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期病人食不下嚥時 照顧者如何面對?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瀏覽數22,467
2019/06/19 · 作者 / 劉萱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阿爸!阿爸!再吃兩口,都沒吃怎麼行呢?沒有體力,才會這樣昏沉沉……」陳大姊搖晃著阿公的身體,憂心忡忡地坐在病床邊。我看見這一幕,緩和氣氛地說:「我們先讓阿公休息吧,等他稍微再清醒一點,我們再來試試。」陳大姊無可奈何放下手中的湯碗,垂頭喪氣坐著,凝滯的空氣彷彿凍結了一切的善意與希望。

我問她,阿公以前喜歡吃些什麼呢?陳大姊眼神晶亮了起來,如數家珍般說起阿公的愛好,肉飯、滷大腸、綠豆椪、虱目魚湯、還有肉粽一定要加上一大瓢的花生粉,炒鱔魚……聽著大姊說以往阿公與一家人如何享受這些庶民美食,眼前浮現的景象,不是碗盤裡盛裝的佳餚而已,而是美食背後深埋著彼此共有的豐富情感與家族回憶。(推薦閱讀:照顧末期病人的4大難題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多吃點才有體力?病人能否負荷是考量重點

華人的文化當中,用食物來表達關心與撫慰,是我們習以為常的方式,無怪乎當病情進展到意識漸趨昏迷而難以進食時,身旁的家屬往往心疼又焦急,希望能讓病人再多吃一點。

為了讓陳大姊能夠更明白阿公的現況,我舉了一個例子。我問陳大姊,倘若今天參加10公里的馬拉松競賽,途中無法攝取任何的食物與液體,是否覺得此舉為不人道的對待?大姊點頭如搗蒜地贊同著。

接著我再問:

倘若今天的競賽僅剩5公尺,為了怕你渴了、餓著,希望你背著10公斤的營養補給品前行,你會不會同樣也感到是負擔和不人道的對待?大姊這次也點頭地贊同著,只是眼神帶著些許悲傷。

末期病人隨著病程進展,不同時期有不同的營養需求,然而除了營養熱量的攝取之外,進食的安全與愉悅也是重要的考量。倘若意識不清並且已臨近終點時,一天清醒的時間可能只有短短的數十分鐘,往往僅能點頭示意或是以單字的表達意思。我們可以試著掌握病人清醒的時機,詢問病人是否感到飢餓、以及是否有進食的意願。多數的時候,病人並不感到飢餓。(推薦閱讀:「死亡前最後一哩路」你怎麼走?跟楊玉欣一起思考

倘若有意願進食,這時進食的量將會落在少少的數湯匙或數十cc。同時,選擇病人心愛的食物,絕對比選得營養更重要。臨床上,我們也常使用各類果汁或豆漿、米漿等,製作成小拇指大小般的冰塊讓病人含食,原本以為病患不愛吃冰冷的東西,但多年經驗下來,五彩繽紛的各式小冰塊出乎意料有廣大的接受度。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食物是我們用來表現關愛的方式之一,倘若有一天,我們心愛的家人因病而無法再攝取食物的同時,也許第一步,家屬需要先面對並接受內心的失落與悲傷。接下來,我們才能以病人實際狀況優先考量,不再以我們的期待逼他進食。若能更加悉心呵護他,轉換不同的照護方式,讓心中的愛不再被垂頭喪氣的遺憾佔滿,就能持續流動在彼此之間,盈盈相映。

(本文作者為馬偕安寧病房進階護理師劉萱)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其他疾病
痛到走不了路,私密處長的不是痘痘?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