家都只能認同的。但是,值得再談或分享的是──雖然懂,我們怎麼還是會認為這個世界那麼真實,而會被它帶走? 講到這裡,又需要回到我們頭腦的架構。 我們每一秒鐘,其實透過五官捕捉、再加上腦整合的數據,可能有成千甚或上萬筆。就連一個動物,都隨時有這麼豐富的運作。只是,人類透過頭腦去進一步整合,把複雜性又提高了不知多少倍。這種運作的機制,有它的道理。是希望我們把全部注意力投入新的訊息,像是環境的變化,以及這些變化可能帶來的威脅。 我們仔細想,我們在觀察世界,大多數的訊息其實已經是落在注意力的背景裡。透過頭腦不斷建立迴路,讓它們自動化地運行,而讓我們可以把注意力從上頭釋放出來,集中在新的變化。 比如說,我們好像隨時可以體會到天空、雲、樹、馬路、對面的學校、回家路上的商場、辦公室的走廊……。眼前再尋常不過的畫面,其實都已經落在頭腦老早就建立好的迴路。讓我們用最省力的方式,可以在心裡把它反映出來。   假如這些畫面有些變化,像是天空暗了,雲動了,風吹過樹梢,綠燈變成了紅燈,一群又一群孩子從校門口出來,路上開了新的商店,走廊上出現陌生人……對我們的注意力來說,不需要重新反映整個畫面,而只是需要處理些微更動的部分,就可以留意到更可能威脅生命的狀況。 這種做法,從神經運作的角度而言,是最經濟的。自然而然,也就把一個完整的虛擬數據庫,變成了我們注意得到的全部真實。讓我們認為好像真有個東西叫天空、雲、樹、馬路、對面的學校、回家路上的商場、辦公室前的走廊。無形當中,這些資訊變得堅固,讓我們真正認為有個「東西」。 也就這樣子,我們「製造」出一個完整的世界,而且認為有個堅固的世界是天經地義。接下來,也一再地透過五官和念頭不斷肯定它,不斷驗證它,不斷確認它。你我的世界,就是這麼來的。 這個機制,很少人意識得到。甚至,聽到這個世界是虛擬的,每一個人都會立即抗議,認為跟生活的體驗完全不符合。但是,我相信只要我們面對自己覺察的機制,從這裡出發,自然會發現──我們所見到的、讓我們得到堅實的印象的,確實只是資訊和數據。然而,這個世界隨時落在我們注意力的背景,已經變成生活主要的部分。從生到死,都在身邊,在眼前,很難把它否定掉。 我常說,修行,從人間的角度來看,只是建立新的迴路。讓我們從過去數不完的習氣和模式突然跳出來,徹底體會全部的習氣都是虛擬的現實。想想,假如習氣是真的有,而不是虛擬,「我」不可能消失。這個世界,一樣消失不了。那麼,我們就算是透過修行想轉變意識,難度會相當高,甚至,是不可能的。 就是因為「我」和這個世界是虛的,我們才可以隨時跳出來。 如果你還記得我在《靜坐》用過這張圖,用箭頭代表迴路的作用,它自己不斷在那裡運轉。其實,就連靜坐最多也只是建立新的迴路,讓注意力隨時專注到眼前觀想的對象。透過這種不斷的觀想,設立一個新的路徑,讓我們隨時可以回到它。透過這種機制,本來是同時在多層面運作的複雜迴路,突然落在一個很單純而重複的迴路,讓我們的注意力可以集中在一點。   「全部生命系列」最多也只是如此,希望將我們局限的腦不斷落在心,落在全部,落在「沒有東西」。這樣的切入點合併了過程和結果,讓我們隨時體會到這個世界的虛擬,又同時建立一個完整的新迴路,來支持這新的領悟。 也只有這樣子,我們才不知不覺化解這個虛擬的世界。儘管最後什麼都沒有化解,它本來就是虛的。一個虛擬的東西沒有必要、也不可能得到化解。其實,也就這麼簡單。 我才會說,一切都和事實是顛倒的。我們把假的變真的,真的變假的。仔細觀察,其實我們連物質和意識的地位也弄反了。我們認為眼前所看到的,都是真的,自然會認為是先有物質,才有意識。