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籍介紹
  • 作者介紹
作者 / 楊定一
出版日期 / 2018-08-22
我們數算時間,我們催促自己,我們追求高效率,我們害怕跟不上。這些時間帶來的壓力,成為了生命沉重的負擔、內心的憂鬱。 這種時候,我們要如何掙脫被時間纏繞的困境,活出全部生命的潛能? 《時間的陷阱》將幫助你我,看清人生中的這道陷阱,不再被時間束縛。搭配19個隨身練習,鬆綁時間的制約,陪伴你我一步步走出時間的陷阱。
會員價 NT$284 NT$360
作者 / 楊定一
出版日期 / 2018-08-22
楊定一

文字作品:《真原醫:21世紀最完整的預防醫學》、《靜坐的科學、醫學與心靈之旅》、《全部的你》、《神聖的你》、《不合理的快樂》、《我是誰》、《集體的失憶》、《落在地球》、《定》、《十字路口》、《插對頭》、《時間的陷阱》 音聲作品:《等著你》、《重生:蛻變於呼吸間》、《你‧在嗎?》、《光之瑜伽》、《真實瑜伽》、《呼吸瑜伽》、《四大的瑜伽》 影音作品:《螺旋舞》、《結構調整》、《蛻變.重生》、《這裡、現在》一日共修營實錄DVD

會員價 NT$284 NT$360
情緒紓解
時間的陷阱》練習一整天都不要提「我」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試試看,可不可以一天走下去,沒有「我」。 仔細觀察自己,一講到「我」,例如「我」想去洗手間,「我」想吃飯,「我」認為……,「我」想……,「我」覺得……,「我」有什麼感受…… 會發現這些話,都是從小我局限而個人化的角度在講。然而,站在整體,這個小我根本不成比例。它本身是一個幻覺,就像是多餘的。 試試看,可不可以一整天,從早到晚,不再講「我」。 平日要上班,也許不方便。不妨在週末試試,就像有些朋友會在週末斷食一樣,我們來試試看──在週末,斷「我」。 如果忍不住還是會說「我」,也可以這麼做──把「我」當成第三者,好像是在講別人一樣的。舉例來說,我用英文會說 “I is hungry.” 這樣的表達,在文法上不通,自然帶來一個突兀感。用中文,也許可以在中間,加上一個助詞──「我」是餓,「我」在餓……。試試看,這麼練習,是不是能夠觀察到「我」。然後,在心裡加上一個問題──那麼,我又是誰? 這麼練習下去,不知不覺中,連平日上班、生活、和人互動,自然會踩個剎車,而可以做一個參的功課。 一天下來,如果隨時不會講到「我」,是相當可貴的。許多轉變,已經完成它自己。就連「要意識轉變」的這種念頭,都不需要再加上。 這時候,自然會發現不需要再「找」一個非時間的狀態,只要清楚的看到「我」的起步,或是「我」的來源,而隨時讓這個動機消失它自己。一個人自然不費力地活在非時間的狀態。 更多內容,詳見《時間的陷阱》>> 推薦閱讀: 時間的陷阱》試試看任何事都別加形容詞 會發現自己只是見證者、跟什麼都不相關 時間的陷阱》我們眼前看的一切都是「果」,才會說它完全是註定的 楊定一:「我是誰」是古人留下來最徹底、最有效的心理療癒
人氣 7565
情緒紓解
時間的陷阱》試試看任何事都別加形容詞 會發現自己只是見證者、跟什麼都不相關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只要我們看著世界,有認知,包括知識、分別、判斷,都離不開時間。 試試看,一天下來,任何事情,好好壞壞,都不要去區隔,不要再加一個形容詞在上頭。像是大、小、長、短、高、矮、胖、瘦、漂亮、不漂亮、好、不好、有用、沒有用、有幫助、沒有幫助、有愛心、沒有愛心、聰明、愚笨、善良、壞心、慷慨、小氣、活潑、呆板……都不要使用,不要加到所見的任何人事物之上。 一天下來,見到、聽到、聞到、嘗到、觸碰到任何東西,完全站在一個中立的角度。我們自然成為一個見證者(watcher),看著樣樣,都讓它來,讓它走。