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密關係中窒息的愛 什麼是受暴婦女症候群?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瀏覽數668
2019/06/14 · 作者 / 王孝予、趙慈慧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凡見過小美和阿南的人心中都會冒出一個疑問——這兩個人怎麼可能會在一塊?因為他們的外表、談吐、學經歷和家庭背景,幾乎就像兩條平行線,理應不會碰在一起。可老天似乎就是開了個玩笑,讓原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因緣際會在一起。對阿南來說,能在人生最低潮與小美相遇,完全就是上天給予的恩惠;但對小美來說,卻是多年平靜、順遂的人生中,最大的磨練、挑戰與折磨。

我曾問過小美,既然相處得那麽不愉快,為何不離開阿南?小美只是悠悠對我說:「如果能離得開,我怎麼會不想離開!我也曾試著逃跑過,最後還是被抓回來。」

小美說:「我也想過要躲起來,但能躲去哪裡?我的家人、工作還有多年經營的一切都在這裡,離開等於放棄所有,那我這麼多年的努力、我存在的意義不就化為烏有,而且其實阿南很可憐,真的,就算我欠他的吧。」

共依存關係中的拯救者

親密關係中的「拯救者情結」,即對於親密關係中的施暴者的處境、過往故事,過度地認同和同情,導致無法聚焦於自身的痛苦經驗和危險。

故事中的小美,在阿南人生最低潮時與他相遇。當時的阿南不但在工作遇到困境,家庭關係也因為妻子惡意設計和陷害,以致一夕之間分崩離析,有好長一段時間,阿南無法與自己的小孩見面,就連重大節日也僅能獨自躲在車上,孤伶伶看著照片思念小孩。

基於過往阿南對她初下南部的照顧,身為朋友的小美在阿南低潮期間,三不五時前往他的家中或工作地點關心,最後小美對他的情感從單純朋友的關心轉變成同情,最後衍生為相互依存,到後來隨著付出與日俱增,拯救對方、改造對方變成習慣和責任,明知繼續和阿南相處只是在消磨自己的人生,但對於過往與阿南關係中的付出,讓小美不甘就這樣離開,因為一旦離開,那過往自己所堅持的一切又算什麼?

小美無視身邊人的勸說,幾乎耗盡積蓄,只為了幫助阿南重建事業。無奈阿南就像扶不起的阿斗,讓小美無論在經濟或是身心靈,待補的破洞越來越大。

工作上的挫折讓阿南的情緒變得越來越不穩定,加上前一段關係遭背叛,讓他極度缺乏安全感。平時上班,除了不斷去電小美公司查勤,簡訊、訊息也幾乎無間斷,甚至中午還會大老遠跑到小美的公司,只為了陪她吃一頓午餐。

這些行為小美只能被動接受,只要她有怨言,甚至只是因為忙碌沒接到電話,下一刻阿南就會丟下自己的工作,突然出現在小美公司樓下,除了質問她是否外遇,有時更會要求小美立刻請假和他回家,小美就曾因為阿南這些瘋狂的舉動,多次被公司要求直接離職。此外,過往也曾因為公司同事看不下去,替小美通報警察,或協助小美躲藏、求助相關單位,最終仍敵不過阿南要和她玉石俱焚,甚至連累家人、朋友的行徑,而選擇留在他身邊。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習得的無助感

1979年,心理學家Wailer曾提出受暴婦女之所以無法離開暴力環境的原因是習得的無助感結果(Learned helplessness),並提出受暴婦女症候群( the battered woman syndrome)特質,就如同籠中受電擊的老鼠,婦女會出現消極、被動、失去任何改變的想法,任憑暴力一再發生,也不企圖嘗試脫離暴力的想法。

小美不是沒試過逃跑或尋求協助,但往往最後不是被阿南抓回來施以更嚴重的暴力;就是親友要求小美必須放下一切、躲藏起來、重新開始,然而這些方式對小美來說都是緩不濟急、非她所要的。

小美認為脫離阿南最好的方式,除了阿南良心發現願意放過自己,就是兩人之間有人先死掉,再不然就是阿南因案件入獄,否則就算自己躲到天涯海角,終究會被阿南用各式各樣的方法找出來。既然這樣還不如留在他身邊,至少受累的只有自己,忍一忍也就過去了,因此對於相關單位欲介入提供服務,小美也都呈現非常被動和拒絕的情況。(推薦閱讀:為什麼離不開施暴「爛男人」?