舉例來說,對現代的神經科學家而言,是先有人的基因,才有我們的體,而有了體,有了神經細胞的作用,才有意識。 是的,站在狹窄相對的意識,用二元對立的邏輯來看,這個推論當然一點都沒錯。是先有了人的架構,才有人的聰明。然而,我們通常體會不到,在人還沒有出現之前,已經有一個意識,也就是我在「全部生命系列」所稱的「絕對」或「一體」。就是我們走了以後,絕對、一體的意識還存在。我們來不來這個人間,跟祂其實不相關。 我們有了肉體的聰明,最多只是用肉體的範圍想去局限絕對。也就這樣子,自然忽視了絕對,忽略了一體。最可惜的是,這個肉體的聰明,對整體一點代表性都沒有,不過是生命上兆的可能裡的其中一個。 此外,我們通常以為一個東西是活的(什麼叫做生命),一樣又和事實是顛倒的。我們是透過頭腦的機制,創出「動」的觀念。而「動」,又建立時間,我們才可以衡量死、活,認為這就是生命的分野。一個東西在「動」,可以生,也會死,我們認為它自然是活的。一個東西不動,也就自然認定它是死的。 就這樣,我們會假設一顆石頭沒有生命,而一株植物會慢慢的發芽、開花、結果,雖然很慢,還是在動,也就認定它有生命。我們沒有想到「動」是一個頭腦的觀念。我們認為「動」才有生命,其實是透過我們頭腦的運作,人為地賦予了某些東西「生命」。 在這裡,我所指的顛倒是──其實,沒有一樣東西沒有生命,沒有意識。就連一塊石頭、一根木頭、天上的雲、地上的水……全部都有意識。 沒有一個東西沒有意識。只是它們沒有把自己局限在一個小範圍裡運作。我們從五官和頭腦的角度來看,體會不到它們有生命。 我們神經的迴路,就是有那麼大的本事。不光是騙過我們一生,還可以帶著我們製造一個虛擬的世界。 本文摘自《頭腦的東西》作者:楊定一  ►《頭腦的東西》+《無事生非》75折優惠套組>>了解更多 ►更多閱讀樂趣》邀你加入FB《閱讀好生活-康健出版》      
人氣 2672
楊定一書房
楊定一:頭腦本身,也是我們最終的門檻,耽誤我們徹底醒覺
「全部生命系列」走到這裡,我本來認為可以告一個段落,接下來,只要透過讀書會的互動,再多作一點補充,也就差不多了。但是,經過這段時間,跟許多朋友接觸,我發現有必要為大家再進一步鞏固「全部生命」的理論架構,讓它更落實而可以扎根到你我的生命。 此外,有一個現象相當令我擔心──許多朋友在談話或提問時,自然會引用書裡的一些話。一方面,好像真的認為這些話有什麼重要性。從另外一個角度,我也感覺到他們最多是在表達一種理論上的理解,並不是真正在領悟、體驗更深層面的意義。 之前也提過,我這一生本來大可輕輕鬆鬆度過,只是看著世界運轉,而跟世界一點都不相關。既不去干涉,也不需要造出風波。只是,到現在,我一再地體會到,自己的體驗和認識,和週邊人是完全顛倒的,才大膽地把自己的理解帶出來。當然,心裡也明白,就是我不講出來,事實也是如此。 真實,本來就和世界是顛倒的。 我知道總有一天,也許幾年、幾十年、幾百年甚或幾千、幾萬年後,「全部生命系列」的理念會完全被驗證。不過,這個驗證不是透過理論或頭腦的作業,也不是透過語言的表達來辯證。 真正的驗證,是每一個人都可以從心中活出來。 看到大家用理論或頭腦來接觸「全部生命」的理念,我認為相當可惜。甚至,不小心,可能又讓我造出一個跟真實、修行相關的系統,帶來另一個層面的束縛,反而耽誤了大家。我才有動機寫《頭腦的東西》(Mind-stuff)這本書。 「頭腦的東西」這個標題所要強調的,和每個人所想的,剛好又全部都是顛倒的。 簡單講,我們這一生所體會到、看到、聽到、聞到、觸摸到、感受到、經驗到的──全都是頭腦的產物,都是頭腦的東西。 