不在上面,再加一個念頭。 站在中立的位置,自然會發現樣樣都跟我不相關。這世界,跟我不相關。好壞,不會讓我動搖。任何經驗,我不需要用快樂、不快樂、痛、不痛、興奮、悲傷、刺激……這些詞彙來限定。自然發現,自己隨時在做一個見證者。 一個人發現自己隨時在做見證,自然沒有時間或非時間的分別,隨時都在當下。甚至,就連「當下」的認知也起不來。最多只是做見證。 更多內容,詳見《時間的陷阱》>> 推薦閱讀: 時間的陷阱》我們眼前看的一切都是「果」,才會說它完全是註定的 楊定一:時間與過去分不開,失掉對過去的記憶,自然沒有未來 楊定一:時間其實就是束縛 讓我們忽略掉瞬間
人氣 5335
情緒紓解
時間的陷阱》我們眼前看的一切都是「果」,才會說它完全是註定的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希望你還記得,我在前面的作品《不合理的快樂》和《定》,曾經提過普朗克長度,是1.616 x 10-35公尺那麼的小。小於奈米的物體(10-9 公尺),已經開始呈現量子的性質,更別說這麼小的長度了。 普朗克長度雖然可以用數字和單位來表達,但仔細想,這個長度其實是不可思議的小。一根頭髮(如果是亞洲人又粗又直的黑髮),有50微米粗(微米是10-6米,百萬分之一米),是普朗克長度的1028倍,也就是是普朗克長度的1萬兆兆倍。小的原子直徑只有30皮米(皮米是10-12米,兆分之一米),要動用到原子力顯微鏡這類先進設備,透過原子間作用的力場才可以看到一個影子。然而,就連一個原子,都至少是普朗克長度的200億兆倍。 用這兩個例子,也只是要表達,以我們習慣的尺寸範圍來說,說量子是完全處於另外一個世界,一點也不為過。回到物理的角度,我們所看到、體會到的範圍,尺度遠遠比量子還大得多,才會說要受牛頓運動定律的影響。 對一個量子來說,在它的世界裡,任何「動」或「發生」最多只是一個可能。只是,一旦來到我們這個人間的範圍,它已經固定下來,已是「果」。用命運來比喻,它的「命」,已經註定。 過去一些物理學上的爭議,包括為什麼確定不了一個量子的位置,因為一觀察,也就固定了它,也就是觀察會決定它的結果。這一點,一般人很難想像。但是,在另外一個層面,又非常合理。因為它從可能,變成一個結果,也就這麼定局了。所以,才會有一個牛頓運動定律可以遵循。 此外,它還帶來另外一個層面的理解──是人類的頭腦在做這個觀察。是人類的頭腦把一個可能敲定了。是人類的頭腦把這個宇宙、世界、人間固定了。 我再大膽往前推一步──是人類的頭腦製造我們認知的世界。 這個世界,包括宇宙跟我們人生點點滴滴的經過。 我過去才會不斷地提,只要我們認為這個人間是真實的,也就是肯定這個架構是一個獨立的存在,我們當然不斷受因-果運作的宰制,也就隨時在放棄任何選擇或自由。 在這個因-果的世界,不可能有選擇,不可能有自由。一切,都是註定。 講到註定,最多也只是在肯定──任何現象,包括人、動物、東西、世界、宇宙,最多只是個「果」。它前面的「因」,不單純是我們眼前看得到的原因。也就是說,眼前的「果」是從宇宙各角落(包括五官體會不到的角落)隨時建立出來的。我們眼前看的一切都是果,所以,才會說它完全是註定的。 別忘了,是經過我們的頭腦,才把樣樣固定下來,把樣樣註定。我們經過頭腦延伸出來的五官和念頭,不光在觀察、衡量、評估眼前的一切,而且這個觀察或認知本身已經把一個無形無相的東西給定形了。 假如沒有觀察的動作,其實,也沒有世界好談。更不用說有沒有宇宙,或牛頓尺度的世界可談。這一點,確實會帶來一種難以解答的矛盾,因為我們很難可以接受,可以看到的樣樣都離不開頭腦的產物。我甚至會說Everything (every-thing!!!) is mind-stuff. 一切,一切的東西,一切的念相,一切我們可以體會到的──都是頭腦的產物,都是頭腦的東西! 更多內容,詳見《時間的陷阱》>> 推薦閱讀: 楊定一:永恆曾經存在,宇宙「大霹靂」後,我們卻被時間局限 假如不能回到火星,那在地球別忘了「我是誰」 感官本身,都建立在因果的排列順序
