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籍介紹
  • 作者介紹
作者 / 久坂部羊
出版日期 / 2018-05-09
★ 日本醫療小說大賞獲獎作品 ★ 面對日益劣化的醫病環境,病患與家屬必看之作 ★ 進入醫病衝突的修羅場,揭開一場發人深省的激辯 在你心中,什麼是良醫?什麼是惡醫?良醫,是救到最後一刻也不放棄?
會員價 NT$300 NT$380
作者 / 久坂部羊
出版日期 / 2018-05-09
久坂部羊

1955年生,大阪大學醫學院畢業,目前為醫師、作家。曾任日本外務省醫官,派駐海外9年,回國後從事高齡者的在宅醫療。 2003年,以《廢棄之軀》在文壇嶄露頭角。 2004年,《破裂》清晰描寫大學附設醫院的實況,因深入挖掘超高齡社會的終極解決方法而備受矚目。其他著作有《無痛》、《神之手》、《糾彈》、《第五號》、《生命自主》(中村仁一共著)、《醫療幻想 「偏執」會殺害病人》、《祝葬》等。

會員價 NT$300 NT$380
迷思破解
你有遇過「壞醫生」嗎?
(圖片來源:台灣在宅醫療學會理事長/余尚儒) 初見本書書名,讓同為醫師的我有點震撼。我想,沒有人天生要做壞醫生吧! 但念頭一轉,想起這句俗話:「先生緣、主人福。」人的一生之中, 難免遇到好醫生或壞醫生。其實對醫護人員來說, 也存在「 好病人」與「壞病人」之分;畢竟人皆平等,既高尚,又庸俗。 因此, 我認為, 醫生的好壞, 端看對誰而言, 其實是一面內心的反射鏡。然而,當生命受疾病的威脅愈大,反射力道愈是強烈! 人終將一死, 生命最大的威脅, 莫過於「 死亡」 ; 尤其罹患絕症, 大限將至之前。人面對絕症的衝擊、排山倒海的情緒, 讓人變得更焦慮、煩躁、不安與恐懼。就我從事安寧照顧的工作經驗來看, 醫生和病人的關係、種種複雜的心情,往往隨著疾病變化而改變。 在臨床上,「告知壞消息」這項「治療」並不簡單,需要相當的經驗和敏銳度。我曾在某區域醫院的安寧病房工作, 重要工作是告知壞消息, 引導病人接受安寧緩和治療。經由安寧護理師協助, 我們一一拜訪病人、家屬, 蒐集病人對治療的反應、對絕症治療的看法以及家屬的期待, 同時還要了解病人的職業、教育程度、宗教信仰、文化、經濟狀況等。無論是單刀直入地讓對方明白, 抑或是迂迴婉轉的說明,目的都是要讓病人及家屬認清事實,提早做準備——原因無他,沒有準備的結束,更讓人惋惜。 在人口結構極速高齡化的社會, 醫療費激增, 生命末期盡可能不進醫院、不利用尖端醫療, 是降低無效醫療的重要手段。循此脈絡, 在醫療資源珍貴的現況下,「告知壞消息」與「最好的選擇」已是一體兩面的事。如何告知壞消息、取得病人最大的幸福感、節省最多不必要的醫療浪費, 協助病人做出最好的選擇, 其牽涉、影響的範圍已不限病人本身,亦包含家屬、全體社會的福祉。 我心中的好醫師, 是在不傷害的原則下, 努力讓病人活出自己。這說來簡單,但仔細想想, 卻非易事。支援病人在家生活的「 在宅醫療」, 大概是最希望每個人活出自己的醫療方式。在宅醫療強調: 尊重自主, 透過在家生活來加以體現「幸福感」。 二○一六年一月六日,《病人自主權利法案》公布,預定三年後實施。二○一八年, 台灣業已進入高齡社會, 並在二○ 二五年進入超高齡社會, 愈來愈多生命將面臨臨終的各種選擇, 醫病互動勢必更為細緻且複雜。面對生命後期, 尊重病人自主, 這股趨勢在病人權利意識高漲、醫療糾紛頻繁的年代, 提醒我們必須更重視醫病關係。 感謝康健出版願意引進這一本得到醫療小說賞肯定的長篇故事,久坂部 羊醫師本身從事醫療工作, 尤其是老人醫療與在宅醫療, 在他細膩的筆觸下, 我們認識到日本醫療體系的黑暗面, 而媒體廣告利用病人的害怕心理, 謀取最大利益, 在任何社會在所難免。加上作者善於觀察與刻畫人性, 無論是各類型的醫生、病人情緒的變化, 甚至癌症志工的私心, 都逃不出小說家之眼。讓同樣從事醫療工作的我, 一邊閱讀, 一邊豎起寒毛。令我在臨床工作中, 每日檢視, 今天的我是好醫生?還是壞醫生呢?我今天遇到好病人,還是壞病人? 本人誠惶誠恐, 推薦《 惡醫》。邀請大家一同來學習, 建立「 醫病互動」 良善的循環。 更多內容詳見《惡醫》