沒有一樣東西,可以被我們講出來、想到的,不是頭腦的產物。 我會選擇「東西」這個詞,來表達「我們在人間可能體驗的一切」,是經過考量的。「東西」(thing or stuff)這個詞,本身就落在一個物質的層面,比如眼前的桌子、椅子、房門、人體,我們自然會稱為「東西」──它們都夠具體,可以用「客觀」的角度來驗證,是你我都可以聯想、都可以談、都可以想像的,而自然會讓我們認為「存在」。 然而,我這本書想表達的是──就連看起來具體、客觀的東西,本身還只是頭腦的產物。包括世界、月亮、太陽、宇宙……全部都是頭腦的東西,都是我們的腦投射出來的。 其實,沒有一樣東西,不是頭腦投射出來的。 換另外一個角度,也可以說──全部都是意識。全部,都是意識組合的。Every-thing is consciousness. 沒有一樣東西不是意識。There’s no-thing that is not consciousness. 這一點,我相信是大家最難以理解的。頭腦本身,也是我們最終的門檻,耽誤我們徹底醒覺。 本文摘自《頭腦的東西》作者:楊定一  ►《頭腦的東西》+《無事生非》75折優惠套組>>了解更多 ►更多閱讀樂趣》邀你加入《閱讀好生活-康健出版FB》      
人氣 965
楊定一書房
頭腦,本身就是全部人生問題和煩惱的根源!
頭腦不是我們的朋友,它最多是「我」的夥伴。它存在的用意,完全是為了強化、肯定小我的存在。 我過去提過,頭腦最多只是我們的工具,讓我們可以在這個世界操作。但一般沒料想到的是,頭腦本身就是我們全部人生問題和煩惱的根源。 頭腦要運作,一定要透過不斷地比較,才可以產生意思或得到意義。假如突然失掉比較的功能,或是這個比較對過去的推理造出矛盾,頭腦當然會受到刺激,感到威脅,也就好像自己會被消滅一樣。 我們通常講「我」會受到生命的威脅,也是一樣的意思。我們每個人都有一種最深的恐懼,也許是怕被淹死,也許是怕被火燒死,也許是害怕自己沒辦法達到別人的期待。會恐懼,就是因為小我會抵抗,不光是不希望自己生命被消失,甚至,就連在別人的眼裡也不希望被消失。不只是失去這個身體會帶來威脅,就連失去念頭,也帶給頭腦同樣的危機,等於是推翻了它全部的存有和價值。 只要有任何威脅它存有的可能,頭腦一定會抗議,甚至自然把它排除。假如排除不掉,頭腦自然會帶著我們延伸這二元對立,讓我們走到最後,沒有第二條路。接下來,最多只能附和它。 我才會說,頭腦不是我們的朋友,它最多是「我」的夥伴。它存在的用意,完全是為了強化、肯定小我的存在。 比如說,頭腦可能讓我們對這個人間不滿,希望找出一條路。但是,所找出來的,總是全部落在物質的層面,一樣還是頭腦的東西。 前面也提過,透過「享樂適應」的機制,讓我們對快樂的期待只要一得到滿足,接下來就進入一個不快樂的狀態。我們也就突然又把目標轉到別的地方,一樣還是頭腦的東西。就像在人間,好像永遠有一件事要等著我們去完成,而這個清單是忙不完的。 也有少數的朋友,可能對世界不滿,而往內心投入。但這種傾向,一樣還是頭腦的運作。這些朋友自然會認為,內心或更微細的層面,是比我們這個世界更踏實,好像比這個人間更值得投入。在新時代的圈子,我認為這種心態是特別明顯。一個人會自然更投入脈輪的練習,追求微細能量的變化,透過種種轉變、包括各種看不到但可以體會的現象,建立另一個虛的現實。 為此,我不斷提醒,透過這個身心是不可能解脫的,不可能透過它可以回到一體。一個人進入再微細的狀態,一樣還是頭腦的產物,和永恆的無限是在不同的層面。 我才不斷地透過「全部生命系列」,想做一個直接的對話。