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愛,可以溫柔以待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瀏覽數1,959
2019/05/10 · 作者 / 吳若女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有回跟你聊起愛,「什麼是愛?」你問。

大哉問,愛是什麼?相信十種人有十種答案,更何況世界上不只十種人。

「愛就是要包容對方啊。」你偏著頭想著,還好你自問自答。

你羨慕某個朋友,男友對她像海一樣無止境的包容,使性子發脾氣,樣樣都來,有時捶上兩拳,他都還吃得住。

這不就成野蠻女友了?我笑問:「這能持續多久?還在甜蜜期吧。」

你不服氣地嘟嚷有一陣子了,還說:「天底下就是有這麼好的男人,日本不就有個春琴嗎?她的情人終生守候,至死不悔。」

於是,我去看了那知名的文學著作《春琴抄》。

唯美,絕倫。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推薦閱讀:在愛情裡,你不需要偽裝

不過我也看得心驚膽顫,好像日本古典版的《我的野蠻女友》,它原是韓國紅極一時的流行小說,有過之無不及。

春琴是大阪一藥材富商的千金,從小姿容端麗高雅,不幸在9歲染上眼疾失明,只得從習舞改為學琴。佐助原是家中學徒,自此由他每天牽春琴的手,走路去學藝。出身較為卑微的佐助,對嬌貴漂亮的小姐充滿愛慕敬畏,謹而慎為。

春琴本有同情心,待人親切熱絡,失明後脾氣變得抑鬱陰沉,極少啟齒說話,也難有開朗笑聲。佐助不得不隨時注意春琴臉上的表情與肢體動作,唯恐疏失,像是時時刻刻被考驗專注度和警覺性。春琴向來被寵慣,倔強任性,對佐助又特別明顯,加上佐助刻意迎合,她變得越發極端。不過佐助不以為苦,甚至將她視為撒嬌,當恩寵般來理解和承受。

佐助每天陪伴春琴學藝,慢慢也喜歡起三味線,甚至自己偷偷練習,終於在夜深人靜時被發現,此後春琴父母允許春琴教他彈琴,兩個人從上下主僕推展為師徒關係。

三味線教學向來以嚴厲著稱,加上師傅多為盲人,容易有殘疾者的偏執,傾向嚴苛酷烈。春琴亦然,授課時對佐助凶悍責罵,甚至會掄起琴拔敲擊頭部。佐助可能原本就愛哭,每每哭得哀切,若有人勸阻,春琴越發氣怒。佐助的眼淚除了忍耐,還有對小姐威容與認真的感激。

春琴20歲,正式掛牌授藝,也從父母家分出去獨立,佐助亦步亦趨,師事春琴。不過春琴不喜歡跟佐助被人視為夫婦,要求一切遵守師徒之際,維持主從關係,不得逾越。春琴成為一家之主後,對生活要求越發繁瑣,加上原本的任性矜嬌,使得佐助的差事更加辛苦疲憊。

不過春琴並沒有因此多展歡顏,時而氣惱佐助對前來習藝的女學生親切些,時而開罪其他慕名而來的挑釁者,終為自己埋下禍害。在一個深夜時分,有心人將滾燙的沸水朝睡夢中的春琴潑灑而下,毀了她失明後原本還漂亮完整的容顏。求醫救治時,春琴說任何人都可以再見她傷後的面容,唯獨佐助不可。佐助了然於心,毅然決然獻上自己原本清明的雙眼,進入黑暗世界,不再見這塵世的光,當然也不見毀容後的春琴,終生相伴。

故事的最後,出乎意料之外。闔上書扉,我似乎得先平撫自己的心緒,知道自己受到了驚嚇。

(推薦閱讀:男女愛情觀大調查》你嚮往哪種愛情?

在情愛的世界裡,多少才叫作犧牲?多少才叫足夠在佐助身上似乎看到了極致的表現,不愧是文學家谷崎潤一郎之筆,中間或許還夾雜著日本特殊的文化內涵,追求極致的美與犧牲,然而在真實世界裡呢?

如果你愛我,你應該懂得我的心,忍受我所有的脾氣心性。

如果你愛我,應該接受我對待你的所有一切,不管好壞喜歡與否。

如果你愛我,……

這樣的命題假設,會不會太沉重?反倒像是愛情裡的迷思,沉沉疊疊,壓得人透不過氣來。

在愛情裡,或許更需要的是新鮮的空氣,有好的能量,正向的情緒,溫柔以待。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保健
小滿養生可吃3食物 按摩勞宮穴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