人氣 5255
情緒紓解
楊定一:永恆曾經存在,宇宙「大霹靂」後,我們卻被時間局限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科學家發現宇宙在膨脹,而且沒有停過,當然也會好奇,想從膨脹的速度回推它什麼時候開始膨脹。目前公認的答案,是將近140億年前。無論從宇宙的哪一個角落,都可以回推到同一個點。好像一切的一切,是從這個點發展出來的。這個點,我個人把它稱為原爆點(ground zero)或零點(zero point)。 聰明的科學家,當然會想問──那麼,在這個點之前,是什麼? 也就自然得到一個不可思議的答案──在這個點之前,什麼都沒有。 這個答案,你可能認為太哲學了。讓我反過來,用數理的方式表達。 這個點,如果以物質的質量來衡量,密度應該是無限大。時間,也只能是無限大,可以說──還沒有時間,或者,時間是永恆。用愛因斯坦的廣義相對論來說,也就是時-空的彎度無限大。彎度大到一個地步,這個時-空捲成比一個點還小。小到一個地步,時間也就自然停滯了。 最有意思的是,從任何角度,這個點,怎麼看都是一個意外的點。比如說,溫度,應該是無限的高,無限的燙。後來,也有人稱為奇點(singularity)。當然,從宗教的角度,可以把它稱為神、「空」、全部的潛能。從我個人的角度,最多是稱它為「絕對」(儘管「絕對」不是任何時-空、語言的領域可以描述、解釋)。 無論如何,對科學家來說,這個奇點自然成為宇宙的出發點。既然它的能量無限大,要化出來一個有限的宇宙,一定是透過一個突然的轉變。後來的人,把這個突然的轉變稱為「大霹靂」(Big Bang)。 大霹靂發生的速度快到一個地步,後來的科學家計算出來,溫度從幾百萬度K(絕對溫度的單位)大幅下降(雖然從我們的角度,還是不可思議的高溫),這個過程,也只是幾秒內的事。速度和能量,也是一樣地急速下降。 一般認為,就在大霹靂發生後的幾小時內,能量已經凝結出物質。從什麼都沒有,首先有了氫,然後是氦。接下來,再成立週期表的其他元素。有核融合反應的點,自然變成恆星。週邊沒有核融合反應的點,變成行星,圍著它運轉。 接下來,不曉得經過多少億年,恆星慢慢地冷卻下來。這樣子,一個完整的宇宙也就成形了。 也就是說,從某個時間點(大霹靂),宇宙才爆發開來。爆發前,其實沒有時間的觀念。或者反過來說,時間在當時是永恆的。 最早的一開始,也就是140億年前,才剛爆炸時,那時候的時間還很長。因為,在爆炸的初期,這個曲線的奇點非常小,空間的尺寸很小。相對的,時間就顯得很長,彷彿是永恆。也就是說,沒有什麼東西叫「時間」的觀念。最多是「非時間」,我們可以稱為永恆。 是透過大霹靂,非時間的永恆,突然落到一個局限的範圍,就像是慢下來,而讓我們透過五官有一個時間的體驗。而同時,宇宙的空間好像一直在快速擴張,有一個空間(宇宙)好談。 這個大霹靂的理論,現代的物理學家幾乎都可以接受。基本上已經含著「絕對」的觀念──還沒有成立這個宇宙前,時間是無限大,是永恆的,甚至可以說沒有時間的觀念可談。是大霹靂之後,才有物質,有了我們看得到的宇宙,突然冒出來一個局限,出現時間的觀念。 時間,最多只是在一個局限的範圍(宇宙、人間)可能運作。時間的觀念,離不開我們的認知,也離不開人類的觀察,更離不開人設計出來的設備的觀測。所以,時間本身是個相對的觀念。 更多內容,詳見《時間的陷阱》>> 推薦閱讀: 楊定一:困在時間永遠不會快樂 不去理會「瞬間」才能自由 楊定一:時間其實就是束縛 讓我們忽略掉瞬間 楊定一:Earthbound 落在地球
人氣 2413
情緒紓解
