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最大悲柔 就是對生命悄悄地放下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瀏覽數7,894
2019/09/17 · 作者 / 黃軒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當我告訴妳:「癌症最後一線藥物治療用上了,癌細胞依然在擴散。」妳閉上眼,就不理我了。我默默坐在床邊,沒再說話,我知道有時候陪伴在旁,勝過於一切病情的解釋。

當妳再睜眼看我,竟默默流下兩行淚。妳對我說:「黃醫師,可知什麼叫『悲而無力』?」我輕輕搖頭,因為想聽妳說下去⋯⋯。

妳緩緩說起:「自從生病後,我才知人生不只是要面對無奈,而是要面對比無奈更困難十倍的悲從心來。」

「當病人好不容易適應了病痛的悲傷,怎知又要面對一次次『治療成功又失敗、再治療』的循環。一波又一波,如悲的撞擊,由心源源而來。」

妳一字一句地說:「不管我原本多樂觀、多努力正向思考,都會愈來愈沒力。尤其當生命漸凋、體力漸漸流失,似乎隨時要結束了,那種無力的悲傷,也愈來愈明顯。」

這時妳把頭仰上看著我,似乎要把眼淚灌流回眼底內,也像是無助地尋求我的回答。(推薦閱讀:醫:癌末病人猶如處在地獄 他們說「我很相信你」讓我感到愧對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悲柔面對生老病死 汲取拔苦的能量

我才說:「中文的『悲』已有了涵義:當眼前人事物,『非』由『心』來,人會挫折、不安、失望、焦慮;而當一切似乎快撐不了,我們才能面對『悲』。」

殊不知人的一生過程,充滿大大小小悲的挫折與悲的省思。如果能集結一次又一次的覺醒,生命就有波動弧度。只是我們平常不以為意,甚至一次又一次迴避、逃避那波動與弧度,直到驚覺生命隨時將變成一條平缐,才知道終點來到,人們既跑不掉也躲避不了,才如此悲醒。

「生老病死,由古至今都不曾變過,只是每個人生命心境起伏各異,」我看著妳,有感而發:「與其說『悲由心來』讓妳不斷遭受打擊,不如說『悲由心來』給了我們力抗生命難題的勇氣和拔苦的能量。」

妳看著我久久才說:「黃醫師,也知悲由心來?」

我回答:「當我看到病人悲鳴不已,那都是一再地提醒。」我知道,自己也走在生老病死的路上,無可倖免會變老、病苦和死亡,「但我是如此感恩,選了醫療這條路。我傾聽病患悲鳴病苦,一再讓內心涙水洗滌自己也不逃避。只有這樣,我才能悲醒看清生老病死。這種悲不叫悲苦,也不是悲哀,而是生命中的一種悲柔,妳,懂嗎?」

那天妳聽完了,陷入沉靜良久。今天我打開e-mail,看到妳的來信:「黃醫師,那夜聽你說完,我才知道『悲』也可以溫柔呈現,不用呼天搶地、怨天尤人去面對生命悲苦的變化。我想了好久才想通,我好高興,就趕緊寫給你,怕自己忘了生命悲柔的意義。下禮拜回門診見哦!」(推薦閱讀:生命終點前該思考的事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我就在門診等妳回來,但妳卻沒有出現。隔了一個星期,妳仍然沒有回診,我請護理師打電話到妳家,家人卻告知,妳那天留下e-mail後上床睡覺,從此就沒醒來過,妳在夢中往生了。

當護理師告知時,我愕然了幾秒。「人生最大悲柔,就是對生命悄悄地放下」,而妳真的輕輕放下、靜靜離去。這份悲柔,給了人間醫者一份美好的回憶,至今我仍然深深記著。謝謝妳!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飲食新知
你蛋白質吃不夠的7個跡象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