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墜入家人情緒黑洞 5個練習解放「家庭救星」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瀏覽數26,887
2020/03/10 · 作者 / 劉瓊珊、江文賢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邁入30歲的筱君剛結婚,沒想到婚後離開家跟先生同住的第1個月卻充滿著焦慮,不是為了晚餐要煮什麼給先生吃、馬桶蓋該掀開還是蓋上才沖水這些日常小事,這些焦慮是來自筱君的原生家庭。

早上筱君又接到媽媽的電話,抱怨患有糖尿病、高血壓的老伴不聽勸,堅持要騎他那台破機車環島,「都幾十歲的人了,還這麼不自量力讓人擔心。」接著媽媽講起弟弟最近的保險工作不穩定,又開始伸手要錢;再轉到最近媽媽的五十肩和頭痛症狀的老毛病又犯了......。

筱君突然感覺到一陣胸悶,喘不過氣的感覺又來了,好像責怪自己不該在這個新家,應該立即衝回爸媽家。這樣的畫面你是否也覺得熟悉?

身為家中長女,筱君常常得解決家人的焦慮情緒,當媽媽的情緒垃圾桶。筱君好擔心:「娘家沒有我,是不是就會秩序大亂了呢?」(推薦閱讀:總滿足他人需求、卻委屈自己?當心「情緒勒索」找上你!

情緒像是一條河流,焦慮在河水裡流動,穿梭在家庭每個人身上,相互感染著,家庭中任何一個人的焦慮情緒,都能直接或間接傳遞給另一個家人。若沒有人能緩解降低焦慮,家人常常像是熱鍋上的螞蟻。

這時可能會有一個看似「家庭救星」的角色出現,試著降低難以澆息的焦慮。他協助家庭成員解決壓力事件,扮演情緒垃圾桶或工具人,甚至跳入家人之間的衝突幫忙滅火。家庭救星認為,唯有這樣做才能讓紛爭減少,卻沒注意到這股焦慮像是難以撲滅的森林之火,不停死灰復燃。

(示意圖。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離開原生家庭後,怎麼做才能不再當家庭救星?

1. 觀察自己與家人的「自動化的互動模式」

練習觀察在自己的原生家庭中,哪個人用什麼方式說了什麼樣的內容,會讓自己感到焦慮;這樣的焦慮情緒激起之後,自己有什麼反應?

想像用遙控器倒帶並放慢速度,去看家人焦慮情緒傳遞的過程:通常從誰開始又傳到哪裡?怎麼開始的?有辦法降低焦慮嗎?如何暫時停止?練習觀察家人間自動化的互動模式,把焦點放在自己和家人的反應,是如何像打兵乓球一樣來回互動的。

2. 練習撰寫自己的新腳本

如果把家人互動過程當成戲劇腳本,問問自己:喜歡原來的腳本嗎?如果不喜歡,練習思考加諸在自己信念裡的生活教條,是怎麼來的?例如:誰告訴自己要讓身邊的人都快樂?別人的快樂是我的責任嗎?練習寫下自己思考的信念,反思哪些是自己的聲音、哪些其實是別人告訴你的教條,自己曾認真地想過要遵從嗎?

(示意圖。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3.嘗試忍住自動化的反應

在筱君忍不住又立馬跑回家解決家庭紛爭時,可以試著忍住延續焦慮傳遞的自動化反應。例如:又忍不住想要為媽媽講話,跳出來勸爸爸不應該去環島旅行,或是替媽媽指責弟弟這麼大了還要讓人擔憂,試著暫停這些過去自動化又無效的反應。(推薦閱讀:爸媽從年輕吵到老,子女難道也要分兩派?

4.學習新把戲

俗語說「解鈴還得繫鈴人」,在關係的互動裡,要練習不是仰賴對方改變來減輕痛苦,而是靠自己改變,帶來對家庭系統的改變。

像是在筱君容易陷入的三角關係中,試著把家庭的紛爭還給衝突中的兩個人自行解決。當自己被拉入或是又想與媽媽結盟時,試著「去三角化」,讓自己保持與另外兩個人都是一對一的接觸,關心並試著了解對方的想法,但並不選擇站在任何一方,練習保持中立。

5.開始練習返家溝通

當筱君對家庭裡互動的觀察越來越明確,也反思確認自己的想法,就可以練習與家人一對一訪談,試著了解家人的成長經驗或對於家庭中某些重大事件的看法,並觀察在訪談時自己的情緒反應,讓自己保持平靜。

練習看到自己在家庭裡的姿態,嘗試改變與家人互動時的自動化反應,學習一對一溝通,練習去三角化,就能逐漸放下家庭救星的角色,讓別人做他自己的救星,才能夠好好享受家人情誼,在離家後安心返家。

(本文作者為諮商心理師劉瓊珊、諮商心理師江文賢)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其他疾病
30歲世代女性別只顧著家庭事業兩頭燒,小心身體這個部位正在出問題!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