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價值不被肯定-真的是健保虧待我們了!

瀏覽數6,528
2015/01/15 · 作者 / 精神科原來如此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加拿大健保局將各科醫師領走的醫師費、診療費逐項統計公布在網站上,我得以一一細算,確認加拿大精神科診所醫師的確有5%佔率,且申報金額大多數來自心理治療與諮商。

心理治療需求有文化差異嗎?我查詢南韓的資料,四年前,南韓就有八百多家精神科診所,大量申報分析性心理治療與認知行為治療。整體來說,精神衛生領域,在南韓健保佔率一樣超過5%。

只能說,「還好」台灣沒有資格加入OECD、歐盟等組織,否則這些組織一定會發佈許多研究論文,探討台灣精神衛生在整體醫療的佔率,為何這麼低。

但,在基層總額的限制底下,總不能突然就多撥1%給精神科。精神科多1%,這1%是要扣哪一科的額度?

精神科醫師在專科訓練時,心裡的藍圖是按照先進國家5%佔率的規劃,一旦進入受到限制的基層開業,往往會先經過震撼教育,例如劉鴻徽醫師。我在劉醫師診所的遊戲室訪問他,劉醫師曾擔任軍醫院兒童與青少年心智科主任,遊戲室是他剛開業時的夢想之一。篤信基督教的劉醫師說:「上帝是有計畫的讓病人與我們相遇,醫師就要治好他」。

剛開業時,劉醫師按照自己的理想,在病人身上投入許多時間,然後申報健保,換來的是超過30%的核減率。意思是說,假設第一個月申報20萬,健保局核定要扣掉6萬,然後剩下的14萬還要打個八折。病歷審查核刪的其中一個理由是:「申報治療費超過同儕值」。

劉醫師嘗試幾個月後,放棄了,開始把一些治療項目轉自費。劉醫師感嘆地說:「有些家長真的是付不起」。和吳佑佑醫師一樣,他現在即使跟病人談了一小時,也還是只申報344點的特殊心理治療。劉醫師難過地說:「不想跟健保計較,但真的是健保虧待我們。熱忱、專業、專科的價值都不被肯定」。

在劉鴻徽漸漸不太使用的遊戲室裡,我想著,如果我是審核醫師、如果我是醫師公會基層委員會的幹部,恐怕也只能採用同樣的對策,嚴格對待超出平均值太多的治療費。因為,心理治療的潛在需求太大了,如果健保無限制供應,加上醫師本身跟媒體的賣力宣傳,很快的,精神科的佔率就會到達5%。問題是,健保的基層總額,不允許突然出現這麼大的成長。

延伸》(五)都會區之外,心理治療診所的生存之道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