楊定一:時間與過去分不開,失掉對過去的記憶,自然沒有未來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要了解時間,自然會想對我們的神經系統做進一步的了解。這個主題,已經累積了無數的文獻。不光是從物理學談時間,就連人類和動物比較的研究,也有相當多資料,也是幾乎每一位神經學家都想解答的。 一般的研究方向,自然會往記憶來著手。記憶這個主題,又分成不同的次領域。比如說長期記憶、短期記憶,是從距離發生過了多久時間來區分;程序記憶、情節記憶,是用內容的性質來分類。「記憶」已經成為神經科學一個熱門的研究領域。 在這裡,我更要強調的是,時間本身是透過記憶累積下來的。其實,沒有時間的觀念,也沒有記憶。最有意思的是,沒有記憶,也沒有時間好談。兩個相對相成,互相強化彼此。透過記憶的強化,時間的觀念也更精確。 我們都會觀察到,有些人年紀大了,十幾年前的事記得很清楚,就像昨天才發生。但是反過來,昨天或半天前的事,卻怎麼也記不起來,好像一眨眼就過去了。小孩子剛好相反,昨天的事可以記得很清楚。同樣的時間,對年老和年幼的人,好像是不同的長度。兒童的時間過的比較慢,因為體驗比較新鮮。 這一點,我相信每個人都體驗過,也就再一次提醒我們──時間是相對的。 時間的觀念,主要是透過過去的記憶才可以建立起來。所以,時間跟過去是分不開的。對我們一般人,有了過去,才有現在和未來。 雖然,我常常講,只有現在是真的,而未來只是一個頭腦的投射。但是,過去,絕對不會放過現在和未來,也自然會延伸到現在和未來。因為神經的作用是個迴路,我們要體會過去,最多是透過迴路的運作。假如有過去的經驗──一個失落、過份的快樂、極端的痛苦,會建立一個很完整的迴路。這個迴路一再重複自己,愈運作愈強烈,自然造出現在或未來可以體會的經驗。 例如,一件事發生,我們受到打擊和創傷。雖然是過去的發生,但會一再重新來過,讓我們在現在這個瞬間,甚至很遠的未來都還在重複它。也就這樣子,把一個虛構的真實,變成我們認為真正的真實。舉例來說,有些人怕螞蟻、怕小蟲或怕其他的東西,讓這個恐懼透過我們身心的神經迴路不斷放大。即使螞蟻不在場,還是可以一再在我們的腦海、身體裡重複這個恐懼。 講到這裡,很有趣的是,就在寫《時間的陷阱》這本書的時候,意外在全世界出名的「自然綜論系列」看到神經科學領域Nature Review Neuroscience(《自然綜論:神經科學》)的一篇文章。作者綜合多年的腦部解剖和病例研究,下了這樣的標題 ”Remembering the past to imagine the future: the prospective brain”(透過過去的記憶,來想像未來:大腦的遠景)。也就是說,如果失掉對過去的記憶,自然沒有未來。 我過去在很多場合也推薦過My Stroke of Insight《奇蹟》這本書。作者泰勒女士(Jill Bolte Taylor)是很優秀的神經解剖學家,後來也被選為世界百大影響力人物。她很年輕的時候,因為左腦中風,不光失掉語言和空間的觀念,連時間的觀念也完全沒有了。突然之間,她沒有過去、現在和未來的區隔。觀察這個世界,她透過右腦的運作,最多看到一個能量譜,樣樣都沒有區隔。好像失掉小我的觀念,樣樣都變成合一或一體。 她以自己的神經科學專業,記錄親身的經過,是相當可貴的。對我,不光表達了時間是個神經的構念,而且還是一個特別集中在左腦的構念。同時,也在驗證我們神經的架構本身可以體會到一體,可以體會到超越。 我也在《神聖的你》表達過,人體神經的架構完全在準備我們活出永恆或是絕對。就好像整個神經和頭腦的架構,正在等著我們找到「非時間」的狀態。然而,這個非時間的狀態,其實已經內建在我們頭腦。連找,都不用去找。最多是把邏輯腦或分別腦挪開,這個狀態也就自然浮出來。 或說,把左腦或「過去」的概念挪開,一個人也就自然浮出本來就有的絕對。 更多內容,詳見《時間的陷阱》>> 推薦閱讀: 楊定一:煩惱過去的一切 不如從「當下」體會快樂 楊定一:永恆曾經存在,宇宙「大霹靂」後,我們卻被時間局限 神聖的你/楊定一:從人生的每一個角落,都可以找到生命的出口
人氣 5318
情緒紓解