危機也是轉機,換個角度重新看待親密暴力事件

小美的習得無助感,讓相關助人網絡雖感擔心,卻因她的消極和被動而不得其門而入。或許現階段對小美來說,討論如何離開和躲藏並非是最好的方式。因為在這段關係中,小美自認並無做錯什麼,她不明白沒做錯事的人為何被迫放棄一切、躲藏起來,和阿南在一起已經非常可悲,如今為了脫離阿南,還要放棄自己過往所經營的一切,根本就是全然抹掉她過往活著的意義,若要這樣,還不如待在阿南身邊,直到哪天被打死算了。

既然小美這邊動不了,我們只能試著從阿南這邊施力。正好阿南與小美又因為一次暴力事件鬧上警局,我們也在警方協助下開啟了與阿南的服務。

就在社工鍥而不捨的努力下,終於讓阿南感受到我們的誠意,建立起彼此的信賴關係,讓阿南相信我們並非要離間他和小美,而是要在尊重彼此雙方對於關係的決定和想法下,協助他們處理和面對彼此的關係問題。

在此信任基礎下,阿南願意嘗試接受我們勸說,於衝突當下盡可能避免使用非理性的溝通方式,甚至允諾在與小美發生衝突時,透過暫停或離開現場的方式,先撥通電話跟我們聊一聊緩和情緒下來,再決定後續行為和動作。

(圖片來源:shuttersotck)

「我很愛她,但為什麼她都感受不到」

與阿南越接近,越發現在他兇狠、粗魯的外表下,其實隱藏了一顆脆弱、易受傷的心,在阿南的內心深處,對於小美的犧牲奉獻,其實是非常感謝和感動的,也很希望自己有能力回報小美的付出。每當阿南越想努力在小美面前表現,最後總會因自己錯估能力和情勢,而製造更多問題。

阿南經常來電抱怨:自己所做的一切,背後的用意就是為了讓小美不再為每月的生活擔憂,不知為什麼小美就是無法理解,甚至還會因此不斷叨唸、發脾氣,導致阿南有時因無法忍受,再度與小美發生衝突。

為了處理阿南在關係中的疑問,我們主動向阿南提出,希望他引介我們與小美認識,以利我們更加清楚存在於兩造之間的問題,進而協助他們進行處理和因應。

愛的迷思 你給的「愛」不是我要的

透過阿南牽線,我們終於有機會與小美接觸,在「改善彼此關係」目標的前提下,讓小美比較安心、有動力與我們工作,也在與小美的接觸和對話過程中,我們看見與阿南描述全然不同的關係樣態。

因受過往原生家庭的影響,讓小美在很多層面的觀點與阿南有極大的差異,例如金錢觀、生活型態、工作、關係相處等。就以相處方式來說,小美其實需要的是大量的私人空間和時間;阿南要的卻是極度黏膩的相處,導致兩人常因此起口角,為了盡快化解衝突,小美多半選擇壓抑自己感受、想法,勉強自己配合阿南,但有時一些突發事件如:公司人力短缺,導致小美在請假上不如以往自由,故無法配合與阿南排定共同休息時間,然阿南不但無法體諒,還會與小美大吵大鬧,甚至故意阻攔、不讓小美去上班,讓她常為此受到主管責備和刁難。