人氣 1907
迷思破解
當醫師告知自己 只剩三個月的生命...
病人是五十二歲的男性。兩年前他接受了初期胃癌的開刀手術, 十一個月後發現癌症復發,且已經轉移到肝臟。 醫師是三十五歲的外科醫生。兩年前他執刀的初期胃癌病人十一個月後癌症復發,且已轉移至肝臟。 癌症復發後, 醫師通常是用抗癌藥物幫病人治療。目前,用來治療胃癌的藥物有十幾種。治療時,有時只用單獨一種藥物,有時也會併用兩、三種藥進行治療。 只是, 沒有一種抗癌藥可以百分百有效治療癌症, 只能先試看看, 若不見起色,再換別種;不得不說,即使治療有效,萬一副作用太強,也無法繼續使用。 至於有沒有藥效, 則需使用電腦斷層掃描、腫瘤標記來檢查。所謂腫瘤標記,是指腫瘤出現後, 身體產生特有的蛋白質和荷爾蒙, 其隨著癌細胞的增加而濃度上升。 然而,就算醫師交替試用不同藥物與療法,病情還是可能逐漸惡化。如果副作用的症狀超過治療效果,此時,不做治療反而可以延長性命。這位病人嘗試過各種療法後, 癌細胞仍從肝臟轉移到腹膜, 最後能用的藥物都用完了。 醫師一臉沉重,對病人說:病人不可置信地仰起臉, 眼睛眨了又眨, 心想:「 無法再做更多的治療? 這不是醫生應該對病人說的話吧!」 「你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您的病已經沒有方法可以醫治了。」 醫師心裡十分納悶;在這段時間做了各種診療, 我不都告知你病情不樂觀了嗎?比起治療的效果, 副作用的症狀更危險, 這部分我也做了詳細的說明, 怎麼你還不清楚呢? 一來一往的答覆間, 病人不禁流露出捉住最後一絲希望的神情:「總該還有其他辦法吧!譬如換藥或打打點滴什麼的。如果必須住院,我隨時都可以配合!」 「我認為不太有意義。」 「那、那……我的治療接下來要怎麼辨?!」 「我的意思是,您可以選擇不必再承受痛苦的治療了。的確很遺憾。不過您大概只有三個月左右的生命。我建議剩下的日子, 就做些您喜歡的事, 把時間用在有意義的事物上。」 醫師的出發點,完全不帶惡意。與其讓病人因副作用而縮減餘命,不如讓他無悔地度過餘生,醫師就是為了病人著想,才告知真相的。 此時病人詫異地望著醫師。心想: 你這菜鳥醫生, 說什麼啊! 什麼只有三個月的生命? 什麼做你喜歡的事? 什麼好好利用時間? 我一路咬牙忍受痛苦的治療,噁心想吐、全身虛脫, 靠的就是這份堅忍的求生意志, 覺得再怎麼痛苦也總比死掉好。可到如今你竟告訴我:束手無策?! 病人倏地湧起一股怒火。「醫生,你的意思就是叫我去死?」 「我沒有這樣說啊!」醫師表情緊繃。心想:事情怎會演變成這樣?饒了我吧! 病人的臉因恐懼而發青,身體顫抖。他望著一臉困惑的醫師,怒氣衝口而出:「你說無藥可醫,對我來說,跟叫我去死沒兩樣啊!」 醫師臉色蒼白, 回過頭看著病人。心想: 我該辯白? 還是道歉? 我是認為對他好才說的,而且我說的沒有錯啊! 他瞄了一下儲存電子病歷的裝置, 螢幕上顯示今天的看診名單。看這情形, 今天也別想能正常吃午飯了。他不禁輕嘆一口氣。 醫師細小的舉動,病人全看在眼裡。 「我再也不要找你治療了!」 一股無處發洩的怒氣, 令他激動地起身離座。沒料到站起來一陣昏眩, 頭竟撞到診間的牆壁,發出巨響,但他絲毫感覺不到疼痛。 「您沒事吧?」醫師關心地問,但也僅只於挺腰坐直的程度,因為他還掛念著長長的看診名單。心想: 真希望他不要惹出麻煩才好, 我已盡了最大可能了啊, 但願他能記得, 但願他能想起, 我曾為了治療他, 連續好幾天以醫院為家, 為他使盡了全力。 病人因絕望奔出了診間大門。 而醫師,則望著輕晃不止的窗簾,獨自呢喃:——這工作真令人厭世…… 更多內容詳見《惡醫》  
人氣 7710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迷思破解
當醫師告知自己 只剩三個月的生命...

推薦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