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照給的生死教育課 別讓親情越來越陌生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瀏覽數2,411
2019/09/10 · 作者 / 黃軒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那天,76歲的伯伯被帶來看診,我如常向伯伯問病史,因為伯伯沒有家屬隨行,他是被外籍看護推著輪椅帶來看病。

只見伯伯一直低頭不看我,我就在他的輪椅前蹲下,目的是要看到伯伯的眼神。他一直低著頭,我就比他的頭更低,才能讓他看到我呀。

這個舉動似乎嚇到伯伯了,他睜大眼睛看我說:「醫生,你為什麼要跪下?」

我説:「沒有跪呀,我只是蹲下,這樣伯伯比較容易看到我說話⋯⋯」

只見伯伯忽然一個起身,自己拉著椅子坐下來,這時輪到我嚇了一跳,原來伯伯的行動能力那麼好!

此時,只見伯伯低頭開始掉眼淚了,喃喃自語:「我的兒女,都不會像你蹲下來願意跟我説話⋯⋯」。

通常跟老人聊天,最容易進入話題的就是子女了,才聊了幾句,伯伯拭淚,「兒女不在身邊已經快20年了,他們最近請了外勞給我。」

這樣老人的內心話,如果不認真思考傾聽,你一定會對伯伯說「你的兒女很孝順呀」,陷入社會習慣的假裝稱讚中。

但我說:「伯伯,你會想他們嗎?」

「想了有什麼用,大家都說兒女孝順,有外勞照顧我⋯⋯可是都看不到兒女人影。」此時我已經感受到伯伯內心的失望了。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家庭情感疏離 長輩心聲誰真心洗耳恭聽?

我前天有個婆婆病患,她的女兒當晚從台北趕回台東。因為她聽説老母親前天掛急診,她替媽媽掛我的門診,目的是想知道前晚在急診室發生了什麼事?

女兒要掌控全局病情,一旁年邁的父母親都低頭不語。我告訴女兒,急診醫師有告知父母親,媽媽因為嚴重泌尿道感染才發燒,我看到年邁父母在她背後一直點頭。

現在的社會,兒女長大後離家去創業、工作、組家庭,這是大家很高興的事,但其中也隱藏了許多子女和父母的擔憂。

當家有年邁體弱的父母,卻因大家不在身旁,彼此之間的情感越來越陌生,甚至不信任,這是多麼令人擔憂的家庭長照運作模式呀。(推薦閱讀:超高齡社會/一句掏心告白:我不怕老,只怕孤單!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人生有三寶:生病、死亡、你會老

我常在演講時提到,我們一出生就有了三寶:「生病,死亡,你會老」。(推薦閱讀:說「再見」,找到一個屬於自己的告別方式

但這三樣寶物,學校不教、家庭不說、親子避談,於是隨著時間流逝,子女長大了,這三寶陸續出現在眼前,焦慮替代了關懷、心慌取代了關注,大家以為親子關係依然融洽,實情卻是一家人遇到事情驚慌失措,甚至不知所措。

三寶一出現,有時候很容易引發子女間不和,父母病情沒有起色,還會質疑醫院誤診。人世間的信任,完全經不起三寶的考驗。

但此時犧牲最大的就是老人們了,他們漸漸對自己身體失去主權、漸漸保持安靜,不和子女溝通。這種劇情,在長照燈籠高高掛的今天,依舊照得很清晰。

原因或許正如我一位校長病患死前的最後一席話:「躺在床上任人擺佈,才知生死教育的失敗,是我一生巨大的恐懼。」

雖然長照機構如今已到處林立,但我們對生命教育最大缺口,就是沒有針對這人生三寶「生病、死亡、你會老」,做好明確規劃和教育。這會是我們來這人世間,最失敗的教育之一嗎?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降血壓健走法重點:走路時別再隨步伐前後擺動手臂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