這個對話,是心對心的對話。只有心可以聽懂,而不會產生悖論。透過頭腦,這裡或其他作品的許多觀念,自然會帶出矛盾,而為頭腦提供一個充分的理由將它排除。 我只能這麼說,頭腦可能去重視或是去取得的「東西」,沒有一樣會跟我們的本質、本性有任何共同點。一個人要徹底醒覺,首先心態要有一個徹底的轉變。接下來,把每一個念頭,眼前看的境界,都變成平等,而不特別去重視它或特別去排斥它。可以讓它來,也可以讓它走。 我會強調用「平等」的態度來看一切,是因為你我就是想排斥任何東西,也排除不了。任何東西,本身是虛的。你用來排斥它的工具,甚至「誰」在排斥,一樣都是頭腦虛構的產物。排斥、拒絕或捨棄,本身又進入了另一個錯覺。 這其實還含著臣服的理解。 我才會強調,讓頭腦來取消自己的念頭,本身是從一個幻覺,再延伸一個幻覺,甚至延伸出第三個,來處理第一個幻覺。這種手法,就像過去大聖人所講的,假如把念頭當作小偷,就像請小偷來充當警察,幫忙我們抓小偷,表面上是不可能的。 要做的,其實比我們想的更簡單,最多只需要跟一體全部接軌、插對頭。什麼意思?一個人,最多只需要透過頭腦,肯定自己本來就有的身分。而且,只是一再的肯定。雖然前面提過表面上不可能,但很有趣的是,你讓念頭集中在一體,不斷地想到一體,和一體合一,也就不知不覺被祂吞掉了,被祂拉到心裡面。 畢竟,我們這一生本來就完全是一個洗腦的過程,從生到死,沒有一刻不在洗腦。那麼,我們為什麼不反復的洗腦?徹底把自己的身分落在全部、一體──本來就有、現在就在等著我們的部分。這樣一來,不知不覺,也就被自己吸收進去、被祂吞掉。這,才是真正正確的方法。 本文摘自《頭腦的東西》作者:楊定一  ►《頭腦的東西》+《無事生非》75折優惠套組>>了解更多 ►更多閱讀樂趣》邀你加入FB《閱讀好生活-康健出版》    
人氣 3457
楊定一書房
懂得「放過」,才能徹底從情緒的創傷走出來
情緒本身是頭腦和身體每個器官與細胞之間的橋梁,有著訊號放大的作用。它其實不光是「頭腦的產物」,情緒的影響還會落在每一個細胞。一個人遇到情緒上的失落和創傷,會結結實實地落在身體,在細胞的層面留下一個疤、一個印記。這也就是為什麼,一個人受到很大的創傷,很難去解開。 情緒,本來是身體運作最好的連結工具,我指的是作為頭腦、神經和身體每一個細胞之間的連結。透過情緒,能快速轉達頭腦的指令,讓這些訊號幾乎同時擴散到身體的每一個角落。 各種情緒,無論恐懼、悲傷、絕望、沮喪、憤怒,乃至於興奮、滿足、快樂,本來是為了對眼前的體驗做一個快速的評估,讓我們的身體可以隨之迅速的反應,而爭取到最好的生存機會。沒想到,經過了千萬年的演變,情緒的運作本身活了起來,好像成為了一個「體」,我過去稱為「情緒體」。這樣的體,大多是由不好的情緒所組成,而讓我們每一個人隨時都在萎縮的狀態。 也因為如此,我們不知不覺,自然追求認為是正向或好的情緒。比如說,我們每個人都希望透過飲食和觸碰得到滿足,也希望透過親密關係得到一種圓滿。就好像我們平常都在萎縮的狀態,自然會想透過正向的情緒來得到一種平衡。不知不覺間,追求快樂、滿足、安全、舒適也就變成我們人生的目標。 仔細觀察,在修行,我們也一樣的,會自然想追求正向的狀態。會強調歡喜、寧靜、愛、滿足。或是哪個部位發麻、發熱、氣脈打通、感覺到心打開、和宇宙融為一體、無邊無際、自由自在的感覺。也會強調開悟、解脫的重要。然而,這些轉變,都離不開頭腦再加上情緒擴大的作用。 你我都一樣的,隨時忘記這些情緒的狀態和轉變,最多還是在反映念頭的狀態或念頭的變化。稍稍進一步分析這些情緒的轉變,就會發現最多只是感官的資料和數據,會生起,也會消失。