楊定一:時間其實就是束縛 讓我們忽略掉瞬間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時間其實就是我們的束縛。 時間,不光建立空間,還隨時讓我們停留在過去,或投射到未來。也就隨時讓我們忽略掉瞬間。 我在《時間的陷阱》這本書用了好多篇幅談時間跟人間的關係,非但把時間當作一個此生要超越的阻礙,又把時間當作一個動力。而且這個動力,是從整體把我們局限在一個具體的小範圍。進一步講,時間其實就是我們的束縛。 時間,不光建立空間,還隨時讓我們停留在過去,或投射到未來。也就隨時讓我們忽略掉瞬間。其實,只有瞬間,並不存在時間的觀念。所以,從古至今的大聖人,都強調瞬間、當下的重要性。 我們真正應該問的是──Is timelessness real?這個非時間的永恆是真的嗎?可能存在嗎?假如隨時在非時間的永恆,我們還可以繼續生活嗎?從我的角度,這才是真正應該探討的重點。 答案,相當簡單。 非時間的永恆,不光隨時可以活出來,而且比任何人想像的都更簡單。 簡單,是因為祂不費力。但是,我要再提醒一次。只要有個費力,有個動力,不可能在非時間的永恆。 我也要大膽地說,這個身體、肉體不可能體會到非時間的永恆。因為身體本身是「動」所產生的──是透過我們頭腦投射出來,再加上比較,才有一個東西叫做「身體」或任何體。 肯定這個身體,認為它再真實不過,甚至認為它有個獨立的重要性,或認為它才是延續生命的機制,我們也自然把注意力落在「動」或時間的範圍。也就自然跟著生,跟著死。 所以,透過這個肉體(甚至身心),一個人是不可能開悟的,不可能領悟到什麼是絕對。因為只要還剩下一個人、一個主體可談,要去體會一個客體──絕對,還是在「動」的範圍,在因—果的範圍裡作業。再進一步說,我們以為相對可以去吞併絕對,甚至掌握絕對,是不可能的。 我才不斷提到這些觀念,甚至還進一步大膽地說,透過任何領域、本事,都不可能體會到絕對。甚至,任何「動」所帶來的觀念,最多是再加上一層阻礙。 在人間可以想出來的任何領域或本事,包括文學、哲學、科學、商業、政治、理念、運動、修行、練習、瑜伽、氣功、功夫、打坐、禱告……都不可能把我們帶回家──非時間的永恆。然而,非時間的永恆,才是我們最輕鬆、最根本的狀態。 我只好再三提醒,大家都找錯切入點了。其實,沒有一個切入點,甚至連「我」都不存在。業力,當然更不存在。就是認為「我」和業力存在,我們才會建立一個完整的時-空,才有練習或修行好談,甚至還要臣服與參。 否定一切,連一個醒覺的觀念都沒有,一個人不知不覺也就醒過來了。 你看,這是不是又再帶來數不完的矛盾,或又建立了一個悖論? 不用擔心有沒有「非時間的永恆」,即使你我不承認,甚或否定祂,祂還是存在。祂就是我們的本質,你我不可能丟棄祂──要丟也丟不了。只是,我們去找的對象、方法、鎖定的範圍,是不正確的。 因為祂不是可以「找」到的。 更多內容,詳見《時間的陷阱》>> 推薦閱讀: 楊定一:困在時間永遠不會快樂 不去理會「瞬間」才能自由 楊定一:煩惱過去的一切 不如從「當下」體會快樂 楊定一:有些人覺得此生最大目的是「成為」有用的人 這種想法模糊了切入點
人氣 5085
情緒紓解
楊定一:煩惱過去的一切 不如從「當下」體會快樂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把注意力放在已經過去的一切,或煩惱未來的規劃,無法帶來任何改變,最多只是增添煩惱。 過去、未來和當下,不是在同一個意識軌道。 過去和未來,是頭腦的產物,是腦在運作,本身是相對的邏輯。然而,當下是一個不費力的絕對。 活出這個重點,就是《時間的陷阱》這本書帶來最重要的鑰匙。讓我們隨時在時間的範圍找到一個門戶,而可以從這個門戶跳出來。 假如我們把當下也錯當作一個相對的觀念,誤認為當下只是過去和未來之間的空檔,反而找不到這個門戶。 一個人,最多只需要把相對所帶來的觀念挪開,絕對自然會浮出來。