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其尋找Mr. Right,不如成為自己的大圓滿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瀏覽數5,096
2019/10/17 · 作者 / 吳若女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他,是缺了一角的圓。怎麼說,就像一個圓圓的大餅或比薩,從圓中心劃一刀,再過去劃一刀,被切下來一塊,少了一角的圓。

他不快樂,出發尋找失落的一角。有時日頭炙烤,然後冷雨直落。有時被大雪凍結,太陽出現才暖和起來。因為少了一角,滾動得緩慢,所以能跟蠕蟲說上話,聞到花香,有時越過甲蟲,是美好的時光。

他上山他下海,越過沼澤叢林,終於遇到一個角,但對方說「我並不是你的一角」。再遇到另一角,太小。又一角、太大。不斷地邂逅,太尖、太方。有時扣合得不夠緊密而掉落,有時又太緊而碎裂。

歷經千辛萬苦,終於找到了完全契合的一角,他含進了圓裡,快速地滾動,快到沒辦法跟蠕蟲說話,沒辦法聞聞花香,沒辦法讓蝴蝶駐足在他的圓頂上,也沒辦法自在地唱歌,最後竟是靜止不動,只能將一角輕輕放下。

這是多年前很受歡迎的繪本失落的一角The Missing Piece),一個簡單的圓,說出人生的尋尋覓覓,艱辛又複雜。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多年後,竟然又出現了一個她,明顯的,是從某個圓裡分出來的一角,像我們盤子裡放的一塊蛋糕或比薩的形狀。這回是她,孤身棲坐,等待某人到來,帶她一起到某個地方。

她遇見了一個方形,無法滾動。遇見了一個圓,無法相容。接著又是不斷地邂逅,有的圓不懂相容的道理,有的圓太輕盈飄浮在上,有的把她擱置在台上,有的遍身缺角,有的卻又同時塞進太多太多。她學會閃躲太過飢渴的圓,她試著戴上小花展現魅力,甚至架起了霓虹滾燈,閃閃發光……

終於,有個相契相合的圓出現了。雙方合而為一,自在地草地上滾動,蝶舞花香,不過出乎意外的,她這一角慢慢長大,大到缺角的圓沒辦法再容納她,一角一圓只好仳離以終。(推薦閱讀:當一段感情走不下去……寫你的愛情履歷吧

然後又是某一天,出現一個看起來很不一樣的圓,圓呼呼的一種飽滿,不缺任何一角。她喜歡這個圓,想成為他的一角,但他說:「我不缺任何一角啊。」她想跟他一起滾動,他說:「你自己也可以滾啊。」她好奇他是誰,他說:「我叫大圓圓。」

這是美國繪本大師謝爾.希爾弗斯坦另一個作品失落的一角遇見大圓滿The Miss Piece Meets Big O),像前一本書的續集,又像可獨立互補的姊妹作,更進一步推衍尋覓的奧妙,令人驚喜。

你說,缺了一角的圓不會只是「他」,也可能是「她」。而那孤伶伶、像從某個圓掉出來的那一角也可能是「他」,不會只有「她」。

你看得仔細,說得也正確。原書英文裡都是以無生命的「它」來指稱,並沒有說是「他」或「她」。

只是從傳統男女角色來看,男性比較容易像那缺了一角的圓,想尋覓另一半成就他的事業與人生。而女性像那一角,多半想找個可以容納她的圓,依循配合對方,成就她心目中渴望的圓滿,而不是自身的圓滿。

現代的角色扮演當然不再那麼刻板僵化,處在新舊衝擊的社會價值或個人選擇裡,你覺得自己又像哪一個?

也或者,在兩種制式的角色與組合中,能不能有第三種選擇?

這樣的可能或說突破,在書裡真的出現了。

那飽滿的大圓圓對那一角說:「你自己也可以成為一個圓啊。」那一角孤坐許久後,慢慢地靠著一端舉起另一端,往前仆倒,舉起,拖拉,再仆倒,終於能往前移動寸步,稜角開始消磨,再舉起拖拉仆倒,形狀從橢圓慢慢磨成正正的圓,雖然小卻已經能滾動,遠遠的看見大圓圓,相近相隨。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過去傳統的思維,或許會一直專注在自己失落的一角或可容納自己的圓,卻從來沒想過,自己就可以成為一個完整的圓,一個能獨立自主又有活潑生命的有機體。

當同樣預見另一個飽滿的圓時,便能自在地滾動,既不是我填補你,也不是你填補我;不是我將就你,也不是你將就我。而是能彼此欣賞各自是什麼樣的圓,或大或小,或扁或實,兩個圓有時重疊密合,有時部分交集,或深或淺,能隨著不同生命狀態有所變化。(推薦閱讀:不愛自己,男人愛妳又怎樣

繞了一大圈,說回來,很容易明白。與其尋找自己不足的,不如讓自己長大成形。與其在婚姻路上尋找Mr. Right(真命天子),不如遇見Mr. Big O(圓滿先生)。不是從別人身上得到圓滿,而是自己可以圓滿在先,這或許可以成為親密關係裡的新思維。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瘦身減重
2大女神早上這樣做 減重又逆齡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