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怎麼照顧都不得歡心?原來親人不是厭活是怕死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瀏覽數8,194
2019/07/31 · 作者 / 呂依真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一位被照顧的母親寫給照顧者女兒的信:

孩子,謝謝妳那麼多日子以來對媽媽的陪伴與照顧,在妳面前,媽媽一直不認老,總抱怨妳管太多幫太多,與妳爭吵時也不時地把「不需要妳」這類的話掛嘴邊,為了維護身為母親的自尊心,一次又一次傷了妳。

直到那天夜裡,我睡不著醒來,聽到妳在房裡獨自哭泣著,我才意識到,妳仍然是渴望我的愛的小女兒,我感到很自責。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但自責無助於妳我的關係,於是我把此生對妳的愛轉化成一股極大的勇氣,我決心往內心深處去看去傾聽自己,想看見整天折磨妳的我,到底在想什麼,我鼓勵自己一定要勇敢地看見,這樣才能夠繼續愛我的小女兒。(推薦閱讀:將心比心,別再為難照顧者

就在夜最寂靜的時候,我內心深處浮現出真正的答案,原來我既憤怒又害怕死亡:我憤怒有天死亡會冷酷無情地把我和妳分開,我害怕到另一個再也不能與妳相伴的世界。

當我觸摸到對死亡之懼後,我感受到生命的無常與渺小,讓我想緊緊擁抱著此時此刻無助的妳。於是我走進妳的房間,抱著妳告訴妳說:「孩子妳受苦了……」

妳彷彿回到小時候那位被欺負就要找媽媽哭的小女孩一樣,躺在媽媽的懷裡號啕大哭,我也不自覺的淚流滿面。

奇妙的事發生了,當下我感受到自從我生病以來沒感受過的心靈平靜,我想我終於找到一個可以和死亡和平共處的方式。

在身體慢慢衰弱走向終點之際,我告訴自己:沒有人需要為這件事負責說抱歉,也不需要做任何的因果歸因,塵歸塵,土歸土,我只想要抓住生命的尾巴,繼續盡情地去愛。就因為已經是一把老骨頭,再多的眼光和評價都是無謂的,只有我想、我願、我愛。雖然我受限於身體病弱,但我們可以一起在內心深處種下更多的美好幸福種子,不是嗎?

孩子,明天聽說天氣不錯,我們一起出去散步享受冬日暖陽的照顧吧,致生命!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怎麼努力用心照顧,都無法取悅病人?

很多照顧者期望他付出愛去照顧的這位親人,無論他做得好與壞,都可以用正向柔軟的方式回應他的照顧,但現實生活中,往往親人是比較缺乏自我覺察與表達能力的,所以表面上與照顧者的互動,就會變成即時性的壓力反應,若感受到被壓迫,就反過來壓迫照顧者;若感受到被威脅,就反過來威脅照顧者,要不然就是不管照顧者怎麼和顏悅色、照顧周到,被照顧者永遠苦瓜臉、嫌東嫌西、鬧彆扭,這時照顧者可以合理推測被照顧者不是厭活,而是怕死。(推薦閱讀:照顧者的悲歌 心裡重擔怎解?

面對死亡之懼,追尋生命的意義

當我們身體健康時,看起來可以擁有人生更多的幸福,但其實不一定,疾病等於讓我們被動式地要多休息、多注意照顧自己,所以有很多生病的人因為他更加注意照顧自己,反而比平常看起來無病無痛的人更長命百歲。

透過疾病的過程才走向死亡,可以讓我們有較多的時間對家人和這個世界從容地道別。最重要的是,當受錮於病痛的身體裡,有人的確會更加體悟生命的意義與價值,從這些角度來看,疾病與死亡算是一種淬煉生命的禮物。

(本文作者為台北市立聯合醫院北投門診諮商心理師、新北市家庭照顧者關懷協會諮商心理師呂依真)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不吃肉,膽固醇仍升高 醫師點出關鍵原因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