再者,雙方對金錢的觀點和價值觀,也是造成彼此關係緊張的另一個來源。對小美來說,因為深知阿南的能力和限制,故在金錢上從未要求阿南提供豐厚的生活,只求他有一份穩定的工作,每月可支應生活固定開銷,縱使三餐粗茶淡飯,也樂在其中;阿南卻不是這樣認為,在他的想法裡,一個負責、成功的男人,就要讓自己的伴侶不愁金錢。因此為了賺取更多金錢,除了平時白天的工作,阿南還會利用閒暇時間承包一些修繕、搬運工作。雖然初衷良善,卻因阿南本身缺乏時間和工作的規劃,讓自己最後無法應付蠟燭兩頭燒的工作壓力,而將情緒壓力全施加於小美身上,竟讓彼此關係更加惡劣和緊繃。(推薦閱讀:當你在關係中自在,那才是對的愛

重新核對彼此的需求,找出「愛」的表現

有鑑於存在阿南與小美關係的問題,我們邀請他們進入親密關係相對人所辦理的「親密關係你、我、他」的方案,目標訂在「如何建立良好的溝通互動模式」。

首先針對兩人對於「愛」的定義,重新核對和確認彼此的需求和期待,藉由家族治療大師STAIR的個人內在冰山,描繪和勾勒出兩人的冰山,以協助雙方看見彼此對於「愛」的不同想法和需求。

對小美而言,所謂的「愛」就是在一起的兩個人,生活中可相互扶持、彼此照顧,對於對方的愛和在乎,無須太多言語或肢體表達,而是透過實際作為如:對方遇到困難時,積極想辦法為其解決、遇事若能自己解決,會盡量自行解決,不麻煩對方等;可對於阿南來說,所謂的「愛」除了需要言語和肢體上具體的表達,能否被全然依靠和放在第一優先考量,卻是他十分重視和在乎的。

我們透過雙方對「愛」的不同認知,協助彼此在每次爭吵事件後,重新核對雙方爭吵當下行為背後的真正意義,不只停留在行為層面去解讀對方,而是去看見事件背後的個人的內在冰山下面一層層的情緒感受、想法、期待與渴望,再透過共同討論和相互協商,幫忙他們針對行為進行微調並找出關係中的平衡點。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重新學會如何去愛 用彼此都能接受的方式

與阿南和小美工作已將近1年多,過程中,阿南與小美仍舊會因彼此對於關係認知不同,而出現爭執和衝突,但與過往不同的是,阿南現在面對兩人衝突時,已不會像過往一樣,直接採取非理性的暴力行為,而轉用暫時離開或先找社工談一談的方式來調節緩和自己情緒。

此外,在關係相處上也願意開放一些彈性,即可允許某些特殊的日子如端午節或春節等,小美可將自己的家人放在第一優先考量,暫時不用顧慮阿南,而讓小美損失與家人相處的機會。因著阿南於關係中態度的轉變,小美也開始願意在相處關係上開放一些彈性,例如:主動於兩人的關係裡,增加一些言語對於阿南的稱讚或是肢體上的親密互動。(推薦閱讀:愛情需要溝通,而不是什麼都不說

親密關係中彼此差異不成問題   雙方處理差異的不良方式才會造成問題

人是情感的動物,無論愛與被愛都是人類最初也是最基本的需求之一。人從一生下來,就被身邊的人以他們所認為最好的方式愛著,且在被愛的同時,無形中也學習到如何去愛。

這些「愛」在初衷和本質是沒錯的,但內容和方式是否真為「被愛」的人所要的,就不得而知。過往因為我們受限於能力和求生存的目的,縱使接受到的「愛」並非是我們所要,仍會礙於形勢所迫而將它收下,進而在無形中建構了我們對於「何謂愛」的認知和觀點。

就如同文中的阿南和小美一樣,因過往生活經驗迥然不同,而形塑了他們對於「愛」全然不同的看法,以致在親密關係的建立中,經常帶著自己主觀認定的愛與對方相處和互動,導致雖立意都是為了對方好,卻因給予方式並非對方所要,而讓這樣的「愛」變成彼此傷害的來源。

然於過程中,若有人可適時介入並協助他們澄清和理解彼此的差異,其實是可以導正和緩解這些以愛為名的傷害,進而重新建立屬於彼此都能接受的「愛的方式」。

(本文作者為社會工作師王孝予 、諮商心理師趙慈慧)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運動新知
身體不老,「髖關節」決定!你走路走對了嗎?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