都是無常,是靠不住的。 除了追求正向的情緒轉變,我們人類其實還有更複雜的運作。常見的一個例子是透過失望,造出情緒上的萎縮。比如說,一個人好不容易見到一位上師,沒想到,上師沒有對他談法,還很隨意和身邊的人閒聊,講話像小孩一樣口無遮攔,甚至一點都不莊嚴,達不到他心中對上師的期待。他不光會失望,還從失望轉出一連串負面的情緒──也許接下來很討厭這位上師,或者反過來開始自責、懊惱,覺得是自己不夠成熟,才會產生這些批評的想法。 此外,有些修行的朋友,會認為身心應該受苦才可以成就。認為自己要忍受靜坐時各種發麻、發痛的感覺,要忍住各種不好的情緒,不要讓它發出來。或是要不斷的懺悔,把全部過去可能犯過的錯透過頭腦不斷重複的反省,才可以得到一個徹底的消除和淨化。心裡好像認為,如果沒有經過這些苦修或磨練,沒有累積一些修行的年資,沒有在情緒上為修行吃過苦,也就不可能有成就。 前面提過,情緒本身是頭腦和身體每個器官與細胞之間的橋梁,有著訊號放大的作用。它其實不光是前面說到的「頭腦的產物」,情緒的影響還會落在每一個細胞。一個人遇到情緒上的失落和創傷,會結結實實地落在身體,在細胞的層面留下一個疤、一個印記。 這也就是為什麼,一個人受到很大的創傷,很難去解開。 雖然頭腦有時候可以想通,去把它解散,但是,身體的細胞好像還是在不斷地重複同一個反應路徑,一直要不斷地重複創傷的經驗和痛苦。也就好像細胞所接受到的創傷的訊息,已經凝結在細胞的層面。而它本身已經建立了一個完整的迴路,反過來希望頭腦不斷重複它。 我們從心理學的角度也都知道,情緒帶來的失落和創傷,是相當難化解的。不光影響這一生,還可能帶到下一生,就像能量已經凍結在細胞的層面,特別難打開。 但是,無論如何,情緒還是頭腦的產物,還是從頭腦衍生出來的。到最後,我們倒不是從細胞的層面去解答,也不是不斷重複過去創傷的經驗可以解開。 反過來,是到源頭──透過念頭,一個人不斷地臣服,不斷地參,不斷去體會到情緒創傷的來源是念頭,而念頭本身是空的。只有這個方法,一路探到最上游的源頭。參到最後,發現連這個源頭都不存在。一個人才自然可以讓任何情緒來,而接著放它走。 不去干涉它,不去干涉眼前的念頭、身體任何部位的萎縮,一個人其實也就自然懂得放過這個世界。陸陸續續把過去的結,自然一層一層打開,而可以徹底從情緒的創傷走出來。 本文摘自《頭腦的東西》作者:楊定一  ►《頭腦的東西》+《無事生非》75折優惠套組>>了解更多 ►更多閱讀樂趣》邀你加入FB《閱讀好生活-康健出版》      
人氣 2.2 萬
楊定一書房
感官過度的刺激,反而加強了限制,甚至可能落入絕望
未來有一天,大家會突然體會到,再怎麼快、再怎麼精彩、投入更多感官,其實得不到滿足感,只是短暫的刺激。長期下來反而會讓人遲鈍,需要更多刺激,而且要更快得到。到最後,人麻木了也就不再反應。 我們一般也很難想到,不光是靜態的空間會不斷透過神經迴路的建立而落在注意力的背景,成為我們習以為常的狀態。就連一個東西不斷地在動,我們也會透過神經迴路的運作,把一個不停的「動」落到注意力的背景。這樣,才可以把注意力釋放出來。要等到動的速度變快或慢,才會引起我們的注意。然而,連「動」的快慢,一樣是比較而來,全部都是頭腦的產物、頭腦的區隔。 同樣地,時間,透過神經迴路的建立,也變成注意力的背景。我們隨時不會注意到它,而會把它當作本來就存在,也就自然認為時間是真實的。我也在《時間的陷阱》特別強調過時間是怎麼來的。長期下來,我們自然會認為時-空是真的,眼前所看到的快步調的情節和畫面都是真的,而讓自己不斷投入其中。 