因為祂在相對的每一個角落都存在,只是好像被相對蓋住,才讓我們找不到。雖然這裡提到相對可以蓋住絕對,其實是蓋不住的。兩者不相關,在不同的意識軌道。只是因為我們把自己完全擺到相對的範圍,才會忽略還有一個絕對的部份,從來沒有離開過我們。 仔細想,把注意力集中在已經過去的一切,或煩惱未來的規劃,其實無法為我們帶來任何改變,最多只是增加煩惱。可惜的是,許多朋友,哪怕在修行或瑜伽的領域投入了很久,一談起過去,還是憤怒,還是失落。所有的糾結,都離不開過去。過去,就像一個墓地,我們每個人都離不開。 我們都忘了,就是因為把自己投入相對,才會有那麼多煩惱和痛心。如果我們不斷回想過去,想透過頭腦找出一個解決方案,這本身已經把所有可能限縮在人間很窄的範圍內。更不用談,這個範圍本身就是一切問題的來源。不斷回到這範圍,也就是一再肯定這是我們全部的可能,肯定種種的因-果。而讓我們隨時忘記,連因-果都是頭腦的投射。 同樣地,我對許多在煩惱和失落的朋友,也是勸他們,一個人要把全部世界、眼前的問題挪開,不去想它。這一來,反而會從心裡流出眼前所需要的答案。而且,比頭腦刻意想出來的,更有力道,能更好的解決。 不繼續肯定過去、未來或眼前所帶來的因-果,一個人自然把自己的身分從相對的範圍,挪到別的地方。挪到哪裡?不用追求,絕對的體會自然就出來了。 絕對,從我們人間的體會,最多也只是非時間的永恆。其實,一個人在非時間的範圍,自然讓身體體會到什麼是樂。而這個樂是不費力的樂,是在.覺.樂,跟我們追求或得到什麼一點都不相關。 一個人隨時停留在非時間的當下,也自然發現連參和臣服的練習都是多餘。因為站在絕對,就是全部或一體,倒不需要再加一個層面。也沒有什麼東西叫做練習,可以把誰帶回一體。非時間的永恆,本身就是全部。也就是生命全部的潛能,再加上種種可能。 我們全部的矛盾,也跟著消失。 更多內容,詳見《時間的陷阱》>> 推薦閱讀: 楊定一:有些人覺得此生最大目的是「成為」有用的人 這種想法模糊了切入點 楊定一:時間是人類最寶貴的工具 也是最大殺手 感官本身,都建立在因果的排列順序
人氣 2 萬
情緒紓解
楊定一:困在時間永遠不會快樂 不去理會「瞬間」才能自由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讓每個瞬間新鮮地活出它自己……不去對任何事情、任何發生,產生抵抗和反彈,不知不覺,一個人就回到瞬間。 有了時間的觀念,有了人的特質,我們自然發現自己大部份時間都停留在過去──過去的痛苦,過去的失落,過去的損失,過去的委屈,過去的傷害,包括自己和別人的傷害,過去的失敗,過去的打擊、創傷,過去的學習,過去的成就,過去的光榮……這一切,全都離不開腦海虛擬的現實。 全部,都是從「我」的角度在觀察、在衡量過去。 這些過去的記憶,不光帶給我們痛苦,而且還強化「我」。就連好事、喜事、快樂的經驗,也都在強化「我」。因為有這些經驗,「我」們自然會期待更多,希望能夠再多重複幾次。 有了過去,才自然會有未來──又是一個虛的境界。 要把頭腦挪開,不受時間的限制,從古人到現在都一再強調,唯一的方法也只是回到瞬間。但是,這裡頭含著一個大的秘密。 其實,瞬間,是回不去的。因為沒有一個東西叫瞬間,或是當下。希望你還記得,只要我們可以講出一個東西叫瞬間,它已經變成過去。我們可以想到它,它已經過去了。即使用各式各樣的練習的方法去進入,也不過像在追一個陰魂,表面上好像追到,但是,追到了什麼? 最多,是過去的一個影子。它已經過去。 這個秘密,是──不去管有沒有什麼東西叫做瞬間,最多只是對眼前任何東西不要做個反彈。 我講的反彈含著很多用意,首先,不要讓眼前的東西把我們帶走,讓自己認為很真實,還可能想做一個反應──喜歡不喜歡,討厭不討厭,甚至想去改變。 不反彈,也代表你我完全知道──一切都是業力組合的,不值得也沒有必要去抵抗。老實說,也抵抗不了。 不反彈,還含著另一個意思──也就是之前的練習所提到的,對生命充滿信任。