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悲傷更悲傷 當告別時刻來臨時 別忘了轉身擁抱不是親人的看護工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瀏覽數8,340
2019/05/13 · 作者 / 劉萱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護理師,護理師,你快來看看阿公!他呼吸的很奇怪」,一名外籍看護神色慌張的從病室跑了出來,即刻上前跟隨著她進入病室,病人顯示出來的種種跡象,告訴著我們,很快的,他將離我們而去。

阿雅是她的名字,照顧了阿公2年多,每次的入院,阿雅跟在家屬身旁提著大袋小袋,無奈的一同苦笑說,我們又來了。住院的過程中,她和家屬一同打理照料著阿公大大小小的細節,彼此像是戰友般的相互鬥嘴與支援。每次的出院,阿雅用著我看不懂的文字,記錄著醫護人員的各項交待,在藥袋上,在記事本裡,以免掛一漏萬的沒法照顧好阿公,處處展現了她的細心與用心。

遠親不如看護工 無血緣卻互相疼惜 異鄉死別更傷痛

評估完阿公的情況,轉頭見著紅著眼眶的阿雅,日日陪在阿公身邊的她,比誰都更能感受到他的衰退和病痛所帶來的艱難。正準備開口要向她解釋情況,她便先說了:「阿公,是不是要回去了」,沒回她是與不是的我,問了她一句:「你是不是捨不得阿公!」,隨之而來,便是她的淚如雨下。接著她上前,輕撫著阿公的手,試著再加點被蓋,想讓他冰涼的雙手溫暖些。

我拉著她坐了下來,聊起了他們日常的相處,阿雅說著生病的這段期間,她看著阿公是如何消瘦與衰退、說著病了的阿公是如何的體貼她照顧的辛勞,談話之中,感恩與疼惜的心意,溢於言表,超乎了僱傭契約的關係,展現出人與人之間的相互照護與疼惜。

(推薦閱讀:陪伴她走過人生困頓期

那一回,讓我意識到了終日服伺在側的外籍看護工,彼此所締造的情感連結和隨之引發的悲傷,可能不亞於具有血緣關係的家屬。在最終時刻,日常極度仰賴的照顧者,在語言或文化或其他因素影響下,他心中的悲傷,也許我們並未看見。

根據勞動部數據指出,截至107年11月底止,我國聘用外籍看護工總數約為25萬5千人左右,深入到每個家庭或機構中,進行著照護殘疾之人的工作,長期與被照顧者及其家庭共同的生活著,對某些工作者與家庭來說,情感的連結已是走入彼此生命中的某個階段,共同挨過了一場又一場的難,經歷了生命與生活給出的挑戰,相互的在彼此生命中,留下深刻的影響。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因此,當告別時刻來臨時,請記得轉身擁抱彼此的悲傷,儘早的留下足夠的時間與空間,讓雙方有所機會能吐露心中的不捨,或感謝,或對於這段旅程的種種。好好的相互道謝、道愛與道別,有助於將悲傷不捨化為對於彼此的祝福與正能量,好邁向下一趟未知的旅程。

而身為醫護工作者的人們,在生命末期的場景中,當敏銳的覺察與溫柔相待每一份迎上前來的悲傷,與之撫慰,安頓其心。

(推薦閱讀:她是印尼看護,照顧過5個長輩,有喜有悲!

(本文作者為馬偕安寧病房進階護理師劉萱)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文章關鍵字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其他疾病
原來腸胃炎時,吃什麼都可以!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