即使我們已經知道全部人生所看到的,其實都是數據和資訊所帶來的體驗(換句話說,我們可以體驗的,最多只是資訊)。但是,只要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幾十年來,人類始終在不斷追求更快步調的資訊轉達,來刺激我們的感官。就好像透過快速的轉變,可以得到一種滿足感。 我們現在的世界速度愈來愈快,就連快的步調,也一樣落入神經的迴路,而隨時在注意力的背景運作,讓我們習以為常。過去幾十年來,有了收音機還不夠,要有電視。電視的步調還要不斷加快,也就有了即時直播和二十四小時播放的新聞。有了電腦網路,資訊傳遞的速度更是愈來愈快,方便到了一個地步,隨時可以透過網路調出來數不完的資訊。這些,都是因為我們認為透過感官刺激頭腦的速度愈快,可以帶來更大的滿足,才造就的現象。 而且,不光是透過單一個感官,現在的技術還可以透過多個感官,建立更逼真的虛擬實境。我們在這個虛擬的現實裡,非要用各式各樣的方法,再投射出更多的虛擬現實,認為透過這種方法才可以取到足夠多的資訊,而得到夠大的刺激。 我們很少想到,步調愈快,其實是在二元對立的虛擬現實裡,陷進一種愈對立、愈虛擬的狀態。從這裡頭,很難爬出來。因為樣樣都像真的,我們看不到虛擬的邊。 反過來,我認為,未來有一天,大家會突然體會到,再怎麼快、再怎麼精彩、投入更多感官,其實得不到滿足感,只是短暫的刺激。長期下來反而會讓人遲鈍,需要更多刺激,而且要更快得到。就像嗑藥,第一次用,會帶來很大的快感。多用幾次,就會發現劑量必須更重,而快感持續的時間會縮短。到最後,人麻木了也就不再反應。 這個道理,也就是我在《不合理的快樂》講的享樂適應的機制(hedonic adaptation)。我們不斷地刺激感官,後果會相當嚴重。人類全都在不斷地動,而且還要動得特別快,來得到刺激。到最後,非但無法再反應,甚至可能會落入絕望。 我個人認為,將來的人會發現所要追求的,剛剛好又是相反──不再是透過「動」來刺激感官,反而是收攝甚至剝奪感官(sense withdrawal or deprivation)。等於說把感官的刺激去掉,無論是眼根的看、耳根的聽、鼻和舌所嗅嘗的味道、身體的觸感都不再給予刺激。一個人在完全沒有刺激的狀況下,反而可以突然發現,有一個東西或有一個意識可以浮出來,讓我們稍微可以體會到「絕對」所帶來的安定。 透過這種體驗,我們知道外在無論怎麼變化、多麼刺激,不光是讓人躁動,還會讓人感覺缺乏安全感,帶來各式各樣的煩惱。未來的人會發現,人類的發展必須踩一個剎車──要一百八十度回轉,進入內心的狀態。 這裡所談的現象,我相信,我們在幾年內都會親眼看到。 我們到這裡,會突然發現,人類倒是沒有自己想像的那麼聰明。其他的東西或生命,也沒有人類想的那麼「傻」。聰明或傻,本身是二元對立的分別,只有人才會這麼區隔。站在整體,全部是平等。花朵、雲霧、石頭、動物,全部都是平等,最多是在活出一體。除了一體,沒有任何東西有獨立的存有。 活出全部的生命,最多也是領悟到這一點。   本文摘自《頭腦的東西》作者:楊定一    ►《頭腦的東西》+《無事生非》75折優惠套組>>了解更多 ►更多閱讀樂趣》邀你加入FB《閱讀好生活-康健出版》    
人氣 2033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其他疾病
妥瑞兒合併鼻過敏比例高 中藥+針灸可緩解

推薦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