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看不見的,都在提醒著我們—從《返校》看見「返家」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瀏覽數24,916
2020/04/16 · 作者 / 劉姿妤、解景然、江文賢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趁著假期在家看了一部去年的國片《返校》,劇中人物的情緒以及將過往情緒經驗投射在他人身上的現象,然後又交疊出如同過往的關係模式,這樣的場景不僅是一個電影故事,更是許多人的生活樣貌。

你是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

過去的經驗若是在情緒上打了一個結,我們漸漸地就會開始切割與那個「結」有關的一切。(編按:後文涉及劇情,如未觀賞電影者可避開)

切割讓我們可以先保護好自己,不被情緒的洪流吞噬;但也可能因為切割,而使我們對於相似的一切有過度的反應,甚至如同方芮欣一般,不斷地被過去的自己給追逐著,被恐懼與焦慮吞噬。直到魏仲廷陪著她一起度過許多情緒風暴,感到較為安全、有力量,這才讓她漸漸與焦慮拉開距離;「焦慮」緩和了下來,才能夠看懂自己原是一直重複著同樣的困境而不自知,也才能夠開始理解是自己追著過去未處理的情緒,當她慢慢拼湊出自己所經歷事件的脈絡,也才有機會能夠理解這些輪迴與反覆,是怎麼開始,又是怎麼結束的。(推薦閱讀:每一個不想回家的人,都有他的原因
 (示意圖。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埋在地下的樹根,使樹枝產生果實

方芮欣的過去有著目睹家暴的不安,雖然張明暉在她最脆弱的時候出現,給予她很多的愛與關注,但當他們的關係遇到考驗時,她的情緒勝過理智,過往未處理的情緒引導她複製了母親因應父親家暴的方式—「舉報」讀書會,希望能讓張明暉再度回到自己身邊,卻造成了所愛的人、同學及師長的喪生。

當魏仲廷出現,並陪著方芮欣用自己的方式去重新理解這一段她選擇切割、遺忘的過去,方芮欣慢慢也能夠長出勇氣,去面對自己曾做過的錯誤決定,也才能夠發現「自己原來無形中仿效母親」,當她看見了愛的傳遞,她不再沉溺於喪慟中,而是能夠將自己所收到的愛,轉化為幫助魏仲廷的力量,讓魏仲廷可以活著、記住故事,將故事傳遞下去。

電影的最後,魏仲庭也終於能夠平靜地「返校」,回到他一生中最有情緒的地方;如同家庭系統所說的「返家」,當一個人在返家時並且能夠穩定自己情緒,減少被周遭人事物反射性地影響,才能夠成為客觀的觀察者

(示意圖。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我們有獸性和魔性,但也有著神性
有利己主義的欲求,但也有愛他主義的欲求

當方芮欣與魏仲庭都能夠接納自己的過去並理解彼此後,方能重新定義自己。如同我們的人性,我們有著追求自我的驅力,也有著群聚的動力,我們現在所做的努力不僅是讓自己理解過去,過得舒適自在,更是讓我們所重視的生命都得以延續下去,讓身邊的每個人都有機會成就自己。(推薦閱讀:楊定一:從人生的每一個角落,都可以找到生命的出口

(示意圖。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返校》提醒我們幾件事

  1. 平靜面對:找到適合自己平靜情緒的方式,平常即可透過練習,找到能夠平靜面對情緒風暴的方式,當平靜下來,才有機會客觀地觀察。(推薦閱讀:張艾嘉:靜坐,能安撫我生活中的焦慮與不安
  2. 客觀觀察:人們的互動間常隱藏著許多被忽略掉的重要線索,若能夠學會冷靜觀察,才能夠看懂自己與他人是如何互動的。
  3. 對自己寬容:經歷過重大的事件的我們,情緒越有可能被誤觸而失控,這些失控都是正常的;此時寬容地對待自己,千萬不要因為退步而感到挫折;提醒自己進三步、退兩步,也正在邁向不同的自己。
  4. 重新定義自己:若有機會看懂重要線索,才能夠重新決定你想成為怎樣的人;真正由自己做決定,而不是任由情緒操控自己。

(本文作者為諮商心理師劉姿妤、諮商心理師解景然、諮商心理師江文賢)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情緒紓解
賴佩霞:美好的親密關係,由我來啟動!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