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親愛的家人成為「生命的延畢生」

瀏覽數51,747
2014/03/26 · 作者 / 陳秀丹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有一位87歲的老奶奶,因為肺炎併發呼吸衰竭,在過年前被家屬緊急送到急診室,被插上氣管內管後送進加護病房,因為年紀大加上原有的慢性疾病,身體迅速衰敗,不僅呼吸衰竭,腎臟功能也急速惡化,經過幾次洗腎雖然還有小便,但腎臟已無法過濾毒素,在加護病房住了兩週後,有醫護人員告訴她的家人:「身上插了這麼多管子,還要洗腎是很痛的,老奶奶辛苦了,就讓她回家吧!」
 

但家屬希望病人能撐過春節,於是病人在入院的第21天被轉入呼吸照護加護病房。
 

我審視老奶奶的各項報告,發現她已有多重器官衰竭。從一入院時她就有上消化道和下消化道出血,血小板的數目很低,嘴巴不停的滲血,大便也都是磚紅色,可想而知這樣的活著對老奶奶而言是多麼大的痛苦。當呼吸器的氧氣濃度調高到75%的時候,我試著再度和家屬會談,可以感受到家屬對老奶奶還是很關心。
 

我說:「過年也過了,老奶奶那麼辛苦,早日讓她回家吧!」
 

起初是家屬要求撐到過完年,現在年已經過了,但因為附近廟宇還有元宵節慶典,有一位家屬強力要求撐過元宵節,希望不要因老奶奶的死亡造成鄰居的困擾。
 

過年、過節是很快樂的,尤其是小朋友、學生,是一個可以吃喝玩樂又有壓歲錢可拿的節日,但對這位苟延殘喘躺在加護病房,已經是多重器官衰竭、奄奄一息的老人家而言,是何等的諷刺。她無法言語、無法自主呼吸,只有滿身的病痛,不能感受絲毫過年過節的溫馨歡愉,只能任由身體的病痛來滿足兒女的渴望。
 

當老奶奶血壓下降、氧氣濃度用到百分之百的時候,實在不能再硬撐了,我緊急召開家屬會談,我說:「該是讓老奶奶回家的時候了,再不回去會來不及。」
 

有一位兒子說:「可以等到晚上嗎?」
 

「這樣的病情,老奶奶隨時都可能走掉。如果老奶奶要在醫院往生,那就沒有關係,如果希望老奶奶在家中往生,那就不能再拖延了。趕快整理家裡客廳,趕緊連絡老奶奶的至親,回來陪伴老奶奶,送她最後一程。」
 

家屬商量後決定依我的建議將老奶奶接回家,但希望能再停留兩個小時,好讓家人佈置客廳。一個小時後老奶奶突然心跳停止,這時有一位兒子立即下跪,並且不斷的磕頭,極為哀慟地哭嚎說:「媽媽原諒我!媽媽原諒我!」他就是原先堅持要留老奶奶在醫院過元宵節的那位兒子。
 

此情此景令在場的所有人都不勝唏噓,我送老奶奶到電梯口,我深深地一鞠躬,護理師也陪我一起致敬。當電梯門關上的那一剎那,我為老奶奶的痛苦感到不捨,但也為老奶奶慶幸,她終於可以卸下滿身的病痛,回到天上的家。如果再撐下去她的嘴巴肯定會潰爛,既痛苦又折損容顏。年紀這麼大的老人家,歸天的時候已到了,為什麼還要讓她增加這麼多天的痛苦?
 

曾經有位讀者寫信詢問,他的父親90歲突然顱內出血,昏迷指數只有6,神經外科的醫師問要不要為父親動手術,他知道這時候手術只會增加老爸爸的痛苦,立即回絕。過了將近20天,老人家仍處在昏迷狀況,無法自行有效呼吸,醫師要家屬同意氣切。他請醫師為老父親撤除呼吸器,醫師卻不願意,理由是:「病人不是生命末期。」
 

這是很不負責任的說法,90歲顱內出血,無法自主呼吸,昏迷指數只有6,如果這樣不是生命末期,那什麼情形才是生命末期?像這類的病人在死亡品質第三好的國家──紐西蘭,是不會被插管急救的。如果已經插管的病人,經確認其病情無法控制、死亡已是無法避免,或是即使存活,將會伴有讓人無法接受的生活品質時,醫師會召開家庭會議,然後進行呼吸器、洗腎等維生設備的撤除。
 

「醫療的目的是在增進病人健康或減輕其痛苦」,希望我們的社會大眾、醫護人員,能夠好好省思什麼是醫療的本質,什麼是愛?
 

愛,是站在對方的立場來考量,孝順是平日就得做的事,不要為了自己要過年、過節,就讓親愛的家人苟延殘喘,變成生命的延畢生。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善終
請讓壽終正寢的老人免除「死亡套餐」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