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需要管理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瀏覽數16,697
2019/12/16 · 作者 / 黃軒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編按:14日凌晨台南玉井真理家族前輩堂遭人縱火,不幸造成7人死亡,震驚社會。除了探討建築物本身的安全結構外,另個令人心痛的是,21歲的嫌犯明明是去那裡接受安置輔導,為何反釀成縱火悲劇?胸腔重症醫師黃軒提出他的看法。)

玉井縱火案,似乎燒起了青少年輔導的隱憂。試想一個剛滿20歲的青年,毫無自主能力打工賺錢,需要打電話給警察,然後才能向父母要錢?而且不只是一次,這就是非常嚴重無能力自主的行為,最重要的是,他本身的家庭溝通管道是否已經完全受阻,從而影響他的心智成長?

一般而言,孩子和家人溝通是很正常發展的管道。也就是說,這孩子從青少年開始,他的生活安全軌道就已經彎曲、變形了,這個階段如果沒人適時管理,或者只等待偶有一輛輔導列車經過,卻沒有更進一步從根本導正,時日一久,任何看似不起眼的零星火花,也許將帶領著悲劇隨之而來。(推薦閱讀:當生命陷落時,我們都有可能是下一個「應思聰」

任何青少年的性格異常、甚至犯罪現象,威脅到社會秩序,並不是被抓了、去法院、扣押他、審判他、判決他……等,青少年就會恍然大悟、徹底改變心性。

其實,台灣早在1997年起已有少事法庭,引入安置輔導制度,各少年法院將裁定,需要安置輔導的少年,安置在已和法院簽訂委託的安置機構中,由少年保護官個別與機構訂定安置輔導計劃,作為實際執行的依據。(推薦閱讀:單靠國家補不起社會安全網的破洞

(示意圖。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已有安置輔導,為什麽悲劇仍會發生?

問題少年的狀況包羅萬象,可規納為3個問題:

  • 家庭問題

如果少年的偏差行為是導因於家庭因素,而認為其成長環境有加以調整的必要, 家庭輔導是首要工作。這類個案僅需單純調整成長環境,提供一個適當的安置機構,即可有利他的健全自我成長。我個人認為,安置輔導的處遇非常適合。

  • 個人問題

如果少年的偏差行為是導因於個人的性格異常,當這類個案送往機構安置,不久就會發現,這種個案在機構內可能會不斷滋事(包括:逃離機構、竊盜、傷害、霸凌、性侵害、縱火……),令安置機構人員疲於奔命、焦頭爛額,連帶嚴重影響機構中原本已穩定的其他個案。

  • 雙重問題

是家庭問題,也是個人問題。這類個案就很複雜,雙管齊下是比較好的做法。一是專業醫療人員評估和矯治他的性格,再加上部分社心人員評估和矯治其家庭,才可能讓這些個案達成健全成長的目標。(推薦閱讀: 我的孩子反社會?

這類個案若沒有經過專業人員協助,不管放置哪裡,都是未爆彈,也容易使個案心生不滿,就會做出例如報導引述的行為:

曾男情緒不穩定,曾家暴毆打父親10多次,但未對母親動手,家人申請保護令獲准,衛生局多次通知曾男到醫院精神科就診,曾男置之不理。

「本身情緒障礙」、「家庭保護令」,這是典型的雙重問題,非常棘手。你叫一個有情緒障礙的人自己去看精神科,他病識感不佳,當然不會輕易就範;再加上「保護令」阻擋了家庭內的溝通,更易使得這些個案處在一個引爆點上。

前晚向家人要錢要不到,心情不佳,想到曾經住過的前輩堂,1年前想要再回去住時,竟被以「客滿」為由拒絕,忿恨不平下買汽油坐計程車去犯案。

「向家人要不到錢」、「拒絕住入輔導機構」,這就是兩點火花同時發生了,就會引燃大火。他開始了反撲犯罪、置一切於不理了,這些反社會行為,讓我們常常發現愈輔導愈偏差、甚至把安置機構人員殺了、把安置機構燒了……,最令人心寒的是,犯罪後還會自我合理化:

曾冷回:「燒死一個也是這樣的罪,多燒死幾個沒關係。」還說:「做錯事情,只要向神明懺悔,就會沒事。」犯後態度令警方搖頭嘆息。

這真是輔導不成的社會大悲劇。

(示意圖。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一張公文紙,可以保護得了誰?

