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睜大的老阿嬤

瀏覽數56,794
2014/06/10 · 作者 / 陳秀丹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有一位老阿嬤行動不方便,家人特地請了一位外籍看護陪著她,晚上看護就睡在老阿嬤床邊的一個單人床上。據說老阿嬤待人客氣,一向不喜歡麻煩別人,有一天夜裡可能是想上廁所,不忍喚醒沈睡中的外勞,老阿嬤獨自起床,很不幸的跌倒了,撞擊聲響驚醒外勞及家人,她的孩子緊急將她送來本院急診。腦部電腦斷層顯示嚴重的腦內出血,且病人已呈現重度昏迷。


家屬表明要極力搶救,經過腦部開刀手術,老阿嬤雖然保住一命,但卻無法自行有效呼吸,從此變成了植物人和依賴呼吸器維生的機器人。

一住就是五年多,這些年來至少有兩位醫生和家屬開過家庭會議,醫療團隊認為老阿嬤沒生活品質,只要呼吸器拔掉,老阿嬤就可以解脫了,一開始時家屬態度很強硬,甚至為了申請外籍看護和醫院起衝突。當時醫療團隊認為除非是家屬要讓病人在家使用呼吸器,否則沒有必要再申請一名外勞。


最近這兩三年來,家屬很少來探視老阿嬤了,或許是在外地工作舟車勞累,或許是看了會傷心,家屬大多只在每月繳錢的時候才會出現。老阿嬤的身體越來越僵硬,雙腳明顯的攣縮。


某一天的中午,我翻開被單,發現老阿嬤的腳變形的更嚴重了,緊繃的皮膚看起來就像隨時就要撐破似的,這個影像令人不捨。當下我請護理師幫忙連絡家屬,希望家屬來院會談,隔天家屬果真依約前來。


阿嬤的大兒子一見到我就說:「陳醫師,聽說妳要和我會談,我昨晚整夜失眠,因為我知道妳要和我談什麼。」


「是啊!我實在忍不住了,五年多了,阿嬤所受的苦和你們內心所受的煎熬,也夠了吧!」我只簡單的說,我相信家屬明瞭我的意思。


「陳醫師,事實上過年前我們家人也曾討論過這件事,看媽媽變成這樣,我們也很捨不得,以媽媽不想麻煩人的個性,她一定不希望自己變成這個樣子,這件事情早應該做個了結了。我很清楚的知道在五年多前,就是母親倒地的那一天,她就離開我們了,這幾年是我們自己在自欺欺人。」聽到家屬這麼說,我心裡篤定多了。


「你的想法很好,老阿嬤終於可以脫離苦海了。」


「不過我還得再回去和弟弟妹妹們商量,過幾天是母親節他們都會回來,就等過節後我再回覆討論結果好嗎?」


還要等?我心裡想老人家受的苦已經夠多、夠久了,為什麼還要等什麼節日呢?不過總算得到家屬正面的答覆,這也是個好消息。


母親節過後的第一天,家屬果真來電:「陳醫師,我們家人討論過了,決議這個星期五去接媽媽回家。」


聽到這個好消息之後,每次的查房我都會特地對著這位意識昏迷的老阿嬤說:「阿嬤!妳快要回家了哦!再過幾天妳的孩子就要來接妳回家了哦!」。


就在約定拔管的這一天,二十多位家屬擠進了慢性呼吸照護病房,當我到達病房時,嗎啡與鎮靜劑早已給了第一次劑量。老阿嬤的眼睛突然睜開了,哇∼好亮的眼睛!照顧她這麼多年,第一次看到她眼睛睜開,還睜得這麼大,且眼神是那樣的祥和,家屬看了也很驚訝,我請家屬向阿嬤道謝、道愛,道別離。


「阿嬤!現在您的身體都好了,病痛都解除了,您的孩子、孫子也都來了哦!他們一起來接您回家,等一下我要幫您拔管。」老阿嬤似乎聽見了,眼睛緩緩的閉上,只留下微微的細縫,我用手輕輕的幫她闔上雙眼,接著將維生設備撤除,在家人的陪伴中,兩個小時後,老阿嬤就像在睡夢中很安詳的往生了。


就在此時,大兒子說:「我們要代替媽媽向陳醫師說謝謝。」接著所有家屬一致向我行鞠恭禮,這種氣氛令我感動的流下淚來,我心想:「我是不是應該更早將家屬找來,好讓老阿嬤早一點解除痛苦?」


在場的團隊夥伴在送走老阿嬤後都紛紛表示:「阿嬤終於解脫了,今天的氣氛好感人哦!」


事實上幾年前我也曾經向家屬提過維生設備的撤除,但當時家屬還想不開。


醫療如果只是讓病人受苦,那就稱不上醫療而是傷害病人的行為。」很沈痛的呼籲我們的醫界與社會大眾,不要讓這類病人再受這些苦了;放下自己是智慧,放下別人是慈悲!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治療歷程與心得
54歲女主播走過乳癌、不孕 領養兩個女兒展開熟年新生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