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炭取暖勿關窗 除濕、煮粥兼暖心

瀏覽數19,703
2014/01/09 · 作者 / 林黛羚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你家好香啊!」當我開門迎接從萬華來訪的老朋友,她們第一句話就這樣說。這讓我有點彆扭,一來我沒有在家裡點精油灑香水、二來讓室內變香也不是我的風格。

「怎麼可能?你是聞到什麼味道嗎?」

「喔!那好似乾燥的木頭香!」當我們走到二樓,我才知道她指的是正在使用中的炭火爐。

從12月中下旬開始,幾乎每天都是在10度到17度左右徘徊。如果空氣乾燥就算了,偏偏又很潮溼,幾乎是冷到骨子裡了!

「新竹至少還看得到太陽,台北一直一直下雨,我們都快發霉了!」她們圍在火爐旁邊,又是張手又是暖腳的。

透過採訪,我陸續在不同的屋主家看到炭火爐,嚴冬中,與另一半坐在木炭爐旁取暖聊天、順便煮個紅豆湯,超有幸福感,我開始對他們擁有這套「發熱系統」心生羨慕。我從網路上、店家中看了許多炭火爐,價位多在三、四千塊以上,又有多餘的花紋或上亮釉等添足裝飾,讓我遲遲不想購買。於是我們先從五金行的那種兩光紅土炭爐(通常是用來拜拜燒金紙的,一個150元左右)以及網路上買的二手陶爐開始實驗,湖水綠的二手陶爐雖然很漂亮,但不到一個月之後它就裂了對半,金紙炭爐雖然依舊耐用,卻實在不慎美觀,所以一直都放在一樓車庫做煮湯用。也許是心想事成,不久前收到屋主綺文幫藝術家朋友介紹的資訊,買到價位上、外觀上都合理的火爐,這火爐直徑約40公分,有著質樸的陶土觸感。

去年冬天,我出差從屏東回來的路上,順便去內埔鄉埔光炭業買了一大箱龍眼炭,開始了正式在起居室的「燒炭取暖兼煮粥」。木炭與電暖器最大的不同,就是散發出來的熱的深度。電暖器的溫暖是僅止於皮膚表層的,皮膚與四肢不再冰冷,毛細孔也不再緊縮,就僅止於此,炭火的溫暖則是深入到肌肉裡的,燃燒時的遠紅外線,讓發腫僵硬的扭傷腳踝得到救贖。

後來室友買了外觀低調的溫濕度測量器後,才知道原來燒炭還可以降低室內濕度,一旦將低濕度,就不會這麼冷了,這我有切身的經驗。猶記得穿同套雪褲和雪衣,在奧地利維也納10度、還不如在台灣15度那樣冷,因為維也納是乾冷、新竹這邊是「透心涼」般的濕冷。

通常濕度在70%以上,就會加重寒氣,而連日綿綿細雨的12月底,溫濕度顯示在80∼95%之間左右,衣服乾不了、厚棉被冰冰冷冷。不但一旦起火燒炭,起居室的濕度通常可以降個10∼15%左右,效果還蠻驚人的,當炭火在燃燒時,我也會順勢將明天要吃的糙米粥放上去煮,通常燒完一輪約二到三個小時,糙米也就煮開了,根據屋主的說法,由於炭火加熱的方式是透過遠紅外線,是從食物核心開始加熱,而非像電器加熱是由外而內,所以比較容易熟透也比較好吃,每次我們吃了炭火煮的粥、或者熱湯,兩頰總是紅通通的,非常舒服滿足。

燒炭取暖務必要注意安全,通常我會將進風一側的窗戶開約一公分的小縫、出風側的窗戶則開約10公分的寬度,確保燒炭產生的一氧化碳能夠順利排出。至於一開始的生火,絕對會比開暖氣還要麻煩許多,選擇比較扁平的木炭當做底座,將火種放在底座上方點燃(我通常用兩顆五金行常賣的火種5元10粒),比較塊狀的木炭就堆疊成金字塔狀,火種還在燃燒時不必搧風,待火種燒完、看木炭狀況,有時木炭已經還蠻通紅,就可以放它去燒,但有時一副奄奄一「熄」的模樣,就要幫忙搧風點火了。

目前我手邊有的是新竹寶山的相思炭、再搭配埔光炭業的備常碎炭(因為是碎炭所以比較便宜,但耐燒),相思炭先把火給起穩,再把備常碎炭放入通紅的相思炭之間,上方再覆蓋一塊大塊的相思炭,直徑約10∼12公分的木炭堆,大概可以撐個40分鐘到1小時,想到的時候,再適時的加炭進去即可。

通常買整袋時木炭都很大塊、多是原木本身的體積。要用一字型起子,對準木紋細縫、用鐵鎚輕敲,就可以很整齊的裂成多塊。以前不知道要對準細縫,就用鐵鎚胡亂敲,反而造成很多碎片而浪費。

↑ 燒炭前後兩小時之間的溫濕度差異、以及沒有浸泡過的糙米(直接從冰箱拿出來的)開始煮,於兩小時之後完全煮開,柔軟帶著糙米的香氣。
 

↑  燒炭取暖煮粥常用的配備與小工具。
 

↑  燒炭取暖煮粥常用的配備與小工具。
 

↑ 將相思炭包在外圍、裡面則是備常碎炭,用以保久文火的時效。
 

↑ 之前不當使用造成火爐產生約0.5mm小龜裂,用炭灰稍加補強繼續使用。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跑步不再累又喘 「超慢跑」輕鬆燃脂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