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個夜夜吃藥的中年婦女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瀏覽數9,636
2020/06/25 · 作者 / 張曉卉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台灣是個失眠島,睡不著的人已經突破420萬,一年吞下的鎮靜安眠藥超過9億顆。我就是靠安眠藥才能入睡,沒想到2位好友近年也失眠,醫生開給我們的處方各不相同……。

「我們3」群組是幾年前因為工作內容相近,高層希望我和其他2位集團同事L和C多交換管理經驗,開始每個月午餐聚會。

日久生情,除去工作分享,想當然爾會岔出去談各自家庭和身體的喜怒哀樂,否則怎對得起中年婦女的生命歷練。

最近幾年,「我們3」共同經歷「夜不成眠」的困擾。台灣是個失眠島,睡不著的人數已經突破420萬,幾乎每5人就有1人在吃藥,一年吞下的鎮靜安眠藥超過9億顆。我就是那400多萬安眠藥族的成員。(推薦閱讀:安眠藥使用,男女有別?

8年多前,我因為寫書、工作和家庭壓力,每晚躺上床就像一條下油鍋翻來覆去怎麼煎都不熟的魚,疲累到瀕臨滅頂,只好求助精神科醫師,診斷是焦慮失眠,開始每晚吞1顆白色小藥片,30分鐘內洗澡、上床躺平,等待大腦像電腦突然拔掉插頭「斷電」,昏睡。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失眠好痛苦,又怕吃藥會失去自行入睡的能力

去年,L在群組裡說:「最近失眠,去看醫生結果也是開安眠藥給我,中年婦女除了要對電梯鏡子拔灰白頭髮,竟然睡不著。」

C:「睡覺治百病,妳要好好照顧自己。去運動、休假如何?」

我:「本人經驗是年齡、婚姻、工作,再加上荷爾蒙變化,都會增加厭世感。」

L:「上週末感冒去看醫生拿了感冒藥,想說晚上就先不吃睡覺的藥,竟然連續兩天睡不著……,有點害怕變得要依賴安眠藥。」

C關心:「這樣白天會想睡嗎?」

我:「每個晚上睡不著、睡不好,生活品質就不好。『依賴』要看你怎麼看。對我來說,小藥片強制入睡,隔天精神還好,一直是1顆沒增加。」

L:「我害怕失去自己睡覺的能力。」

的確,我就是靠藥物賜予昏睡的能力。

L又說:「醫生問我生活上有什麼問題,我答不出所以然。工作壓力大,但不是現在最大;小孩爸爸當然也有討厭的時候,倒也不是現在最討厭,難道是更年期?」

這個對話之後不久,C在群組說:「我也失眠了。從來一覺到天亮的我,第一次體會這種痛苦。今天已經是第5個晚上,身心好累但頭腦卻是清醒的。想問妳們,我明天是不是應該趕快去看醫生了?」

「快去!」我和L用誇張貼圖命令C。

C就醫後用安神鎮靜藥物換得睡眠。

L為大家點評:「3個夜夜吃藥、老公又不是郭董而事業又做不大的女人!」(推薦閱讀:躺床30分鐘仍無法入睡?4件事自我檢測睡眠品質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隔一陣子,我們好不容易各自從會議室逃出來吃中飯,C分享:「昨天晚上去看醫生,我是最後一個,親眼看著兩齣八點檔在診間上演。其中一個在診間痛哭大喊說『很想死』,我在外面假裝聽不到都沒辦法。想想自己真的沒什麼大不了的。」

又一次聚會,L嘆氣說,去健檢追蹤,她的荷爾蒙亂七八糟,醫生說正常人睡覺體溫會下降0.5℃,她因為有一個指數逼近邊緣值,睡覺時體溫無法下降,睡不好是當然的,她現在把「吃藥才能睡」這件事當作沒什麼關係,反正醫生說很多人吃10年也還是好好的。

是的,人生還是要過。一如美國國家經濟研究院(NERB)調查全世界132個國家,分析幸福感和年齡、經濟狀況、工作與健康狀況等因素,結果發現47歲時,是人生最悲慘的時刻。之後幸福感會因為自我覺察,修正期待與標準並相信自己能安然度過,慢慢谷底上升,變得容易知足平和。

C現在可以不用藥物睡著,只是晚上醒來次數變多了。「我們3」還有2人失眠,繼續練習當個「聰明病人」,做個爭氣的中年婦女。(推薦閱讀:把安眠藥當糖果吃?!失眠族群先了解你是什麼類型

L的醫生偏好「雞尾酒療法」—抗焦慮、抗組織胺、神經安定劑等幾種藥都開輕微劑量,總和起來幫她入睡。我呢,前後試過3、4種藥物和適應副作用,現在每晚1顆小藥片。

本來建議L是不是別吃那麼多種藥物,後來體會,能幫助自己入睡的藥,就是適合的處方。我也在練習快走、逼自己報名馬拉松,看能不能逐漸解開安眠藥依賴。還有還有,每次我們吃飯時交換小八卦、吐槽老公的大笑、以及分享蛋糕的甜蜜,都是我們當晚安穩入睡的輔助治療呢。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美容保養
一個皮膚科醫師的告白:我不願再傷害我的病人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