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歲癌症病童失明之後的啟示:上帝對我的恩典夠了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瀏覽數7,759
2019/09/19 · 作者 / 黃偉俐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小恩,12歲的小男生,跟父母從台灣移居美國,住家、學校都順利地處理好了。卻慢慢出現頭痛、複視,情況愈來愈嚴重,於是回台接受檢查,很不幸地被診斷出腦癌。

他的父母既是我的患者,也是我多年的朋友,他們都是天主虔誠的信仰者,得知消息之後心情非常難過,尤其是母親寸步不離照顧著小孩,睡不著也吃不好,常常一個人獨自垂淚。後來開了刀,做了質子治療,但是治療的後遺症是一隻眼睛的視力沒了,因為某些腦細胞跟著受損是難以避免的。

聽起來預後的情況不是很樂觀,有點像是盡人事聽天命,應該還是有很大的生命危險。但是媽媽哪肯放棄心中的寶貝呢?聽到什麼地方有好的醫師,再遠都要帶著小孩去看、去治療,弄到大家都疲累不堪,甚至沮喪跟憂鬱。

有一次他父親來拿點幫助睡眠的藥,順便跟他聊聊小孩的近況,心想他可能需要做點心理諮商。他是一個能力很強又理智的人,但是那個打擊應該是我沒法想像的,單單口頭勉強地安慰也不是,畢竟我還是一位醫師,無法偏離醫學的現實太遠;討論可能會遇到的各種問題?也未免太殘忍了,所以我一直都很尊敬小兒腫瘤科的醫師。

並不是所有的腫瘤都是很可怕的,像是甲狀腺腫瘤、前列腺腫瘤往往都很好治療,或者可以活很久。現在的醫學很進步,往往早期發現也都有很好的存活率,治療上也沒以前搞得那麼痛苦。像最早的化學治療在觀念上都抱著一種「除惡務盡」的心態,只要病人能忍受,劑量愈高愈好,搞到病人不死也半條命。現在知道以前那樣確實做過頭了,也比較知道適當的劑量什麼,但還是很多人烙印著以前恐怖的印象,也因為害怕就容易誤信偏方,反而耽誤了治療。

但是小孩子的惡性腫瘤不一樣,往往預後不好,死亡機會高,治療也容易造成身體上的殘障。以成功機會還算比較好的血癌來說,反覆抽取骨隨的過程,對小孩、家屬,甚至一旁的醫護人員都是一種折磨,一種椎心之痛。

人生最令人害怕的不是痛苦,而是看不到盡頭的折磨,跟對未知死亡的害怕,這是所有心理治療最大的挑戰。(推薦閱讀:面對死亡,見證生命的美好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為人父母者看到自己小孩一步步走到生命的盡頭,焦慮、害怕,總會想盡各種辦法。面對治療所帶來的痛苦、殘疾,內心更是萬般的不捨。對心理治療者來說,這種同理心是最高難度的,因為別種同理心可以昇華,可以化為解決問題的動力跟轉機,往往是一種解脫,甚至是為病人高興。但是要同理父母對小孩的憐惜與不捨,那撕裂的心痛,那萬般的不捨,唯有最大的勇氣或者真誠的信仰才能幫助的了。

這位生病,瞎了一隻眼睛的小孩在苦難中體會到了信仰的真諦,也蒙受了神的光輝,他反而安慰爸爸媽媽說:「上帝對我的恩典夠了,我還有一隻眼睛看得到。不要再帶著我東奔西跑了,讓我們安安靜靜的過日子好嗎?」

我看到了向來理智、堅強的男人幾乎哭了出來,要不是他是我朋友,要不是他還要堅強地照顧整個家庭,我一定好好讓他痛哭一場。

其實我的眼角當下也立即溢滿了淚水,再多的言詞、安慰、努力其實都比不過這簡單的9個字「上帝對我的恩典夠了」

我是個無神論者,一個還算夠勇敢的無神論者,常常把每天當作生命的最後一天在過,甚至思考未來幾年可以用生命留下一些什麼?其實把自己交給上帝或滿天神佛有什麼不好?領受上帝的恩典,相信死後的天堂,很多的問題都可以得到解決,不再害怕死亡跟未知。

最近我都會鼓勵病人尋找信仰,但是在信仰裡卻也充滿了種種俗世的問題,像是過度狂熱的信徒、關心過了頭的教友,還有一些其實是假的經典跟錯誤的解釋。但是好的信仰畢竟是人類對生命挑戰的出路。(推薦閱讀:菩薩不語,只是傾聽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信仰最重要的其實不是求保佑、求平安,而是面對人生試煉的勇氣跟堅持,平靜地接受人終將一死的命運。請接受命運的安排,但也愛自己:

愛是耐心,愛是親切;愛是凡事盼望,愛是凡事不屈不撓。(摘錄自哥林多前書13)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飲食新知
「媽媽茶」可強化子宮肌肉、促進血液循環 香藥草對女性的妙用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