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你在一萬個日子:當老婆分不到財產時

瀏覽數73,025
2014/05/07 · 作者 / 黃軒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林先生,肝硬化惡化併全身水腫,進來加護病房時已昏迷不醒、全身黃膽、身體到處瘀血、水腫脫皮、鼻胃管都是鮮血直流而下,如此慘狀,我看了也不忍心。

找他太太來解釋。太太進來了,很冷靜跟我說病情:「妳先生現在凝血功能不佳、到處瘀青出血,若再經我們急救,在胸腔壓迫勢必七孔流血,我不忍看他最後一刻生命如此慘狀,他若已到時間離開,我們來協助他有尊嚴離開,好嗎?」

這位太太沒有任何悲傷,但以不屑眼神看我,才把DNR拿去簽了。一般人對家人不捨情緒,或多或少會有不安眼神,例如焦慮、傷心等等,而她沒有!這舉動太怪了?

到了下午血壓下降、心跳快停止了,再次和他太太見面告知要準備後事,他太太連一點悲傷感受也沒有,只顧著一直重覆問: 確定他今天往生了?

不久,社工師打來說病患太太正在她那兒要我去協助。我走入關懷室,見那太太淚流成河泣訴:「我和他結婚35年,沒有子女,一生青春生命就奉獻在這個家。年輕時我們一起打拚,生意失敗了,一起熬過,好不容易有了積蓄,我們也有了好幾棟房子和土地,這傢伙上週給我看他的遺囑,他竟把所有不動產都給了他的父母,我一筆都沒有,我不服、我很不服氣呀……」

太太整個人趴向社工師身上,啜泣了好久,並不時搥打桌子,我現場真的可以強烈感受那股不服氣,弱女子的拳頭都破皮流血了還不叫痛,可知當下不是不服氣而已,而是深深的氣憤。只見她續說:「前天我好不容易說服他,他有心動,要修改遺囑,誰知來不及了,我好心痛,好心痛……」

原來當相處35年後愛人才知因分不到財產,情感產生了變質。那之前結婚的青春歲月,又算什麼呢?

我的護理師說:「主任,當沒有生存危機出現時,所有人都無法給出選擇麵包或愛情的理由。」我反問了她:「即使當生存危機出現時,愛情和麵包是否依然可以做出很好的選擇?」她呆住了:「就像這對夫妻嗎?難道沒有方法解決這樣處境嗎?」。

我說:「當然有呀,這是要生前好好溝通預立遺囑。然而我們不習慣寫遺囑或立遺囑的,因為:第一、大家都認為自己不是大官大富人家,沒有啥財產留給子孫,幹嘛要寫遺囑!第二、寫遺囑好似預言自己快死了,這是很不吉利的!第三、大家都以為自己子孫應該很乖、孝順,不至於為了財產而鬩牆吧!」

護理師說:「他先生不也是早有預立遺囑?」我微笑說:「這牽涉我要說的第四:若有立遺囑,也會偷偷一人預立,不想給其他家人知道,殊不知這種不經過溝通,祕密做出的遺囑,在意識清楚當下,總以為已把自己身後事交待妥當了,卻往往在身後依然讓家人發生糾紛。既然是親人,還是需要生前溝通好的,不然一旦往生,就產生『法律生效,人情失效』的情況了。」

護理師:「所以我們經常會在新聞裡聽到或看到,許多人為了遺產,家人鬧翻情誼,甚且對簿公堂!若死者有知,想必除了感嘆,也應後悔沒有在生前好好溝通立下遺囑,及早把身後事交待清楚吧!」

我回家在日記本寫:再深的感情也不可能永遠架構在空靈之上,終有跌落塵埃的一天;再怎麼美味麵包,終有味淡酸變的時刻。每個人都有獨特各自經歷、環境、個性及命運決定了他(她)的選擇,也許我們不庸置疑任何人堅守的愛情,也不用找理由苛責任何人選擇自己的麵包,我相信只要能找到相對的幸福,每一種選擇都有其存在的理由。

寫到此筆尖也軟了,因為我相信婚姻是兩人用淚水和汗水揉製而成的愛情和麵包,然而在一萬個日子以後,愛情驟變、麵包驟逝;剩下了還有什麼呢?也許像這位太太,只剩下那流了停、停了又流的淚水;或者她不會再相信男人汗水是值得的。又或許他們應早點好好溝通,或許可以改變這些遺憾吧!

啊!我可以感受腦中的理性和感性正交錯著,這世俗紅塵紛紛擾擾中……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專輯報導】面臨未來百萬失能人口,長照之路必須改變>>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