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當了母親的靈魂伴侶,父親的冤家仇人?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瀏覽數9,856
2020/06/24 · 作者 / 劉瓊珊、江文賢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剛從北部大學畢業的嘉佩準備返回南部的家鄉工作,她心裡頭糾結著想回去,但又不大想住在家裡。念大學時回家次數越來越少,多半都推說學校課業繁重,南北往返交通費不便宜,但好幾次還是擔心著母親的身體而逼著自己回到那個她稱之為「沒有溫暖」的家。

從大三以後,她和爸爸就不再說話。父女間從總說沒兩三句就吵架,到現在連坐在一起吃飯都很勉強。她記得上次因母親生日,全家人坐在一起吃飯,最後她還是以摔碗筷跑出家門收場。

嘉佩的爸爸是個經常性的飲酒者,在工地打零工,生活不大穩定。從嘉佩小時候開始,只要爸爸心情不好,就是罵媽媽跟嘉佩出氣。家裡的經濟靠嘉佩的母親打三份工來維持,每天早上在市場幫忙殺魚、中午去自助餐廳幫忙、晚上在夜市擺小吃攤來養活一家人。嘉佩很小的時候就跟著媽媽在夜市擺攤,媽媽的辛勞她全看在眼裡,對媽媽滿是心疼與不捨,也養成嘉佩從小的成熟懂事、不製造麻煩,讓媽媽能對她放心。

北上念書後,她越來越難忍受發酒瘋的爸爸,一開始她用一種激烈的教訓口吻跟爸爸說話,反而引起了很多的衝突。爸爸覺得她去台北學壞了,變得沒大沒小;媽媽在一旁則是不斷跳出來想要息事寧人,一方面也對嘉佩勸說不該對爸爸不禮貌。長久下來,嘉佩漸漸得厭倦這樣衝突的模式,開始對爸爸視若無睹,把他當隱形人。

高衝突關係演變成情緒切割

當在家庭關係中,我們很難容忍某個人某件事,不符合我們期待的時候,我們容易會想要用「說教」或「教訓」的方式來讓人改善,但往往事與願違,常會引起對方的反彈,而演變成爭執與衝突,很容易就演變成情緒切割(Emotional cutoff),不再接觸溝通。兩個人在同一個屋簷下,卻保持距離不對話,或者刻意搬出住所拉開彼此的距離。

(示意圖。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涉入父母婚姻關係三角裡的小女兒

嘉佩就是看不慣身為一家之主的爸爸不好好的找份穩定的工作,卻讓媽媽這麼的辛苦,在這樣長久經濟失衡的關係裡,父母在嘉佩剛出生沒多久就分房睡,媽媽是個傳統的女人,對這個男人雖已沒有感情,但也不願意離婚,在這不知不覺中,嘉佩已經涉入了父母婚姻關係裡的第三角。

她成了母親的「伴」,離不開母親,無法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在大學時不乏有些追求嘉佩的同學或學長,但嘉佩都推說要專心課業,不想談戀愛,但其實是她深怕若有交往對象需考慮未來,而無法繼續留在母親身邊,索性一直保持著單身,讓自己只有打工跟學業,對親密關係則敬謝不敏。

嘉佩的的情緒切割,看似讓自己迴避了關係問題與衝突,但也意謂著對於問題,她不想再面對。只是問題不會消失,它可能蘊釀成更大的家庭風暴。如果你像嘉佩或是正在面對與家庭某位成員情緒切割,到底可以怎麼做呢?

1.學習與家庭成員保持接觸

若嘉佩能理解到:情緒切割並不能幫助改善她所煩惱的家庭問題,且切割時間一久,容易在個人身心產生徵狀。若想要改變自己的狀態,便需要練習回到家庭中重新與家人接觸。

可以練習用非高衝突的方式與家人互動,能夠試著表達自己的立場,而非教訓家人應該要怎麼作。這對嘉佩來說,是一個完全不同的習慣,練習不用過去生氣或憤怒的方式向家人表達自己的想法,宣示自己的信念,並且須理解不強加自己的想法在他人身上。(推薦閱讀:幫父母減壓,從對的話題開始

2.父母的婚姻問題還給父母解決

嘉佩從小涉入父母的三角關係裡,形成和母親綁在一起,而看不慣父親的所作所為,產生排擠父親的種種行為。

嘉佩要能釐清:父母的婚姻問題需還給父母自己去解決,而非由自己承擔或替媽媽忿恨不平,練習與媽媽和爸爸單獨的接觸溝通,試著「去三角化」,也就是能夠一對一的與爸爸和媽媽接觸,練習重新認識自己的父親與母親,並與他們互動。

(圖片來源:康健資料)

3.照顧母親但不作母親的另一半

嘉佩因心疼母親,且覺得自己命運等同母親而不願意發展親密關係。嘉佩若能明白母親真正需要的伴不是自己,她可以選擇陪伴母親,但並不是在情緒上發展成母親的另一半,才不會阻礙自己的親密發展,並讓如此婚姻關係的模式代代相傳。

在親密關係或人際互動中,嘉佩要看到自己想要「拯救他人」或「扮演高功能」的那個自己,才能夠在與母親或他人互動的關係中,彈性調整自己的應對方式。(推薦閱讀:別再墜入家人情緒黑洞 5個練習解放「家庭救星」

4.調整自己而非要求他人改變

心理諮商中常會碰到來諮商的家庭成員,述說著家裡的某某人應該要改變,是家人造成了他的痛苦,才「害」得自己要來諮商,但其實我們每一個人重複不變的互動型態才讓家庭如此僵化。因此,放下責備他人,開始調整自己,相信自己的調整能帶來家庭系統的改變。

在無數家庭故事中,我們常看到成為父母靈魂伴侶的小孩,他們離不開父母,也無法去追求自己的幸福,成為了父母的守護者。但父母終究生命有限,當父母離開時才回過頭看到自己「陪」進去的人生,甚至對於父母離世反而有更難處理的失落。

練習如何照顧父母也讓自己的人生不失衡,是一個重要的課題。不以高衝突或情緒切割去處理關係裡的焦慮,才能夠維繫健康的身心。

(本文作者為諮商心理師劉瓊珊、諮商心理師江文賢)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飲食新知
不是你想的那樣/「原味」優酪乳,熱量更驚人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