知道我們走到這一天,走到這裡,都是剛剛好。我們現在有的互動,都是剛剛好。你我過去好像走過許多冤枉路,在整體來看,也是剛剛好。因為有這些經過,才會走到這裡。而這裡,又是剛剛好。 所以,不去對任何事情、任何發生,產生抵抗和反彈,不知不覺,一個人就回到瞬間。因為沒有任何一個東西抓得住他,吸引住他。他用這種不費力的方法,自然打斷了因-果的連結。也就把每一個瞬間單獨化,讓每個瞬間新鮮地活出它自己。 一個人會突然發現,過去所體會到的瞬間與瞬間之間的連結,並不是瞬間彼此之間在做連結,而是我們的腦──是透過你我的知覺再加上念頭,把瞬間粘起來了。 假如不去理會這個瞬間,它連不起來,一個人也就突然自由起來,知道這一生可以有的唯一的自由選擇,也只是──不去選任何瞬間。 其實,談自由或不自由,本身還是相對的語言。一個人不斷地不去做任何反彈,他的注意力自然已經擺在絕對的層面。接下來,連自由不自由的辯論,都起伏不來。 現在一般人所關切的話題,你會突然發現跟你一點不相關。你充份知道,再先進的課題,都會帶來不快樂,不斷延伸更多相對的範圍。但是,這麼講也不正確。畢竟從絕對的角度來看,任何相對的領域,其實也不會影響到祂。 站在絕對,有這些知識也好,沒有這些知識也好。有時間的觀念也好,沒有時間的觀念也都好。就連什麼叫做瞬間、過去或未來,跟祂其實都不相關。這些話,最多是我們人類自然在沒有事中,生出許多事來(much ado about nothing)。 更多內容,詳見《時間的陷阱》>> 推薦閱讀: 楊定一:煩惱過去的一切 不如從「當下」體會快樂 楊定一:有些人覺得此生最大目的是「成為」有用的人 這種想法模糊了切入點 楊定一:時間是人類最寶貴的工具 也是最大殺手
人氣 8498
情緒紓解
楊定一:有些人覺得此生最大目的是「成為」有用的人 這種想法模糊了切入點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真正在動的,不光是身體,而是念頭 有了念頭,自然產生時間上的先後,也就有變動 一般人講到「動」,馬上想到的是身體在動。然而,真正在動的,不光是身體,而是念頭。我們只要表達自己想成為什麼,這本身就是「動」的觀念,自然產生一個時間前後的排列──從前面的什麼,變成後面的什麼,才有一個「成為」的觀念。 我發現很多人聽到這些話,表面上好像聽懂了,卻帶不回自己的生活。還是有很多修行的朋友認為透過練習、靜坐、持咒、禱告、唸佛……可以「成」道。還有朋友認為,這一生來最大的目的,是「成為」一個有用的人、一個富有的人、一個有名氣的人、一個有影響力的人、或是做有用的事的人…… 幾乎沒有人會想到,這些追求、想法都還落在相對的範圍,跟我們心中的「絕對」一點關係也沒有。甚至,可能永遠(其實沒有什麼叫永遠,這麼講還是相對的觀念)摸不到邊,都模糊了切入點。 我才會用許多篇幅,提到時間帶來的過去、現在和未來,最多也是在表達──在人類的範圍內,要體驗時間最直接的管道,其實就是透過記憶,透過思考,所以自然不斷從過去、現在、未來的層面著手。但是,嚴格講,其實沒有任何角落需要著手。因為時間最多是一個神經的作用,它本身是虛擬的,不用去著手,而且也著手不來。 然而,我認為「全部生命系列」帶出來的觀念相當關鍵,可以為修行者鋪一個紮實的平台。面對很多可能體會到的身心轉變,自然帶來一個指南針。讓你我跟自己的領悟不斷對照,省去數不完的冤枉路。 同時,我很有把握,懂了這些,我們對古人的經典,都突然會有很深的領悟。自然發現──全部大聖人的話並不是遙不可及的比喻,而是隨時可以使用,甚至可以讓我們的生命(假如還有個生命好追求)活得更好。 這是一般人絕對不可能懂的。 我帶出來這些觀念,也自然發現很多人認為這是不需要的。認為跟他的生活沒有什麼切身的關係,最多只是哲學領域的清談。還沒談完,就等不及回到他的生活,去面對眼前的考驗。 這些朋友沒有理解到──這裡所講的全部,不光可能影響我們一生,更可以幫助我們從任何困境走出來。只是走出來的方法,不是靠眼前物質的轉變,而是內心徹底的轉化,把一切的問題化解。從外在找不到的快樂,是透過這種內心轉變,才可以找到。 所以,假如還認為這些訊息跟我們的生命不相關,這種想法本身是很可惜的。我最多只能提醒自己,人的聰明智慧有不同層次,而我在這裡,希望為最成熟的朋友轉達古人的一些禮物,是你我一生取用不盡的。 更多內容,詳見《時間的陷阱》>> 推薦閱讀: 楊定一:時間是人類最寶貴的工具 也是最大殺手 楊定一:「我是誰」是古人留下來最徹底、最有效的心理療癒 身體的結構,就是為了呈現全部的你
