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復發都是不可逆的傷害!精神醫療助患者回歸「有意義的生活」

圖片來源 / pixabay
瀏覽數9,520
2019/04/20 · 作者 / 張庭綱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每一個媽媽心底最難以言說的恐懼:我不是一個好媽媽,我沒把兒子教好。」身為精神科醫師,我們想說的是,我們了解您深沉的恐懼,也願意陪伴您與孩子共同面對思覺失調症。

無差別殺人案件的犯罪情境中,具有身心障礙或精神疾患約佔5%,為什麼社會會恐懼這5%的存在?因為我們始終無法理解,無差別殺人案件的發生原因及犯罪者的動機,正如精神病症狀令人難以捉摸。

比例微不足道,我們似乎不需過度擔心精神病患的無差別殺人犯罪;但是過去的研究顯示,未經治療的初次精神病發作者,殺人風險是接受治療者的15倍,這告訴我們,精神疾病的無差別殺人是可以治療、也必須治療的。

內外煎熬的家屬

「我不要看精神科,我沒有精神病。」大部分病患對罹患精神疾病缺乏病識感,更別提會想要接受治療。

曾看過某報章雜誌的評論「家屬未盡照顧之責,讓病患未服藥導致慘劇發生」,我們該去指責家屬沒有規則讓病患服藥嗎?

這是盛行率1%的疾病,老天很公平、也很殘酷!對病患家屬而言,是什麼驅動著我們對家人的愛?當家人生病了,而且是見不得人的病,還犯下滔天大罪,我們該如何面對家人、面對自己的人生?

大部分的家屬會優先選擇民俗或宗教治療,而不是正統的精神醫療。

身為精神科醫師,在陪伴每位病患與家庭的過程,看到了人們心境的變化。如同伊麗莎白.庫伯勒.羅斯的「悲傷五階段」理論,病患與家屬往往將度過的歷程:否定、憤怒、討價還價、沮喪與接受。

我們看見病患的無助,也看見渴望幫助的家屬。家屬往往在還沒有處理好自身深沉的痛苦前,就必須要與病患的精神症狀與干擾行為奮戰,日復一日,在一顆顆藥物的僵持下,埋藏著病患與家屬的摩擦、衝突,等待著爆發的一天。

(示意圖。圖片來源:pixabay)

每次的復發都是不可逆的傷害

一位病患曾說:「早知道就應該好好接受藥物治療,這幾年就不會這樣空白了!」

一位家屬曾說:「是不是沒有早點給他治療,所以腦功能已經沒有辦法恢復了!」

研究指出,疾病發病前3~5年是治療關鍵期,若能規則穩定接受治療,就能避免病患的腦功能受損,未來也比較不會造成疾病復發。

藥物該進入病患的腦中,然而近6成藥物不知去向

精神治療的一則笑話:「某天護理人員尾隨病患繳費、領藥,赫然發現病患轉頭就把藥物丟棄在垃圾桶。而病患在診間才對醫師說,我有好好吃藥。」

現代醫學已經驗證,思覺失調症是腦功能失調的生理疾病,所謂「心病心藥醫」,生理疾病需要正確的藥物治療。

根據國際的疾病治療準則,持續性治療對病患有幫助;研究也發現,停藥1年,77%病患會復發,停藥2年,90%病患會復發,數據怵目驚心。然而經過統計,居然有高達6成藥物未被病患遵照醫囑服用。

既然藥物這麼好,為什麼病患不要?

「我不要被藥物控制、藥物讓我變了一個人。」

根據研究,病患不吃藥主要有2個原因:藥物副作用和疾病污名化。

「疾病污名化」來自社會文化對異端的恐懼,以及媒體的推波助瀾。而社會大眾對西藥的負面觀感,加上對於抗精神病藥物的既定印象,認定藥物一定會有副作用,也會影響日常生活、工作、社交等。事實上,這樣的印象,脫離了數十年來醫藥科技的發達,醫師的考量不再只是療效、副作用的平衡,似乎還看見了回應病患需求的曙光──一個有意義的人生。

研究顯示,早期治療對病患的幫助,包括藥物反應較佳、不容易復發、較能達到症狀緩解,也比較能夠達到復元的階段;相對的,多次復發將導致藥物反應較差、容易多次復發、症狀不容易緩解,以及更困難達到復元的階段。

(圖片來源:pixabay)

來自家屬的呼喚與治癒的期盼

「給我最好的藥,自費也沒有關係。」

更佳的療效、更少的副作用,只是我們對藥物的基本要求。在精神科過往的治療歷程,我們看見病患與應有的治療擦身而過,帶來許多遺憾。長效針劑協助病患能更方便使用藥物、增加藥物順從性,也減少家屬在給藥上的負擔。

此外,理想的藥物必須要能預防復發、增加病患生活品質、改善生活功能,更讓病患看見「治癒」的可能,而長效針劑給了我們這樣的夢想。

越長越好 新的治療模式

家屬或病患對長效針劑並不陌生,由過去的每周1劑、兩周1劑,到現在的每個月施打1針,許多家屬與病患仍不可置信,怎麼會有這麼方便的治療方式。不僅如此,現在更有3個月1劑的長效針,等於「1年4劑」。

長效針劑除了便利性、提升病患的順從性之外,也減少藥物副作用,改善療效,避免病患再入院,提升病患的生活品質與功能。

未來將上市的6個月長效針劑,給了病患更接近治癒的想像。如同抗癌藥、抗愛滋藥物,也許思覺失調症不再是難治之症。

「有意義的生活」是新的醫病共識

在現代醫學進步下,研究顯示,僅有1/7病患能真正達到康復的程度,復元之路依然遙遠。未接受早期且持續性藥物治療恐怕是2大主因,儘管我們有許多劑型,包括口服藥、滴劑、短效針劑、長效針劑,但多數病患其實仍缺乏真正「到位」的治療。

「不再與疾病糾纏,回復有意義人生」是病患的期待,也應是我們身為醫療人員、家屬,甚至社會大眾的共同目標。

(本文作者為彰化基督教醫院精神科病房主任、中山醫學大學心理系犯罪心理學兼任講師張庭綱)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保健食品
掌握4大重點,挑「對」葉黃素其實不難!

最新專題