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著就有希望,卵巢癌新藥取得驚人進展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瀏覽數17,395
2019/11/22 · 作者 / 莊其穆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卵巢癌傳統上都是以手術搭配化學治療為主要治療方式。過去5年來,新穎的標靶藥物例如:腫瘤血管新生抑制劑、免疫治療藥物,都逐漸浮上檯面。

另外一類標靶藥物稱為PARP抑制劑(PARP inhibitor),過去幾年在乳癌及卵巢癌的臨床研究,也陸續取得了重大突破。(推薦閱讀:切除乳房、卵巢,是阻斷罹癌命運唯一方法?

PARP抑制劑主要作用方式,是干擾癌細胞的DNA修復。在一般情形,癌細胞單股DNA斷裂,可經由PARP這個酵素來進行修復;然而,在具有BRCA1/2 基因變異的病患,一旦給予 PARP抑制劑,在DNA複製時,會形成雙股DNA斷裂,此時具有BRCA1/2 基因變異的病患本身無法修復雙股DNA斷裂,就會造成癌細胞死亡。這種利用癌細胞本身的先天性DNA修復功能缺損,而造成抗癌的效果,稱之為合成性致死(synthetic lethality)。

(示意圖。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在2018年的歐洲內科腫瘤年會(ESMO),美國奧克拉荷馬醫學中心的Moore(Kathleen N. Moore)醫師發表PARP抑制劑藥物LYNPARZA,在針對具有BRCA1/2 基因變異的卵巢癌病患,進行首次維持性治療(upfront maintenance therapy)SOLO-1的研究成果。結果顯示就無疾病進展存活(PFS)而言,使用LYNPARZA治療組的PFS,要比使用安慰劑的控制組的PFS要多過3年以上,其風險值降低70%。

以卵巢癌過去30年來的藥物發展歷史來說,LYNPARZA的治療成果數據實在很驚人,因為一般而言,新藥的風險降低若能達到30%,就算是具有明顯治療效果;而如果能到 50%,已經算是驚人。而LYNPARZA竟然達到了7成的風險降低,癌症的新藥發展歷史上,很少會看到這麼驚人的數據。

(示意圖。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另外在2019年舉辦的美國臨床腫瘤年會(ASCO),美國麻州總院的Penson(Richard T. Penson)醫師也提出了LYNPARZA針對復發性卵巢癌、輸卵管癌、腹膜癌的最新SOLO-3研究成果。在針對這些復發的病患給予LYNPARZA(治療組)或是化學藥物(控制組),結果發現使用LYNPARZA要比使用化學藥物,足足減少38%的死亡風險,顯示LYNPARZA的優越性。這個研究等於是宣告未來針對多次復發的卵巢癌病患,使用PARP抑制劑的治療效果會勝過傳統的第3線或第4線化療藥物。(推薦閱讀:卵巢癌擴散,腹膜腔化學藥物灌注治療的好處

對於卵巢癌病患或家屬而言,在看完以上的數據之後,應該還是會有霧裡看花的感覺。把以上研究進展轉譯成白話文,那就是PARP抑制劑在卵巢癌的治療達成了驚人成功數據,這在卵巢癌之前的藥物發展歷史上是很少發生的,也因此,未來的卵巢癌治療上除了手術以及化學治療為主流治療之外,可以預期PARP抑制劑將會逐漸步上舞台,而成為另一個主流的卵巢癌治療藥物。

在此鼓勵天下所有的卵巢癌病患維持樂觀的態度,因為新藥發展非常快速,也許會帶來新的奇蹟也不一定。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性福生活
一句話,激怒太太4年還不跟先生行房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