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壞的時候 擁抱最好的自己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瀏覽數10,714
2020/03/17 · 作者 / 李韋蓉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疫情籠罩不安的這兩個月,每一天走在路上,我習慣低著頭數著零零落落散在街旁的口罩。在靠近公用垃圾桶不遠的是鮮藍色、女廁裡離洗手台最近的是粉白色、樹叢旁因風吹雨淋而褪色的是灰黑色。我想像著口罩的主人是在怎麼樣的心情下做出隨意丟棄的決定。

伏爾泰說:「恐懼絕不能造就美德。」恐懼讓人軟弱動搖決心,它就像是有一雙銳利的眼神,直透人性底下最深層的扭曲。為了不把口罩(恐懼)戴回家而選擇就地捨棄,也許是一種自我防衛的機制。

而從深層心理面來看,比起那些能夠妥善處理而不任意丟棄口罩的人,會隨意亂丟者面對疫情的焦慮度更高,也更容易對生活失去掌控感,導致身心壓力過大。(推薦閱讀:疫情當前 為何全球瘋搶衛生紙?

不論搶口罩還是亂丟口罩,說穿了都是建構恐懼。人們利用某些特定的行為描述自身的恐懼,或是以逃離的方式來追求特定感覺,這些循環模式不斷重複恐懼,深化了內在的焦慮,也削弱了對未來的確定性。

不安的這兩個月,每一天往返在都市的車水馬龍之中,我也遇見了擔心疫情發展的人們。大家在密閉的空間儘量不交談、與人互動保持一定距離、使用過的口罩妥善保存、丟棄時小心處理,只為了害怕造成他人的麻煩。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亂世中更要展現善意 適應環境需要心靈強度

有一個朋友在酒精很難買到的時候,好不容易在藥局拿到了最後兩瓶。當他興沖沖坐計程車準備回家時,司機先生告訴他:「每天載客人,但是都沒有足夠的酒精可以消毒。」這時他毅然決然把其中的一瓶酒精,送給年邁的司機先生。這是十分微渺不易被發現的個人行為,但在彼此帶著共識下,展現了愛人如己的善意,共同面對可能碰到最陌生、最不可思議的事物。

這份自動自發的關注,也就如同阿德勒心理學家所指出的社會意識,是一種較良好的健康生活樣式。(推薦閱讀:我買口罩你領藥 家人分工防疫更有效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人類最佳適應環境的武器就是心靈的強度,在行為與感受中同理他人的生命經驗,確實履行社會責任,透過自我約束與規範展現社會情懷,讓周遭他人和生活朝向更好的前進。 

我們在面臨生活問題所產生的反應,終究都會在心靈留下記憶的痕跡。而在這個困難的時刻,我們都是彼此的需要,任何的存在都跟彼此有關。我們可以用最暗黑的方式回應恐懼,也可以在沒有光的時候,讓他人記住了希望。

在很久之後,希望每當你想起了2020年的時候現在的自己,愛在你身邊。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避戴隱形眼鏡、穿過衣物吊戶外2小時?專家破解防疫迷思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