如果遭受恐怖加害,我們常會向法院申請一張保護令,保護自己和家人不被侵犯。但當一張保護令文件生效開始,也許就是家庭關係決裂的開始,也就是「危機意識高漲」開始啟動!如報導所述:

離開時曾撂話要放火,原以為是小孩子鬧脾氣。

如果這時還認為只是小孩子鬧脾氣,危險的肯定是自己了。因為這孩子在一紙保護令開始同時撕毀了親情,在如此大力矛盾衝擊下,小孩可能會自動列入「高危險族群」,也就表示他的話不是説説而已,而是真的有機會去行動的,更何況:

曾嫌精神狀況不太穩定,對於父母親的管教相當排斥,過去曾不斷闖禍,因此頻頻進出少年中心收容。

當這些少年犯罪時,我們會讓他有機會教化,遠遠大於懲戒,於是法院就會求助或轉介一些宗教團體,試圖讓這些人可以改邪歸正。是故當法庭得知,真理佛堂環境不錯,一張紙輾轉介紹曾嫌到佛堂修業,期盼以宗教的力量呼喚良心,幫助曾嫌找回自己。

但這些處置、安排要發揮作用,都需要經過專業團隊的合作:

1.評估:

這是非常重要的開始,評估少年犯罪因素源自於家庭、本人或雙重問題;還有他的犯罪嚴重程度,是否會造成安置機構的傷害。一開始就做出精確的判斷,是這些孩子有沒有機會輔導成功的關鍵。弄錯問題來源,輔導方向發展當然也出錯。

2.監測:

一張公文紙,由少年保護官與安置機構(多由機構社工員出面)所簽訂的輔導計劃書,能否真正滿足受安置少年現在的需求?再者,安置機構是否有能力處理危機,有受過專業輔導訓練?如果這些孩子開始不斷滋事,包括:逃離機構、竊盜、傷害等行為接連出現,如何能再轉介其他的機構或監獄呢?
再加上少年如果安置於未經合法立案機構或未受訓的輔導人員教育,是否能稱為「符合少年之最佳利益」,還是會使青少年受害更深?

3.合作:

青少年犯罪輔導需要跨專業人員合力完成,絕不會因為法務人員的一張紙,就可以讓他馬上變成乖巧聽話的孩子。這些包括了許多專業人士:醫療人員、教育人員、社心人員、軍警人員……等,我們迷途的青少年才有希望輔導成功。

(示意圖。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慈悲,需要管理

我們的社會對於未成年孩子的失誤和犯罪,常給予滿滿的慈悲、輔導和原諒,如引述消息:

曾男過去曾有多項竊盜前科,性格相當偏激,過去在少年法庭庭長的介紹下到真理佛堂生活將近1年,教友也曾想教化他個性較偏激、情緒也不穩,有時會跟住戶起爭執,大家仍會包容跟勸導講道理給他聽。

我們多希望這些青少年只是一時迷航、走偏了,人生路迢迢,難免有行差踏錯的時候。

慈悲為懷,許多宗教團體或機構也是如此包容、願意付出的。

但是,「慈悲,需要管理」,當我們慈悲為懷,一直想要幫助輔導,卻在不知不覺中失去應有的安全警戒,輔導人員不知危險已靠近、機構人員不能判斷傷害已開始,這樣的「慈悲」,唯「慈」成「悲」劇,就太可惜了。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迷思破解
「克流感」一定要吃完嗎?3大疑問一次說清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