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我的痛苦,幫我的心一起活下去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瀏覽數9,290
2020/05/14 · 作者 / 蔡明娟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日前,在電視上看到女明星抒發自己婚變的心路歷程,她回憶婚變的起始點,可能可以回溯到父親過世的時刻……

那時,女明星感到無比痛苦,加上母親也接連生病,兩件打擊讓她感到無法獨自承受,她請求先生分擔她的痛苦,未料先生給她的回應卻讓她感受到冰冷的拒絕,為日後分手埋下種子。(推薦閱讀:「她說的我都做了,為何還要離婚?」 看穿伴侶心裡的那座冰山

一樣是女明星的心路歷程分享,記者問道:「何時萌生與對方廝守一生的念頭?」女明星回憶道:「在祖母過世時,因為遙遠電話那頭的靜靜守候與陪伴,漸漸沖淡了難過的心情,也因此堅定了日後結合、共度此生的信念。」

(示意圖。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痛苦時的陪伴與否,左右了心的生死

伴侶間同樂或許不難,共苦則未必。陪伴伴侶一起走過痛苦的時刻,是兩人是否能夠長久相伴的試驗之一。

有些極大的痛苦經驗,很難一個人獨自承擔。傳統上我們以為避免談論感受、壓抑情感,可能對彼此會好一點,但對於有傾訴需求的人來說,當他向伴侶求助、渴望能共同承擔痛苦卻被拒絕時,他的感受將等同於整個人被拒絕,被推入更深的無助感中。

原本至親的過世,自己的一部分好像隨之死去;加上被伴侶拒絕的傷痛,僅存的另一部分,不知如何著根,渺渺茫茫,雖生若死。

佛洛依德認為,當愛上一個人的時候,他會將自身的認同投射在對方身上,最後內化成為自己的一部分;但是當這個對象消失之後,人們心中某部分的自己也就跟著粉碎了,個人存在的完整性不再,將產生極大的痛苦。

想要從這種痛苦中解脫,就要從原本的依附對象抽離,把自己跟這些已然逝去的人物中解放出來,才能找回失去的自我,並與其他人物建立新的連結關係。若能如此,對已逝之人的愛戀則會轉為記憶,從僅存的回憶中得到慰藉。因此,身旁伴侶能否同苦同在,將決定失去至親的一方能否將對原本親人的依附抽離,重新連結在現在的伴侶身上。(推薦閱讀:你什麼都不了解,憑什麼忽略別人的痛苦?

(示意圖。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被懂的感覺,讓心重生

通常失去至親的苦,除了自身的完整性的破碎外,常常包含著「遺憾」。可能是來不及送出的禮物、深藏在心中難以說出口的話、承諾卻未完成的旅行……,還會伴隨自責、憤怒,有時是難過、傷痛。重要的是,如果有人能夠體會這些所謂的「未竟事宜」下的感受,將傳遞給失落者深深被懂的感覺。

被懂、被理解的感受如同一個堡壘,讓我們得以依靠、感到溫暖。生命或許不再完整,但還是能有所歸屬,能有存在的盼望與喜悅。這時最忌諱告訴對方應該要怎樣,自以為可以幫助他縮短痛苦;或是迴避、壓抑彼此的感受,以為不想、不說等於放下或是走出來。

失落的苦是相當獨特、無可比擬的,也不僅僅是理智可以克服的。當事人是一次次在理智與情感中拉鋸,每次都像跌落深谷後再奮力爬起。當他跌落時,期望有人能夠了解、不要指責、給他一個肩膀、陪他一程;當他爬起時,期待有人能給他一個微笑、一個掌聲,對他說:「會越來越好的。」

伴侶關係除了柴米油鹽,總期盼有更多心的交流。相戀時,把心交在對方手上;受苦時,也希望交出去的心,能有人幫忙好好照顧。同苦才能同在,與伴侶同苦,為他的心注入依靠與希望,幫他活,兩人才能一起好好活。

(本文作者為漱心坊心理治療所院長、關係治療師蔡明娟)

<本文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治療歷程與心得
拔掉父親的呼吸器之後…陳時中嘆:為何不讓他在家安寧地走?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