人氣 1 萬
情緒紓解
楊定一:時間是人類最寶貴的工具 也是最大殺手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快速的步調、一心多用的時代 讓現代人緊張、憂鬱,困在時間的陷阱裡 我相信我們每一個人,只要談到時間,都有兩個直接的反應。首先,把它當作一個節律器,就像為生活定下節奏和步調,才可以衡量每一個規劃,每一個動作,每一個追求,每一個結果。但同時,它也帶給我們一種壓迫感,讓現代人總是感覺時間不夠用。 在這個不夠用的情況下,我們自然會想要一心多用──同一個時間,能處理愈多事愈好。透過快速的技術發展,我們可以同時停留在幾個知識的平台。不光有手機隨時可以通訊,還有電腦,同時還可以說話、寫字、和其他的運作。 不要說2千年前的人,即使是50年前的人,來到我們這個世界,也會嚇壞的。會認為每一個人的神經都過度激動,不只同時做好幾件事,而且步調快到想像不到。 我也發現,這個時間的重擔所波及的年齡層愈來愈下降。尤其華人,總是要充份利用時間,追求高效率,強調一分耕耘,一分收穫。這麼要求自己還不夠,還要把這種追求延伸到下一代。一個孩子,只要懂事、進入小學,總是感覺跟不上,來不及。 讓我最同情的是,小孩子不光是睡不夠,在學校的時間長,功課多,家長的要求又加倍。就好像一上學,就要承擔週邊種種的期望和壓力。如果這個孩子自我要求又高,那麼時間的負擔更是沉重。 所以,我們過去看到是有了一定的年紀才有憂鬱症,例如事業受到打擊,或女士在產後、更年期的變化。然而,現在就連憂鬱症的發生年齡也不斷下降。幾歲的孩子就有憂鬱的症狀,甚至有自殺的念頭。我才會說憂鬱症是21世紀最嚴重的慢性病,而時間的重擔是一個主要的原因。 要談時間的重擔,最多也就是「跟不上」。我們每個人都跟不上。一個人在跟不上的狀況下,自然會產生一個兩難。也就是說,在時間的壓迫下,我們認為隨時要有一個決策的備案,用來節省時間、解決時間帶來的壓力。這是我們每個人隨時在面對的。 可惜,在這種狀況下,我們步調自然會加快,而讓我們停不下來。就連休息的時候,還可能想要選擇快速的動,例如不光是看電視,還要對話快,鏡頭不斷的變化,或有暴力的刺激。晚上參加活動,要有大聲的音樂和熱鬧。這些娛樂的選擇,反映了我們個人對生活要求的快步調。 這樣子,別說休息時,慢不下來。就連睡覺的時候都停不下來,難怪那麼多人有失眠的問題。 時間是我們人類最寶貴的工具,也是我們最大的殺手,我認為這一點都不過份。我在《時間的陷阱》這本書,希望可以再進一步打開──時間,其實跟我們人類的演化有密切的關係。人類因為有時間的觀念,才有以後的發展。只是因為時間的觀念過度強化,自然擺盪到一個不均衡的狀態。 ※《康健》提醒您,給自己一個機會: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更多內容,詳見《時間的陷阱》>> 推薦閱讀: 楊定一:時間的終結 楊定一:睡覺,作為醒覺的練習工具 楊定一:醒覺,其實是跳出人類的特質
人氣 1 萬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其他疾病
妥瑞兒合併鼻過敏比例高 中藥+針灸可緩解

推薦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