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讓醫師活得像醫師,讓人活得像人吧!

瀏覽數6,346
2015/01/17 · 作者 / 陳豐偉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如果我們把精神科診所的「深度心理治療」調高到1500點,保障點值不打折,加上318點的診察費,再收個200元掛號費,就能讓診所醫師擁有跟黃雅芬相似的收入。然後,只要有十分之一的精神科醫師願意像黃雅芬醫師這樣,追求「醫師要有醫師的樣子」,願意接受低於醫師平均值的收入,幾年內,我們就可以擁有遍地的、願意做深度心理治療的診所。即使是苗栗偏鄉的單親失業家庭,也可以自在地尋求專業協助。

假設未來台灣有一百家偏重心理治療的精神科診所,每一家每個月申報二十萬「深度心理治療」,一年不過兩億四千萬。兩百家,四億八千萬。這對於每年決定五千億健保預算分配的「健保會」來說,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大數目。

決定健保總額如何分配的,不是醫療人員或醫師公會。為總額把關的是「健保會」(衛生福利部全民健康保險會),專業人員只佔十席,「被保險人代表」與「雇主代表」有近半數十七席。大體上,被保險人代表與雇主代表象徵民意,跟代表醫療方與政府的委員一起協商。

如果我們希望心理治療資源能普及到偏鄉與中下階層,最快速、最可行的方法是,由健保會通過「深度心理治療」不佔各分區基層總額,且保障一點一元。至於如何管控、如何防弊,可由醫師公會全聯會與精神醫學會成立專案小組處理。

這有許多前例,如對精神科醫師來說算是費時費力的「居家治療」,也是總額外、保障一點一元。「健保會」若通過這法規,還可拉近城鄉差距:許多現在沒有精神科醫師的偏鄉,將會陸續有精神科診所進駐,因為這些人口少、消費力低、原本無法養活精神科醫師的地區,通常會有較高比例的弱勢家庭。有附近學校、社會局、勞工局轉介,這些扶助弱勢的診所,可以靠「深度心理治療」存活下去。

以精神科醫師在醫界的弱勢,要讓健保會通過這樣的決議,似乎也不容易,但事情總是要有個起點。讓醫師活得像醫師,讓人活得像人,讓鰥寡孤獨廢疾者皆能找到心理治療的場所,改變,可以從這裡開始。

系列專題》
(一)如果苗栗有個單親失業家庭,需要心理治療
(二)自費心理治療,90%以上家庭負擔不起!
(三)拒絕成為只看有錢人的醫師!
(四)價值不被肯定-真的是健保虧待我們了!
(五)都會區之外,心理治療診所的生存之道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健保
(三)拒絕成為只看有錢人的醫師!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